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of Fishing Chapter 2790

    第2790章 人设终究没能保住

    “两刀?”

    不少中海Divine Province 的powerhouse ,纷纷露出surprised look ,一位top powerhouse ,两刀败北,这简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有熟悉幻天宗的powerhouse ,一脸震惊:“幻天宗虽然门庭不大,但是收人却极为严格,even more how 是Sect Master direct disciple 。

    袁天幻曾出手困杀过不止一只灭世级不祥生灵,怎么会两招就败了?”

    有人唏嘘:“不是袁天幻弱,而是这王寒太强了。

    而且,他手里拿的是high grade 造spirit transformation 宝,此间能有几人有这个级别的造spirit transformation 宝?”

    有人感叹:“法体双杀固然terrifying ,但海界不是没有。

    但力破千阵,这是头一回见。

    under the same realm 的Formation Dao Grandmaster ,纵然施展的都不是大阵,又岂会轻易被破?

    恐怕,这王寒对Formation 一途,也有所涉猎。”

    next moment ,却见一个青年男子跨入擂场。

    “嗡~”

    当他跨入擂场的那一个,身上golden light 灿灿,一套golden armor 包裹全身,有至阳至强的璀璨rays of light ,自他体内爆发。

    只听此人shouted :“中海Divine Province ,Bright City ,陈天阳。

    既然你觉得很轻松,那便我来与你一战。”

    “好啊!”

    韩非咧开嘴角,扬了扬嘴,作出一个挑衅的动作。

    “呼啦~”

    这陈天阳双手一抬,一枚烈阳大星,出现在擂场之上。

    只见陈天阳一手托住烈阳大星,疯狂汲取其中能量。

    next moment ,只见他单手横推,口中厉喝:“烈Yang Fire 莲。”

    却见,整个擂场,温度骤然上升千万度,接着此间就被诡Arcane Fire 焰所覆盖。

    一朵火焰莲花绽放,莲花的Lotus Throne 位置在坍塌,有无穷吸力传来,整朵莲花,将整个擂场包裹,韩非自然是跑也没的跑。

    只是,没法跑,不代表韩非不能攻击。

    只见他隔空控刀,无穷Blade Intent 充斥其中,All Gods turn to Dusk 的力量加持,本我大道催动到极致。

    “杀!”

    一刀出,此间火浪都被刺破。

    然而,陈天阳却sneered :“fire sea 浪潮,卷起千重浪。”

    只见,此间除了正在闭合的莲花,此间fire sea ,犹如正常的沧海一样,火焰形成巨浪,一重接着一重,力量倾轧血天刃,试图卸掉血天刃的攻击。

    只是,陈天阳并不知道完全状态的韩非到底有多强,这千层浪还没拍完,就已经被彻底洞穿。

    陈天阳也没料到韩非只是Prestige of a Single Blade ,就可以这么强。

    不过,此刻他手拖烈阳,体内又无穷能量正待释放。

    只见掌心能量汇聚,无数道火墙接连出现,转眼变达数百道之多。

    “puff puff puff ~”

    可纵是如此,这些火墙犹如一张纸纤薄的纸,被接连洞穿。

    最后,this blade 刺在陈天阳掌心。

    后者掌心golden armor 最后喷播出堪比长生境星珠一击的力量,终于将韩非this blade 的威能,挡住了八分。

    “铛~”

    最终this blade 还是刺在了陈天阳的掌心,剩余的威能并未能刺穿陈天阳的手臂,不过这一击也将其击飞,撞在了擂场的边缘处。

    “cough cough !”

    陈天阳嘴角溢出一丝血渍,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韩非已经被Fire Lotus 吞噬。

    花瓣已经闭合,Fire Lotus 之内,每过一息,火焰威能便会加强一分。

    十余息后,其中威能可焚烧Great Emperor 。

    但陈天阳并未放松警惕,这依旧在往莲花内初入能量。

    可next moment ,火焰莲花之中,韩非的声音嗡嗡响起:“你难道不知道,我也玩火的吗?”

    只见,火焰莲花正在迅速枯萎,那无穷火能,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消失。

    甚至,陈Heavenly Yang Hands 中烈阳,都不需要他的指引,无穷能量就被莲花吸去。

    场外,气氛紧张。

    “嘭~”

    只见,Fire Lotus 终于完全枯萎,韩非置身于火焰之中,淡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Bright City 是吗?

