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79

  在奥卡姆介绍Demon Prince 时,这时卡杨也走了上来。

  “银河中活跃的Demon Prince 不算少,我也查看过这里的恶魔力量,只是能判断那是一个很古老的存在,但对方的力量并没有倾向,因此应该不是崇拜a certain Evil God 的Demon Prince 。”

  奥卡姆nodded 。

  “generally speaking ,无分混沌的Demon Prince 多出现在午夜领主,钢铁勇士和怀言者中。”

  Soshian 皱frowned 。

  “那范围也不小了。”

  奥卡姆转身走向一个位置,然后指着地面说道:

  “我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痕迹。”

  Soshian 走过去一看,发现地上似乎是一些划痕和脚印,奥卡姆则忽然匍匐在地上。

  “你看,当时他应该做的是这样的动作,而他撑地的这只手。”

  说着,他patted 地板,Soshian 仔细看去,发现像是某种wild beast 用sharp claw 划出的痕迹。

  “这种形态,要么是附魔warrior ,要么就是高度变异的家伙,而他的另一只手应该是举着武器的,这种状态就很明显不是附魔者.虽然那帮人清理了地面,然而那头野狼留下的带腐蚀性哈喇子渗透到了甲板下面,因此我得以提取了部分残留的唾液痕迹,经过分析后发现含有Fenris 螺旋基因的图谱。”

  奥卡姆说着,停了下来,似乎陷入思考。

  “Fenris ”

  Soshian 蹲下身体,有手触摸地板,但什么反应都没有,卡杨似乎知道他想干什么,于是弯腰低声道:

  “你之前那种读取金属记忆的能力恐怕是来自某个你吞噬的Star God 碎片,那一位似乎把属于Star God 的部分力量给封住了,你现在还无法驾驭如此复杂且庞大的存在,频繁的使用会造成你的思维混乱”

  听到这,Soshian 缓缓收起手,站了起来。

  “so that’s how it is 。”

  此时奥卡姆也从思考中回到现实,忽然gently clapped 手。

  “对了,我想起来一个人。”

  “谁?”

  “血狼斯瓦恩·沃夫巴德,我曾经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严格说短暂的交锋,他那时作为雇佣兵协助我的敌人,因此我专门调查了一下他的资料,那家伙还曾经是野狼的一位狼主,之后投向了Khorne ,不过后面被野狼们追杀差点丢了命,虽然逃出来但变成了半人半狼的怪胎,这个家伙一旦打急了就会变成wild beast 一样,尤其喜欢这种匍匐在地的姿态。”

  hearing this Soshian 不禁nodded 赞叹道:

  “奥卡姆你不愧是情报Master ,如果没有你,恐怕我们还在各种线索里打转转。”

  随后他话锋一转。

  “奥卡姆,究竟是不是萨尔铂冬那帮人?”

  奥卡姆摇摇头。

  “我没有听过萨尔铂冬这号人,但从他们入侵的手法看,倒确实是红海盗常用的手法。”

  说着他径直走到舰桥入口处。

  “兰道尔最后是倒在这个位置,他很可能是打算charge ahead ,并且还一个人走到了这里,也就说明领头的人一直守在入口,那个家伙一定很谨慎,不到最后时刻自己绝不动手,或者说他比较忌惮兰道尔总之他一定是最后时刻才与兰道尔交手,我刚来时检查了一下地面的血渍,虽然对方很聪明的用火灼烧过地板抹去大部分痕迹,但还是有些许残留在地板缝隙里,我让人分析后,发现除开兰道尔战外,这附近还有三种血液类型,也就是说他最后是被围攻而死的。”

  Soshian 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却没说什么。

  随后,他问道:

  “你觉得会是休伦吗?”

  “从我的角度,以及对休伦的了解看,不像是他,因为这里面weak spot 太多.首先这伙人目标性特别强,杀了人后不带一丝犹豫和拖泥带水,马上就撤退,也没有扩大战果的意图。”

  Soshian nodded ,听着对方继续发表意见。

  “其次,为什么会选white 圣堂和兰道尔?如果休伦要报复苦难同盟或者你,明明有更简单的目标,比如knight-errant warrior 或者你的那个母星,white 圣堂至少表面实力看是苦难同盟里second only to Astral Knight 的,如果是休伦,他不会花费数年谋划仅仅只是为了杀一个人,因为阿斯塔特Chapter 长是可以有下一个的,他和兰道尔原则上也应该没有很大的仇恨,而且这次行动实话说还是需要一点运气的,如果兰道尔这次没有跟随舰队,那一切谋划都白费了,休伦不是一个喜欢赌的人,至少就我几次跟他接触来看,他经历了巴达布战争后,似乎就不太相信运气了。”

  “最后,这次行动似乎对方完全没有隐瞒身份,实则他们一直在努力隐藏身份,从无分信仰的Demon Prince ,到仔细破坏每一个头盔的记录,甚至将战斗时残留的痕迹都抹去大半,所有意图都在于不让他人发现他们的真实身份.这就导致红海盗这个身份变得非常刻意,刻意的就好像是一个陷阱。”

  奥卡姆说到这里,Soshian 已经基本可以判断,下手的大概率不是休伦,而是第二Legion 的那个余孽,他的目标就是雪莲刃,甚至可能对方已经知道了灰髓的秘密,才会如此谋划。

  “奥卡姆,你真的没有听说过萨尔铂冬这个名字吗?”

  “没有,不过我觉得你说的这个人如果就是计划的执行者,那很大概率应该是在休伦麾下,或者在他手下待过,因为他们的手法确实很像红海盗,至少是学过的。”

  “他现在可能在休伦手下?”

  “我也不敢确定,我这段时间一直忙于招募新兵候选人,没有来得及更新情报。”

  “那你说,他们会不会在white 圣堂的殖民舰队里还安插了其他特工?”

  “有可能,不过就generally speaking ,特工this thing 宜少不宜多,如果一个人能办好事,就尽量不要两个人,因为人多一个,被发现的概率也会成倍增长,从情报工作的角度看,降低特工被发现的概率是first 的,其次才是情报获取的效率和真实性,毕竟如果特工被发现,那敌人就可能制造假情报,甚至胁迫策反特工,导致整个计划陷入危机。”

  “唔我明白了,奥卡姆,新兵的事你先放放或者委托其他人,现在我需要得到休伦那边准确的情报。”

  说着,Soshian looked towards 卡杨。

  “对了,那个左尔格以后划归奥卡姆指挥,怎么样?”

  “你说了算,他已经不是我的仆从了,属于你。”

  Soshian nodded ,回looked towards 奥卡姆。

  “我们在大vortex 那安插了一个间谍,之前一直只是让他开拓走私路线,听说做的还挺大,以后他就归你指挥。”

  奥卡姆slightly smiled 。

  “大vortex 那边我也有一两个特工,不过有些日子没联系了,我先与他们联络,然后再是那个左尔格,但是实话说,休伦在情报方面也非常的小心,身边也有几个谍报和反间谍expert ,另外他似乎有着某种敏锐的黑暗感知,因此极少有阿尔法能够渗透进红海盗的核心圈,我不能确定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情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