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Emperor’s Angel of Death Chapter 97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4 作者: 莫格卓根

  第974章 躁动的混沌领主

  “炸!”

  就在等离子手榴弹贴在恶魔引擎身上的瞬间,李林高举拳头怒吼一声。

  下一秒,伴随着刺眼的强光,膨胀的等离子体宛若活物般撕裂的恶魔金属,并继续深入,旋转和搅动,尽可能从恶魔引擎的躯体内扯出更多炙热的液体。

  恶魔引擎咆哮着,重达十余吨的躯体颓然倒下,恶臭炙热的lava 破体而出。

  李林冲上去,剑刃移动,斩开那坚硬的护甲外壳,然后有迅速脱离战斗,改变身姿,全力倒向一侧,避开了恶魔引擎垂死的一击。

  然后,它便再也不动了,身上的金属迅速腐朽石化,那些炙热的液体也迅速冷却变成沙尘。

  不过几分钟,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恶魔引擎就化为了一堆砂砾。

  “这什么情况?”

  冲上前线的阿卡特上校愣住了,他料想到很多种摧毁恶魔引擎的方式,却didn’t expect 最终会是这。

  由Space Marine 出手毁灭了它。

  而且不仅仅是恶魔引擎,大量的邪教徒和black Legion 士兵也在十一连枪弹的strikes 下消失无踪。

  这些Space Marine 的标志他是认识的,正是指挥这次作战的Astral Knight ,虽然他们的涂装和记忆中稍微有一点点差别,不过Space Marine 自己有自己的编制,阿卡特上校倒并不觉得奇怪。

  忽然,一辆兰德速攻艇稍稍减速,停在阿卡特上校身边。

  随后,一支手臂从副驾驶位中伸出。

  “你好,我是Astral Knight 的连长塔洛斯,你是这支Cadia 部队的指挥官吗。”

  阿卡特上校looked towards 对方,因为隔着头盔看不清脸,不过对方的语调却很轻松。

  轻松得仿佛不是身处战场一般。

  “是,是的,大人,我是Cadia 99团的阿卡特上校。”

  “你好,上校,我奉Soshian Chapter 长的命令前来支援你们,并且更改本次作战的任务。”

  “更改任务?”

  阿卡特上校皱frowned ,可没人事先和他说过这是。

  “对,临时更改,不过在说这些之前,先命令你的人把剩下的事办好。”

  塔洛斯指了指还十分激烈的战场,很直白的表述了自己的意思。

  一切等战后再说。

  “明白,所有人,马上抓紧进攻,别让一个异端跑掉!”

  很快,成群结队的Cadia 人和克里格人就淹没了black Legion 布置的的阻击阵地,虽然还有一定数量的异端在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大局已定。

  “这就是克里格人?还真是和记录里的一样,不管什么时候都戴着防毒面具。”

  十一连在塔洛斯的命令下开始集合,李林站在一条堑壕前,望着地上某具尸体。

  一个克里格士兵,胸口挨了两枪,左腿也断了,像一个破娃娃般躺在地上。

  好奇之下,李林弯下腰,伸手将对方的防毒面具摘下,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李林,别。”

  但李林已经把防毒面具取下了,显露出一张苍白年轻满是汗水的脸,睁着的双眼黯淡无光,带着临死前的惊恐。

  Space Marine 随即lightly snorted ,将面具扔到一旁,直起了腰。

  老实说他有些失望,因为renowned 的克里格人,也merely this 的——

  普通。

  这时巴赫拉姆走过来,将那面具拾起,然后重新戴回到士兵脸上。

  “我们该给这些英勇的warrior 一些尊重。”

  “如果不是我们,他们早就被恶魔引擎撕碎了,尊重是给powerhouse 的,我们能够给予他们的只有一丢丢怜悯。”

  “你的想法太偏激了,他们绝不弱小,如果不是他们,我们也对付不来这么多异端。”

  ”hmph ,这不就是他们的价值所在吗。”

  这时萨布林也走过来。

  “你们又在吵什么,仗还没打完呢。”

  两人找到塔洛斯后,先知说的第一句话就让他们startled 。

  “我们不去7号要塞。”

  “那我们去哪?”

  巴赫拉姆subconsciously 的问到,先知瞥了他一眼,随后lazily 的说到。

  “去断某个蠢猪的后路。”

  “我只是希望李林能够更尊重死者,尤其是战死的勇士。”

  李林无奈的摇摇头。

  “巴赫拉姆你真该去当牧师,算了,唉.我去割几张异端脸皮了。”

  巴赫拉姆看着李林的背影,无奈的叹息一声,萨布林随即patted 他的肩膀。

  “李林只是有些口是心非罢了,他其实很尊敬你。”

  “我担心他的状态.”

  “别说这些了,连长有新的任务传达。”

  就在black Legion 的阻击部队被彻底击败时,距离7号要塞二十公里外的某个城镇,一个残暴的灵魂也正在思考。

  这个城镇原本是一群农民和牧民的聚落,现在却围绕着污秽,或者说污秽正在吞噬城镇。

  优雅的建筑格局在风的吹拂下于尘土飞扬的绿色之丘上舒展,这座由灰棕色的壁垒建起的城镇就如同自地下涌出,naked eye 难以在表面寻找到任何工具刻痕或是塑形的迹兆。

  自然的植被在精致的街道与小径的坛场间生长,即使是在城镇中心深处根植污秽的暴行,也并没有使它的建筑艺术黯然失色,至少目前还为时尚早。

  尽管建筑上炸出了弹坑,街道上冒出了浓烟,地上散落着尸体,纵然有着无形的mutation 正在使草木枯萎,令Insect 的歌声沉寂——此地仍旧保留着它碎片状的美丽,暂且如斯。

  当厄奎索斯站在壁垒突出的护墙上时,乌云使天穹变得阴暗且凉爽。

  混沌领主的双眼在面甲背后眯起,就仿佛他试图看穿行星自身的曲线。

  “那些家伙一个个都胆小如鼠,凭我们手头的力量早就能杀光这个planet 上的伪帝走狗了,求稳求稳,坐着等死而已。”

  瓦吉迪·佩兹,厄奎索斯大远征时代就跟随他的副官,知道最好不要作答。

  他站在混沌领主的身后,一言不发。

  “即使是伪帝哀咽的幼犬也不会是这副模样,就连肮脏的Ork 也不会,但那些胆小的东西,简直是种侮辱,被它们所困扰——啊!这真是对我自尊的折磨。”

  厄奎索斯的手捏着战斧的握柄,握柄末端恶魔形状的头部随即发出嘶声,咒骂,吵嚷,以倾吐它的不愉快。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