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of Fishing Chapter 2752

    第2752章 太Ancient God 院

    中海Divine Province 那几人,实力显然也是不弱。这个时候能来Southern Sea Divine Province 的young, talented people ,多是奔着渡神古地和奇迹森林的Martial Arts Groom Choosing Competition 来的。没点实力,能好意思来?

    眼前这六个人,实力清一色都是开天境Great Perfection 级别。

    此刻,那六个人,显然没有让凤星流离开的意思。只见凤星流老脸一红, 看了一眼变了模样的韩非说道:“且等等,等我摆平了这几個家伙。”

    周围围观的人倒是不少,最近冲突事件有不少,难得的热闹。而且,这位可是Phoenix Divine Race 的大少,动起手来肯定好看。

    韩非shrugged :“那就快点, 我还有事儿呢。”

    凤星流此刻信心爆棚, 韩非来了,顿时就膨胀了起来。虽然他不知道韩非怎么找到他的,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只听凤星流指着对面几人道:“别说我欺负你们,跟我来,你们要是能赢,我就把七彩玄晶让你给你们。”

    韩非这会儿是听明白了,合着这是抢东西杠上了。

    韩非收了对那两个女子的威压,两女相视一眼,目露look of shock ,暗道此人really strong ,在旁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就能压制他们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关键是,这人到底什么身份?以凤星流的性格,被人踹了一脚竟然一点都没生气, 似是混不在意一般。这么些年,她们可没见过凤星流对谁有过这种态度。

    此刻, 凤星流已经和韩非并肩而行,moved towards Sky Phoenix 岛外的荒野走去, 她们连忙跟上。

    对面那几人, 也是coldly snorted ,followed along 。

    凤星流似乎有点激动地sound transmission 道:“你怎么找到我的?我跟你讲,你就应该把Human Race 带我Southern Sea Divine Province 来,就咱这Southern Sea Divine Province ,那物资可比Eastern Sea 富饶得多。”

    韩非:“白痴,尽特么吹鱼,我真带Human Race 来,你Phoenix Divine Race 护得下么?”

    凤星流;“哎……咦!你是不是也是奔着Martial Arts Groom Choosing Competition 来的?我偷偷告诉你,那女人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能和凤羽打成平手。不过肯定不是你对手,回头你给她ka ka 拿下,以后还能得到奇迹森林的支持,Human Race 就更安全了。”

    韩非黑着脸:“滚你的,我是那种人么?我是奔着Primal Chaos Fire 域来的。”

    凤星流speechless saying :“那鬼地方什么时候不能去啊!哎,渡神古地开启的事情你知道么?”

    韩非:“路上听人说了。”

    凤星流chuckled :“那是个好地方,据说那里有很多宝贝。昔日我Phoenix Divine Race 的Fire Dao 复生轮就是从那里挖出来的。虽然很多Supreme Treasure 都被挖光了,但还有一些mysterious 的宝贝,一直都未现形。回头咱们brother 去抢他一波,准能抢个百八十件的,值钱的很。”

    韩非翻白眼:“你现在还要什么钱?马上证道了都, 要钱有用么?你瞅瞅凤羽,我听说她现在逍遥了?”

    一听到凤羽,凤星流脸色就垮下来了:“呵,Old Ancestor 都捧着她,肯定提升的快啊!你看我其实提升的也不慢。要不是Old Ancestor 注意力都在她身上,说不得我现在也证道了。”

    韩非:“证道和旁人有个毛的关系。对了,小倾城呢?”

    “她……”

    凤星流话还没说完,就听身后那中海Divine Province 的Heaven’s Chosen shouted :“伱要走多远?不敢打就直说,把七彩玄晶给交出来,也免得受皮肉之苦。毕竟堂堂Phoenix Divine Race 的大少,若是被人打了,这面子也没处搁。”

    “放屁。”

    凤星流顿时脸色一绷:“来啊!尔等蝼蚁也敢与日月争辉。”

    “boasted shamelessly ……”

    韩非乐得在旁边看热闹,多年不见,凤星流这大少恶习,看上去是越发严重了。但是,旁人感受不到,他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凤星流生机异常强盛,力量也有被自我封印的迹象。

    看上去,他好像的确是在游手好闲,但实际上,这家伙是在故意挑衅。目的应该也简单,这是为了找同境powerhouse 来磨刀,试图将个人Essence, Qi, and Spirit 养到一个Peak 状态,冲击帝王劫。

    就自己当初遇见凤星流的时候,这家伙也只是化星后期,短短六百多年,从化星后期到Great Perfection Peak ,其实已经不差了。

    搁ordinary person ,肯定是没有这种成长速度的,所以别看他这arrogant and despotic 的模样。但实际上,他应该没少cultivation ,这些年肯定也是被家里打磨的hovered between life and death 的那种。

    只见,韩非往伸手一点,海水化作一张大椅,他一屁股做了上去,掏出一把瓜子道:“你们打,我来给你们当裁判,中海Divine Province 那几个,你们若赢了,得七彩玄晶,那要是输了呢?”

