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80

  对方没有满口答应下来,反而让Soshian 感到安心,因为只有这样谨慎的情报Master 才能获得真实且有价值的情报,于是nodded and said :

  “奥卡姆你尽力而为就行,并且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现在你很重要,我也不希望再失去一个兄弟。”

  听到那两个字,奥卡姆微微一挑眉,随后said with a smile :

  “行,明天我就出发,之前你们去科摩罗的那艘失落之语号不错,我想借用一下。”

  “我写封信给班古拉,你带着我的亲笔信直接去乌兰胡达。”

  不过Soshian 又想到了一件头疼事。

  ‘唉,但我已经和warrior 们说了要杀休伦复仇,如果改口的话——’

  索尔笑着对他说道:

  “无妨,就算真是第二Legion 那帮人,你又去哪找他们呢?休伦是个不错的靶子,先用红海盗安抚warrior 们,以后也可以慢慢找真凶。”

  “索尔教官,你的意思是真去打休伦?”

  “打,为什么不打?如果不打warrior 们交代不过去,而且那帮人也会意识到自己暴露了,因此变得更加隐蔽难找,反而打休伦的话,他们就会以为计谋得逞,这种人的心理往往就会和罪犯一样,在得手且不被发现时一定会返回现场观看听到我们讨伐休伦的风声,说不定他们也会出现在大vortex ,看我们和休伦打得你死我活。”

  奥卡姆nodded ,接过话头。

  “布好眼线,说不定就能逮住他们。”

  Soshian 却想到另一种可能。

  “如果他们伺机攻击奈森四号,就像之前一样呢?”

  卡杨笑着patted 他的肩膀。

  “不是还有她吗?别忘了你可不只是Chapter 长呢。”

  卡杨这么一说,Soshian 才想起来,确实可以让Spirit Race 暗中保护母星。

  想来那帮人目前也没多Great Influence ,王庭的兵力对付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且还可以提前部署一部分乌兰胡达的力量,说不定还能逮住这帮恶心且soul of a deceased has not yet dispersed 的第二Legion 杂碎。

  随后卡杨继续说出打休伦的另一个理由。

  “而且,你要建设新的一个新星系,需要的资源和人力相当的庞大,按照现有的速度太慢了,大vortex 区域可是拥有银河最密集的贸易和补给路线,虽然海盗和混沌战帮横行,可依旧无比繁荣富庶,休伦积累的庞大财富,不正是现在的你需要的吗?包括那些游离在Imperium 和中立边界上的world ,拥有大量不受Imperium 法律保护的人力和物资。”

  Soshian 思忖片刻,nodded ,然后拳头一砸手掌。

  “好!那就再去‘拜访’一次我们的old friend !”

  此时,听到Soshian 真决定打休伦,奥卡姆却摇摇头。

  “Soshian ,休伦实力可不小,我知道你曾经打赢过他一次,但那是有运气成分在里面,而且休伦自己也是大意了,这种错他不会再犯第二次,就我所知,至少在他麾下的混沌Space Marine 就超过十万,虽然大部分是附庸和雇佣兵,但他直属的混沌Space Marine 应该也超过三万至于舰队就更不用说了,连black Legion 也不敢说能战胜得了红海盗,在叛离Imperium 后他还与多个黑暗机械sect 达成盟约,它们已经为他提供了数千台战争机器,数不尽的军备,还有数以百计的battleship ,至少就我知道,休伦舰队里光战列舰就在十艘以上,这是保守数字,谁也不知道他在那些秘密船坞里还藏了多少。”

  作为长期飘荡的雇佣兵和情报头子,奥卡姆对休伦实力和状况的了解程度,至少在Soshian 这个阵营里应该是最清楚的,因此他的每一句话Soshian 都听的很仔细。

  “.休伦和阿巴顿最大的不同在于,同样的军阀,休伦的耐心和容忍度比阿巴顿要强很多,也大方很多,颅骨盛宴的冠军即便不在他麾下作战,他一样会康慨的赠送军队和舰队,哪怕这种大方是装出来的,也足以让许多背叛Imperium 的Space Marine 投入他的怀抱,你们上一次奇袭地狱之童看似给休伦造成了很大打击,实际上根本没有伤到他的筋骨,这些年他的势力比过去还要大,并且盘踞在富裕的大vortex 地区的红海盗,聚敛资源的能力也不是困守恐惧之眼的black Legion 能比的打赢休伦和战胜休伦是两个概念,我得承认休伦在格局和战略能力上比阿巴顿甚至不少军阀都要逊色,他不算是一个非常厉害的Legion 指挥官,也不是很强大的warrior ,然而身边总是不缺乏能者,他可以输十次八次,但Soshian ,你能输得起一次吗?”

  Soshian 思忖片刻,随后说道:

  “我没打算与休伦正面交战,我也知道那样胜算很低,因此只是想要复刻一次奇袭地狱之童的行动,以奇兵突袭休伦的所在,争取将其斩首”

  “太天真了,休伦即便再傻,也不会一个坑里摔两次,据我所知,休伦至少有三个常驻据点,而他的旗舰除了维修外,更是很少在港口停泊超过12个小时,你们上次突袭的地狱之童是一个固定的死物,但休伦可是一个会到处跑的大活人,两者难度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所以不正是需要你的帮忙吗?”

  看着Soshian ,奥卡姆面露无奈,摆了摆手。

  “我说了,现在我没办法完全满足你的情报要求,一是人手不足,二是本身休伦反间谍意识就很强,你们派出的那个特工这么多年有进入红海盗不说核心圈,混沌Space Marine 的圈子进入了吗?光在凡人海盗圈子里打转有个屁用。”

  “那奥卡姆你的想法是?”

  “抢劫就抢劫,杀人就杀人,别指望同时把两件事都办了,休伦虽然行踪不定但总归会有需要他露面的场合,比如颅骨盛宴和海盗誓盟,前者会在新巴达布举行,后者会在圣蒂雅罗举行,不过届时planet 周围肯定满是battleship 戒备森严,即便是奇袭难度也很大,就算成功大概率也是both sides suffer .如果你们只是打算洗劫休伦一把,我可以去定位休伦几个秘密船坞和大型军械库,以及他与那些黑暗机械教交易的地方,趁着他出巡或者掠夺时弄他一下,这个就比较容易。”

  Soshian 低头沉思良久,随后做出决定。

  “打休伦!我必须给warrior 们一个交代,而且只有这样才能引出萨尔铂冬那帮杂种!休伦死了,以后我们也有的是时间慢慢掠夺他的遗产。”

  奥卡姆此时反而露出的赞许的表情,似乎刚才的选择只是一个试探。

  “好,那我会去刺探休伦近期会不会举行这两个活动中的一个。”

  “劳烦了,还是那句话,优先保证自身安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