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97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2 作者: 莫格卓根

  第971章 血烟Swordsman

  动脉之血自邪教信徒被撕裂的喉咙中喷涌,将李林的肩甲染成了同样的血色。

  接近被斩首的男人踉跄了几部,一头扎进地面将泥土浸染成猩红。

  没有停下喘息,侦察兵Small Captain 用他的剑豪斩猛击,在分叉口又有两名邪教徒企图为他们同伴遭到的屠戮而施加报复。

  在残暴程度方面,萨布林与李林不相上下,他身后的尸山一直延伸至村落边缘的轰炸区——就在几分钟前,雷鹰刚刚用炮火和导弹将outer circle area 洗刷了一遍。

  虽然这个连队不大方便出现在众人视线里,但Soshian 也不会让这支力量闲置在手上,因此他们一直在执行清除敌人隐蔽小据点的任务,而且每一次都是不留活口。

  “这可真无聊。”

  李林一边穿过三个身穿长袍的袭击者一边冷酷地说道:

  “只是单纯的大规模屠宰,这些异端揣着棍棒向我们进攻,我们则用冰冷的钢铁和爆弹回击,为什么我们得在此浪费力气?”

  “因为这是我们的任务。”

  萨布林简单的答道,机械性地挥舞着他的剑刃,肢体与残破的尸体如雨点般散落在他周围。

  “我们是阿斯塔特,所杀是谁,所杀为何物,一切都无关紧要。”

  “但我们明明可以杀死更有价值的敌人。”

  盛怒下,李林用着铠之拳猛击离他最近的一名教徒,对方面部特征的凹陷程度之深使得任何人都无从辨认它的性别。

  “消灭black Legion 的异端,那才为荣耀所在。”

  在村落据点中央,一个wizard 仍然站立于祭台上,审视着被屠杀的追随者。

  现在它手里拿着一根绽放着blue 能量的杆子,闪电沿着杆子噼啪作响,一只睁视的巨眼在顶端unnaturally 乱窜,试图确定Space Marine 们的位置。

  塔罗斯专注于这个恐怖的yellow 球体时,他的剑臂也只是在肌肉记忆中舞动,他能够感知到对方身上正在汇聚的Destruction Power 。

  这家伙试图让恶魔附身在自己身上。

  “连长!您的左边!”

  忽然,萨布林高声提醒塔罗斯,年轻侦察兵的盔甲被鲜血浸透,刀刃上的金属满是淤血,正被血肉浪潮抽击着。

  塔洛斯转过头,克制住自己与杆杖目光对视的冲动,而在不到百meter away 的地方,一名邪教徒举起了一把激光步枪,似乎要朝这位十一连的连长射击。。

  先知的右臂仍旧挥舞着动力剑,同时左手下弯,在流畅的运动中拔出了手枪。

  与此同时,教徒手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抵压激光步枪的射击栓并释放出灼热的能量。

  爆弹击中了邪教徒的头部,碎骨与大脑如同阵雨般爆裂,而那束能量则冲击着塔洛斯被鲜血冲洗着的甲壳肩甲。

  先知了一眼自己的肩甲,几乎看不出来刚刚被击中过,除了经年累月造成的刻痕与磨损,甚至血渍的表面也还是湿的,没有被激光武器直接击中而烧焦或干燥的迹象。

  “巴赫拉姆,看见上面那玩意了吗?”

  听到塔洛斯招呼自己,正在劈砍邪教徒的巴赫拉姆转过头,却发现连长already not in 他身旁了。

  尸体在他身前翻腾破碎,塔洛斯正在为祭台开辟一条道路,那些还没有被他的爆弹枪射死的人被他用拳头和动力剑迅速地猛戳了下去。

  “看到的话,上去解决掉它。”

