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of Fishing Chapter 263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第2630章 千丝帝王柳(二合一)

    “竟然真的有妖植存在?”

    韩非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在如此极端恶劣的环境当中,妖植lifeform 的存在,是另人unimaginable 的。

    而且,这妖植看上去极具offensive ,而且特别能隐忍。之前那么多圆盘海星追杀自己的时候,这货不出手。结果等自己费了Strength of Nine Bulls and Two Tigers ,甩掉了大部分圆盘海星的时候,这家伙出手了,而且一出手,直接秒杀了两千余只圆盘海星。

    韩非就算不通过Monster Refining Pot ,也都知道这千丝帝王柳impossible 是开天境妖植了。

    此刻,这千丝帝王柳不仅仅要对圆盘海星出手,他还想顺手干掉自己。

    眼看着那些青丝几乎到了自己眼前,韩非指尖,迸发大道归一剑,剑容无敌大道,杀神道,撸过这些青丝。

    “puff puff puff ~”

    这一剑下去,只看见这些青丝扭曲,虽然断裂近半,但还是有小部分扣到了韩非的身上。

    “xiū xiū xiū ~”

    韩非眼看着,这些青丝在自己手脚、身上环绕了无数圈,自己竟一下子被捆了起来。而此刻,那些青丝上水滴一样的东西,突然张开成了一张张皮,竟一下子将韩非包裹了进去。

    “融合!”

    这会儿,韩非哪里敢怠慢,一轮交锋,自己就落了下风。连这千丝帝王柳的本体都没看见,自己差点就要被这玩意给吃了,这怎么能行?

    就看见那包裹着韩非的薄皮,像是被火焰焚烧的纸张一般,迅速的出现large and small 的破洞。再一看,那是一片黑白交织的雾气,竟将这千丝包裹。

    这自然是双子divine technique 小黑的吞食之力,双子divine technique 可以用来逃跑,但是却也不仅仅只能用来逃跑。

    小黑小白的实力成长,已经完全不弱于自己,黑雾仿佛腐蚀性雾气般,将所见之物,尽数吞食。

    千丝帝王柳也感受到了不对劲,试图抽回自己的青丝,但为时已晚,青丝上的水滴状东西,已经被小黑吞了个干干净净。

    而韩非也并未退缩,Monster Refining Pot 显示,这千丝帝王柳只有证道竟实力,虽然不弱,可也不至于太强。以自己的实力,应该能与之一战。

    韩非牵扯住这些青丝,正欲寻踪而去,可next moment ,这些青丝纷纷断裂,剩下的青丝遁入虚空,消失无踪。

    壮士断腕?

    黑雾没有追入虚空,因为体谅天大,无法破开这里的虚空屏障。但是,这些青丝攻击的目标可不仅仅是自己,还有那些圆盘海星。

    所以,韩非发现这千丝帝王柳要撤,当然就不乐意了,转身就斩向那些正在吞食圆盘海星的触手。

    “hmph! 打完了就想跑,看把你给美的。”

    千丝帝王柳也发现韩非的目的,这人竟然还要跟自己死磕,也是十分的果断。在immediately 就停止了吞噬,反而将那些圆盘海星给重新暴露了出来,并moved towards 自己杀来。

    韩非神色微变,这是千丝帝王柳的牵丝线偶术?

    只见刹那间千百道Invincible Fist 印杀了出去,而那些圆盘海星,直接给韩非来了个连环爆。

    “pēng pēng pēng ~”

    千丝帝王柳似乎也完全不在乎这些圆盘海星,竟然就将他们当成self-destruct 的工具。韩非哪里想到这一点?直接被连环引爆炸了个covered in dirt 。

    而且,千丝帝王柳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forcibly 将韩非给围了起来。

    关键是,这里有近两千只圆盘海星呢。

    “特么的。”

    Star Sea 玄沙当即化成球状,将韩非锁在其中。

    “pēng pēng pēng ~”

    三百余只圆盘海星,将韩非的Star Sea 玄沙球体包围起来。

    “轰隆隆~”

    终究是化星后的圆盘海星,三百余只一轮集体self-destruct ,饶是Star Sea 玄沙为混沌Spirit Treasure ,一时间都被炸的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被包裹在其中的韩非,即便处于黑雾之身,都被这震荡之力,震的blood mist 喷洒。

    “嗡~”

    韩非连忙took out 两团液态divine splendor ,然后双子合一,扭头就跑。几千只化星后的powerhouse 疯狂self-destruct ,这不跑等着被炸么?

