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of Fishing Chapter 2873

    韩非和西门凌兰在先知居所待了三年,先知自是早已通知了苍天和靑茗,并让他们严格封锁了韩非的消息。

    此刻,先知唤两人到来,以Primordial Chaos Purple Qi 布下Formation ,直接说明了韩非二人的来历,并交代了让韩非寄生的事情。

    苍天还没说话,靑茗却是神色大变:“我不同意。先知大人,苍天乃是Human Race 之皇,岂可做他人嫁衣?”

    这回,只听苍天laughed :“无妨,本皇自会在Soul Sea 中分割出一部分空间来,Junior Brother 的这部分Divine Soul 只能旁观到寄生期间的记忆,对于本皇的Divine Soul ,他是观测不到的。”

    韩非不禁赞叹,果然是初代Human Sovereign ,这份胸襟自是值得肯定的。

    靑茗则沉着脸道:“但这样极可能会影响你的气运?”

    苍天嗤笑一声:“本皇,便是Human Race 气运之龙。若连这trifling 风险都不敢耽搁,何以踏破Supreme 路?”

    韩非则slightly smiled :“Senior Brother 竟一点都不意外我的真实身份。”

    苍天嘴角勾起,露出自信的笑容:“自与Junior Brother 一战之后,我许你人王位,你却拒之的时候,为兄便知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了。要不然,何以会有一位走时光大道的超Divine Level powerhouse 相伴?本想着日后,有的是时间和Junior Brother 交流,未曾料,Junior Brother 在这个时代停留的时间,会如此短暂,着实是可惜了。”

    韩非微微拱手:“Senior Brother 大义,不愧苍天之名。”

    苍天嗤笑:“彼此彼此,你不还是连苍天都没放在眼里么。对了,Junior Brother 可知为兄后路?”

    韩非said with a smile :“Senior Brother 不怕这个问题,会影响Senior Brother 心境吗?”

    “hahaha !这算什么,这点事看不透,为兄何以为Human Sovereign ?无论生死,我皆可坦然接受。”

    然而,韩非却微微摇头:“实话是,不知道。Era of Primordial Chaos 的事,别说我们那个时代了,便是在Great Desolate Era ,流传也不多。Senior Brother 将来何去何从,我当真不知。当然了,我也可以去看看。”

    苍天摇头:“不麻烦了,不知道就算了,也不算什么major event 。来吧!”

    next moment ,只见韩非体内,走出一Dao Soul 影,韩非一刀斩过,断Divine Sense ,灭Spiritual Consciousness 。

    苍天张口一吸,直接吞掉了这部分魂体。

    两个人行事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随即,却听苍天said with a smile :“弟妹可要一起?本皇给你留个位置。”

    西门凌兰摇头:“many thanks ,王寒一人知晓便可。他知晓了,我便知晓了。”

    苍天见此,自然不会跟西门凌兰客气,而是looked towards 韩非:“Junior Brother 这就走了?”

    韩非:“或许会停留一段时间,但会混沌迷雾之中,It shouldn’t be 再回来了。”

    “可惜,那便来日再见。希望再见之时,Junior Brother 能够悟得无敌路second realm ,届时你我再战一场。”

    “定不负Senior Brother 所望。”

    说完,韩非looked towards 先知,拱手道:“前辈,Junior 先行告辞。”

    先知只是slightly smiled ,nodded ,并未再多言。

    ……

    片刻后,韩非和西门凌兰离开海界。

    先知住所,靑茗脸色难看:“先知大人,你们的决定我本无权插手。但是,这样是不是有些太过草率了?”

    先知slightly smiled :“靑茗啊!往后这段时间,何不观摩苍天气运?待你clear comprehension 之日,便是入Supreme 之时,且等等看吧!”

    靑茗一愣,沉默许久:“司命无Supreme 。”

    “谁知道呢?试试你又不吃亏。”

    先知slightly smiled ,只见他随beckoned ,在此间的一个书格中,一枚树形绝世道种,出现在手中。

    苍天呵了一声:“这位便宜Junior Brother ,倒是不贪。”

    先知drowsily 说道:“毕竟,人家也是Human Sovereign 。你们去吧!不出三百年了,妖植lineage 的人便会到来。来了嘛!就留下吧!”

