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of Fishing Chapter 262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2627章 赐名(二合一)

    在和血手Great Emperor 战斗过以后,韩非对于帝尊就已经没有了敬畏之心。

    眼前这位帝尊,若是按照黄二狗说的,上一刻还没能完全压制的了沙老三的Divine Soul ,现在也没能击杀沙老三的Divine Soul ,这就说明他的力量很弱,不过一个刚刚有点复苏迹象的帝尊魂体。

    这样的角色,准确来说还不能算帝尊,这完全就是一个拥有Law Power 的Great Perfection 。

    韩非同样也感受到了那Law Power ,压在自己身上,充满刺痛感。只是,在无敌意志的作用下,这种Law Power ,too weak ,所以他才能一剑斩开。

    大老鼠骇然,loudly shouted :“你若对我出手,此人也必将陨落了。”

    然而,next moment 只看见韩非陡然爆发出了超三十倍光速,而且,不是他fleshy body 迸发的速度,而是阳魂离体。

    “砰~”

    韩非一拳strikes 在沙老三身上,后者直接被打出了魂影,那是Divine Soul 差点被韩非捶散的征兆。

    “dong dong dong ~”

    一连百拳,沙老三几乎被打成了一团血糊糊,而那没有镇魂Divine Item 守护的帝尊魂体,在众人眼中,竟被韩非forcibly 给捶了出来。

    “咕du! ”

    只听黄二狗咽了口唾沫道:“这!小绝绝返祖爆发了吗?还是遇到什么机缘了,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猛啊?这也太猛了啊!”

    王小九眼睛依旧滴溜溜的,但是他身上的毛已经炸了,不是因为王懒懒喊的那一句韩非大人,而是那阳魂施展出来的fist technique ,他好像在不久前看过,这不是……这不是人屠大brother 么?

    王小九整只猫都懵了,人屠大brother 怎么变成了小绝绝?这特么可是帝雀的主人啊!自己一路上还让他挖洞,还敲他脑袋,完了完了……

    这边,那帝尊Divine Soul 被轰了出来,但他也不是一点battle strength 也无,挨打的时候,憋了一缕法则道剑,在Yang God 离体那一刻,一剑刺向韩非Yang God 。

    只是,让他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却见一抹闪烁如星的砂砾,突然在韩非阳魂上浮现。这法则道剑,落在上面,仿佛被吸收了一般,只是堪堪将韩非击退百里。

    trifling 百里,韩非thoughts move ,虚空盗术发动,试图直接盗取此人的意识。

    这帝尊魂体明显顿挫,但韩非却感受到这家伙的意识竟然直接就崩溃了。是的,或许是因为刚刚恢复一点意识,就被自己给盗了,导致这家伙直接就崩溃了。

    韩非frowned ,只见他欺身而上,一手击穿这尊魂体,同时虚无之线扣住此人魂体。因为对方再次陷入了混乱之中,韩非想试图通过此魂体记忆,得到一些关于Ancient Era 的线索。

    可惜,最后看见的,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他只看见了此人被镇压的那一幕。那就是随手的a sword light ,来自于千ten thousand li beyond 的一道背影,他甚至连那人都看不见,就被一剑击穿,钉于此地。

    那sword qi 炸开,在此地凝结出如雪花一样的sword qi 封印,于是此人就被镇压了。

    “好强。”

    韩非心头不由得生出一抹震惊,这位好歹也是帝尊级powerhouse ,虽然不知道是哪个层级的,但千万里之外的随手一剑,就能钉死,那人得强到何等地步?

    只听韩非道:“死都死了,还苟活个什么劲,去吧!下辈子再入cultivation 。”

    next moment ,只看见这位帝尊魂体,轰然self-destruct ,化成between this Heaven and Earth 看不见的尘埃。

    韩非这会儿也不装了,都已经爆发成这样了,那就impossible 是于绝在出手了。所以他的身体迅速从一只Pangolin ,变成了人形本体。

    “pu 通”

    等韩非一回归,就看见王小九直接坐在了地上。

    却见韩非勾起嘴角:“听说,你跟我称兄道弟?听说,我很赏识你?听说你还拒绝我?听说……”

    黄二狗只觉得unfathomable mystery ,他现在当然知道这人只是装成了小绝绝的样子而已。只是,王小九为什么这么害怕?竟然浑身都在发抖。

    “ao wu ~”

    只听王小九哀嚎一声:“人屠大brother 啊!我路上都是跟你看玩笑的啊!看在帝雀大人的面子上,你不要跟我计较啊!”