    凤星流也是eyes shined :“对啊!你们要是输了呢?”

    那为首男子coldly snorted :“输了,我有一柄middle grade Divine Item ……”

    话还没说话,只听凤星流指着他大骂道:“尔等蝼蚁,bully intolerably ,middle grade Divine Item 也敢往外掏么?Young Master 生下来就是含着金汤匙的,连吃饭的碗都是middle grade Divine Item 。你拿这玩意是恶心谁呢?”

    韩非嗤笑一声:“一群穷鬼,想pay a small price for big rewards in return ?”

    完了,韩非指了指远处道:“不少人看着呢,你们好意思拿出手,凤星流也sorry 要啊!”

    说着,韩非随手一掏,一柄黑晶战斧出现在身前:“喏,不若我再压个注,这是一柄Top Grade Divine Item 战斧,你们六个一起上。赢了,战斧和七彩玄晶都给你们。但你们掏出来的东西,至少也得这个档次才行。”

    凤星流eyes shined ,雾草,还是韩非有钱啊!Top Grade Divine Item 说掏就掏,回头定得从这厮身上薅几件。听说他弄死一大堆Great Emperor powerhouse ,Great Emperor 岂能只有Top Grade Divine Item ?

    而凤星流的两个侍女,纷纷表示无语,这位到底什么来头啊!就算你要赌,也别开口就让对面六个人一起上啊!自家这大少什么德行她们还不知道?这一打六,还是同境powerhouse ,这若是输了,脸面没了不说,也亏大发了。

    对面那六人显然心动了。可是,Top Grade Divine Item 拿出来当赌注,就是他们也有些不舍?

    便在这时,忽听一个玩味的声音响起道:“Phoenix Divine Race 好大的派头。既然要赌,不如再赌大一点如何啊?”

    说话间,就看见三只六焰Fire Sparrow ,拉着一座璀璨的古朴车架,游空而至。跟着,就看见那车架帘幕被拉开,一个身披紫袍,面相阴柔的男子lightly 看了一眼凤星流和韩非。

    这么一比的话,韩非身下的椅子显得就有点儿俗气了。

    而那六个开天境Great Perfection ,则纷纷对着那车架行礼,异口同声道:“见过主人。”

    “en! ”

    韩非忽然发现,身边两个侍女脸色很不好看,跟着就听凤星流低喝:“哪里来的bastard ,敢拿六焰Fire Sparrow 拉车,believing or not 本少让你走不出Southern Sea Divine Province ?”

    那阴柔男子轻轻一笑:“还真不信,你可以试试啊!”

    凤星流刚要放狠话,只听韩非sound transmission 道:“证道Peak 。”

    凤星流眸中闪烁一丝angry look :“我赢了,放了这三只六焰Fire Sparrow 。”

    阴柔男子faintly smiled :“行啊!不过这赌注可不够吧?六焰Fire Sparrow 乃你风凰Divine Race 的第三Totem ,这般的Ancient Species ,你Phoenix Divine Race 自己可也没多少。一只,至少equivalent to 一件Top Grade Divine Item 才行。三只,怎么也得Spirit Treasure Level 的宝贝啊!”

    凤星流哪里拿得出来Spirit Treasure Level 的宝贝?只能looked towards 韩非。

    韩非tsk tsk 一笑,随手一挥。只见一块闪烁着thunder 法则的石头出现在半空之中。

    韩非:“宝贝我们有啊!这混沌雷石,乃混沌Spirit Treasure Level 的宝贝,Body Cultivator 拥有此物,效率倍增,诸邪不侵。”

    “卧槽~”

    凤星流心头愕然,韩非现在这是得有多有钱啊?混沌Spirit Treasure 啊!说拿就拿。他本来只是想坑人打一架而已。现在都已经上升到这级别了?

    那俩侍女也是悚然色变,这等宝贝,他们见都没见过,就这么拿出来当赌注?这人就对星流Young Master 这么有信心不成?