    苍天said with a smile :“那是自然,他们是我征服之路的第一个。”

    ……

    星海之中。

    韩非长出了口气,牵着西门凌兰的手道:“在那位先知眼皮子底下,到底还是有点儿不舒服。这终究不是我的Human Race ,不自在,还是现在自在。”

    西门凌兰:“那些divine wood 书卷中,记载了无数的事情,却独独没有先知半人的详细记载。甚至他是如何诞生的都不知道。”

    韩非said with a smile :“无所谓了,想得人头疼。Human Race 的Supreme 太过稀罕,先知有意遮掩,我甚至猜测,他不在第一beneath the Supreme 。”

    “这么强?”

    西门凌兰有些诧异,因为那些divine wood 书卷中,第一Supreme 已经成为绝世Legendary ,几乎无可匹敌。若先知也是如此,岂不是说Human Race 一下子出现了两位制霸星海万族的超级powerhouse ?

    韩非:“猜的嘛,往大了猜呗!走吧,多想无益,我们时间有限,Era of Primordial Chaos 的机缘,不能白白浪费。而今这里半数星海都被混沌迷雾覆盖,补全根本innate talent 的差距,应是当务之急。”

    ……

    在Era of Primordial Chaos ,寻找混沌迷雾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大半个混沌海都被迷雾笼罩,可以说随便去哪儿都可以。

    只是,这个时代的人,去寻找混沌迷雾,多半是其中常有绝世Supreme Treasure ,造化Supreme Treasure ,各种Spirit Treasure ,神果,仙土,造化,气运。

    但韩非和西门凌兰,需要的只是混沌Source Power ,这个只需要慢慢地汲取便可。

    于是,在混沌海一片混沌迷雾中,有两只被混沌Source Power 包裹而成的大茧静立此间。

    在这此间方圆亿万里内,时光法则在流淌,笼罩此间。

    五百倍时光加速,是西门凌兰的极限。时光加速中,仅仅用了三千年,韩非的bottleneck 便松动了,很自然地松动,宛若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

    现实时间,两百年后。

    忽然,其中一只率先破茧。

    next moment ,韩非自茧中现身,而那破开的大茧,竟化作洪流,涌入了他的体内。

    beqege.cc

    近五百倍Time Acceleration 的情况下,其实韩非早在现实时间四十年左右,加速状态下两万年左右,就已经补全了根本innate talent 。

    而这种所谓的根本innate talent 补全,其实就是对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法则,Spiritual Qi ,Primal Chaos Qi 的敏感度。fleshy body 对这些力量的适应和运转,要比之前好了一些。

    就基础battle strength 而言,仅仅提升了40万而已。

    对韩非来说,这种提升已经非常大了,这意味着在pinnacle 的状态下,他可以达到1200万battle strength ,甚至要超过了苍天。

    当然了,超过的很少,而且苍天已经达到了无敌路second realm 无敌身的状态,所以,真的生死一战,自己也是赢不了,不过可能也输不掉,依旧是个birds of a feather 的局面。

    不过,韩非现在对此并未觉得有多么的惊喜,因为无论是Peak 800万battle strength ,还是Peak 1200万battle strength ,最多也只是镇海Spiritual God 的前中期battle strength ,对于海界的大势,并不影响。该打得过的人,都打得过,该打不过的人还是打不过。

    甚至,想要击杀一位镇海Spiritual God ,难度也是大如登天。

    当然,补全根本innate talent 的真正好处,应该会在breakthrough Supreme divine technique 后才会体现出来。

    自了解过Supreme 术之后,韩非便知道,真正能让自己拥有足以改变海界格局的力量,必然是breakthrough Supreme 术之后。

    一旦breakthrough ,不出意外,他将直接跨越Sovereign 境,毕竟Supreme 术本来就是Sovereign 境的cultivation 法。

    韩非破茧而出之后又三百年,西门凌兰的大茧同样破开。

    西门凌兰破茧而出后,便看见韩非正盘坐于自己不远处,似乎在给自己的身体烙印封印。

    “封印?你的力量要超出身体的承载了吗?”

