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这一切的变化,来的实在是太快了,旁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来呢,就看见韩非刚刚被击穿,可转眼就已经出现在易Immortal Spirit 身边,召出封divine spear ,已经钉了下去。

    这一切,在大多数人眼里看起来,韩非钉穿易Immortal Spirit ,就像是钉穿一个小朋友这么简单。

    而只有易佳佳知道,这事情可not simple ,易Immortal Spirit impossible 在那一刻连调用屠divine spear 的力量都没有。

    之所以她没用,多半是因为她来不及用。

    易佳佳顿时目光looked towards 韩非的拳套,这个东西是关键,不管是易Heavenly Dragon 还是易Immortal Spirit ,在被韩非拳印strikes 的时候,都出现了迷失。

    虽然易Immortal Spirit 看起来像是瞬间被钉穿了,但易佳佳还是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她在被钉穿的那一刻,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嗡~”

    易佳佳thoughts move ,剥夺此间天之地,汇于一柄斧头之上。

    韩非看见这斧子的时候,嘴角就微微抽抽,果然,萝莉都是力量大的,大斧大锤甩的飞起。

    “dong dong dong ~”

    韩非拳芒和giant axe 连击百回,只听易佳佳道:“你的拳套果然有问题,并不是你实力一定强于我们,而是你这拳套,有击魂的效果。可惜,我以Heavenly Dao Strength 护持己身,完全可以屏蔽你的拳套中迸发的气机。同样的方法,你伤不了我。”

    韩非sneered :“little loli ,我劝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是你的天门可以汲取此间Heavenly Dao Strength ,还是你的大道可以?吾,我来试试,你能汲取多大的范围?”

    只看见,韩非thoughts move ,每隔ten thousand li ,都有一道projection 降临在。

    当韩非projection 出现在三ten thousand li beyond 的时候,顿时觉得一身轻松。韩非这才咧嘴一笑:“三ten thousand li ?hehe ,我也真是好奇,这么大的范围,到底能有多少Heavenly Dao Strength 可以为你所用,你的身体又能承载多少呢?”

    “weng! ”

    next moment ,就看见一尊ten thousand zhang 金身,陡然浮现于苍穹。

    “卧槽!”

    “这是什么?法身?”

    “好大的法身啊!”

    凤星流刚才还有点担心,但是现在一看,心说自己真蠢,韩非可是可以镇压开天境大后期powerhouse 的人,怎么可能会被两个little girl 给镇压?

    此刻,看着韩非那ten thousand zhang 法相之身,他顿感羡慕,心说这竟感觉比自己的法身还强的多。他不禁心头secretly thought :“我must 融合法身,也成就本我法相,嗯嗯。”

    天族这边,也不都是笨蛋,有人惊呼:“这不是法身,这是法相,你们看,长的跟此人一模一样。”

    有人骇然:“什么?Heaven and Earth Dharma Idol ?这,这人真的是拳芒山峰的吗?”

    有围观者骇然:“我们连法身都还没有,this child 都已经塑造了自己的Heaven and Earth Dharma Idol 了?好家伙,这真是拳芒山峰的Heaven’s Chosen ?该不会是拳帝的Direct Disciple 吧?”

    话说,最最震惊的,还属易佳佳,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乾坤术,竟然unable to subdue 这家伙了。他调用此间Heaven and Earth 的力量,试图倾轧韩非。

    当时,只见韩非一头握拳,拳印冲天,霎时间,虚空炸响,涟漪滚滚,易佳佳当时a mouthful of blood 就喷了出来。

    别人不知道韩非的恐怖,但是她知道。想要击穿自己的乾坤术,首先,力量就impossible 低于自己,甚至要超出自己至少一点五倍到两倍,才有可能做到this step 。

    即便韩非爆发Heaven and Earth Dharma Idol ,易佳佳也不认为他的力量,能超过自己五成。

    但事实是,她错了,完全低估了韩非的力量,这根本不是一个没化星的powerhouse 可以爆发出来的力量啊!

    next moment ,韩非口中,声音轰隆:“吾拳震南北,但从未镇压过ominous beast 萝莉。现在被我逮到,你跑不掉了。”

    “bang bang bang! ”

    “咚dong dong! ”

    韩非将这场战斗,又变成了近身作战,超光全速,Yang God 击魂,前百拳之下,易佳佳被轰的天南地北,都已然不知。

    直到,韩非手握虚空,召出封divine spear 来,将易佳佳钉穿的那一刻,天族那边才全都傻眼。这都,发生了什么?怎么,怎么族里的绝顶Heaven’s Chosen ,也败了啊?这人不是还没化星么?这特么骗人的吧?化星大后期伪装的吧?