    说着,王小九把脑袋往韩非面前凑了凑,大有一副负荆请罪的姿态:“路上我都是吹鱼的呢,我脑袋给您敲,您消消气呢……”

    王懒懒:“……”

    黄二狗:“……”

    韩非微笑着伸出一根手指,悬在王小九的脑袋上,给王小九吓的猫都完全炸开了。

    “嘭~”

    flicks with the finger ,韩非真的一指弹在了王小九的脑袋上,后者直接往沙海里一趴,整个人直接被弹的陷入沙海近十里才停下,脑袋上直接就给弹了一个坑出来。

    而这一finger’s prestige ,掀起的滚滚涟漪,看的黄二狗牙都龇起来了,身体都不自觉的哆嗦起来。好强,太强了,这位到底是?

    反观王小九,虽然被弹了一指,但是他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毕竟他也是个拥有五条道锁的猫,还不至于被韩非这一下给弹废。

    只是,这货趴在沙子里面motionless ,正在装死。

    只听韩非轻轻一哼:“行了,不用装了,要不然我就给这一身皮毛给薅下来。”

    “哎~”

    却见王小九”sou” 一下,就出现在韩非面前,哪里还是那个唠唠叨叨的大猫咪了?

    韩非却没在管他,而是looked towards 那变成了肉糊糊的沙老三,这会儿,他的Divine Soul 才终于缓过劲来,但因为之前被帝尊Remnant Soul 镇压得太狠,只艰难地说了句“谢谢”,然后就躺尸在地上,实在是精神太疲惫了。

    王懒懒这会儿正在肉疼的掏出一枚Spirit Pill ,纠结着要不要给他喂的时候,韩非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只见他随手一挥,此间divine splendor 耀目,只看见沙老三被divine splendor 笼罩,fleshy body ,正在飞速的复原,skeleton 噼啪作响,Divine Soul 仿佛沐浴在温暖和泉水之中。

    “咕嘟~”

    黄二狗和王小九都瞪大眼睛看着不敢说话,而抠门的王懒懒一看韩非出手了,立刻就把手里的medicine pill ,又收了起来。

    韩非看了都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心说你好歹也是道锁级powerhouse ,抠成这样真的不会影响证道么?

    待到divine splendor 散尽,沙老三的fleshy body 终于恢复了正常,Divine Soul 也稍稍恢复了一些,至少不至于连说话的spirit strength 气都没了。

    却见这沙老三也光棍,直接对着韩非单膝而跪,声音震震:“谢恩公life-saving grace ,这条命,以后便是恩公的,沙老三愿为恩公go through water and tread on fire ,在所不辞。”

    和王小九、王懒懒的性格完全不同,这沙老三没有笑脸,甚至说都是拉着脸的那种,但是说出来的话,要比王小九他们这些不靠谱的要硬的多,人家干脆利落,斩钉截铁,很有一副正直之士的模样。

    沙老三刚才什么都看见了,只是他的Divine Soul 实在太疲乏了,连操控fleshy body 的力量都没有了。所以他就看着韩非将那帝尊Remnant Soul 从自己体内轰出去,若非自己有镇魂Divine Item ,可能刚才连带着自己的Divine Soul 都会被击散。

    但这并没有什么,因为他知道韩非实在救他。

    便在这时,傻不拉几的黄二狗才后知后觉道:“这位,就是……”

    王小九顿时瞪向黄二狗,心说你特么不会说话就别说话,人屠当面,那就是帝雀当面,还这位,你应该叫大人,大佬……

    只见韩非淡淡看了一眼王懒懒,王懒懒顿时精神一震,连忙指着黄二狗道:“闭嘴,这位乃是Human Sovereign 韩非大人,也是当代帝雀大人的主人,傀儡城的新主人。韩非大人,实力强横无边,开天独战Great Emperor 而不落下风,今儿要不是顺路去风圈深处,你这傻狗和还有沙老三,早凉了。”

    “帝雀大人?”

