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83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为了Astral Knight 的荣耀。”

罗宾依旧在低语,双眼注视着剑格。

“为了God Emperor 。”

虽然有点不合时宜,但巴赫拉姆还是很想提醒对方,他们在进行的是一场内战,无关乎忠诚。

实际上,不管输赢,这仗都can’t be called 荣耀,至少巴赫拉姆是这么想的。

损失的都是Imperium 。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随着一阵爆炸式的冲撞,他脑中的万物瞬间混乱不已。

跳帮鱼雷在数秒内推进了两公里,重力将天使们紧压在他们的安全门上,观察孔中的视野从灰色的钢铁变为了开阔的虚空。

in the sky 闪烁着激光炮和宏炮的火力,随后second 响声传遍鱼雷,那是自主驱动system 被点燃,修正推进器调整着其离港航向。

巴赫拉姆从他那狭窄的口子看着来自无缚之魂号的一连串光矛打击穿透了一艘米诺陶Chapter 的护卫舰,在那舰船的内部空气被点燃时爆炸开来。

他轻叹一声,移开目光。

“你为什么叹气。”

忽然,他转过头,发现罗宾正盯着自己。

“只是有些….遗憾。”

“为什么。”

“大家都是为了Imperium 而战,现在却…..”

“这些人威胁到了Chapter 。”

罗宾眯起眼睛,用近乎蔑视的语气说道:

“他们该死。”

“这…虽然可能有利益冲突,但他们终究也是Imperium 忠诚的warrior ,这样的鲜血不应该流在同室操戈的战场上。”

“Imperium ,Imperium 就是被他们搞成现在这个模样的,你还不明白吗?要挽救Imperium ,只有依靠强大的Chapter ,依靠像Chapter 长和索尔教官那样强大而睿智的英雄,而不是这些蝇营狗苟的庸才和凡人。”

巴赫拉姆看着对方,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虽然他一直都了解在罗宾内心有一股对Chapter 和Chapter 长不可理喻的狂热,但从未想到这股狂热会如此膨胀。

而且罗宾对凡人那不加掩饰的蔑视更令他感到心惊。

可能在对方in mind ,阿斯塔特已经高于Imperium 了——现在的Imperium 。

“要上战场了,你们说些什么无聊的话题呢。”

豪摩忽然插话进来,接着喇叭中也响起了倒计时。

“撞击于七,六,五……”

罗宾随即闭上了嘴,低头将他的剑送入鞘中,而豪摩则extend the hand 安慰般地轻拍巴赫拉姆的肩膀。

“brother ,没必要自寻烦恼。”

“四,三——”

“接触目标!”

轰——!

撞击令所有人倒向跳帮鱼雷的前方,巴赫拉姆感觉到他的超人体格挤压在座位后背上。

随着安装于格栅上的巨型热熔被启动,rays of light 在前方的裂缝中闪烁着,白热,如同超新星。

风暴之女号的舰体装甲蒸发掉了,并且无法减缓突击鱼雷的速度。

只是数秒,它穿透了厚实的外层。

随着一道又一道的破裂声,跳帮鱼雷撞穿了舱壁和内部桁架,但惯性抑制system 也逐渐减缓了每道连续撞击,因此巴赫拉姆在鱼雷的拉扯最终停止时已经在解开套具的过程中了。

“怎么感觉位置和预期的不太一样?”

奥斯卡在他起身时问道,并挣脱束缚带举起了他的爆弹枪。

“这艘舰船一定已经改变了方位。”

他对面的一位warrior said with a smile 。

“它正转向,可能是要与无缚之魂交战。”

“真是勇敢。”

巴赫拉姆转过身,前方的隆隆声响彻舱内,气体在突击舱门上喷射,熄灭火焰,迅速冷却因摩擦生热而变得通红的甲板金属。

整个甲板一片旋云,温度变化率闪烁于他的头盔目镜中。

“所有人,跟我来。”

随着大门砰的一声打开,乌斯塔德第一个踏出鱼雷。

其他warrior 随后也步履沉重地走下跳板,肃清他们所撞入的通道。

与此同时将他们的占卜网投射得足够宽,让鸟卜仪能够定位他们的进入点。

“二号甲板,十区。”

很快,乌斯塔德确定了他们的位置。

“提前的撞击让我们离目的地更近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

忽然,一阵惊恐与愤怒的嚎叫响彻通道。

“消灭那些叛徒!”

warrior 们将枪口转向那个方向,巴赫拉姆听到了脚步声。

很快,随后一群身着制服、神情紧张的凡人在通道尽头的拐角出现了,巴赫拉姆能看到的,他们身上有米诺陶Chapter 的red 公牛标志,也有闪亮的天鹰徽。

一些人用霰弹炮和激光枪盲目开着火,巴赫拉姆数了数,有两百个左右。

而且后面似乎还更多人仍在到来。

佐德开始让他的重型喷火器吐息。

“我们将要前往舰桥。”

乌斯塔德冷酷的说道,举起他的精工爆弹手枪,指示盔甲肘关节锁定。

“阻挡者,杀!”

然后,他第一个扣动了扳机。

伴随着轰鸣,爆弹自枪弹中飞出,将一名军官的胸膛爆开的同时,也将上面那天鹰标志撕得粉碎——

随后warrior 们蜂拥而至,迅速的清理出的道路。

起初他们还比较顺利,遇到的只是凡人抵抗部队,但很快他们便意识到,他们遭遇的是一群非常擅长对抗阿斯塔特的敌人。

风暴之女号的内部和overwhelming majority 阿斯塔特battleship 都不太一样,它的通道和舱室都经过了特殊改造,很多地方的出入口都特意经过加固且做得十分矮小,只能让凡人通过,阿斯塔特却十分难挤进去。

同时,当入侵发生后,整个battleship 内部,便自动生成了大量掩体和路障,并且在通道拐角以及通风口等隐蔽位置,出现了大量原本不应该存在的自动炮台,还有原本的消防喷头喷出的不是灭火剂,而是raging flames ,甚至某些区域还丧心病狂的部署了暗雷——

这些反制措施给Astral Knight 的跳帮部队制造了非常严重的麻烦,甚至还未与敌人的阿斯塔特交战,就已经有六名warrior 阵亡了。

尽管如此,所有人还是抱着无比的决心朝目标迈进。

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的角色,每个人都知道自己brothers 的角色,如果有人倒下,他的brother 中会有人来接替他的位置。

巴赫拉姆飞快地向前走去,爆弹枪紧紧地握在手上,他能听到从临近舱室传来的战斗声——爆弹的爆炸声和凡人绝望的惨叫声。

Astral Knight 对于那些凡人舱室,如果没有武装,那么便弃之不顾,如果里面有武装人员,那就必须消灭殆尽,毕竟他们孤军深入,impossible 在身后留下隐患。

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接近了上层甲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