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83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乌斯塔德朝对方的脑袋猛地一劈,但对方也立刻用盾牌格挡,钢铁与钢铁碰撞,米诺陶的指挥官不费什么劲就打破了僵局。

他随后又是一剑划向对方的胸口,可利刃只是在上面刻出一道痕迹——乌斯塔德意识到,他低估了Ming Sect 型终结者的defensive power 。

就在乌斯塔德攻击不得手时,对方也没闲着,乘机挥舞Warhammer ,用力一击凿向乌斯塔德的剑柄。

这雷鸣一击并未直接击中,尽管乌斯塔德已经很及时的收回了手,但还是被敲中了剑柄。

一瞬间,他失去了对剑的掌控,随后米诺陶的指挥官将乌斯塔德一脚踹向拱墙,反手一锤拍在他的胸腔。

乌斯塔德奋力举剑格挡,但他的剑立刻被这焦灼的一击烧得漆黑,剑刃也犹如planet 表面撕开一道峡谷,整个人像是被兰德正面撞了一下。

“忏悔吧,叛徒。”

终结者走上前,再次举起Warhammer ,但是他没有注意到,乌斯塔德头盔下那诡异的笑容,以及迅速从脖子处爬上脸颊的灰色脉络。

某个瞬间,终结者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仿佛坠入冰窟,连带着他的行动也迟钝了下来。

随后乌斯塔德扑向沉重的塔盾,护手扣住了盾牌的边缘。

米诺陶的指挥官想要收回盾牌,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包括盾牌,仿佛被粘住了一般。

就在这僵持的一刻,环绕着电弧剑刃划过脆弱的脖颈。

那剑刃不曾停顿,就像它仅仅划过了空气一般。

当乌斯塔德松手时,那硕大的头颅倒向一边,尸身倒向另一侧。

“抱歉。”

乌斯塔德只来得喘一口气,剩下的两个终结者便暴怒起来,moved towards 疯狂射击。

情急之下,他抓起尸体手上的盾牌,随后迅速往后退。

就在这时他瞥见一个高速移动的身形掠过了他的视线边缘。

手持双剑的罗宾径直冲向了一个终结者,他的战友们用等离子与热熔的火焰将另一个淹没。

乌斯塔德听说过罗宾的sword technique ,甚至比许多老兵还要高超,有人说他是天才,也有人说他过于傲慢,但无论如何,径直冲向一个暴怒的终结者,似乎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罗宾戴着护甲的手指紧紧地握着剑柄,将自身的杀戮意志提升到极限。

在那短暂的一刻,索尔的话又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罗宾,你对你的sword technique 如此自信,却害怕自身精神上的裂痕,我不希望你重蹈某人的覆辙,所以当你战斗时,就要忘记自己,忘记自己的荣耀和对手的骄傲,你的一切就只有眼前一瞬间的杀戮。”

罗宾冲上前去,向终结者逼近,对方暴怒的挥出拳头,他迅速地移动,用剑挡开左边的一击,然后向右边猛击。

挡开对方的手臂,罗宾原地旋转,用剑刃劈开了对方手臂上的爆弹。

“死!”

两人同时咆哮起来,终结者如一座大山般压下来,手臂直取罗宾的脑袋。

罗宾向后移动了一下,然后将左手锋利的剑刃剐向对方脆弱的腋下,迫使对方收回手臂的一瞬间,right hand 的剑如poisonous snake 般探出,刺穿了攻击者腰部的一点。

然后他向后一滑,躲开了momentum is big, power is deep 的锤击,转身把剑抽了出来。

接着还是腋下,this time 他的剑直接挑开了装甲薄弱处,击中目标,向深处进发。

罗宾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他在剑尖深入时开始了他的雕刻。

鲜血浇在他的身上,对方的右臂跌落下来

罗宾猛地抽出long sword ,一个旋转来到对方身后,力灌双足,猛地一脚揣在对方膝盖处,迫使巨大的终结者跪倒在地,

眨眼间,他的下一斩将对方的另一支手自肘部切断。

“罗宾,够了。”

巴赫拉姆的声音忽然响起,罗宾lightly snorted 。

“你的首级,是我应得的spoils of war 。”

终结者抖动着伫立着,因其强大的信念和顽固不肯倒下。

“为…为了帝…”

下一秒,两把交错的剑如同剪刀般,将他的头颅从脖子上剪下。

眼见指挥官阵亡,剩下的米诺陶warrior 和最后一个终结者并没有死战到底,而是很快撤出了战场,也将舰桥让了出来。

“巴赫拉姆,你带人去传送室,他们现在正在撤退,不能让他们在离开前破坏传送装置,另外两个squad 分别去动力舱和星语厅。”

控制了舰桥只是初步控制了battleship ,必须掌握所有关键部分他们才算是控制了整艘battleship ,法尔扎德的连队已经控制了引擎室和动力舱,还有军械库,但还有不少地方尚未掌控。

不过在出发前,乌斯塔德私下跟巴赫拉姆说了一些话。

“巴赫拉姆,你的表现让我有些失望,但阿尔明极力推荐你为Captain ,我也不好说什么,但你必须清楚自己的职责,对敌人手软就是对战友的残忍,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自己的立场。”

回想着这些话,巴赫拉姆的内心有些沉重,但他很快抛开这些情绪,带着决心前进。

在佐德受伤暂时失去battle strength 后,他的十人只剩下人,不过也足够了。

根据鸟卜仪的扫描,大部分米诺陶warrior 已经通过救生穿梭机和传送室离开了battleship 。

透过他头盔上的视觉模式,烟雾弥漫的环境对他来说不成问题,蜿蜒的走道对他来说不具有任何的mysterious 。

他几乎是凭着记忆前进,因为恸哭者事先已经将风暴之女号的结构图给了Astral Knight ,虽然米诺陶做了一些defensive 改造,但这艘battleship 毕竟是由神圣机械教所持有的标准化建造模板所蕴含的智慧打造的,主干道路不会偏离太多。

当他行进时,动力剑保持着运行,另一手则举起爆弹枪,翡翠绿的画面投映在他的头盔护目镜上,捕捉着墙上、走道上的细节,以及足迹的热能痕迹。

“鸟卜仪?”

他呼叫豪摩。

“没有反应。”

豪摩shook the head ,replied :

“到处都是足迹的热信号,前面的舱房应该就是中心点。”

“以God Emperor 之名,前进。”

而这时队伍里的罗宾却脱去头盔,即使在一片黑暗中他还是更相信自己的五感。

他是一名阿斯塔特,这就是他做事的方式。

很快,罗宾就了解到更多周遭环境的细节,他的感官不再被头盔所束缚了,即使有着强化感官的好处,头盔也不是perception ability 的完美替代品。

没多久,他就捕捉到了一丝圣油的气息,那是阿斯塔特维护装甲经常要用到的东西。

而他们的装甲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维护了,上面早没了圣油味。

那么说就只有一种可能。

罗宾带着仇恨进入舱间,索尔送给他的等离子手枪高举。

几名米诺陶的战术就在黑暗舱室入口的掩体后面等待着,当Astral Knight 的squad 步入陷阱时,他们突然跃出,手持战斧和利刃。

豪摩第一个击中目标,他的热熔枪直接裹挟着烈焰贯穿了一个米诺陶warrior 的胸口。

同时罗宾也挥剑斩向右侧一个手持链锯斧的对手,斩断对方手腕的一瞬间,一剑穿过骨头,刺入脑部的软组织。

两只squad 开始在黑暗中展开厮杀,双方在各方面都evenly matched ,但Astral Knight 在人数上的优势却很快显露出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