    这里唯独你最弱,也敢往外跳。”

    “puchi ~”

    “轰隆隆~”

    只见,那被陈天阳击飞的血天刃,瞬间穿破了陈Heavenly Yang Hands 中托举的烈阳,直接引起了星爆。

    擂场之上,所有花草树木,尽数化作了虚无,恐怖的爆炸威能,虽然威胁不到长生境powerhouse 。

    然而,陈天阳的火焰威能失去效用,都来不及换用他法,韩非便已经出现在他身前。

    “一拳~”

    “砰~”

    陈天阳宛若星辰般横飞,一身骸骨尽数粉碎,身体间破了个大洞,Divine Soul 仿佛遭受重锤,直接被砸到连East, South, West, North 都不知道在哪里了。

    云朵连忙出手,单手唤出一片藤草,护住陈天阳。

    挡下了韩非拳芒余威。

    只听她道:“此战,王寒胜。”

    韩非轻笑一声:“如果都是这个货色,我劝你们别来了,我怕我真的会打死你们。”

    “嚣张至极。”

    “狂妄。”

    “有种你连打九个试试。”

    有人无语:“这陈天阳也真是的,还是他们Bright City 那一套,这玩意对付不祥生灵是厉害。

    但是王寒这种变态,如此分散式的攻击方式,能赢就怪了。”

    “Extreme Dao Body Refinement ,法体双杀,真的完全能将Divine Soul Power 融入体魄么?”

    姜布衣端坐銮驾之中,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神色平静,无喜无悲。

    “下一个。”

    韩非依旧没有休息的意思,至少,暂时还没有遇到让他休息的人。

    而围观的很多人,甚至包括十大擂主中的其他人,此刻心中都已经无法来判断韩非的实力了。

    明明只是长生境中期,但是他打出来的一击,都堪比长生境Peak ,甚至隐隐有breakthrough Great Emperor Realm 的感觉。

    Ancient Monster Clan powerhouse ,一只孔雀登场,速度绝伦,sword technique 无双。

    众人本以为这会是一场刀剑之争,结果,韩非竟再度化身速度powerhouse ,forcibly 拔光了孔雀翎羽。

    “puchi ~”

    韩非一刀斩下这孔雀脑袋,jié jié 一笑:“看样子应该是够做一把扇子了。”

    那在擂场中滚动的孔雀脑袋,正在愤怒大叫:“王寒,你敢羞辱我,此仇我Ancient Monster Clan 记下了。”

    “呵!败在我手上的人,不会再有挑战我的资格,你歇歇吧!Ancient Monster Clan 若都是你这货色,也没什么at worst 的。”

    “weng! ”

    却见韩非刀锋一转,这Ancient Monster Clan 孔雀的fleshy body ,被斩成了齑粉。

    “下一个。”

    有人微微摆手:“算了,我就不出战了,你们谁想上,就去吧!”

    这一刻,场外无数powerhouse 意识到了一点。

    Venerable Emperor Realm ,和其他任何一个realm ,似乎并无不同。

    场外数千Venerable Emperor Realm powerhouse ,集体陷入了沉默,他们每个人都可以说是历经千万磨难,才走到了今日。

    本以为,帝尊之后,大家实力纵有强弱之分,但也不至于出现如此巨大的,甚至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这特么哪里还是长生境?

    若就战斗而言,这让他们感觉到自己仿佛在和一位Great Emperor 战斗,根本毫无胜算。

    十大擂主中,有powerhouse slightly smiled :“虽然会败,但我想体验一下这种感觉。”

    五刀之后。

    此人拖着残破的身体,走出擂场,muttered :“真差劲的感觉,怕是得记一辈子,cough cough ……”

    凤羽身边,凤星流咂舌:“这家伙都已经这么强了吗?”

    凤羽slightly frowned ,没有说话。

    她感觉到Little Junior Brother 的风格似乎变了,虽然依旧没有展现出true strength ,但已经超出了当初和自己战斗时的力量。

    “不隐忍了,为什么?

    出意外了么?”

    而张玄玉见韩非在擂场上,连斩数人,脸色微微难看起来。

    刚才Spiritual God 之劫都用掉了,结果什么动静也没,难道是没有成功么?

    虽然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此刻的韩非突然崭露锋芒,绝对是有意为之。

    片刻后。

    十大擂主,只剩下两个人没有出战了,一个是神妖林的红檀四,一个是姜布衣。

    红檀四看了看那黄金銮驾,又看了看韩非:“罢了,必输的战斗,就不打了。”

    “什么,连红檀四都认输了?”