    黄二狗和沙老三,只觉得脑瓜子嗡嗡的。他们虽然没有参与北伐,但是也知道this time 北伐的危险程度。

    就连墨鸠都陨落在傀儡城中,还涉及Great Emperor 之战,他们都unimaginable 王小九和那群去北伐的ominous beast 都是怎么活下来的。

    相比于黄二狗的目瞪狗呆,沙老三反应明显要快一点,看看王懒懒的态度,看看王小九那舔狗模样,沙老三当即道:“感谢韩非大人,帝雀大人的life-saving grace 。沙老三无以为报,愿为大人麾下,效犬马之劳。”

    while speaking ,沙老三直接就立誓,took out Life Source Blood Essence ,就等着韩非nodded 。

    对此,王懒懒倒是丝毫也不意外,自打帝雀出世的消息传出来后,其实在ominous beast lineage 里,就已经有声音表示,帝雀迟早会归来,他日若帝雀归来,多半还是要归顺的。

    毕竟是Ancient Ominous Beast 之王,人的名,树的影,这等存在,真来了,试问谁能挡得住?

    所以,虽然很多ominous beast 还没有见过帝雀,但其实就已经有了acknowledge allegiance 之心。而那些没有acknowledge allegiance 之心的,甚至对帝雀有敌意的,那都是Venerable Emperor Realm ominous beast ,或者自负innate talent Unparalleled ,能证道称帝,甚至步入Great Emperor 的ominous beast 。而这样的ominous beast ,在无垠矿区这ominous beast lineage 中,寥寥无几。

    这不,沙老三做出了榜样,黄二狗连忙有样学样,took out Life Source Blood Essence ,表示要acknowledge allegiance 。

    他们对离落落自然是敬畏和爱戴的,不代表他们就会拒绝归顺帝雀。如果韩非必须要让他们在离落落和自己中选择一个,他们可能会两个都不选,死也不选的那种。甚至还能为了离落落赴死,这一点,韩非其实知道,他们自己也知道。

    但是,看见王小九和王懒懒的样子,他们觉得韩非和离落落之间,恐怕并无仇恨,也不该厮杀。这个时候,赌命的几率很小,赌前程的部分才大。

    韩非倒也没有反驳回去,而是indifferently said :“你们若是都愿意追随我,就不怕离落落责罚?”

    只听沙老三道:“大落落是很开明的帝尊,向来都是由我们自行决定一些人生major event 和抉择。而且,帝雀大人成长的路上,必然会有诸多ominous beast 追随,大落落不会不明白。这是危险,也是机缘。”

    沙老三说的很直白了,韩非也不由得nodded ,在见到离落落的时候,俩人并没有过多的谈及帝雀未来走向。但是,帝雀ominous beast 之王的身份,使得他终究会和ominous beast lineage 有牵扯不断的关系。

    所以,离落落很大方的说出葬神岭所在,或许也可能有卖帝雀人情的意思。当然了,她的人情一卖就卖一双,顺手还能卖韩非一份,这样他日韩非若能得空间之虫和时间之虫,定会想到她。

    当然,如果韩非届时不将空间之虫和时间之虫给她,可能离落落this lineage ,就impossible 会和韩非再有过多的交集了。这恐怕也是离落落对韩非收服王懒懒和于绝,视而不见的原因之一。

    韩非嘴角微微勾起,看了眼沙老三和黄二狗,然后竟是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王小九。

    王小九:“???”

    其实从沙老三和黄二狗向韩非acknowledge allegiance 的时候,王小九就已经尴尬了。现在的局势很明显,王懒懒和于绝已经归顺韩非了,现在沙老三和黄二狗也要归顺。此行还没归顺的就他一个了,他本想着装不知道,心说韩非应该不至于逼着他归顺吧?

