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83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击退了敌人后,乌斯塔德立刻乘胜追击,并且紧急部署增援传送时,却发现这艘battleship 部署了干扰传送的装置。

而那个装置,就在battleship 的传送室附近。

因此他不得不brace oneself 带着队伍继续朝舰桥猛攻,以期先占领那个区域。

很快Astral Knight 的跳帮队伍便抵达了舰桥大厅外的调度厅,这里主要是凡人们工作的地方,但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战场。

battleship 里的凡人用一切手段构筑了许多路障和掩体,并在后面用轻武器不断进行干扰。

但如果仅仅是这样,impossible 挡住Space Marine 。

很快,前往舰桥的大门打开了,出现了三个silhouette 。

它们是凡人中的泰坦,超人中的巨人。

终结者——

巴赫拉姆在Armageddon 战役中见过终结者装甲,那是一套incomparable gigantic 的盔甲,看起来几乎impossible 穿上。

但米诺陶的终结者则更为强大,它们都是Ming Sect 型终结者,一种极其稀有的型号。

这一型号的终结者装甲在终结者装甲的所有型号中具有最佳的机动性,同时在防御上以及耐用性上也毫不逊色于其他型号,既兼具了铁骑型的防御,又具备了fearless 型的灵活,该型号大多数时候装备着融合暴弹枪与动力拳,闪电爪、链锯拳套、Reaper 自动炮、等离子喷射器、榴弹发射器以及热熔枪。

巴赫拉姆瞪大眼睛望着那强大的warrior ,每一个终结者都是身强力壮的装甲giant beast ,比普通阿斯塔特warrior 要高整整一个头外加一个肩膀,厚重的铠甲甩开爆弹就像甩开小雨一样。

其中一名warrior 在他左肩甲上披着金属锁链制成的cloak ,肩膀上钉着一个巨大的、有着细长尖牙的、不知名的wild beast 头骨,使他看起来像一个奇怪的Xenos Barbarian Race warrior 。

同时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巨大的超出规格的锤子,锤上缠满了噼啪作响的能量,另一只手拿着一面盾牌,盾牌上的荣誉徽章授予他佩戴这种formidable power 惊人的盔甲的权利。

另外两名warrior 与这位残暴的战争领袖并肩作战,那俩人都是人形坦克,拥有异常巨大的拳头,以及一件类似于焊接在一起的两个爆弹枪似的暴风爆弹枪。

终结者一出现,他们的爆弹枪便开火了,掀起了一阵火焰风暴,在受控制的爆炸中把大厅从左到右耙了一遍。

瞬间,便有三名Astral Knight 一齐倒下,被指挥官的两名护卫射倒。

这不是随意的喷火,而是有条不紊的攻击。

子弹从巴赫拉姆身边闪过,但数把枪口指向他之前,他灵活的躲回了藏身处。

敌军指挥官并没有向他们进攻,而是用他那把巨大的铁锤敲打着通向舰桥大门的沉思者。

锤子一挥,沉思者阵列就被打出了一个凡人大小的洞,这个举动只宣告着一件事——他们不打算撤退,这里将变成一个血腥的角斗笼,两边只有一方能够活下来。

这时,乌斯塔德的鸟卜仪截获了来自敌军指挥官summon 援军的通讯。

他的时间不多了。

“所有部队,集合收网!重武器!”

手持等离子和热熔的warrior 突破了掩体,以阶梯式的守望模式移动,试图拉进与敌人终结者指挥官的距离。

同时,其他Astral Knight 则用爆弹火力进行支援,他们中唯一的一个终结者因为多次被击中,已经不得不退出了作战的。

在凶猛的火力下,任何普通敌人都会被迫低下头来,而终结者们则昂首挺胸地走着。

场上的其他米诺陶warrior 也足够勇敢,他们的数量尽管略少于Astral Knight ,却也毅然决然的从也从掩体里冲出来,将那些试图用重武器进行攻击的warrior 压制回去。

双方的距离在此刻只剩下不到两百米,已经不需要刻意去瞄准了。

激战中,巴赫拉姆看到佐德被击中,他的盔甲被巨大的爆弹枪多次击中,诅咒并说出了一串咒骂后,便倒在地上。

“佐德倒下了!”

“掩护他!”

奥斯卡冲过去将佐德拖回到掩体后面,罗宾则用一次次点射将那个攻击者压制在冒着火花的大型沉思者阵列后面。

战斗愈发激烈,存活warrior 的名单也在急速缩短,乌斯塔德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赢得这场战斗。

战术形势只剩下一个选择,他打开了一条通讯频道。

“巴赫拉姆,前方扇形两百米火力压制,就现在!”

“连长,这样你就进入了杀戮区。”

“我知道,就这么办!用火箭覆盖这地方!”

这个命令不需要重复,巴赫拉姆知道自己在指挥链中的位置,这项任务至关重要。

友军的生命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阿斯塔特warrior 的生命,因为他们一直供不应求。

但同样清楚的是,战争也是靠士兵的鲜血赢得的,有时胜利的唯一方法就是为胜利牺牲一切。

巴赫拉姆转身,冲其他warrior 大吼。

“连长命令,用火箭覆盖前方扇形区域!”

“快点!”

随着火箭一枚接一枚从掩体后面飞出,大厅里爆发出火焰。

恰好一枚导弹击中了米诺陶指挥官的肩膀,使他转过身来。

弹头的力量迫使他跪倒在地,另一枚导弹俯冲下来,但终结者warrior 举起盾牌挡住了它。

偏转的火箭旋钻进附近的墙壁,在一群蜷缩在只剩一点儿掩体的凡人中间爆炸,有掀起一阵血雨。

震耳欲聋的刺耳声音从乌斯塔德身上滚过,

他直奔目标而去,在战斗的废墟中打滑时,爆弹枪交叉在前臂上。

他的脚下尽是弹壳、压碎的砖石和尸体。

communicator 在他耳边crackle 地响着——附近的squad 在请求更新信息,截获了的前往支援途中的敌军部队的信息。

乌斯塔德把一切都抹掉了,集中精力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他的目标。

米诺陶的指挥官,也许是觉察到他的存在,立刻转过身来面对他。

乌斯塔德与他对视,透镜对视透镜。

虽然除了那张冰冷的陶钢面具外什么也看不见,但乌斯塔德觉得他能看见一双地狱般的红眼睛。

“死吧!”

低沉的咆哮从终结者的面甲下滑出,乌斯塔德则一言不发挥剑上前。

他别住了对方的塔盾,而对方也顶住了他,但是双方的力量差距显露无疑,乌斯塔德在滑向后方时靴子在甲板上划出了一道火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