    西门凌兰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她在先知那边也几乎扫遍了所有的书卷,自然知道Supreme divine technique 的terrifying 。如果不能压制,没有breakthrough 的源头,随着时间的推移,是会爆体而亡的。

    韩非said with a smile :“无妨,War God 扛了百万年都没死,我自然也无碍。而且,此番补全根本innate talent ,我也算是实力暴涨,承载上限大大提quite high 。你呢,补全了?”

    西门凌兰则nodded :“嗯,你知道的,我自小innate talent 和根基就不是很好,纵然进入时光神殿,也只是所悟之道的强大,所以显得我厉害了些。但其实根本innate talent 差了不少。混沌Source Power 不仅在改造我的根本innate talent ,还在改造我的bloodline 。所以,提升相对滞缓了一些。若没有Time Acceleration ,这个时间可能漫长到近30万年。”

    “无妨,谁让你现在是时光神殿的Heaven’s Chosen Child 呢。那你的battle strength 提升了多少?”

    西门凌兰稍微沉吟了一下:“800多万,近900万。不过我能够感觉到,根本innate talent 补全之后,bloodline 改造也停止了。所以,往后这种seize every opportunity 的提升,恐怕是没有机会了。”

    韩非不禁said with a smile :“已经够厉害了,你见过谁刚踏入镇海Spiritual God 级,就能拥有1800万battle strength 了?不过生在Era of Primordial Chaos ,的确具有一些Innate 性的优势,Human Race 那些弑Divine Level 都厉害得不得了,想来也是补全根本innate talent 后的结果。这意味着同境之下,Era of Primordial Chaos 的powerhouse ,要远超后世那些时代的powerhouse 。”

    西门凌兰重重nodded ,这种提升,的确让她感觉到unimaginable 。不仅修补了她innate talent 上的缺漏,更是弥补了bloodline 层次上的不足。trifling 五百年,实力暴涨近一倍,何其夸张?

    只是,一想到后世的局面,西门凌兰眉头又微微皱起:“可惜还不够,这并不足以与不祥争锋。”

    “不是还有我呢嘛!”

    而今,Supreme divine technique 的breakthrough ,他至少已经有了方向,有现成的例子摆在面前,这必将让自己受益匪浅。

    只听西门凌兰道:“时间紧迫,我们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还是陪你先领悟无敌路吧!这要比汲取混沌本源困难多了。”

    “好!”

    ……

    无敌路First Layer ,韩非显然已经完成。在Great Emperor Realm ,便是初代Human Sovereign 都无法将其击败,更遑论后世海界的same realm powerhouse 了。

    而second realm ,以无敌意志,借world’s potential ,领悟”Force” 的realm 。以达敌人打不到,伤不到的状态。

    西门凌兰吸取混沌本源的这段时间,韩非也多次使用出借命大道来,然而,短短3 breaths time ,实在难以让他领悟其中所谓的”Force” 。

    不过,先知那里的记载,明确了”Force” 的领悟方法,便是观Heaven and Earth 悠悠,悟world’s potential 。说明,想悟得Heaven and Earth 之势,须得观摩Heaven and Earth 本身。

    苍天既然能够领悟,韩非自认应该也能。只听他道:“凌兰,混沌生万族,我们不妨在这漫漫星海,遨游一番如何?”

    “好啊,如果有一艘船,就更好了。”

    西门凌兰浅浅一笑,她喜欢这种流浪的感觉。

    “hahaha !那便造艘船。”

    ……

    时光易逝,五百年悠悠而过,一艘black 大船,在这茫茫星海中静默航行。

    这个时代,并没有因为韩非他们的出现而发生怎样的改变。

    但韩非倒也不是一无所知,大概在三百年前,发生了一件震动星海的事情。Human Race 与妖植lineage 发生大战,震动星海万族。

    事后十年,妖植lineage 宣布搬迁混沌浩土。而as everyone knows ,那是Human Race 的地盘,妖植lineage 此举,基本上就代表着甘居Human Race 之下了。说不好听点,就是奉Human Race 为主了。

    大战之时,韩非没去。不过事后,韩非曾去过那片战场,追朔时光,看见了一些昔日征战的画面。那一战中,Supreme Realm powerhouse 并未出手。还是以苍天为主,打了一场Divine Physique 三境之战。