    然而,谁能料到韩非竟然直勾勾地看了过来,看的王小九头皮发麻。

    说实话,他不想归顺,作为一只自由散漫的猫,他觉得想干嘛就干嘛,那才是他最大的乐趣,现在莫名就要归顺,让他有些抵触。虽然归顺的那人是帝雀,可他也是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猫啊,ominous beast 猫咪界的独苗苗,就这么投效旁人了,岂不就没了自由?

    只是,在韩非的炯炯目光之下,王小九尴尬,忐忑,最后实在没办法了,直接就露出猫咪之严肃表情,两只大眼珠子滴溜溜的圆,仿佛一脸好奇地看着韩非。

    这两相对视之下,韩非都特么无语了,我这眼神你看不懂么?结果你特么在这里跟我卖萌?

    韩非lightly snorted :“身上皮草不要了?”

    只看见王小九直接就炸毛了,整个背都躬起来了。只听韩非道:“兴许,你要帝雀亲自跟你聊聊。”

    当即,韩非眉心一闪,却见帝雀出现在韩非肩头,傲立昂首。

    顿时,就听王懒懒,沙老三,黄二狗连忙道:“见过帝雀大人。”

    “en! ”

    帝雀的目光,looked towards 王小九,后者有些发抖,喉咙里出现了讨好的gu gu 声。

    只听帝雀indifferently said :“无极妖猫,上回没空管你,didn’t expect 这么快又见面了?”

    王小九只觉得眼泪要掉下来了,面对韩非还好说,他之前跟韩非唠一路,也没感觉韩非多坏。但是帝雀,那一个眼神看过来,他就感觉心都凉了。

    王小九连忙道:“见过帝雀大人。”

    帝雀:“如果我没记错,你们this lineage ,早该死绝了才是。”

    王小九:“啊!这,这不,还有我呢。”

    帝雀:“知道你的bloodline 为什么叫无极妖猫吗?”

    众人不禁looked towards 帝雀,就连韩非都looked towards 帝雀,心说这家伙的记忆倒是清楚的很,明明他也是从Level 1 cultivation 上来的,为什么对前世inheritance 如此了解?难道他的inherited memories 装的全都是previous life memory ?

    王小九摇头,这个他真不知道,他自打生来就没再遇见过如自己这样的猫。

    帝雀indifferently said :“因为无极之道,你this lineage ,比诸神时代更加久远,可以追溯到Great Desolate Era ,那时候乃是Divine Beast 和ominous beast 的天下。你祖上曾创无极之道,破Great Emperor 枷锁,入Spiritual God 之位。可惜,到了诸神时代,因为无极Great Emperor 的陨落,无极之道便走向了落寞,诸神时代最强也只走到了Great Emperor Level ,其名王仙,为吾手下八位Great Emperor 排名第六。到了你this generation ,无极之道,你还能掌握多少?”

    王小九眼睛都绿了,愣了好半晌道:“还,还有此道?我inherited memories 里,没有啊!”

    王小九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这特么就有点强的有点过分了,自己祖上曾出过Spiritual God ,这事儿怕是能够吹一辈子的。

    帝雀轻snorted :“inherited memories ,有两种情况会消逝。first ,你的bloodline 并未彻底觉醒,所以无法开启无极之道的inheritance 。second ,你为昔日无极妖猫遗留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一缕魂念转世,虽然bloodline 续上了,但是路断了。想开重开此路,要么你重悟此道,要么……有人给你再现此道,助你感悟。”

    那一刻,王小九的呼吸急促起来了,眼睛里放光。bloodline 觉醒这种事,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而且自己都已经纯血ominous beast 了,还要怎么觉醒?

    所以,王小九不禁道:“帝雀大人,您是说……”

    帝雀高coldly said :“待吾证道,可掌法则真义,可以助你重新领悟无极之道,如果你有那个天分的话。”

    “咕嘟~”

    不止是王小九,就连王懒懒和沙老三他们都不禁给王小九咽了口唾沫。

    什么叫天分?不试试谁知道有没有这什么天分?而且,这是帝雀亲自开口,又impossible 骗人,人家dignified 帝雀,也没那个必要啊!

    却见王小九连忙道:“我愿意追随帝雀大人,我也可以立誓。”

    王懒懒连忙道:“帝雀大人,您看我这bloodline 有什么说法么?”