    车架那purple robed man ,也是微微一愣,他本是看着韩非证道级powerhouse ,身上后天Spirit Treasure 及的宝贝应该是有的,坑一件也就罢了。可谁知道对方这么硬气,出手就是混沌Spirit Treasure ,这倒是让他一时间有些怀疑凤星流的实力了。

    可是,都到了这份上,这比试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否则自己就颜面扫地了。

    只听这purple robed man lightly snorted :“可以。”

    “creak ~”

    韩非跷着二郎腿,磕着瓜子道:“凤星流啊!这一架可得好好打,打输了咱们可就亏大了。”

    凤星流嘴角扯了扯,rolled the eyes ,让自己一打六,这是逼自己动用true strength 啊!

    “哎!罢了,正所谓不鸣则已amaze the world with a single brilliant feat ,自己也该让世人知道知道,自己的绝世风采了。”

    Sky Phoenix 岛上,不少俊才正看着这边。

    有人唏嘘到:“果然不愧是Phoenix Divine Race ,底气就是大啊!混沌Spirit Treasure 都敢拿出来当赌注。”

    有人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is it possible that 那凤星流其实并非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而是隐藏大佬?”

    有人摇头:“这家伙through childhood 游手好闲的,屁的隐藏大佬。”

    “那岂不可惜了,那可是混沌Spirit Treasure 啊!”

    “我不这么看,人家Phoenix Divine Race 又不傻,或许凤星流真的纨绔,但纨绔不代表实力就差。”

    “……”

    围观者,discuss spiritedly 。

    此刻,凤星流和对方四男二女,相对而立。

    只听韩非loudly shouted :“开始。”

    “shua! ”

    中海Divine Province 六大powerhouse 同时出手。幻化虚空大弓,远程爆射,锁定凤星流。一女施咒,引动此间大道,唤出无数大道rune ,竟开始布阵。

    其余四人,一人速度极快,已经欺身上前,瞬间融合了伴生灵水晶巨蝎,爆发超强一击。一人正面攻杀,俩人侧面围杀而去。

    到了开天境Great Perfection ,多是一路实打实战斗过来的,战斗经验丰富,大术同样不少。这六人出手的immediately ,有三人就爆发出了divine technique 。

    凤星流的两个侍女紧张得不得了,而韩非却淡定地嗑着瓜子。

    “啾~”

    只见,一只火凰,腾空而起。

    “火凰divine technique ,漫天飞羽。”

    Sky Phoenix 羽落,那虚空之箭竟被一羽斩灭,靠近凤星流的几个人,均被反震而回。

    韩非身后,那俩侍女惊呼:“飞羽divine technique ,星流Young Master 什么时候练的这个?”

    “啊!我想起来了,星流Young Master 有一次,一下子抱了十几门divine technique 回去,说要学习divine technique 。天呐,我以为他在开玩笑。”

    虽然divine technique 很强,但对方有三种divine technique 呢,只见凤星流的身体似乎被大术洞穿。在一片惊呼声中,忽见一道火影从fire sea 中现形,凤星流抓着一根火羽,绽放crimson 光彩。

    六人连忙动手,而凤星流却咧嘴一笑:“火光领域,我道如光。”

    却见,凡是被火焰rays of light 照耀之地,尽数化作一片领域,就连韩非和那六焰Fire Sparrow 的车架,都被笼罩其中。

    “shua ~”

    此领域中,凤星流瞬间就出现在那布阵施法的女子身后,一羽横扫,将其半个身体都扫的血肉横飞。

    而那女子竟浑然不顾,暴喝一声:“凝,冰临天下。”

    hundred thousand li 长空被韩非封锁,漫天大道咒文,涌入那冰晶之中,企图直接镇压凤星流。

    一个侍女道:“那人是故意的,故意引星流Young Master 攻击,好将星流Young Master 封印。”

    “怎么办?”

    “嘭~”

    可没等她们说完,只见一道通Heavenly Fire 柱自寒冰封印中喷涌而出,一只sharp claw “pu ”地一声,再度洞穿那女子,只听“嘭”地一声,那女子直接被轰到身体崩解。

    韩非drowsily 说道:“淘汰一个。”

    “凰极Heavenly Fire ,裂天。”

    四海火焰焚烧,虚空裂痕遍布,凤星流再喝一声:“Sky Phoenix 九步,羽落无痕。”

    “shua~ shua~ shua~ ~”

    霎时间,凤星流速度超过光爆之速。跟着便看见一道羽翅,从那持弓powerhouse 身前一划,那人连人带弓,被切成拦截

    而另一个擅自近战的男子,以Dao Mark 护甲防御,却在三道羽翅之下,就被斩翻。

    韩非声音悠悠:“三个。”

    “哗~”

    围观者中,不少人惊呼出声。

    “我就知道,凤星流若是真没点儿ability ,怎么可能拿出混沌Spirit Treasure ?”