    那一战中,妖植lineage 陨落的镇海Spiritual God 级powerhouse ,多达四人。弑Divine Level powerhouse 超过了30位。

    而Human Race ,镇海Spiritual God 级倒是一个都没陨落。但是,昔日韩非曾出手救下的那几个弑Divine Level powerhouse 中,一共七人,陨落了六个,只有那个掌握Life Law 的Goddess 并未陨落,其他几个全都陨落了。

    看见这一幕,韩非也只能感叹,他其实改变不了这个时代。

    往后这几百年,星海中征战不断,但韩非就没再去关注了,因为自己该看见,该了解的事情,在将来再见苍天之时,自会知晓。

    茫茫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韩非和西们凌兰成为此间纯粹的看客,两人共览Star River 。

    这世间,也多了一个传闻。说是在茫茫混沌星海,有一艘孤船,总是在迷雾中航行,mysterious 非凡。

    这一日,孤舟划破了星空的静谧,出现在混沌浩土并不是太遥远的地方。

    甲板之上,韩非终究是faintly sighed :“我们在这个时代待了一千年了,或许是我太心急了,企图以trifling 五百年,纵观Heaven and Earth ,终究还是不太现实,得换一种方式才行。走吧!该离去了。”

    西门凌兰自韩非身后轻轻环抱:“我将来一定会无比怀恋这段岁月,虽然短暂,却无比美好。没有纷争,没有战乱,没有阴谋与plot against ,可惜了……”

    韩非浅浅一笑:“所以,我们得赢。只有击败不祥,才能有无限的美好。”

    “shua 刷~”

    时光长河破开,此船,此人,消失无踪。

    两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唯有一人间老者,抚着苍白的胡须,面带笑意,looked towards 那静谧的深空。

    重回时间长河,航海myriad forms 仪,Monster Refining Pot ,隐Divine Seal ,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韩非感受到一切都归来了。

    不过这早在预料之中,韩非并不惊讶。

    此刻,两人顺流而下,但下的速度并不快。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韩非就已经想好了,给自己五百年观Heaven and Earth 悟道,五百年未成,则即刻放弃。因为,在时间长河之中,依旧可以看清这时代的变迁。

    果然,若置身于时间长河,再看海界,便会发现,混沌浩土上的迷雾,在快速地消散,这混沌浩土上的一切,都在变幻。

    从巍峨的ten thousand zhang 雪峰,到陡峭的怒海悬崖。

    从血腥的战争,到寂静的坟墓。

    从青翠的广袤林地,到战火焚烧的大地裂沟。

    从欢庆的祭祀舞蹈,到沉重的丧钟悲鸣。

    战争,暴乱,山崩,覆海,Heaven and Earth 易色,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群山葬海……在时间长河的流淌中,韩非可见Human Race 之兴盛。

    时间长河方一日,混沌之中已万年。韩非与西门凌兰一日间跨越两千七百万年的时候,6 meridians ,统一了。

    此刻的混沌浩土,几乎被6 meridians 瓜分,除了先古死胎,每lineage 下,都统御上百上千万的种族。直至混沌浩土不堪重负,又有大量的种族搬离。

    当韩非看见6 meridians 盛会,万族汇聚人间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苍天要breakthrough 了。他也didn’t expect ,苍天的breakthrough ,足足用了两千七百余万年。

    六族归顺,四海归一。苍天问道,Supreme 路现。

    当韩非和西门凌兰再度斩破时间长坡,出现在这一时间段的Era of Primordial Chaos 时,苍天执手扣天,吞引神劫。无数种族,顶礼膜拜。

    韩非可以预料,这一刻,人间愿力,万族愿力,汇聚其身。韩非和西门凌兰,只觉所在星海,都被彻底掌控。

    他们两人当即意识到,苍天问道,此域所有生灵,都将acknowledge allegiance ,若他们不走,也须得acknowledge allegiance 。

    韩非当即隔空遥祝,微微拱手:“恭喜Senior Brother breakthrough 。”

    便在这问道之际,苍天侧过头来,looked towards 星海之中。先知,少司命也looked towards 星海。只有他们知道,是谁出现了。

    “shua 刷~”

    next moment ,韩非和西门凌兰,退出了这个时代,重新回到了时间长河。

    此刻,韩非还心有余季,这便是Supreme 术breakthrough 之威能吗?和青Senior Brother Long ,Fifth Senior Brother 乃至雷横Senior Brother 他们的breakthrough 完全不同。