    “这,他可是曾和Great Emperor Realm powerhouse 交手都不落下风的人,为什么会认输?”

    神妖林那边,也有多位powerhouse ,纷纷sound transmission :“四爷,这王寒虽然厉害,但是也没表现可战Great Emperor 的实力吧?

    四爷,现在可就剩下三个人了。”

    “是啊!四爷,万一这就是那王寒的极限了呢?”

    红檀四微微撇嘴:“都给我滚蛋,看我被打你们很开心?

    这家伙根本没有用出true strength 。”

    “怎么会?”

    “这还叫没用出true strength ?”

    红檀四:“他现在施展的乱七八糟的大术,看似每一个都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课没有一个有他自己的味道。

    这只能说明,这些看似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失传了很久的上古Absolute Art ,对他来说,只是一门随手取用的大术而已,弃之也不可惜。

    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能逼他用出真实的battle strength ,我去逼?

    等把他真实battle strength 逼出来后,我怕他收不住。”

    红檀四摆了摆手:“可惜,我与Saintess 无缘,罢了罢了……你们俩争吧!”

    这一刻,也不需要云朵来主持赛场了,所有人都将目光looked towards 那黄金銮驾。

    姜布衣faintly smiled ,众人都没看见他怎么离开銮驾的,但他的silhouette 已经出现在擂场之上。

    姜布衣looked towards 韩非,sound transmission 道:“真不想和你交手,可是你拿走的已经很多了,总不能什么都是你的吧?”

    韩非嗤笑一声:“拿你家的了吗?

    还是我吃你家大米了?”

    姜布衣:“既然他们都没法逼你用出全力,没办法,只能我来了。

    顺便说一下,这一场,我可是不会让的。”

    韩非耸肩:“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ability 了。”

    姜布衣hands behind back ,面带微笑,”Shua” 得一下,一道sword shadow 现世,只是sword light 一照,白天仿佛变成黑夜。

    剑身上,似乎印刻着Sun, Moon and Stars ,映照在虚空之上,出现此等诡异现象。

    “铮~”

    韩非只觉得血天刃在疯狂震动,刀身铮鸣不断,他还从未见过血天刃这种状态,根本不需要他施展,就有浓烈fighting intent 笼罩此间。

    “Top Grade 造spirit transformation 宝?”

    韩非lightly snorted ,他感受到了。

    “去吧!”

    “嗡~”

    血天刃得了韩非的许可,终于按捺不住fighting intent ,冲天而起。

    他也曾登顶过Peak ,不过沉寂了太久而跌落了而已,此刻岂会被一柄剑压制。

    而姜布衣同样没有去控制他的那柄剑,于是乎,one blade one sword ,瞬间交击在一起。

    “clang clang clang ~”

    “ding ding ding~ ~”

    韩非和姜布衣都还未出手,这两件这武器就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不过转眼工夫。

    blade glow ,sword qi ,在擂场中纵横,杀的murky heavens dark earth 这。

    甚至,就连擂场外的禁制,都因为逸散的blade glow 和sword qi ,被斩的颤动不已。

    场外,观战者皆骇然。

    “什么情况,人都还没打,武器先打起来了?”

    “我就说,王寒用的这武器本身就不凡。

    不过话说这位是谁啊!姜布衣,从来没有听过。”

    “有人嗤笑,你不是来自中海Divine Province ,你当然不知道啊!不过也不怕告诉你,这也是一个Divine Race ,算是Super Influence 之一,不过向来比较低调。”

    有中海Divine Province 的true powerhouse ,听闻这些人的讨论之后,不禁暗中嗤笑。

    一个Divine Race ?

    就这么简单就把形容过去了?

    当真是无知啊!

    红檀四环抱着双手,坐在一株大树上,indifferently said :“看见没,这才叫giving tit for tat 。

    不客气地讲,仅仅是刀剑之威,就不是一般的长生境可以抵挡的。”

    场上。

    韩非:“还不出手,等什么呢?”

    姜布衣:“等你出手。”

    韩非:“你不是要逼出我的实力么?

    你不出手,怎么逼得出?”

