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片刻之后,韩非和凤星流身前,被这镇压了十个人,他们都被一根诡异的long spear ,钉在海床底下,排成了一排。

    这十三人中,其中有两个,因为韩非没来得及提醒,被凤星流给干掉了。还有一个,因为速度比韩非还快,所以跑掉了,这追不上就是追不上,没什么好说的。

    此刻,凤星流胸口起伏,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腿也抖,手也抖,为了抑制这种抖,凤星流像是嗑药了一样,就特么差点蹦起迪斯科了。

    韩非已经拿他没辙了,简直就是,有碍观瞻,他只能别过头,不去看这二傻子。

    此刻,天族十人,心头骇然,因为韩非刚刚最后爆发出来的力量,至少又强了三成,也不知道这货怎么可以无限制变强的,反正那会儿韩非一拳一个,众人Divine Soul 被突击,根本跑不动,而且也跑不过韩非。

    “绝顶Heaven’s Chosen 级。”

    这时候,他们意识到自己遇到的是什么级别的powerhouse 了。之前,易远根本不够测试出韩非他们的实力,只觉得比自己强一些,但不至于无法抵挡。

    但现在,他们这么多人,总算是测试出这俩人的真实battle strength 了,这俩人全都是绝顶Heaven’s Chosen 级powerhouse 。若是天族的绝顶Heaven’s Chosen 不出,恐怕至少也得人数翻倍,才能压制住这两个疯子。

    此刻,韩非正站在易远身前,这货正躺在海床之上,身体被long spear 封印,根本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这就是封divine spear 的terrifying 之处,凤星流已经偷摸摸问过自己这是什么封印术,想要偷师了。

    易远心头悚然,完犊子了,这回铁定完犊子了,didn’t expect ,自己竟在一个人手里栽了两次。

    上一回,是韩非并无杀心,可能是想要借他只手,钓来更多的天族powerhouse 。但是这一回,十三对二,自己这边惨败,他还能放了自己这十人不成?

    其他人心头也是悚然,secretly thought 这回要死了。参与万年grand competition ,因为有资格令在身,他们的一些底牌都是不能用的,否则被东武Great Emperor 的divine sense 察觉,抹杀还是小事,说不定还会影响到天族。

    “bang! ”

    就看见韩非一脚在易远的脸上,然后用力碾了碾,侮辱性极强,身为天族Heaven’s Chosen ,何曾遭受过这种侮辱?

    纵然已经沦为阶下囚,他还是发出愤怒的吼声。

    “bang! ”

    韩非一脚踩下去,然后轻蔑一笑:“你是瞧不起我还是怎么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半月之后,再来找你。你再看你,带的这都是一群什么歪瓜裂枣?不经打啊!”

    韩非一副hate iron for not becoming steel 的语气,看的旁边凤星流都有些傻眼,他心说这些人其实已经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了。如果是自己以一敌八,那不爆发大术的话,可能自己还不一定能轻松打赢呢。就这,还嫌弃人家呢?

    不过,他现在和韩非是一头的,韩非踹人,他很自然的就跟着踹了一下。

    “bang! ”

    “哎!这感觉,不错哎……”

    凤星流眼睛一亮,当他从这种居高临下的视角看过去,再想起这些人初见自己时的语气,顿时生出一种winner is the king, loser is the villain 的感觉。

    “吾!听说凤羽是中海Divine Province ,打穿了一片人,是不是就是这样,这感觉也太爽了,不行,我得多踩几个。”

    然后,韩非就看见了凤星流的迷之操作。

    “peng~ peng~ peng~ ~”

    就看见凤星流挨个踩过去,踩一个,他就喊一句:“蝼蚁。”

    “砰~蝼蚁。”

    “砰~蝼蚁。”

    “砰~蝼蚁。”

    “……”

    韩非:“???”

    韩非也不知道凤星流发什么mental disorder ,连忙叫住:“你能不能先别踩了,我这问话呢。”

    凤星流有些失望,他还没踩完呢,但此刻他一只脚踩在一人脸上,并未拿下来,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凤星流:“你问。”

    韩非一转头,忽然愣了一下,我特么刚才说了什么来着?特么的,都怪这凤星流,搞事情。

    只听韩非coldly snorted :“你们天族,在外传的神乎其神,据说族中Heaven’s Chosen ,犹如海中鱼群,数不胜数。为什么我一个都没看见?”

    只听有人shouted :“我族中的绝顶Heaven’s Chosen ,岂会理会这等小事。你不是想找我族中绝顶Heaven’s Chosen 么?有种放了我,我找过来,看你敢不敢打。”

    这人只是故意在激怒韩非,因为他担心韩非只有放一两个人回去通风报信,那样自己就完蛋了,所以他率先挑衅。

    “bang! ”

    韩非一脚飞踹过去:“就你话多,我是在问你么?”