    那是一种Sovereign 乾坤的力量,得亏自己走得及时,否则那方Heaven and Earth 必会全力抹杀自己和西门凌兰。

    西门凌兰:“我相信你也能breakthrough ,你会比他更强。”

    韩非laughed :“你还真看得起我。”

    西门凌兰嫣然一笑:“反正,我的Husband 不比任何人差。”

    两人继续顺着时间长河而下,因为他们可见之地有限,只有混沌浩土,所以在Era of Primordial Chaos 的星海中到底都发生了什么,韩非和西门凌兰也看不清。

    不过,在苍天踏足Supreme 之后,不足千万年,陆陆续续有无数powerhouse 奔赴星海。那一刻,韩非便知道不祥来了。

    韩非和西门凌兰,试图通过航海myriad forms 仪,寻找到不祥的所在。

    找是找到了,于星海中一处未知的长河堤岸处,韩非看见了不祥与苍天交战的场景。看见不祥的那一眼,韩非恍忽,以为自己看到了众生,似乎他可以是任何生灵,任何种族。

    是的,一人,如众生,但和Eldest Senior Brother 那种Painting of All Living Things 又有不同,不祥的Painting of All Living Things 太过狰狞。

    而即便是透过时间长河看过去,这一眼也被不祥给发现了,当即,一片不祥迷雾竟试图渗透进时间长河。

    不过,这片迷雾刚刚触及时间长河,便被苍天一手拍灭。

    而韩非和西门凌兰,不敢再看,立刻远遁。

    韩非:“那个应该就是不祥了吧?”

    西门凌兰也有些后怕地nodded :“应该没错了。”

    韩非心有余季道:“你看清他的样子了吗?”

    西门凌兰摇头:“看不清,我仿佛看到了一片大世,亿万众生。”

    韩非扯了扯嘴角:“我也是。”

    韩非根本unimaginable ,和这种敌人,到底该怎么战斗。他好歹也算是半个镇海Spiritual God 级的powerhouse 了,但是面对这种对手,仅仅对方的一招威能,自己都觉得无法匹敌。所以,能战不祥者,恐怕也唯有Sovereign 级powerhouse 了,而且是最强大的Sovereign 级才行。

    西门凌兰:“直接去到第一次不祥之战的落幕之战吧!”

    韩非郑重nodded :”en. ”

    随着航海myriad forms 仪一转,两人不再刻意放慢速度,而是全速在时间长河中顺流而下。

    数息之后,伴随着航海myriad forms 仪一动,西门凌兰随手一挥,希望之刃斩开时间长河,两人又一次进入Era of Primordial Chaos 之中。

    而this time 。

    进入此间,不代表他们可以去观摩这个纪元的powerhouse 与不祥的战斗。所以,韩非和西门凌兰,依旧出现在混沌浩土,也就是海界的附近。

    而当两人一出现,仅仅过了数息时间,便看见一个Transmission Passage 出现在两人面前。

    只听一个苍老而熟悉的声音响起:“两位,九千万年不见,I trust you have been well since we last met 。”

    “先知。”

    韩非和西门凌兰相视一眼,便再次出现在那座似乎刚刚离开不久的先知居所。

    而先知依旧是那副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profound mystery 的模样。

    韩非:“见过先知前辈。”

    先知则slightly smiled :“对你们来说,应该过去没多久吧?”

    韩非slightly nodded :“先知前辈可以预算到我们的到来?”

    只见先知微微摇头:“不,我一直在等你们出现。因为,你们的this time 出现,应该意味着不祥的平息。可惜……”

    “可惜什么?”

    就怕先知这种人物说话大喘气,特别是这种反转的语气。

    只听先知长叹一声:“可惜你们的出现的时间点,并不是很好。”

    韩非皱眉:“先知前辈,这时间可有什么不妥?”