    姜布衣:“办法,还是有的。”

    “嗡~”

    却见姜布衣身后,一尊恐怖的法相,拔地而起,这法相有三只眼睛,双手犹如烈火焚烧,身体宛若divine gold 奇石,脖子上挂着珠串,那珠串仿佛是one after another 的Sun, Moon and Stars 。

    韩非见状,微微眯眼,自己的法相不宜展露,否则被认出的概率极大。

    不得不说,这个姜布衣还是聪明的。

    他料定自己不会用出Heaven and Earth Dharma Idol ,所以他自己毫不避讳地用了出来。

    有人惊呼:“这是……这是上古传说中的说三目Giant Spirit God 法相,在法身榜排名第六,Heaven and Earth Dharma Idol 后,据说battle strength 在海界万族中的诸天法相中,可位列前五。

    这家伙竟然这么强?”

    韩非slightly frowned ,自己不是不可以打,但自己和姜布衣的气机在碰撞,两者暂时僵持不下,都在等待机会,酝酿杀术。

    韩非心头faintly sighed ,法相不能动用,那么自己身上似乎就没了应对这三眼法相的宝贝了。

    当然,办法也不是没有,但这属于底牌了,一旦用了,自己就equivalent to 又用出了一个底牌。

    但现在,自己不得不用。

    韩非轻蔑一笑:“吾,很强大的法相。

    但法相终归是法相……”

    “weng! ”

    只见,韩非周身,时光法则涌动,一块古老的兽骨自韩非体内飞出。

    时光法则交织,却见时间长河洞开,一只giant claw 从中探出。

    “吼~”

    angry roar ,震动Nine Heavens and Ten Earths 。

    跟着,众人便看见一个硕大头颅,从时间长河中探出,竟是一只Ancient Devil 熊。

    “ka ka ka ~”

    此熊出现的那一刻,封锁擂场的Formation ,都出现了裂痕。

    “咚~”

    帝威降临,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

    giant bear 踏出时光,一巴掌拍下,覆盖整个擂场,巨力引动Heaven and Earth ,煌煌帝威让围观者感觉到窒息。

    “这是,Immemorial 魔熊吗?”

    “不是,我曾在上古Secret Art 中见过,这不是ominous beast lineage ,这是万族之一,在Great Desolate Era 就已经灭绝的……战天熊族,对,就是战天熊族,因为是本体具现,并非人形态,所以才会这么大。”

    有Ancient Monster Clan powerhouse 惊呼,didn’t expect 而今还能见到Great Desolate Era 已经灭族的恐怖强族。

    可是,很多并不知道这魔熊来历的,却对韩非展现的力量颇为震惊。

    “时光六divine technique ,他施展的是时光六divine technique 之一的时光复活术。”

    “什么?

    王寒是时光神殿的人?”

    “怎么可能,时光神殿的人,怎么可能走Extreme Dao Body Refinement 流?”

    “难道是时光神殿的秘密杀器?”

    “疯了,这王寒竟然直接复活了一位Great Emperor ?

    艹,这还怎么打?

    云朵senior ,这不算作弊吗?”

    有人则无语:“你要有ability 这样作弊,你也上啊!”

    韩非唯一的一次,在人前施展时光六divine technique ,那还是在混沌废土和万鳞族帝尊交战之时。

    而当时在场的,或许会知道自己有这个底牌,但他们却没必要说出去。

    至少,没理由在中海Divine Province 那边乱说,所以韩非并不担心有人从时光复活术判断出自己就是Human Sovereign 韩非。

    当然了,其实他现在most important 的也根本不是保住自己王寒的身份。

    因为姜布衣知道自己的身份,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曝光自己。

    就算姜布衣现在忌惮,没有选择曝光。

    但一旦离开奇迹森林,以这位pretending to be a pig to eat tigers guy 的手段,绝对会曝光的。

    所以,韩非已经无所谓了。

    在时光复活术展现出来的这一刻,韩非就没有在止住自己的杀心。

    混沌Divine Race 是吧?

    出过Sovereign 是吧?

    搞得谁家好像没有Sovereign 一样。

    韩非sound transmission :“你以为我很在乎王寒这个身份?

    你揭露不揭露,对我来说……都一样。”

    “杀!”

    “嘭~”

    同是Great Emperor Realm powerhouse ,云朵是拦不住都这位古老的战天熊族powerhouse 的。

    这位,可是韩非从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拿出来的大骨。

    能被关进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岂会是一般powerhouse ?

