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of Fishing Chapter 2875

    和神乐Senior Sister 聊完,韩非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神乐Senior Sister 说的杀入不祥,这必然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能够封锁第一战场,将她和时光之主都在其中的攻势,怎么可能只凭她一人就能杀穿?

    而且,第一战场还不止神乐Senior Sister ,Fifth Senior Brother 、月灵珂、暗影Senior Sister 、六神Senior Brother 、雷横几人可全都是镇海Spiritual God 级。

    以往,一个镇海Spiritual God 足以镇压多方战场,纵然那第一战场,似乎也只是镇海Spiritual God ,便足以坐镇。

    可现在,可以说整个海界所有的镇海Spiritual God 级powerhouse ,全都去了,这样也都只能坚守千儿八百年的,只能说形势已经严峻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

    西门凌兰和裘万仞见韩非脸色难看,不禁追问:“怎么样?”

    韩非said solemnly :“八百年,第一战场只能镇守八百年。”

    “八百年?”

    裘万仞震惊道:“你不是说还有万年时间吗?这才多久,才过去两千年不到,就已经到这地步了。那岂不是最多三千年,海界就没了?”

    西门凌兰:“三神Temple Lord ,都是能抵挡不祥的存在,怎么也不至于只能抵挡三千年吧?”

    韩非:“时光之主就在第一战场,那里,疑似出现了第二尊超越Sovereign 的不祥。”

    “嘶~”

    裘万仞和西门凌兰都被镇住,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两尊超越Sovereign 级的存在,这让他们一时间也有些无措和茫然,有点发懵。

    韩非:“还不一定,说不定还有办法。”

    裘万仞:“两个超越Sovereign 级,你能有什么办法?”

    韩非:“疑似,不能确定。”

    裘万仞不禁吹起了胡子:“能将那时光Palace Lord 都困在战局中的敌人,就算没有超越Sovereign ,那也至少是和那三神Palace Lord 一个级别的存在。想要改写战局,至少也得是Sovereign 级层次吧?现在哪来的Sovereign ?”

    韩非心中也是一阵苦涩,何止是需要Sovereign ?Death God 不能轻动,否则被不祥偷了家,就算前线顶住了,家没了,那也白搭。

    神乐Senior Sister 没有提到Dragon Clan ,但青Senior Brother Long 就算苏醒了,能这么快breakthrough Sovereign 级吗?若是不能,加上当代龙神,恐怕也改变不了当下局面。

    而且,敌人不只是不祥。一旦星海溃败,万族蒙难,永恒族不跟不祥一起对付万族,都谢天谢地了。

    毕竟,对永恒族来说,他们是不怕不祥的,目前也没有不祥侵入Soul Sea 的先例。而且,如果万族灭,那诸天万族气运,可能都会流入永恒族,毕竟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可能就只剩下他们那lineage 了。以永恒族一贯的作风,他们恐怕巴不得万族覆灭吧?

    韩非沉思片刻,他现在有几种设想:“其一,自然是自己breakthrough Supreme 术,Supreme 术一破,自己定入Sovereign 之境。不敢说一定能靠自己strength of oneself 改写局面,但是至少有这个可能。苍天一口吞掉了半个不祥之躯的场面他是见过的,苍天能,他自然也能。”

    “其二,凑齐Monster Refining Pot 十藤,历经亿万岁月,第十藤总该成熟了吧?既然Monster Refining Pot 被视作镇压不祥的宝贝,想来其对付不祥的效果,肯定不会比一尊Sovereign 来得差。”

    “其三,击杀一位Sovereign 级powerhouse ,放出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Fourth Layer 那位,或可解燃眉之急。”

    而最好的办法的,自然是first 方法,自己breakthrough Supreme 术。如此再斩永恒族Sovereign ,就算宰不掉,他自信也能拿回Monster Refining Pot 小藤。

    略作思考,韩非便有了决定,这三种方法,都得试。

    留着永恒族,终究是一个大雷,随时都可能会爆。而且,不论是为了Monster Refining Pot 小藤,or for 了放出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里那位,永恒族都得打,而且必须赢。

    只是,怎么打是个问题。人家可是有Sovereign 的,而且不见得就只有一位Sovereign 。所以,当真要打,也impossible 仅靠自己strength of oneself 。

    不过,老韩和老娘两人可能是整个星海对永恒族最了解的人了,这事儿,回头还是得找他们合计一下。

    ……

    裘万仞和西门凌兰没有说话,他们在等,当下,以他们的力量是不足以改写大势的。但韩非可以,Human Race 崛起,韩非应运而生,气运鼎盛,如果说在诸强都陷入苦战的情况下,还有人能改下当下格局,此人一定是韩非,这也正是无数人的希望。

    忽然,只听韩非开口:“前辈,神藤而今如何?”