    先知looked towards 韩非:“你是掌握了航海myriad forms 仪吧!所以能够精准地出现在这个时间。”

    韩非nodded ,这一点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也瞒不住。

    只见,先知缓缓起身:“可惜,这个时间点,苍天尚未能击败不祥。但这个时间点,却又是不祥的平息之日。所以……击败不祥便只剩下了唯一的一个办法了。”

    韩非眼皮一挑,先知的话,让他心头大为震动。因为从他话里的意思,好像不祥并非是苍天击败的一样。若是连走通了Supreme 路的苍天都无法击败不祥,那先知所谓的唯一的办法,会是什么?

    韩非facial expression grave :“什么办法?”

    “唉~”

    却见先知忽然said with a smile :“或许,这个办法,你也能用得到。所以,old man 便带你去见证一下,一个可以暂时平复不祥的办法。”

    韩非不由得心头一震,自己此行,不就是来寻求解决不祥的办法的吗。didn’t expect ,本以为自己只能在Era of Primordial Chaos 的记载中看见一丝半点的痕迹。未曾料,竟会是以这样的方式看见。

    next moment ,只见先知轻轻一挥手,无尽的迷雾瞬息而逝,刹那间,迟尺星海。先知,带着韩非和西门凌兰,竟直接出现在一处四处弥漫着不祥,破败不堪的星海疆域之中。

    此刻,此域之中,四十三位Supreme powerhouse ,以苍天为首,正在全力镇压并净化这横跨一片片Star River 的不祥生灵。

    “shua ~”

    先知带着韩非和西门凌兰出现,立刻就引起了所有Supreme Realm powerhouse 的注意。

    苍天当即低喝:“old man ,你……们怎么来了?”

    苍天的脸色极为难看,因为,他看见了韩非和西门凌兰。

    只听先知悠悠一叹:“天啊!时间终究是到了。”

    苍天顿时间eye socket cracked ,急切道:“old man ,你不要乱来。”

    只听先知长叹:“不是old man 乱来,而是今日在场的诸位,可能都要随old man 一起乱来了。天,你也不例外。”

    说完,先知便笑看着韩非道:“此为下下策,不得已而为之。但若实在没有办法,你可以一试。”

    “嗡~”

    只见,先知顿时化作一尊无比伟岸的身躯,他在疯狂得变大。

    “呼!”

    随着先知张嘴一吸,那很快一片Star River 的不祥,竟然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减少。

    在那不祥迷雾中,无数的种族,无数的脸,无数的声音,在嘶吼和呐喊。

    “你这是在自取灭亡,吾乃Unextinguishable Body ,纵你毁我此身,他日我亦会归来……你困不住我……”

    只听,先知声音隆隆:“他日便留待后人斩你。万族,总有人是不惧牺牲的。甚至,毁你此身,也不一定会牺牲。”

    韩非被震撼到了,他didn’t expect 先知说的方法,竟然是吞噬不祥。这特么怎么能叫方法?

    “等等,不是吞噬……是封印。”

    韩非看见,先知周身,亿万法则,形成无穷烙印,同样在被吸入体内。所以,先知是以自身为容器,在封印不祥。

    可是,这能封印不祥多久?

    西门凌兰:“你看。”

    却见。那四十余尊Supreme level powerhouse ,此刻也纷纷暴起。

    有人said with a smile :“终究是走到了this step 。”

    有人摇头:“罢了,这混沌星海,我等也看腻了。”

    有人甚至relaxed :“打这么久,我也是乏了,诸位不是一直想去那条路上看看吗?就算不能归来,又如何呢?”

    “hahaha !倒是好久没这么满怀期待了,这么多人一起,路上定是非常热闹。”

    “Buzz! Buzz! Buzz! ~”

    只见,这些Supreme ,一个个如同先知那般,竟全都以自身为容器,开始吞噬不祥。

    只听,不祥迷雾中,无数张脸在呐喊:“你们这群疯子,hahaha ……没有你们,这星海,迟早是吾囊中之物。”

    “聒噪~”

    只听苍天furiously shouted ,周身golden light 灿灿。只见他伸手在自己脑门上一拍,一片魂体,离体而出,直接飞向韩非。

    只听他道:“Junior Brother ,日后看你的了。”

    说完,苍天身体散作无边golden light ,覆盖半片Star River ,那无尽golden light ,竟一口气吞掉了近半的不祥之躯。

    “Human Sovereign ,岂能容你一人显威?”