    果然,云朵出手。

    结果这位战天熊族回头怒吼一声,滚滚音波,mountain cry out and sea howl 般喷向云朵,直接将她轰飞了出去。

    同时间,这位战天熊族的powerhouse 一巴掌拍下。

    “轰隆隆~”

    “ka ka ka ~”

    擂场外的Formation ,轰然破碎,那一刻,High Priest 瞬息而至,手掌撼地,无穷藤蔓升起,擂场中array 也重新运转这,这才挡住了这一击逸散的趋势。

    场外无数人,只觉得自己在Gates of Hell 过了一个来回。

    除了High Priest ,思红叶,裴白也随即赶至。

    两人怎么也didn’t expect ,这王寒竟然还有这等底牌,这还比什么武,招什么亲?

    “快退,连Great Emperor Realm 远古powerhouse 都复活出来,这特么哪里还是Martial Arts Groom Choosing Competition ?”

    “快快快,快走,稍有不慎,极可能陨落当场。”

    “老子可不想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的,不行,得回去告诉子孙后代,奇迹森林的Martial Arts Groom Choosing Competition ,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参与的了。”

    场中,威能释放,而韩非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见一团red light 笼罩姜布衣。

    却见,在这位战天熊族powerhouse 的giant palm 之下,在姜布衣身前,一道silhouette ,单手举起,竟然挡住了这恐怖一击。

    只听,姜布衣的声音,悠悠响起:“看来,你对我是真动了杀心。”

    韩非狞笑声传遍全场:“要不然呢,顺我者生,oppose me and perish 。

    你敢挡我,便是courting death 。”

    姜布衣轻轻一笑:“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那你先活过今日再说吧!”

    “bang! ”

    却见,姜布衣身体轰然爆碎,竟然消逝于此间。

    “External Body Incarnation ?

    Avatar ?”

    韩非slightly frowned ,闹半天这玩意竟然是个Avatar ?

    High Priest slightly frowned ,正要说话,却听思红叶忽然开口:“大胆王寒,身为荒Ancient God 族余孽,竟敢蒙骗奇迹森林,参加Martial Arts Groom Choosing Competition 。

    还妄图迎娶我族Saintess ,当真痴心妄想。”

    “嗡~”

    那一刻,此间豁然禁声。

    High Priest 不可思议地looked towards 思红叶,包括云朵,裴白也都纷纷looked towards 思红叶。

    而韩非,也转过头来,looked towards 思红叶。

    “自己被卖了?”

    在这种关口,不论说他是Human Sovereign 韩非,还是说他是荒Ancient God 族的Spiritual God 后裔,结果其实是一样的。

    说他是Human Sovereign 韩非,那外加诸多强,本来就是在等他,他必陷入众帝围杀。

    说他是荒Ancient God 族的Spiritual God 后裔,那些Great Emperor powerhouse 同样会动手,十万年前,荒Ancient God 族几乎覆灭,正是中海Divine Province 那些人的手段。

    十万年后,而今Western Wilderness 在此动荡,也是因为荒Ancient God 族。

    说自己是荒Ancient God 族,正好让那些Great Emperor 们看见希望。

    他们会以为,虽然没等到Human Sovereign ,但是却意外拿下一个荒Ancient God 族powerhouse ,借此挖出荒Ancient God 族,也是挺好。

    所以,不论这两个身份,有哪一个被爆出,结果都是一样的,群帝必现。

    只听High Priest 断喝一声:“思红叶,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思红叶目中cold light flashed ,事已至此,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

    只听他shouted :“High Priest ,我等都被this child 蒙骗。

    我刚寻回青术的一丝Remnant Soul ,他便是因为发现了这个秘密,才被这王寒灭口。

    this child ,定是荒Ancient God 族中的important figure ,想要借Saintess secret technique ,打Broken Bloodline 桎梏,成就Spiritual God 之位。”

    思红叶也不再顾忌,哪怕High Priest 他们都知道实情又如何?

    为了保住奇迹森林,他们只能由着自己说。

    不管自己编的谎话,有多么离谱,只要那些中海Divine Province 的Great Emperor 信了就行。

    这不,此间tone barely fell ,感知之中,八方虚空,皆有powerhouse 瞬息间smashing void 。

    High Priest 心头一沉,恨不得撕碎了思红叶。

    而思红叶回想起昨夜,姜布衣的话,心头微热。

    “红Great Emperor Ye ,叶青蝉已死,这场争锋终究是你输了,云朵赢了。

    叶蝉衣日后纵然成就3rd-layer Divine Spark ,也和你没有任何瓜葛。

    不如我们交易一场……事成之后,我许你,一枚Divine Spark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