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74

  毕竟是背井离乡,又是前途未知,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承诺,但总归是不确定。

  不确定就会没有安全感,民众的紧张兰道尔是可以理解的,因此他都以最大限度的宽容去处理这些事,并且经常亲自出面安抚。

  往往民众看到阿斯塔特Chapter 长出现,情绪都会很快稳定下来,只有一两次发展到了需要镇压的地步,但兰道尔也会尽可能的减少流血及伤亡。

  这次在他看来也和之前的一样。

  很快,准备妥当的兰道尔带上Chapter 长象征的雪莲刃,乘坐一架雷鹰协同十位一连的老兵前往黑蜂号,而舰队则继续航行。

  整个舰队总共有31艘大小不同的运输船和12艘护航battleship ,其中以光明之心为首的3艘主力舰部署在fleet 前方,另外5艘放置在距fleet 上下左右的位置,还有2艘则被安放在fleet 后方以便照看脱队者或营救受损的船只,另有2艘在距离舰队约三百十五公里外执行游离警戒任务。

  因此从光明之心号前往运输fleet 中没有花多少时间,兰道尔甚至提前了2分钟进入了黑蜂号之中。

  一踏出雷鹰进入飞行甲板,兰道尔就觉察到气氛不太对,周围不仅一个人没有,地上还有不少受损的机仆。

  “难道事态升级了?”

  兰道尔随即尝试用Wireless Electronics 联络舰桥,但回传的只有带杂音的只言片语。

  “.Chapter 长.紧急.混乱”

  他微微皱起眉,想了一会还是决定先去舰桥了解情况。

  于是队伍开始向舰桥移动,一路上兰道尔看到不少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民众,他们似乎都被吓坏了,而且看到他们就躲开,虽然很像问问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兰道尔没有停下脚步。

  飞行甲板距离舰桥并不远,兰道尔很快就来到了舰桥的入口,此时这不仅大门紧闭,周围还都是鲜血,大门附近的自动炮台的炮口还冒着烟。

  兰道尔闻着刺鼻的血腥味,心中有些恼怒,他断定一定是舰长失控使用了martial power ,导致骚乱演变为了暴乱。

  或许,他该换一个舰长了。

  就在此时,舰桥大门打开,兰道尔带着十位老兵踏进舰桥,并一眼就看到了被几名保镖拱卫的,正shiver coldly 的舰长。

  “大人,您来的正好!刚刚——”

  “我不是说了禁止使用致命martial power 吗!”

  兰道尔大声呵斥打断了对方。

  “但你都做了什么!”

  “大人,请听我解释!居民中出现了一伙邪教徒!他们蛊惑民众反对God Emperor !并且还summon 了恶魔!”

  “嗯!?”

  听到这里,兰道尔顿时警觉起来,可他转而又响起自己在大门前走过时,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亚空间气息——灰髓的植入者是不会发现不了恶魔的踪迹的。

  “你确定刚刚是恶魔进攻了舰桥?”

  “毫无疑问,大人!”

  就在兰道尔准备仔细盘问时,紧闭的舰桥大门突然传来一声勐烈的撞击,船长的肩膀立刻颤抖起来。

  “大人,它们又来了!”

  一瞬间,所有阿斯塔特都进入了戒备状态,武器对准了被不断撞击的大门,兰道尔也缓缓抽出了雪莲刃。

  但不知为何,他还是感觉不到亚空间的气息。

  这有点不正常——

  忽然,某种异样感从身后传来,这才是毫无疑问的恶demonic energy 息,兰道尔在半秒之内做出了反应。

  他勐地转身,雪莲刃如流光闪过,把枪口对准自己后背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的船长divided into two ,他看的清清楚楚,船长的双眼已经变得漆黑如墨——

  “这是陷阱!大家小心!”

  next moment ,舰桥里的所有人都对Space Marine 们发动了攻击,各式枪械齐齐开火,而Space Marine 们也十分迅速的围成一圈,将兰道尔护在中间。

  枪声大作的一瞬间,一发激光不知是出于射击的准头还是纯粹的幸运,在兰道尔的头盔上炸开,令他的头侧向一边,随后另一发激光命中了右侧的肩甲,第三和第四发则从左右两边擦过。

  作为回应,Space Marine 们的爆弹枪也持续传出沉闷的低吼,一发接一发的爆弹将那些脆弱而疯狂的躯体撕开。

  兰道尔没有参与反击,他正在飞速思考,很显然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伏击,敌人如此大胆的在整个舰队中心发动阴谋,其胆识和谋略都相当惊人,而且更terrifying 的是,敌人究竟是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潜伏在船上,还是中间悄悄进入的?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联络旗舰,兰道尔打开远程通讯,却发现已经被干扰,于是他的目光looked towards 了舰桥的通讯台。

  “向6点钟方向移动,交替掩护。”

  在兰道尔冷静的指挥下,warrior 们散开队列开始朝通讯台跑去。

  如果仅仅是凡人的叛乱,兰道尔并不太担心,可他心里隐隐有些感觉,这件事恐怕不只是凡人邪教徒那么简单——

  很快,通讯台就近在眼前,叛乱的通讯官已经被爆弹射杀,残躯在椅子上散发着余热。

  就在兰道尔准备上前操作时,他隐约听到了某种轻微的滴答声,某种本能让他立刻大吼:

  “闪开!”

  next moment ,通讯台从内部轰然爆开。

  强烈的冲击波将兰道尔掀向舰桥的另一边,虽然伺服system 吸收了大部分冲击,但是下落的力道依然在金属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凹痕,一场金属的细雨随之溅起。

  恍忽间,他听到了尖叫,透过遍布裂纹的目镜,烟雾中似乎有形体在游动,在大笑。

  当他从地上爬起来时,看到一排排尖牙凝固在门廊里,尖爪与恶魔的脸在墙壁上冻结,使得逐渐长出骨刺和血肉的舰桥仿佛是某种地狱wild beast 的肚子。

  那一刻,兰道尔已经感到另一种东西占领了舰船,一颗亵渎的心脏在船舱内跳动,甲板也渗出恶臭的脓液,甚至金属都在痛苦的转化下断裂、痉挛。

  被杀死的凡人血肉逐渐fuse together ,非现实的能量如同瘟疫般扫过空气,曾被拒之门外的恶魔也将sharp claw 嵌进大门,同时天花板上的管道逐一破裂,蒸汽,污秽,怪异而飘忽不定的存在充斥了舰桥,它们的尖叫和狂笑是如此的真实。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