    帝雀斜眼瞥了她一眼:“没说法,就是普通的纯血ominous beast 而已。不过cultivation 之路,不能完全以bloodline 定前途。路,都是走出来的,这世上,没有人是依靠bloodline 成神的。”

    王懒懒有些失望,心里感叹,真希望自己也能拥有一个如同王小九那样的bloodline 。

    帝雀淡淡看了韩非一眼:“好了,就这几个就够了,在我未重归帝位之前,再有其他ominous beast 要归附,也不需要了。这算是,我给你的一点助力。”

    韩非slightly nodded :“好!”

    既然身份曝光了,那王小九他们就必须是自己人,特别是王小九,那大嘴巴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把自己的身份说的世人皆知了。

    当然了,他也是看上了王小九的实力,五条道锁的powerhouse 可不是说能收服就能收服的。他或许并不需要王小九他们追随自己有多久,但是在短期内,也必会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

    片刻后,王小九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了,韩非这才带几人去到那矿山处。

    当韩非看见了,大量的神之结晶,Heavenly Dao 玉髓,还有混沌spirit earth 的时候,不禁有有些感叹,都是好东西啊!果然想要暴富,只有打劫和寻宝这两条路,收服沙老三和黄二狗这等天生就能寻宝的家伙,指不定真能在这风暴岭中有大用。再不济,总能寻一些宝贝吧!

    只是,神之结晶和Heavenly Dao 玉髓,韩非现在并不需要。若是在修spirit refinement 魔Formless Art 之前,他找到这么多神之结晶和Heavenly Dao 玉髓,指不定口水都能留下来。

    可惜,现在自己cultivation Human Race Supreme divine technique ,还有神魔Formless Art ,使得自己根本不需要倚靠这些foreign object 。

    但是混沌spirit earth 是个好东西,这是Life Source Star 中需要的东西。在Demon Domain 的时候,自己击杀魔源,倒是弄了几块混沌spirit earth ,但品质太差,和眼下这些没法比。

    这里的混沌spirit earth 共800方左右,竟有近百方达到了high grade 级别。相比于自己Life Source Star 那么一点点混沌spirit earth 来说,这里的混沌spirit earth ,足以unnoticeable influence 地改善万里左右的Life Source Star 。足以让万里之内的土地,达到Profound Yellow Soil 的层次。

    若是均匀散布在整个Life Source Star 上,那就没太大的意义了,自己Life Source Star 太大,而混沌spirit earth 太少。所以,这些混沌spirit earth ,只能集中到一起,这样自己就可以在Life Source Star 中,种植一Medicine Garden ,这样自己就可以自己continuously 的产生Spirit Fruit 了。

    韩非看了看那些神之结晶和Heavenly Dao 玉髓,想了想到:“这些资源,混沌spirit earth 我全要了。神之结晶和Heavenly Dao 玉髓,你们几个可取一半,带着于绝那一份。”

    “啊~”

    王懒懒当时就洋溢起笑脸:“many thanks 韩非大人。”

    就看见王小九,王懒懒,黄二狗已经冲了过去,只有沙老三,还站在韩非身后,一动也没动。

    韩非looked towards 他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在走神。

    韩非无语:“你在想什么?”

    却见沙老三猛一回神,然后连忙道:“属下此生有两次必死之境,第一次,我娘和六位brother 陨落,才活我一人,我欠他们良多。第二次,韩非大人助我being reborn ……所以,属下有个a presumptuous request 。”

    韩非想起沙老三供奉的Spirit Hall ,slightly nodded :“说。”

    沙老三:“沙老三已死,请韩非大人赐名。”

    韩非:“……”

    韩非寻思了片刻:“听说你身负通天鼠和风雷貂双bloodline ?”

    沙老三:“是的,大人。”

    韩非想了想,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都露出了一抹笑容,嘀咕了一声:“叫沙貂是不是有点不太好的亚子?”

    然而,韩非这才刚嘀咕完,就听沙老三到:“沙貂谢过韩非大人赐名。”

    “呃……”

    二合一,求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