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1582

  被压抑许久的维罗妮卡折腾了整整六个小时后,Soshian 连眼睛都没来得及多闭几分钟,就不得不离开卧室,简单洗了个澡后穿上盔甲。

  苦难同盟那边他还有两件事需要去处理。

  风暴鸟的机舱中,看着坐在椅子上不停喝咖啡的Soshian ,坐在他对面的卡杨,忽然放下手中的数据板laughed 。

  “Soshian ,最近很累是吗?”

  Soshian 揉了揉额头,长吁一声然后摇摇头。

  “还好.”

  卡杨也没说什么,左右看了一下发现机舱里除了他只剩下索尔后,便手腕一翻,然后一个小小的水晶瓶出现在他手中,里面装着某种red 液体。

  接着他将瓶子轻轻放到Soshian 面前的小金属桌上。

  Soshian 愣了一下,随后subconsciously 问到。

  “这啥——”

  然后下一秒,他马上反应过来,连忙摇头,将那东西往前推了推。

  “我我不需要这种!什么恐什么油”

  卡杨眨了眨眼。

  “这是拉卡阿宾达树汁液,产自Death World 拉卡,可以有效缓解体力疲劳,减轻焦虑和压力,增加身体能量,Legion 时代我们就经常用它当做辅助恢复剂。”

  “啊——”

  一听原来不是自己想的东西,Soshian 顿时显得有些尴尬,他轻咳几声,将瓶子又拿过来。

  “谢谢啊”

  卡杨看着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站起身,身体微微前倾,低声道:

  “另外,只需要几滴与酒混合后服下,功效据说堪比Khorne 神油,而且可以极大缓解事后的疲劳。”

  “嗯!?”

  Soshian 眼睛一瞪,随后瞥了一眼不远处both hands crossed near chest 闭目养神的索尔,接着小心将那瓶拉卡阿宾达树汁液收起。

  “话说卡杨你怎么老是准备这些东西啊.”

  “我可是Legion 里着名的药剂Master ,normally 里也喜欢收集一些exotic flowers and rare herbs 用来制造药剂,有问题吗?”

  “是这样吗.好吧。”

  飞行了十分钟后,从无缚之魂起飞的风暴鸟抵达了胜利之痕要塞。

  在要塞中心的巨大石制Conference Hall ,苦难同盟的成员早已等候在此,除了knight-errant warrior 的泰图斯,苦行者的马扎尔,恸哭者的马拉金外,还有替代兰道尔位置的阿拉什,和新加入的Flesh Tearer Chapter 长赛斯。

  大厅里的陈设非常简单,中心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石桌,石桌中心还有一个燃烧的Fire Pit ,all around 的墙壁上悬挂着所有成员的Chapter 旗帜。

  除了几位Chapter 长以外,这里没有任何人,只有一个无声的机仆用打字机记录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作为同盟的秘密档桉记录。

  “相信诸位都已经知道,兰道尔兄弟在一周前遭到了shameless 卑鄙的红海盗的暗杀,不幸魂归王座,在此我们为这位勇士和英雄默哀一分钟。”

  在Soshian 说完这些后,即便是桀骜的赛斯,也垂下头颅,静静为死去的warrior 祈祷。

  一分钟后,所有人都抬起了头。

  随后,Soshian 侧过身,向众人介绍起新成员。

  “这位阿拉什·塔基·卡善尼是新任的white 圣堂Chapter 长,由white 圣堂的warrior 们推举选出,今后将由他履行成员职责。”

  接着他由向阿拉什逐一介绍了众人。

  介绍完后,作为会议主持人,Soshian 开始了第一个议题。

  “圣血天使Chapter 的但Venerable Ding 希望同盟可以接纳来自Flesh Tearer 的兄弟,虽然他们过去在Imperium 有着不太好的名声,却一直都是God Emperor 最忠诚的warrior ,不能因为Gene-seed 的问题而否认他们的功勋还记得我们成立同盟的初衷么?便是希望在动荡的41千年末,能够聚集力量对抗灾难,守护Imperium 。”

  说着,Soshian 的目光定格在马扎尔领主身上,因为马拉金作为圣血天使系的成员,肯定不会拒绝赛斯,阿拉什又是自己人,泰图斯向来比较和气,唯一可能反对的只有这位老warrior 。

  “因此我个人是赞同Flesh Tearer 加入同盟,不知道马扎尔领主你怎么看?”

  马扎尔却没有回答Soshian 的问题,而是looked towards 赛斯。

  “赛斯,我也和你还有你的前任打过几次交道,你也应该还记得我,那几次战斗中发生过什么我也都看在眼里老实说你们的情况很危险,我想知道的是,究竟是你自愿要来的,还是但丁逼迫你来这里避风头的?”

  马扎尔这么说令Soshian 有些意外,他didn’t expect 对方居然过去就和Flesh Tearer 有过关系,不过看起来印象应该不怎么好。

  赛斯看着马扎尔,随后lightly snorted 。

  “是我要来的!”

  赛斯的回答更让Soshian 惊讶,不过当他注意到马拉金给自己的眼神后,立刻猜到肯定是那位冷酷者施压的结果。

  但马扎尔似乎还不依不饶。

  “为什么?”

  此时的赛斯显得异常的冷静,他said solemnly :

  “我很清楚Chapter 的情况怎么样,如果我们继续维持过去的情况,即便没有审判庭介入,我们也会自我灭绝,因此我试图探寻一条新的路,苦难同盟可以让我们在远离母星作战时不必为补给和基地担心,同时能够修补我们无法与友军共同作战的坏名声。”

  “你们的情况,怎么让我们放心的和你们共同作战?”

  马拉金这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但丁Chapter 长已经派出人员来协助Flesh Tearer 调整他们的基因问题,恸哭者也会进行协助,我愿意为赛斯团长保证。”

  马扎尔看了一会马拉金,随后转头looked towards Soshian 。

  “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Soshian nodded 。

  “那就进行表决吧,只要超过一半的成员同意,Flesh Tearer 便可加入同盟。”

  圆桌上,每个Chapter 长面前都放了一把剑,将剑举起代表同意,扔进火中代表反对,如同不动就是弃权。

  随后,马拉金第一个举起剑,Soshian 和阿拉什也举起了剑,泰图斯犹豫片刻后,也举起了剑,只有马扎尔始终未动——他选择弃权。

  “过半同意,那么我,Soshian ·Alexei 在此宣布,接受Flesh Tearer 加入同盟!”

  说着,他将剑伸出,马扎尔和赛斯也拿起了剑,六把剑在火焰中搭在一起。

  “吾等宣誓,相互守望,永不背弃!”

  简单的加入ceremony 结束后,六位Chapter 长将剑放下,开始了第二个议题。

  Soshian 目光缓缓扫过众人,语气低沉的说道:

  “相信大家还记得,苦难同盟建立时的九道条约中的第二条,即任何一个Chapter 在没有触犯Imperium 法令和自身异端行为的前提下遭到攻击,其他Chapter 必须毫无条件的进行支援,当有巨大威胁出现时,联盟也将会发起联合行动.现在,我们的一位盟友和兄弟遭受了巨大的伤害和耻辱,我们该怎么办?”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