    “那也不是他拿出来的,而是他朋友。”

    “管他呢,反正我就知道,纨绔是纨绔了点,但人家毕竟是Phoenix Divine Race 的嫡传子弟,一身divine technique ,bloodline 返祖,实力又怎么可能弱。”

    “呵!凤星流也就平时咋呼了一点,可咋呼怎么了,谁说咋咋hu hu 就不能是powerhouse 呢?”

    next moment ,凤星流独战三人,但并未施展divine technique ,而是对轰而战。

    “极光拳。”

    “火Demonic Killer Fist 。”

    “Flowing Light Sword 火。”

    “叮叮叮~”

    “clang clang clang ~”

    只剩下三个人,凤星流就一点都不慌了,双方酣战三千余回合。而那purple robed man 的车架旁,三个淘汰者已然恢复,只是此刻脸色极为难看。

    purple robed man coldly snorted ,手指lightly 在车架上敲击了两下,似乎是没干什么。可就在他敲击完之后,只听“bang bang ”两声炸响,就出现于车架之外不足百里。

    那purple robed man eyes slightly shrink ,猛地looked towards 韩非。他刚才那两声敲击,暗合因果杀术的手段。别说是Dao Proving Realm 了,哪怕是逍遥境乃是逍遥Peak ,不通因果杀术者都impossible 发现自己在出手,这人明明只是Dao Proving Realm ,似乎还不是Peak ,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破了自己的因果杀术?

    只听韩非声音慵懒道:“帝尊powerhouse 干涉Great Perfection 的战斗,中海Divine Province 的Heaven’s Chosen 就是这么个货色?吾,三只六焰Fire Sparrow 和一辆车架,不够了。”

    韩非身后,两位侍女,神色大变,那人是帝尊?还想干涉此战?

    顿时间,两人脸色难看。其中一个侍女直接对着那车架shouted :“好大的胆子,在Southern Sea Divine Province 竟然以帝尊之威sneak attack 我族Young Master ,阁下若不给个说法,你恐怕真的走不出Southern Sea Divine Province 。”

    韩非歪着头看了看着两侍女,心说大族的侍女都不一样,面对帝尊,也敢呵斥。不过想来也是,人家Phoenix Divine Race 会缺帝尊么?傲立Southern Sea Divine Province 至今,自有底气。

    凤星流也微微色变,暴喝一声:“第二形态,Sky Phoenix 身。”

    “呼啦~”

    只见凤星流背生双翅,身燃烈火,手持火焰long sword ,”Shua” 的一下飙射而出,速度至少提升了三成有余。火焰强度,力量似乎增强都不止三成。

    “Yi! ”

    韩非不禁有些讶异,这变身有点厉害啊!超级赛亚人变身么?整体实力提升了近五成,一下子就拉开和其他三人的实力差距。

    韩非tsk tsk ,这算是暴露了一个底牌啊!

    “puff puff puff !”

    三剑,怒斩三人。这次是真的斩了,没有留活口。

    凤星流也不是没杀过人,第一次杀人就是和韩非一起。刚才他的确是怒了,同境对战,本来只是磨砺,可若是帝尊出手,那性质可就变了。

    凤星流脸色难看,剑指那车架道:“帝尊很了不起?come and announce your name 。”

    车架中的purple robed youth 放下帘幕,下一秒出现在车架之外,indifferently said :“中海Divine Province ,太Ancient God 院,萧杰。”

    “太Ancient God 院?”

    韩非是没听说过,不过身后两侍女倒是神色大变。韩非回头moved towards 一个侍女招了招手:“太Ancient God 院是哪儿?很强么?”

    那侍女就跟看monster 一样看着韩非,心说你这种大佬,怎么会连太Ancient God 院都不知道?

    但她还是乖乖说道:“太Ancient God 院,诸神时代的海界最强学府,一直流传至今。院内powerhouse 无数,学生disciple 遍布整个中海Divine Province 。”

    “哦!就是一学校啊!”

    侍女:“……”

    萧杰:“……”

    凤星流脸色有些难看,但也没怂,而是icily said :“除了六焰Fire Sparrow ,车架,再赔一件混沌Spirit Treasure ,此事算了。”

    “嗯?”