    虽说这种self-destruct 并不能重伤自己,但是却会极大的消耗自身的spirit strength 。

    可当韩非双子合一之后,那青丝又来了,只是this time 不同,这一此的青丝线上,充斥着light blue 的光泽。

    “卧槽,Divine Soul 攻击?”

    this time ,韩非顾不得许多,大道运转,灭世之拳爆发。他知道,星爆之拳无法撼动这等双重夹击。而灭世之拳的毁灭真义,却可以摧毁这Divine Soul 攻击。

    “轰隆隆~”

    流沙海中,飞速流转的沙海,直接炸出了三千li or so 的真空地带。那数千青丝崩毁,但韩非还是挨上了圆盘海星的一轮self-destruct ,炸的韩非身上Star Sea 玄沙都碎散了开来。

    好在,Star Sea 玄沙强大的修复效果,在被炸裂的那一颗开始,眨眼间就重新覆盖到韩非的身体上。

    韩非目光冰冷:“还真以为你能破开我的防御?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少青丝可用。”

    这时候,韩非也不在顾忌spirit strength 的消耗,Star Sea 玄沙离体,化作数以万计的沙之刀刃,一柄柄golden light 璀璨,red glow 银现。无敌术和杀神道,双道加持,与那圆盘海星对轰了起来。

    hundred breaths 之后,当圆盘海星尽数陨落,却见韩非一拳轰开流沙海,整个人凌空而上,踏入流沙海上空,他要walking on air 。

    在流沙海上横空飞跃,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流沙海本身,会抽取自己的power of Grand Dao ,牵引自己的速度,但是这会儿韩非管不了那么多了。

    和小黑小白融合的他,killing intent 凛然。他不再顾及消耗,也不再吝啬power of Grand Dao ,实力全开。三十多倍光速的速度,在流沙海的牵扯下,大概只剩下二十倍。

    可即便如此,那也很快了。千丝帝王柳,或许是流沙海中一大Overlord level powerhouse ,但那毕竟是在流沙海中,韩非不信他的速度能够超过二十倍光速。

    而且,千丝帝王柳既然可以攻击自己,那意味着,他距离自己应该并不是很远才是。

    顺着航海myriad forms 仪所指的方向,只用了六息时间不到,韩非就找到了千丝帝王柳所在。却见韩非咧嘴一笑:“还挺厉害,能隔着千万里距离对我出手,这若是在风暴流沙海外围,那还了的?”

    “砰~”

    韩非一拳洞开流沙海,没入其中。也就是in this brief moment ,迎面而来的,竟然是数以万计的矿妖鱼潮。

    “卧槽~”

    韩非爆退,loudly shouted :“冰封!”

    那一刻,Extreme Cold 宝珠出手,逍遥境一击,算是勉强让这鱼潮大军为之一滞。而韩非已然手握巨锤,化ten thousand zhang 锤影,迸发一击极限之锤。

    韩非和帝尊级powerhouse 比,唯一能赢的,是力量。

    “咚~”

    韩非身体为之一软,这一击,消耗太大,但应该能击散这鱼潮。

    果然,面对韩非这恐怖一击,鱼潮炸散开。

    “Heaven and Earth Dharma Idol 。”

    韩非immediately 并不是去对这些鱼潮出手,就算将这些矿妖鱼群全都杀了又如何,这仅仅是千丝帝王柳控制的鱼群而已,又不伤及千丝帝王柳本身。

    所以,韩非in a spurt of energy ,法相加持,眉心无第一眼洞开,大道运转。

    这还不够,韩非thoughts move ,再借傀儡城的力量。

    那一刻,韩非身体膨胀了一拳,只见他双指之上,大道归一剑凝聚,整个人化作一道sword shadow ,瞬间breakthrough 矿妖鱼群,杀向流沙海中,千丝帝王柳所在。

