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83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故技重施?”

看着逐渐逼近的重型货船,阿斯忒里翁的头盔下发出一阵冷笑。

他们可不是空手而来,为了对付Astral Knight ,他们把对方所有战例都研究了一遍,并且得出了一个结论。

Soshian 是一个极其狡诈的指挥官,由于大多数战斗都是using the weak to defeat the strong ,使得他非常习惯于使用一些较为阴险的计谋,这会让习惯了阿斯塔特直来直去风格的敌人非常不适应。

但阿斯忒里翁一大特点,就是他从不忌惮以最恶劣的心思去揣测对手,即便对方是Space Marine 。

很显然,Soshian 是打算使用他最常见的那一套战术。

“hmph 哼,当我们的绿皮吗?”

虽然那几艘货船没有表明身份,但阿斯忒里翁已经不需要去管这些了,因为对方的货船里一定装满了危险的货物。

“开火,全火力输出,在最短的时间里消灭它们!”

“它们转向了!”

但意外发生了,原本预想中会直直冲过来的货船,好似受到了惊扰一般,开始分头向不同方向转移。

阿斯忒里翁低哼一声,仿佛在思索,二十多秒后他又下达新的指令。

“进行火力分配,依旧执行原定攻击计划。”

很快,汹涌的远程火力从米诺陶Chapter 的舰队中激射而出,分别奔着三艘货船而去,而那些货船也纷纷升起虚空盾对抗。

但它们的虚空盾显然并不很强,在支持了一轮攻击后,便已经是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

很快,second round 攻击coming one after another ,虚空盾在几秒后闪烁着消失了。

激光,等离子,导弹….各种毁灭性力量灌入货船的外壳中,掀起一阵阵爆炸的火花,并将大块大块的结构抛向in the sky 。

虽然它们还未彻底死亡,但仅仅是时间问题。

随着受创愈重,货船们慢了下来,并最终停在原地。

阿斯忒里翁端坐在王座上,motionless ,好似一尊雕像。

然后,就在他的注视下,那三艘货船忽然自内部爆炸了。

起初它们看起来像是被炮火所摧毁,但当那些purple 的thunder 与vortex 将残骸席卷入内时,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vortex 鱼雷——”

阿斯忒里翁的头盔下响起一个冰冷的名称。

“倒是小瞧你了。”

而其他船员就没他这么冷静了,随着三枚vortex 鱼雷被引爆,它们各自在in the sky 撕开了三道小型的亚空间裂隙,随后与跳跃节点发生奇异的连锁反应,三条裂隙竟然逐渐合流,形成了一道三十几公里宽的

巨大裂隙。

这道裂隙起初几秒是平静的,但当它在现世力量的作用下开始合拢时,超自然的狂暴乱流忽然涌出。

里面夹杂着恶魔的狂笑,生灵的哀嚎,带着磅礴的imposing manner 瞬间席卷米诺陶Chapter 的舰队。

一时间,整个舰队竟然被吹散了!

亚空间之风形成的乱流甚至将暴风之女号这样的巨舰推倒几十公里外!

而且影响还不知于此,由于没有张开盖勒力场,因此亚空间之风直接从舰队的众多凡人身上卷过,一些人直接昏厥倒地,还有一些人则出现了幻觉,开始神志不清的攻击周围人。

这一下,整个米诺陶舰队内部都乱套了。

而真正的始作俑者,正盘坐在无缚之魂号的某个秘密舱室里,看着悬浮于身侧的十一块视界水晶,脸上浮现出一丝诡笑。

但另一些人,心情就不那么好了。

听着通讯频道里不断响起的怒吼声和枪声,阿斯忒里翁始终坐在位子上motionless ,但所有靠近他的人,都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正在汇集的那股阴沉的怒火。

最终,他吐出了几个字。

“镇压。”

很快,那些怒吼和尖叫就被爆弹枪的轰鸣所取代。

通讯频道沉寂了下来。

“大人!敌人舰队突然出现,并开始接近暴风之女号!”

这时,舰长的声音忽然响起,随后阿斯忒里翁面前升起一个眼球显示仪。

只见在in the sky ,一支不算庞大,但编队紧密的舰队正在迅速朝脱离编队的风暴之女号逼近,他们也并未隐藏自己的身份。

他们分别是重型巡洋舰无缚之魂号,战斗驳船灵魂使者号,打击巡洋舰星火号,新建的月级巡洋舰冰风号,以及五艘护卫舰和驱逐舰。

“好plot against 。”

看到这一幕,阿斯忒里翁反而笑了,但笑声异常冰冷。

“利用亚空间裂隙制造混乱,悄悄从侧面逼近,看来还想把风暴之女抢走。”

接着他便站了起来。

这一举动仿佛是某种信号,他左右两边的终结者也同时动了起来,将lance 和盾牌交到他手上。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牙口有多好,Soshian ·Alexei 。”

——————————

“坐好,新兵!”

巴赫拉姆的头盔中响起乌斯塔德的咆哮。

“你正站在过道中。”

“抱歉。”

在巴赫拉姆小心的退到一边时,

squad 中的其他人走了进来。

随后他停在原地,坐下,锁定,门条降至双肩。

所有需要手动操作的东西都大得可笑,仿佛是为孩童那笨拙的双手设计的。

巴赫拉姆将头盔拽到头上。随着一声稳定就位的si si 声,头盔锁定在了他的项圈上,他所呼吸的空气现在完全内化了。

一层远红外扫过他的视觉显示器,信息条和公开威胁等级弹出,盔甲中的自动战斗system 一个个开启。

“没什么。”

他喃响道,仿佛在吟诵。

原本十连的人是不参加这次行动的,但Soshian 特意让巴赫拉姆这一批人暂时加入乌斯塔德的二连,主要就是为了锻炼他们,毕竟与阿斯塔特,尤其是Imperium 的阿斯塔特战斗的经验可是很难得的。

因此不仅是他,豪摩,罗宾他们也加入了这次行动。

Small Captain 的椅子位于突破栅栏的右前方,如此在其开启时他便是行动最近的人,直接面对着过道。

跳帮鱼雷挤满了人,warrior 们都因身形过大而无法转身,便退后并将自己锁定就位。

机械主管进行了粗略的system 检查,而Astral Knight 们准备着自己的武器。

罗宾拔剑出鞘,剑尖立于甲板上,对着剑柄的天鹰图案低语着,仿佛在祈祷。

奥斯卡的腿上放着一把等离子步枪,佐德正在调试他的重型喷火器,豪摩正举着一把热熔枪,这对于登上敌舰可能预计到的近距离战斗而言,如此配置乃是个绝配。

也就现在的Astral Knight 军械库能够富裕到让他们这些新兵操作重武器。

其他人则携带着爆弹枪,在检查枪械内外时发出咯咯哒哒的身音。

弹药计数器在他的盔甲连接到自己的武器基本system 时闪烁于巴赫拉姆的显示器上,他的剑插在他髋部的剑鞘内。

感到满意后,机械主管离开了,舱门砰地一声关上,随后传来气动锁的金属摩擦声和si si 声,伴随着一阵猛烈的震动。

跳帮鱼雷的发射system 启动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