    韩非当然知道那人的意思,但他不在乎。

    踹了那人一脚后,韩非声音悠悠:“我在给你们一次机会。交出身上的资格令和全部资源,我就放你们滚蛋。吾,易远是吧,1 month later ,我再去找你,when the time comes 你最好把你们天族绝顶Heaven’s Chosen 带上,要不然,下一次就是你的死期。吾,记得资源要给全部,我自有方法判断你们是否有所保留,谁敢保留,当场击杀。”

    这些人心头一悚,这时候可不敢跟韩非叫板,为了一点资源,赌上自己的性命,这显然是不值得的。

    但是,他们其实也并未在身上带多少资源,没有一个身上资源超过七ten thousand li ,最少的一个,就是half a month 前被自己抢过的易远,身上竟然就特么只有八千里资源,当时韩非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或许是因为知道这种狩猎之地,带太多的资源并不好,所以这些人带来的资源普遍不多。

    只听韩非道:“下一次,我发现谁身上资源少于五ten thousand li ,当场击杀。”

    “peng~ peng~ peng~ ~”

    就看见封divine spear 上的封印,依次破碎,这些人马不停蹄,立刻逃遁,实力不如人,难道还不该保命么?

    足足跑了半日之后,才有人怒喝:“狂妄,嚣张,下一回,我要叫上我堂哥亲自前来,将他踩在脚底,踩三天三夜。”

    有人狂怒:“那个玩火的,他死定了,我要让他喊一万遍我是蝼蚁。”

    有人怒斥:“我要让我表姐,带上Divine Item ,削了他们,我要让他们活吃臭鱼烂虾,恶心死他们俩。”

    “对!不错。”

    “各位,这场子不找回来,你我心境还怎么Perfection ?发动人手吧,赶紧去叫人,1 month later ,我们汇聚明日营地外,好好教训他们。”

    “好!走,我先去也。”

    ……

    半个多月后。

    韩非和凤星流依旧陪同着凤倾城狩猎Open Sea Realm ,而他们只是等着有人来狩猎他们,然后反手夺来资源。反正有天族托底,他们不怕抢不到资格令。

    而韩非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在神都王朝外的这片狩猎之地中,有人正奔走四方。

    有被韩非踩过的powerhouse ,找到一艘大船之上。

    “堂哥,你要给我做主。”

    那英俊不凡的,正和幽Spirit Sea 峡的female cultivator 饮酒的堂哥不禁面色不悦:“被人打了就来找我,你还没有有点出息?”

    那人忙道:“堂哥,你是不知道,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两个身份隐秘的家伙,一个刚化星,一个还没化星,结果打穿我十三人……吧啦吧啦……堂哥,他瞧不起我天族的绝顶Heaven’s Chosen ,那就是瞧不起你啊!”

    那俊朗不凡的青年,face turned cold :“有这回事?真是好胆,仗着自己身份不凡,就敢欺负到我天族头上,哼,我便随你走一趟,挫挫他的威风。”

    ……

    另一边。

    “表姐,我被人打了啊!一身资源,资格令,尽数被抢夺……吧啦吧啦……表姐,那厮说我天族无Heaven’s Chosen ,管我们叫蝼蚁,这口气,我忍不了啊!”

    “大胆?管我天族叫蝼蚁,当真是狂妄,你可知他哪方势力的?既为绝顶Heaven’s Chosen ,绝非无名之辈。”

    “表姐,不知道啊!他们说打不赢他们,就不配知道他们名字。但是其中一人fist technique 无双,还有一人,控火御敌。我只怀疑一个来自拳芒山峰,还有一个可能来自恐怖之都。”

    “hmph! ”

    “trifling 拳芒山峰,也敢与我天族叫板。恐怖之都,不过昔日败将,也敢言勇,待吾持屠divine spear ,钉死他们。”

    那人顿时精神一震,表姐要出屠divine spear 了,那两个小子死定了。trifling 俩人,怎么和我天族斗?搞的谁家还没有绝顶Heaven’s Chosen 似的。

    1 month later 。

    明日营地。

    一个个超光速silhouette ,在此地外Sea Territory 现身。

    “en? 易Heavenly Dragon ,你竟然来了?”

    “嚯,易水流,你竟然也来凑这热闹?”

    “en? 易佳佳,他们竟然把你也给请来了,trifling 两个小贼,还值得你亲自动手?”

    忽然有人looked towards 长空,那里有人乘坐飞Heavenly Dragon 鱼座驾,游空而至。

    “嘶!那是,易Immortal Spirit ,这……这家伙不是说狩猎没什么意思么?现在却跑来凑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