    这一刻,韩非有些莫名兴奋。这算是他人生第一次,完全凭借自己力量和手段,和一位Dao Proving Realm powerhouse 对战。

    虽然他本来并不想打这一架,但是实在是对方bully intolerably ,梁子都已经结下了。现在不解决掉,天知道后面这东西会给自己制造什么样的麻烦。

    这一刻,千丝帝王柳似乎也急了,他没料到,这个人竟然这么刚,竟然从流沙海之上,顶着巨大的压力,强行追击自己。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会付出极大的消耗么?一旦spirit strength 小孩殆尽,他就完了。

    甚至此刻,帝雀也道:“你要打架,好歹给我一点恢复的时间。此战不论是你,还是小黑小白,恐怕都消耗不小。”

    韩非:“战机稍纵即逝,管不了那么多了。”

    此际,万道青丝交织成数十根粗大的azure 藤蔓,迎击而上。

    却见韩非咧嘴一笑,loudly shouted :“杀!”

    “puff puff puff ~”

    青丝藤蔓,连断七根,韩非此剑,也终于后继无力。但是,韩非也不是无所得,因为in this brief moment ,他看见了千丝帝王柳的本体。

    那是一株azure 的小树,通体如青玉,高不过十米,但是它的树根却有二十米纵横,古怪至极。

    “outsider ,有话好好说,我让你过去。”

    这时,韩非接收到千丝帝王柳的sound transmission 。然而,韩非却coldly shouted :“去你大爷的,老子斩了你,一样过得去。”

    韩非张嘴,吐出一sword glow ,千丝帝王柳这会儿调动鱼潮已经来不及了,却见那还剩下的三条青藤,再次交织,泛滥绿光,有力之法则附庸其上。

    只听他道:“outsider ,你不过借外力强行提升实力,你是杀不掉我的。”

    韩非不答。

    眼看着那青藤杀至,却见韩非嘴角浮现一抹笑容,“盗盗盗~”

    韩非之前所作一切,都在等这一刻。口中的Blood Sword ,也只是障眼法罢了,让千丝帝王柳误以为这是自己最强一击。

    可实际上,韩非真正的目的,是虚空盗术。他这么疯狂的提升自己,可不是为了真的和千丝帝王柳硬刚,而是为了自己施展虚空盗术的时候不被backlash 。

    一盗,盗取千丝帝王柳此刻的行动。

    二盗,盗取千丝帝王柳周身的Law Power 。

    三盗,盗取千丝帝王柳的意识。

    果然,next moment ,千丝帝王柳的攻势骤然停滞,而韩非身上azure light 绽放,那是力之法则。

    几乎在一瞬间,韩非就有所clear comprehension 了这种力量法则,因为是在暴风流沙海里,所以千丝帝王柳接触最多的,就是力之法则和Law of Wind 。力之大道,是了解力量的基础,power of Grand Dao ,根本归于Heavenly Dao 。

    但是,大道融于天,悟的是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基本的道,是普遍存在的。凡是comprehension 之大道的人,battle strength 战法都是相通的,甚至可能是一样的。

    但是,法则不同,法则不讲究力的产生,而是讲究力的额外特性,这是大道和法则根本区别之一。

    若是讲力的特性,那就多了。如苗木破土,可悟力之tenacious ,那么tenacious 为特性;如Blade and Sword Edges ,可悟力之锋芒,那么庚金armor piercing 为力之特性;如巨力推压,压力便是力之特性……

    而证道之时,将自身大道moved towards 某种具体的特性转化过去,便为法则,这种法则,要远超基本的大道。

    这一刻,韩非懂了,为什么开天境不好领悟法则,原来真的是证道后才会发生的质变。那是由大道转化过去的。

    除非,开天境时,就有这种转化之法,否则,就无法拥有Law Power 。

    当然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抽取了千丝帝王柳的Law Power 后,他的意识也相继被盗取。