    被封神抢钉穿在海床上的易佳佳,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她几欲疯狂,怎能让世人看见自己盛世容颜,被打成这样?这样比打架打输了,更让她屈辱。

    可奈何,不知道韩非迸发的这是什么枪,钉穿自己,连手指都unable to move 一下,身体的自然恢复,都做不到,就那么被戳在枪柱上,宛若一根牙签肉。

    和她一个想法的,就要属同样被钉穿的易Immortal Spirit 了,她是Heaven’s Chosen Child ,金枝玉叶,乘龙銮驾,高贵无比,怎么会料到,自己竟然被人钉穿在seabed ,遭众人观摩。

    一时间,她的高贵信念,几欲崩溃。

    但是,韩非可不管他们现在都什么想法。只听他loudly roared 道:“凤星流,那个所谓绝顶Heaven’s Chosen ,就给你练手。不要给我放跑了,否则会瞧不起你。”

    韩非早已把握住了凤星流的性格,这家伙听话也算是听话,但就怕人家说他不行,一说就炸毛,敌人一说他就说人家是蝼蚁。

    现在,想到如果自己打不赢,要被韩非瞧不起,他整个人当时就不好了。

    “我凤星流能打不赢?”

    “这这货色,能在我凤星流手下逃脱?”

    “为什么韩非已经一穿三了,但自己还没能拿下这一个?”

    “韩非说的对,我只是在练手,我并没有爆发。”

    “对了,其实开战才一会会,不是自己不强,而是韩非这厮……这厮有点变态。”

    凤星流虽然自恋,但是也知道韩非的实力比自己强,这一点没法否认。面对化星大后期,他只有被追杀的人,但韩非却可以敲诈化星大后期,一人压一船,实力是有目共睹。

    如此一想,凤星流心里也就平衡了些。

    只听他回应道:“你打那么快干什么?我还在热身呢?好久没有打架了,你容我再过过瘾。”

    围观者,一听这话,顿时心头一紧,都他么打成这样了,你管他叫热身?你家热身是这么热身的?

    但是,凤星流和韩非一起前来迎战,而且,实力强悍有目共睹,大家不以为意,韩非这边都串了三个了,剩下一个,再镇压了,那不就没的打了么?

    明日营地的开天境都明白了,true powerhouse ,从不畏惧战斗。特别是这种身份背景很大的,就更热衷战斗了,妖怪就怪,天族来的人,实力还不够,没法让他过瘾。

    反正,围观者信了就好,谁知道凤星流这样一个超级powerhouse ,虚荣心这么强,总喜欢吹鱼呢?

    这边,韩非一个踏步,横跨长空。

    而那天族众Heaven’s Chosen ,神色骇然,四大绝顶Heaven’s Chosen ,已经被钉穿了三个了,他们剩下这一群,哪里是韩非的对手?

    或许,他们加起来,各种大术爆发,能够和韩非一战,但是他们现在早已被韩非手段给震惊,天生的以为自己打不过。

    所以韩非一来,很多人就想跑。

    只听韩非shouted :“我不杀尔等,但谁若敢跑,我就斩下那妖艳女子和猪头萝莉的脑袋,灭其Divine Soul 。所以,她们的命,掌握在你们手上。跑一个,我就宰一个,跑三个,我就全宰了。”

    此话一出,谁还敢跑?when the time comes 怎么跟族里交代,说本来他们不用死的,就因为自己跑路了,所以易Immortal Spirit 他们被痛下杀手?

    呵,真要如此,when the time comes ,族里第一个灭了他。

    有人和易远不同,第一次见韩非,没被韩非所毒打,此刻怒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但凡他们出事,你这辈子,再也出不了神都王朝?”

    然而,韩非反手一抓,手掌跨过虚空,捏在易Immortal Spirit 的脑袋上。

    “砰~”

    反正这些人,正常情况又打不死。韩非随手一捏,便将她脑袋捏爆,然后看那说话的人道:“吾之一生,最讨厌有人威胁我。再听见一句威胁,吾当场灭杀她。”

    这时候,谁敢威胁韩非一句?

    他们是跑也不敢跑,骂也不敢骂,只能用愤怒的眼神盯着韩非。

    然而韩非却像是没事人一样,指着他们道:“所有人,把身上的资源都给我乖乖交出来,还有资格令,全都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