    “Human Sovereign ,一人吃独食,你过分了。”

    “Human Sovereign ,属你胃口大是不是?”

    “一口吃那么多,小心撑着。”

    四十三位Supreme Realm ,加上一位先知,转眼间,便将那不祥之躯,瓜分了个干净,看得韩非和西门凌兰都傻眼了。

    “shua~ shua~ shua~ ~”

    只见,一位位Supreme ,消失在此间。先知抬手一卷,连带着韩非和西门凌兰,一同再度穿越无尽的迷雾。

    当韩非眼前再度亮起,只见,那是一片无边的堤坝,汹涌的潮汐,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眼前,是一片无边的海,上方被澹澹的迷雾笼罩,远空有神霞弥漫,仅仅是那么看去,仿佛便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summon 。

    “无归之路。”

    韩非悚然,当他意识到这里是哪里的时候,他立刻就知道先知所谓的最后的手段是什么了。

    这手段并非是以这些Supreme 的身体为容器,封印不祥。而是将不祥临时封印,带入这无归之路。

    一旦进入这无归之路,他们甚至可以随时释放不祥,一条连第一Supreme 都无法归来的路,这不祥焉能归来?

    先知looked towards 韩非:“不错,是这条路。你的出现,让我左证了这个方法的可行性。若不祥能归来,你便不会出现。你既能出现,说明他亦无法归来。这混沌星海虽大,但于Supreme ,已无大趣,踏上此路,未必是一件坏事。”

    韩非被震撼住,他subconsciously 道:“前辈and the others 入此路,星海怎么办?”

    先知slightly smiled :“between this Heaven and Earth ,从不缺乏powerhouse ,今日不会,今后亦不会。”

    说完,先知对着此间招呼了一声:“虚空吾徒。日后,你须镇守此间。”

    “是,teacher 。”

    韩非还没反应过来,只感受一片茫茫虚空,忽然间飘荡而至,似乎早就等在了这里。next moment ,那偌大虚空,竟化而为人。

    韩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因为,他的眼中,那现身的silhouette ,便如同星海般深邃,看不清样貌。

    “卧槽,Eldest Senior Brother ?”

    韩非subconsciously 迸出此言,听得那silhouette ,先知,苍天全都愣住。

    next moment 。

    却见苍天大笑:“hahaha !一语成谶,didn’t expect ,你竟然还真是我Junior Brother 。可惜,未能再与Junior Brother 一战,此为大憾。希望终有一日,能再与Junior Brother 一战。”

    韩非已经反应过来,高呼道:“Senior Brother ,我等你归来一战。”

    而先知此刻则looked towards 韩非,韩非也looked towards 先知,虽然震惊,但先知若是Void Temple 的teacher ,却也能欣然接受。只见韩非恭敬地gave a salute :“teacher 。”

    “hahaha ~hahaha ~”

    只听,先知大笑三声后,一指虚按,点在韩非眉心之上:“master and disciple 相会,焉能无礼?预知,All Heavens and Myriad Realms 。”

    韩非的脑海之中,轰然之间,竟一下子浮现亿万星辰,有初始之地,有未知之域,有混沌迷雾,有鸿蒙隐秘。

    那一刻,他仿佛化身亿万双眼睛,俯瞰Myriad Realms ,一幅幅画面,在脑海中飞速闪逝。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一片片Heaven and Earth ,从诞生至腐朽的变迁。

    这Myriad Realms Heaven and Earth ,组合在一起,产成一幅恢宏大世。

    韩非自己尚且不知,但西门凌兰却看得真切,韩非眉心,竟睁开第三只眼,周身golden light 灿灿,宛若Immortal God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之间,韩非的脑海之中,那无数画面,全部定格,消散。唯有一张画面浮现,那是一根神藤,在一片流淌的清泉中荡漾。而那清泉,竟全部由法则构成。

    “嗡~”

    韩非豁然睁眼,神情激荡。

    然而,眼前再无先知,苍天and the others 。唯有Eldest Senior Brother ,坐在堤坝岸边,正静静地看着自己。

    检测到你的最新阅读进度为“第2863章 帝雀的故事”

    是否同步到最新?关闭同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