    但是盗取帝尊意识,韩非还是immediately 受到了backlash ,只是这千丝帝王柳的realm 太低,只是初初证道,而韩非的持续加持,使得他完全扛住了这种backlash ,只是脑袋有点昏沉而已。

    但这种意识盗取,并不会持续太久,不会超过ten breaths 。

    而这ten breaths ,自己要么击杀这千丝帝王柳,要么将他变成自己的傀儡。

    可是,不论是活死人之傀还是控Divine Law 印,都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控制这么一位帝尊。

    虽然刚才自己杀心很重,觉得这千丝帝王柳对自己出手,简直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可真当他完全压制以为Dao Proving Realm powerhouse ,其实就不这么想了。

    证道powerhouse ,在海界,已经是Supreme Existence 了。他们本身,就该是a region’s Overlord 。自己就这么将a region’s Overlord 给干掉,也未免太过浪费了。

    这不,韩非动了心思,却倒是,韩非伸出了虚无之线,趁着千丝帝王柳意识沉寂,迅速的扣了上去。

    当虚无之线扣中千丝帝王柳的Divine Soul Power ,韩非已然七窍流血。纵然千丝帝王柳的意识已经暂时宕机,但是对方的Divine Soul 强度在哪儿。哪怕处于宕机状态,也会本能抵挡外来力量控制Divine Soul 。

    所以,在虚无之线扣中千丝帝王柳的时候,韩非自己的Divine Soul ,被backlash 的力量震伤。

    好在,Divine Soul 被动的防御,抵抗力有限。

    韩非在坚持了六息时候,韩非终于临时操控了对方的Divine Soul 。

    当即,韩非took out 一缕Divine Soul ,又抽取了对方一缕Life Source 精气。和人类不同,妖植类生灵,Life Source 精气就和人类的Life Source Blood Essence 类似。

    Divine Soul 和Life Source 精气took out ,韩非强行以对方的Divine Soul 作为献祭,签订主仆契约。

    话说,千丝帝王柳似乎冥冥中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对,本能的疯狂挣扎,震的韩非七窍血流不止。

    可终究,契约还是达成,消融于天。

    “pu~”

    next moment ,千丝帝王柳豁然回神,而韩非也猛然喷出一口blood essence 。

    千丝帝王柳见韩非就在自己面前十米开外,着实被吓了一条,immediately 是想戳死韩非。然而,next moment 他Divine Soul 刺痛无比,他发现自己竟无法对韩非下手。

    “outsider ,你对本帝做了什么?”

    韩非咧嘴laughed ,天启divine technique 降临,治愈divine splendor 笼罩在身上。

    看着正在挣扎的千丝帝王柳,韩非嗤笑一声:“你我已签订主仆契约,现在你为奴仆,尔敢噬主,结果就是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

    “talk nonsense 。”

    这一刻,就看见千丝帝王柳身形迅速变小,从一棵树,变成了两米来高竹竿人。这千丝帝王柳竟然生出了双腿,还有双脚。

    只是那脚,就像是两个大圆盘,牢牢地吸在了地上。

    就看见这千丝帝王柳拔腿就跑,可刚跨出去百里,他的身体变僵住了,因为本能的告诉他,不能跑,不能丢下主人。

    千丝帝王柳骇然失色,青丝乱舞,直接就狂躁了。他明明就是思绪模糊了一下,似乎断片了瞬间,怎么就特么变成了别人的奴仆了呢?