    韩非不由得讶异地看了眼凤星流,这家伙竟然忍了?虽然看起来硬气,但是按理说这种情况,又在自己的地盘,可已经不是混沌Spirit Treasure 可以解决的了。过江龙也得有度,这可是Phoenix Divine Race 的地界,这萧杰显然是过了。

    关键是,这不过就一学生而已,怕个球啊!

    然而,只听那萧杰道:“我若,不给呢?”

    凤星流冷笑:“太Ancient God 院是强,但也没到在我Phoenix Divine Race 的地盘上tyrannize 的地步。怎么,你太Ancient God 院还想对我Phoenix Divine Race 出手不成?”

    萧杰:“出手不至于,不过,你要留我?留得下吗?”

    完了,萧杰looked towards 韩非:“或者说,阁下要留我?阁下不是Phoenix Divine Race 的吧?怎么,要强出头?”

    “creak ~”

    韩非依旧嗑着瓜子,lazily 道:“Interesting 。听你这话,是不将我这裁判放在眼里了?”

    萧杰傲然:“是,又如何?”

    韩非轻笑一声:“果然啊!这年头,没点儿响亮的名头在身上,随便什么臭鱼烂虾也敢跟我吆五喝六的。”

    只见,韩非捏起三枚瓜子,轻轻一弹,法则归一,如星辰绽放,在虚空中化作三道Flowing Light Sword 影,刹那间镇压诸法。

    萧杰神色大变,really strong ,这人强的似乎有些离谱。这impossible 啊!一个Dao Proving Realm 都没走到Peak 的家伙,怎么可能施展出此等杀招?

    这三枚瓜子不是射向他的,而是他那三个活下来的随从。

    “混账,这是妄留业障。”

    萧杰出手,一柄long spear 在手,一道巨鲸魔影试图挡住韩非这三道sword light 。

    “puff puff puff ~”

    然而,这三道sword light ,刹那间便击穿了这巨鲸魔影。

    “puff puff puff 。”

    只见那三人轰然爆碎,化作齑粉,Divine Soul 俱灭。

    那三个中海Divine Province 的开天境Great Perfection ,临死前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为什么,主人会挡不住三枚瓜子?

    Sky Phoenix 岛的围观者纷纷惊呼出声。

    “这,这人是谁啊?凤星流还有这等朋友呢?”

    “刚才这家伙踹了凤星流一脚,好像是凤星流本该给他接风洗尘的,结果却放他鸽子。我以为和凤星流是一路货色呢。”

    “这就离谱了啊!太Ancient God 院的人都敢杀,这人是疯了吗?”

    “简直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凤星流都没敢说再留那人,这人却敢直接出手?”

    ……

    萧杰暴怒,死几个开天境Great Perfection ,他不在乎。可这是打他的脸面,是在打太Ancient God 院的脸面。

    萧杰身上,fighting intent 爆发:“今日,我很难想出不杀你的理由。小子,告诉我,你是谁?我不想杀无名之辈。”

    韩非冷笑:“你杀的了吗?”

    说完,韩非身子completely motionless ,只是轻轻抬手,身后hundred thousand li 沧海浪潮,悬空而起,化而为剑,剑出,虚空破碎,血色凝结。

    萧杰试图抽取虚空法则,却骇然发现,Law Power 竟不受summon ,哪怕自movement method 则,都没这剑势给压住,根本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八荒令旗,神佑吾身。”

    “xiū xiū xiū ~”

    八面旗帜,横贯长空,企图挡住韩非这一剑。

    然而,这八面旗帜还没插下,一只魔手,从seabed 探出,上有Dao Mark 法则,漫天Void Path 纹,汇聚一掌,硬是将这八面令旗中的一面,给强行给镇压了。

    韩非声音悠悠:“tsk tsk ,还真有混沌Spirit Treasure ,可惜你也不会用啊!”

    萧杰神色大变,无奈之下,只能身着Top Grade Divine Item 套装,手中long spear ,刹那千击,试图击碎那剑潮。

    可这一刻他才骇然发现,自己之divine technique ,竟然根本无法撼动此人的Law Power 。

    “嘭~”

    “轰隆隆!”

    只见萧杰的silhouette ,被剑潮一冲,血肉粉碎,好在其眉心迸发的星珠一击,勉强抵挡。

    就在他以为必须要动用底牌的时候,豁然间,剑潮消散,化作普通海水。

    萧杰愕然间,只听韩非声音悠悠:“今日留你一命,只是不想给Phoenix Divine Race 惹麻烦。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吾名王寒……你大可在渡神古地,对我出手试试,我等你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