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83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在宇宙空廖的寂静中,突击降落舱正向一个planet 坠去。

弯曲的金属骨架后是喷燃火焰的定向助推器,让降落舱以稳定的速率落地,而它飞行的轨迹正穿过这死寂行星的轨道。

那是一颗冷冽明亮的planet ,停驻于轨道上的泪之母号在黑暗的宇宙中闪闪发光,但planet 的另一侧,前来此调查的恸哭者们并不知道将会有不速之客到访——

在降落舱内,马拉金能听到唱诗奴工柔和的歌声与甲胄震动时轻轻的嗡鸣声。

他的属下们都很平静,为即将到来的战斗沉思着,而正是经历过长年的战争才把他们铸就成了人类中battle strength 的Peak 。

warrior 们所冥想之人是圣吉列斯,也是Chapter 用以自比的偶像,是他们努力去追随的高贵榜样。

而他们所冥想的事乃God Emperor 降予他们的使命,他们将穿越星海的planet 间,在Imperium 宏大的计划中承担一般脆弱的凡人所无法肩负的使命。

虽然他们冥想这些事已有上千次乃至更多,从而让自己的心灵准备好迎接极度激烈的战斗,把多余分心的念头摒除,以免有辱自己作为一名圣吉列斯之子的aptitude 。

马拉金也深知战友所想,因他也是如此。

不同的是,时代已变,要将恸哭者Chapter 打造成一支荣誉与尊严之旅的历史任务更加艰巨,这比一场战斗的输赢更重要。

尤其是当听到Armageddon Soshian 与圣血天使们并肩作战,再次创造辉煌的胜利时,他便意识到自己这位好友很快将会让Astral Knight 在Imperium Legendary 中占有一席之地,其事迹将被当做光荣的历史讲给银河各处的凡人们听,被写进晚餐前的赞美诗中加以传唱。

而他却还差的很多,甚至连Chapter 的耻辱都未完全洗刷干净。

当初所遇到的那位稚嫩生涩的年轻Chapter 长,unconsciously 间,竟然已经把他远远甩开了。

马拉金不是一个虚荣的人,但他也有自己的骄傲!

因此Chapter 的恢复成了他每日思虑的唯一问题,如何获得更多的资源,更多的装备battleship ,更多的关系与人脉,这些都需要他亲力亲为。

这次与Forge World 格瑞亚的合作,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毕竟对方开的价格很高!

降落舱依旧在震动,唱诗机奴们的脸被装饰得精精致致,安装在黄铜电枢上。

在这群曾是人类的歌手开始鸣唱时,就会被升至降落舱的天花板处。

没有心智、半人的机奴被用去承担低贱而无需技巧的重活,唱诗机奴也不仅是一群负责唱诗的人脸,也还是安装降落舱内的通讯system ,同时其歌声更还代表了Chapter 的一种传统,帮助warrior 们集中思维于下一场来临的战斗。

目标已经接近,warrior 们则已准备好了战斗。

马拉金能感受到warrior 们灵魂中那泛涌的情绪,有对战争的热忱,对战斗的专注,还有对圣吉列斯的敬仰。

这些光辉的品质映入了他的大脑,他不需尝试,便能轻易体会到这强烈且一致的情感。

降落舱在穿越达奇亚的First Layer 大气时发生了剧烈的震动,但是舱内的十名Space Marine 并不会让自己就此为臆想而动摇,他们都被系紧在重力座椅上,身上的明yellow 动力甲与武器都映辉着rays of light 。

很快,降落舱内的赞美诗也进入了最终章,雄伟的歌声淹没了舱外嘈杂的鸣响声。

马拉金拿起身旁的战盔穿戴,密封后的头盔将他的喉部也缠得很紧,头盔接入的视觉system 显示他巨大的盔甲已被接合得密不透风,足以开始应对地面任何恶劣的气候。

每一名Space Marine 都会花几小时在舰上对武备进行细致检查,遵守最严格的武备纪律,这样他们才能顺利战斗。

几秒后,马拉金激活了视觉system 上的rune ,将自己的communicator 启动。

即便降落舱的警报system 还没提示,机奴吟唱的圣歌还未停下,马拉金依然能感受到自己离目标越来越近。

“准备降落。”

正在刹车的推进器进入了运行2nd Stage ,Space Marine 们的重力座椅屈伸为一个软垫般的缓冲器,帮助他们克服自身体重的影响,承受减速时的重压。

“恸哭者们。”

communicator 里传来马拉金清晰而自豪的话语。

“我无需告诉你们为何至此,无需强调对你们有何要求,无需多言你们该如何战斗,因为这些事是你们从来不会犯迷糊,但现在我要补充的是,我们对圣吉列斯的敬仰将会让我们在战斗中远离红与黑的诅咒,大家勿要放松。”

马拉金能将自己的话语直击自己warrior 们的心扉,利用他们视为荣耀的传统,激励他们去践行超人般的伟业和对抗自身的缺陷。

降落舱内灯光闪过,噪音也更大,机奴们也抬高自己的音量,圣歌的合唱声变得更加响亮而震撼。

peng peng 的金属声响彻船体,那是降落舱要与地面接触的前兆,从引擎罩伸出的陶钢sharp claw 将撕透大地。

通过无数次回顾任务简报,马拉金已能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机械教考察站崭新的画面——那是一座丑陋而畸形的堡垒,它很可能曾是个球体。

恸哭这们将从考察站无光的表面开辟出一道走廊,但同时行动必须缜密且准时。

长距扫描只能解析出考察站最先几层的结构,格瑞亚给出的结构图也十分含糊不清,而仅靠猜测是很难规划出合理的突击路线。

甚至他们都不愿意明确说明这个考察站的用途。

这给马拉金制定战斗的策略制造了一定的麻烦,但有一点是不变的,他们必须深入考察站内部,找出所有幸存的机械教成员,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并将可能遭遇的敌人加以歼灭。

而其中寻找敌人位置的任务就需要每支squad 的领队来完成,这次马拉金带了两百名warrior ,他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场战斗共有三个目标,一个主要目标,还有两个次要目标。

马拉金最后一次检查了爆弹枪,然后一只手攥紧了他的喋血宽刃,微弱的能量则显露于刀刃的表面上。

其他Space Marine 一样将自己的武备做了最后一次标志性的检查,从头盔到检查Battle Armor 的密封性,再到爆弹枪。

重武器的squad 装备好了等离子炮,其内的能量线圈闪烁着光亮。

突击squad 则为了适应行星的重力环境调试了跳跃背包,并把链锯剑拔出了鞘。

所有天使都为战斗而生,但圣吉列斯的子嗣拥有更强的与敌人近战的innate talent ,敢于拿起任何近战武器同God Emperor 的敌人相斗争。

忽然,圣歌声突然戛然而止,每个Space Marine 脑内除战斗外也再无杂念。

in the sky ,所有登陆舱齐声轰鸣,他们已经击中了行星表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