    而且,眼前这人,不过是一个化星Great Perfection 而已,凭什么能变成自己的主人。

    只听韩非推开恢复自然旋转的流沙,走到千丝帝王柳的身前,indifferently said :“刚才你应该感觉到Divine Soul 被操控的感觉了,或许印象并不清晰,但是我再次告诉你,你已经成为了我的奴仆。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self-destruct ,这我管不着,你想死,那是你的事情。要么,忠诚于我,成为我的奴仆,为我效忠,这样,在将来某天,或许我会放你自由。”

    “啵啵~”

    就看见,千丝帝王柳生出眼睛和嘴来,在树干上浮现,看起来很是诡异。

    “休想骗我,吞食之牙。”

    这一刻,数以万计的青丝回归,试图击穿韩非。然而,青丝在距离韩非一丈外,全部停住,无论千丝帝王柳怎样努力,都无法在进半步,他现在连摸都摸不到韩非。一旦心中生出killing intent ,立刻就会被契约束缚。

    “啊~”

    千丝帝王柳的数十azure thread 爆碎,那是试图强行breakthrough 束缚所产生的后果。

    而此刻,韩非hands behind back ,傲然道:“winner is the king, loser is the villain ,是谁说帝尊就能赢过开天?我这个人没有多大的耐心,做多给你hundred breaths 时间考虑。好好想,仔细想,要么死,要么acknowledge allegiance ,你选一个。”

    千丝帝王柳沉默,半晌没有说话,直到50 breaths 后,韩非indifferently said :“时间过去了一半。”

    韩非的这一提醒,似乎将千丝帝王柳拉回神来。

    只听他道:“你会放我自我?”

    韩非轻蔑一笑:“那要看你的成长水平。你以为自己Dao Proving Realm 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待我证道,若你无法跟随是我的脚步,那么连留在我身边作为仆人的资格都没有,我要你作甚?”

    千丝帝王柳一身青丝都想抽在韩非的身上,我没资格成为一个仆人?我特么dignified 一位帝尊。

    只听韩非补充道:“我开天境就能降服你,你觉得这世上几人能做到?你觉得,我若证道,你会是我一合之敌?”

    千丝帝王柳虽然心中抗拒,但是不得不承认,韩非很强。刚才他青丝破障连他的防御都破不了,操控圆盘海星self-destruct ,也没能将其炸死,反而被他全部击杀。

    甚至,此人在风暴流沙海,踏空而至,独立breakthrough 矿妖鱼潮,连续斩断自己数道千重柳鞭,这种人也不可讷讷个是个简单角色。

    他知道,韩非若是证道,很可能自己的确是连一合之敌都不是。

    但是,dignified 帝尊,若为人奴仆,还如何成长?这恐怖将会是他cultivation path 上最大的一座大山。

    可若是不acknowledge allegiance ,就cultivation 自己,为的又是什么?

    千丝帝王柳:“我凭什么相信你会放我自由?”

    韩非coldly snorted :“你没的选,只能相信。还有,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没杀你,已经是对你最大的仁慈。若非你现在有利用的价值,我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斩了你。毕竟,敢主动对我出手而不死的,没有几个。”

    千丝帝王柳感受到了韩非的imposing manner ,强势,霸道,但却没有丝毫的做作。对方身上killing intent 浓烈,一看就知道手下亡魂无数。

    千丝帝王柳纠结中,韩非indifferently said :“还剩下ten breaths 。”

    “好!我愿为奴仆。”

    最终,千丝帝王柳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了,他怕死,慢慢cultivation 之路,他都熬过来了。若是为了这一时的意气,选择self-destruct ,选择陨落,那他这么for a long time 的努力又是为了什么?大梦空空一场?

    韩非似乎早就知道了千丝帝王柳的选择,只是lightly nodded :“现在,挡住这片流沙海,给我护法,不要随沙而动。”

    韩非旁若无人的盘坐,恢复。

    这一战,可一点都不轻松。韩非几乎所有手段都用出来了,若非这千丝帝王柳大意,若非自己有虚空盗术这个底牌,面对千丝帝王柳,自己只有逃命的份。

    当然了,如果傀儡城的傀儡大军可以放出来,照样可以碾压他。可是这里是风暴流沙海,傀儡城根本放不出来,也无法深入勾连Life Source Star ,一切都得靠自己的力量。

    只能说,this time 是good luck ,但凡这千丝帝王柳实力再强一点儿,但凡对方实力达到了逍遥境,自己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跑,根本没有second 选择。

    ?  ?二合一,求票……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