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78

  “什么!”

  听到索尔口中说出Fenris 这三个字,Soshian 顿时瞪大眼睛,因为那是Space Wolf 的母星,换而言之——

  “索尔教官,你没有听错吗?”

  “应该没错.我和Space Wolf 相处过,他们的口音我还是听得出来的,这句话的意思是‘时间不多了’,说话的大概是一个非常没有耐心的人。”

  “这——”

  这下Soshian 有些挠不着头脑了,为什么船上会出现Fenris 人?

  随后他又产生了另一个问题。

  “休伦那边有Fenris 的叛徒吗?”

  卡杨nodded 。

  “确实是有,休伦身边有一个叫赫拉弗尔·斯卡夫耶尔松堕落Space Wolf warrior ,而且还很受休伦信任,我见过那个人。”

  “那不证明就是休伦吗。”

  “但我对那家伙颇有些印象,说话很清楚,而且Fenris 口音不算重,但休伦麾下的Space Wolf 的叛徒只有这一位.这反而证明可能不是红海盗,而是另有其人,并且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兰道尔Chapter 长或者他手上的东西。”

  Soshian 脑中divine light flashed 。

  “你说雪莲刃?”

  “Soshian ,你还记得雪莲刃的来历吧。”

  思忖片刻,Soshian 倒吸一口气。

  “第二Legion 。”

  随后,他马上想到了一个人。

  “萨尔铂冬!”

  但很快他又摇头否认了这点。

  “不对,他不应该有能力杀害兰道尔兄弟兰道尔兄弟即便使用劣化的灰髓,也不是他能对抗的。”

  卡杨nodded 。

  “确实还不能完全肯定,所以我请了奥卡姆来看看,他作为一个情报专家,应该能分析出些什么。”

  “你把他找来了?”

  Soshian 没记错的话,奥卡姆现在还在征募新兵,不过卡杨作为一个强大的灵能者,要找到一个人似乎也不是那么难。

  很快,当他们抵达轨道上的黑蜂号时,奥卡姆已经在那里待了6个小时。

  “我调取了记录,兰道尔Chapter 长的雷鹰抵达飞行甲板的时间是9993’21’31,而舰桥的仪器最后停止的时间是9993’31’41,从飞行甲板前往舰桥的时间刚好是十分钟左右,也就是说兰道尔没有去其他地方,而是一到舰桥就遭到了袭击,这种情况下,船长是内鬼的概率极大,就算不是他,至少也是船上的high level 管理人员。”

  黑蜂号满目疮痍的舰桥上,奥卡姆正指着那些痕迹侃侃而谈。

  “.另外几乎所有沉思者阵列和操作台都有弹痕弹孔,于是我检查了操作台里残留的弹头,发现都带有white 圣堂军械库编号,同时我发现附近残留的小型武器基本都有开火痕迹,那么便可假设一种情况,舰桥上的人员与white 圣堂的warrior 爆发了枪战,那么叛变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整个舰桥。”

  奥卡姆站在舰桥大门后,比划了一下。

  接着,他走到被彻底炸毁的通讯台。

  “另外这个设施毫无疑问是从内部被炸毁的,于是可以这样设想,在遭到伏击后,兰道尔immediately 想要与舰队取得联络,然后带人冲到了这个位置,但是——BOOM。”

  说着,奥卡姆还非常形象的勐地张开手。

  “显然对方已经做了十足的准备,对兰道尔的行动预测也非常有自信。”

  Soshian 盯着被炸成一朵丑陋花朵的通讯台,攥紧了拳头。

  “好卑劣的杂种。”

  这时,奥卡姆拿出了一块数据板,递给Soshian 。

  “我调取了黑蜂号的航行记录,在进行第二次亚Space Jump 时,这艘船曾经因为引擎故障短暂的掉队,当时有一艘护航船在他周围警戒,也就是在同一时间,该船一侧飞行甲板还发生了气密门故障,至少记录上是这样。”

  “你的意思是——”

  “当时那艘护航舰船在黑蜂号左侧警戒,而发生故障的飞行甲板在右侧,众做周知,因为盖勒力场的特性,所有探测仪器在盖勒力场开启后范围都会遭到压缩,同时如果中间还阻隔了一个障碍物的话,很容易就忽略掉一个小目标,比如一个搭载十人左右小型飞行器。”

  Soshian 看着数据板上的记录,微微眯起眼,

  “看来敌人就是那时候潜入了黑蜂号。”

  “不,应该说是接应。”

  奥卡姆走过来,轻击了几下Soshian 手中的数据板,随后划出了entire group 物档桉。

  “我还让卡杨帮忙从white 圣堂调取了黑蜂号船长的个人履历,上面有一条记录,他原本只是该船的大副,但是在两年前该船在进行星系贸易时遭遇海盗袭击,船长被杀害,是大副带领船员击退了海盗,因此才成为舰长.但这个人相关履历中我没看到他有多么善战,反而更多是贪酒和好赌,我有理由怀疑,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成为某人的棋子了。”

  说着,奥卡姆走到墙边,指向那些巨大的破口。

  “我继续模拟当时的场景,虽然设置了爆炸物,但要伤害一位Space Marine 还远远不够,兰道尔或许打算冲出舰桥,但是亚Space Power 出现了,从事后white 圣堂immediately 记录的场景看,舰桥发生了堪称灾难性的变异,一切设施,人员,甚至结构都发生了腐化.要在这么短的时间,而且不引起周围舰船注意的情况下,让整个舰桥变异,这个力量就算不是Great Demon ,也至少是一个Demon Prince 。”

  “summon 这样强大的恶魔应该并不容易吧?”

  “是,要summon 这样powerful existence 通常需要漫长的ceremony 和大量的献祭,这些条件在黑蜂号上都不具备,但如果是已经存在于实体宇宙中的Demon Prince ,那就不一定了。”

  “已经存在于实体宇宙的Demon Prince .有这样的东西吗?”

  “有。”

  奥卡姆伸出三根手指。

  “就我知道的,至少有三个。”

  “哪三个?”

  “一个叫玛巴斯,昔日曾经是Dark Angel 的一员,升魔后一直游荡在实体宇宙,一个叫克瑞格·阿斯柏斯,前第八Legion 八连长,升魔后领导一支主要由午夜领主组成的战帮,还有一个,则是传说中一个非常古老的Demon Prince ,叫比拉克,关于他的资料我也是在杀死一个千子warlock 后无意间在他的图书馆里看到的,据说这位的诞生可能在人类历史之前,但也没有更多的东西了,我也无法确定这一位的真实性,只能当它还存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