  从一名被杀死的邪教徒身上抽出剑刃,塔洛斯冲巴赫拉姆nodded 。

  在了结掉附近的邪教徒之后,巴赫拉姆立刻开始了行动。

  意识到他们的主人受到了威胁,陷入癫狂的邪教徒开始不顾一切的阻挡阿斯塔特们的推进。

  踩着塔洛斯为他开辟的Bloody Path 留下的尸骸,巴赫拉姆飞奔向混沌wizard ,手中的爆弹手枪将前方一切阻碍撕碎,在他身后,两挺重爆弹扫射任何还在活动的东西。

  很快,几乎没有活的邪教徒了,整个squad 都转过身看着祭台上身着动力甲的silhouette 。

  巴赫拉姆就快要接近恶魔wizard 了,他把他的手枪固定至大腿,选择用他的手中利刃来面对它。

  塔洛斯在原地又多站了一会儿,似乎在观察什么。

  “连长?”

  “看着就行,不要插手。”

  阻止了萨布林上去帮忙的念头,塔洛斯手中剑刃闪动着,撕裂了三个愚蠢到可以进入利剑的范围内的教徒。

  “做你们自己的事。”

  巴赫拉姆已开始与恶魔附身的wizard 交战,当那wizard 挥起权杖迎接Space Marine 的一击时,权杖变成了一把巨型双手剑,而那瘦弱的人类躯体也变成的身高近三米浑身骨刺的猩红巨人。

  两把武器碰撞发出令人目眩的非自然火花,受到祝福和庇护的钢铁与亚空间的扭曲之力相遇了。

  随后,双方同时分开。

  这时那个怪物身上的扭曲愈发激烈了,原本还有人性的头颅迅速变成了犬类的兽颅。

  巴赫拉姆举起他的爆弹手枪向这只怪物开火,同时拖着他的剑刃猛扑过去。

  但对方甚至没有注意子弹从哪而来,恶魔举起一只手爪,在in midair 融化了弹矢,随后执紧双手剑向前冲去,就像一个Space Marine 使用战斗匕首一般轻松自如地单手挥剑。

  巴赫拉姆几乎完全躲开了这一击,但恶魔的剑尖刮过了他动力甲的大腿,撕裂了陶钢。

  恶魔随后将剑刃旋转刺向动力甲损坏的部位,但巴赫拉姆在最后一刻将它的打偏。

  火花倾泻在广场的地板上,在它们的落地处燃起了小火,巴赫拉姆如同在地狱中与敌交战。

  巴赫拉姆不是罗宾那种skill 精湛的剑客,但他却有着优秀的战斗智慧,能够在极端的时间内找到有利于自己的battle method ,只是可惜他的对手不是普通的敌人。

  尽管被Space Marine 包围,恶魔依旧自如地战斗,每一击和闪避都简洁流畅。

  它手爪中的giant blade 即使是最大的Space Marine 也得使用双手才可驾驭,但是恶魔以单手挥舞,随意切换剑臂以创造最佳的攻击和防御角度。

  萨布林皱着眉看着这一切,他意识到如果自己在战斗中面对这样一位skill 精湛的对手,能坚持one minute 就可太幸运了。

  “诅咒之子,报上汝之名讳,血烟Swordsman 不斩无名之辈!”

  忽然,恶魔低沉咆哮出一句非常标准的高歌特语。

  巴赫拉姆没有回话,只是继续挥剑猛砍,但塔洛斯却皱frowned 。

  “血烟Swordsman .它们怎么会在这里?”

  先知曾经在恐惧之眼听过一则传闻,在Khorne 的领域有一支独特的团体,他们数量稀少,大多是由生前高傲强大的剑客与Swordsman 升魔而成,与大多数Khorne Demon Prince 的癫狂不同,他们更专注于极端的剑术,并且只hobby 击败强敌而不是收割无价值的颅骨,因此个体实力异常的强大,但极少露面,只在混沌大战时能看到他们的silhouette 。

  这群Demon Prince 组织里面的成员都被冠以血烟Swordsman 的称号,据说只有Khorne 本尊能够直接命令他们,其他任何Great Demon 在他们眼中都不过是一样的剑下之敌。

  由于它们过分高傲的性格,甚至不屑于进入实体宇宙,因此塔洛斯只在恐惧之眼听过它们的传闻。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