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83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oshian 透过无缚之魂的观测穹顶看到各艘battleship 陆续脱离要塞,它们全力加速,引擎产生的烈焰比太阳的rays of light 还要耀眼。

他站在那里,整整一个小时都在这样看着,将头盔拿在手上。

这么做的原因,只是他希望亲眼看到自己的部下离开,而不是透过装甲的数据链来观测。

忽然,一道闪光从不远处的空间亮了起来,一个purple 的球体包围住了几艘舰船。

那rays of light 刺激着Soshian 的双眼,透过他的视觉神经直扎他的头脑,尽管如此,他还是一直看着亚空间包裹住那些船只。

它们将会是计划的1st Step 。

球体消退了,随之消失的还有那些舰船。

这时,穹顶中的通信天使从它所在的台座上转过身来,张开了它的机械嘴。

“诱饵舰队已经出发,大人,我们也正在准备进入亚空间,我注意到您还在2号观测穹顶中,我很快就会下令关闭百叶窗了,大人。”

“谢谢你,洛萨,我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了。”

Soshian 从巨大的装甲玻璃面前转过身去,百叶窗已经开始从battleship 外侧逐渐升起,观测穹顶随着它们不断上升而晃动着。

忽然,大门打开了,索尔走了进来。

他比会议时看起来还要忧心忡忡。

“有什么事吗,索尔连长?”

穹顶的百叶窗完全合拢,将他们与虚空和亚空间的景象隔离开来。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索尔很久没有参加Astral Knight 的军事行动了,这次他主动要求参与,但却表现得颇为忧虑。

“如果我们能够轻易看穿的事,米诺陶Chapter 的高层没有理由看不穿,他们应该知道我们不会乖乖钻进圈套里。”

“你是说他们还有其他后手吗?”

索尔shook the head 。

“这只是某种可能,更让我担心的是,格瑞亚那边恐怕隐瞒了很多事。”

“格瑞亚?”

Soshian brows slightly wrinkle ,他觉得自己怀疑的与索尔怀疑的并不是同一件事,因此决定不胡思乱想,直接听听对方的看法。

“会是什么?”

“恸哭者前往执行任务的原因。”

Soshian 思忖片刻,随后悚然一惊。

索尔说的是真的,格瑞亚那些机械教徒确实隐瞒了什么,但他之前心思都在米诺陶上,反而忽略了这一点。

“没错,没错……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如果只是不重要的小事,那么他们为什么自己不解决?”

“但如果是重要的major event ,又为何要阿斯塔特Chapter 插手?”

Soshian 思索片刻,忽然意识到索尔的不安来自何处了。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个地方发生的,是他们解决不了,但又无法公开的事,而他们自己肯定对那里发生了什么心知肚明。”

说到这里,Soshian 猛地一拍身边的栏杆,上面立刻出现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可恨!这些机械教徒表面装的木讷,内心一个比一个奸猾!他们肯定利用了马拉金brother 急于恢复Chapter 的心理,用含糊其辞的借口欺骗他去执行这个任务。”

“可惜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去询问他们了。”

“那就由我们亲自将恸哭者从陷阱中拖出来!”

Soshian 握紧拳头,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挽救他们的盟友。

————————

in the sky ,一支舰队正缓缓脱离行星轨道的束缚。

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艘有着厚实装甲的巨舰,戴达罗斯之力号。

这艘古老battleship 的舰桥,宛若一辆十公里长、十九节车厢的火车头,未经编排而狂乱脱轨,大量管线和设备堆积在一起,显示出某种有序的混乱。

压的舰体震颤呻吟着,如同教堂地窖般跨越舰桥的沉重的横向框架因扭曲的压力和燃烧的引擎而尖啸着,身着制服的舰员们大声呼喊着各个主要system 的状态报告。

“所有舰船皆已报告。”

通讯主管大声宣布道,他只有在神经紧张之时才会习惯性地用手指敲打着沉思者的界面。

“一次完美的转移。”

“给我视觉画面。”

戴达罗斯之力号的舰长,一个大约五十岁的男人厉声说道。

随后,,眼状屏幕闪烁而出,与此同时遮蔽着隔舱窗户的重型塑钢遮光板被流着汗的水兵们手动卷起。

来远方恒星的一股光扫开了紧急灯光的深红条纹,机械神甫们的光学眼甚至都由此自动缩小了光圈,舰桥的其他舰员则在痛苦中发出咕哝声,遮住双眼或是looked towards 别处,直到他们的视野得以适应。

“我们是否位于指定坐标?”

一个伟岸的巨人,端坐在一个由青铜和牛角打造的王座上,在一个单独的平台上与指挥台并列,保证了坐于其上之人能够监督整个舰桥。

这个巨人只是坐在就有近两米高,身着一套青铜色的盔甲,如同古泰拉的warrior 一般,甚至腹部的肌肉纹理都被雕刻在盔甲上,微微翘起的肩甲上有一个愤怒的公牛头颅标志,上面的流苏一直延伸到接近肘部。

他戴着头盔,black 的目镜后只有冷酷的注视,王座两侧各站着一名穿着棕色终结者盔甲的巨人,左手边的巨人捧着一根mysterious 的black lance ,right hand 边的巨人则端着一面雕刻有公牛图案的厚实的圆形盾牌。

此人,便是米诺陶的Chapter 长,阿斯忒里翁·摩洛,一个mysterious ,冷漠而又残酷的warrior 。

“星系主跳跃点。”

清理充沛的舰长loudly said ,但并未从他的屏幕上抬头。

“坐标已确认,但是——”

很快,他感觉到锐利目光的重量落到了他的背上,与此同时他分析着初步的占卜报告,他那强化过的神经以远比其舰员或沉思者更快的速度处理着输出信息。

他不太确定这是个好消息还是个坏消息。

“讲吧,舰长。”

“有舰船,主公,三艘,正脱离主跳跃点的高锚地前来拦截我们,身份不明,但可以预计是来自…Astral Knight ,他们比我们之前预期的要快很多。”

阿斯忒里翁在王座上倾身向前,随后不带感情的吐出了几个字。

“前往交战。”

舰队立刻开始转向,moved towards 正撕开一道裂隙的节点而去,在那里,三艘经过改造的重型货船正在缓缓驶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