    裘万仞愣了一下,随即道:“没有任何变化。”

    只听韩非道:“我要去看看。”

    韩非自知,如果想要breakthrough Supreme 术,鸿蒙紫门算是一大助力。

    寄生苍天期间,他知晓是先知将鸿蒙紫门给了苍天,而鸿蒙紫门中,除了有海量的Primordial Chaos Purple Qi ,可用于cultivation 之外。主要作用是汇聚6 meridians 气运,为苍天breakthrough 时提供气运加持,强化他天下共主的气运。

    之所以鸿蒙紫门可以汇聚6 meridians 气运,这又要说到Samsara Road 了。陨者残魂进入Samsara Road ,碧jade stone 桥,吸收的是陨者的法则。而鸿蒙紫门,吸收的则是陨者的气运。所以,纵然Samsara Road 被封闭,但鸿蒙紫门被单拿出来,也是可以慢慢汇聚6 meridians 气运的。

    当然,凡事有利有弊,长久的气运汲取,也导致了6 meridians 的后续诞生者,逐渐变得羸弱起来,再也不复Era of Primordial Chaos 初始之时,随便拎个人出来,都是bloodline 纯正,潜力惊人的奇景。

    所以,六扇洪门紫门,显然对应着的就是6 meridians 。出现在混沌Divine Race 的原因,韩非现在也多半能猜到一个大概,是为了供养神藤,对神藤进行催熟。

    当初的苍天就equivalent to 此时的神藤,被6 meridians 气运供养,完全地成就他6 meridians 共主的地位。

    当然,被气运供养不仅仅地位的改变。先古6 meridians 就是从神藤中诞生的,神果内的lifeform ,可谓夺天造化,一出生,就是顶级模板,否则混沌Divine Race 这些人也不会为了催熟神藤,不惜剥夺无数种族的气运。

    苍天breakthrough 之时的景象,韩非是了解的。在苍天breakthrough 的那瞬间,这一切的力量,助力他练就了Supreme 之骨,配合其镇压万族,Only I Am Supreme 的信念,才一步跨越了Spiritual God 、弑Divine Level 、镇海Spiritual God 三境。

    但是,韩非不是苍天。

    而今的6 meridians 气运,都被那神藤给吸走了,剩下的只剩下Primordial Chaos Purple Qi 了,韩非想用也没有,除非能直接吞了神藤。

    所以,韩非只能另寻他法。

    论气运,他不一定比得过苍天。

    论愿力汲取,他肯定比不过breakthrough Supreme 术时的苍天。

    但他也有苍天比不过的地方,那便是双spirit vein 。初始之脉,是对Life Law 的掌握,让他对战时几乎立于不败之地。永暗之脉,悟了死亡本质,可让他Eternal and Undying 。

    其他方面,他与苍天基本持平,不相上下。

    所以,苍天能破Supreme 术,自己应该也能,只是怎么破,还得琢磨一二。

    如果他能从中吸取神藤的气运,倒是可以大大地提升breakthrough 的把握。

    ……

    片刻后。

    韩非先到了奇兽之海,帝雀在看见韩非的时候,似乎有些幽怨。

    只听帝雀道:“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韩非:“好消息吧!今天听到的坏消息实在太坏了。”

    帝雀歪着脑袋:“好消息是,Divine Beast lineage 归服了,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知道末日将来,归服我与等死,他们还是自然是选择了归服。”

    韩非扫了眼奇兽之海:“坏消息是,Divine Beast 和凶兽的powerhouse ,都被调走了,所以即便他们归服了也无用是吧?”

    “是的。”

    韩非沉默了熟悉后,顿时喊道:“老无。”

    “shua ~”

    无距之门眨眼间百年出现在韩非身侧,并急切地浮现出一句话:“你回来了?”

    韩非:“这不废话吗?我人都站在这儿了。你能不能送帝雀去第一战场?”

    “能。但是,现在不要去了。”

    “哦?为什么?”

    无距之门是最喜欢打不祥的,只要有人要打不祥,他保准给送你去,绝不耽搁。但是,这还是韩非第一次见无距之门拒绝送人去不祥战场。

    只见,无距之门上有文字浮现:“那边条件不允许大规模breakthrough ,否则必提前引发终极大战。你能不能在后方想想办法?”

    韩非:“我正在想呢,对了,Soul Sea 你能不能去?”

    “能!很久以前,我经常去bloodline 神树,但现在不敢去,去了可能就回不来了。”

    “好了,知道了,你去忙吧!这段时间我要去哪儿的话,你要帮我开门。”

    “随叫随到。”

    看着无距之门”Shua” 一下就跑了,韩非也是faintly sighed ,曾经高傲的无距之门啊!现在也是慌了神了。

    不过,这也正说明,第一战场那边,形势恐怕已经差到了极点。

    “八百年。”

    韩非叹了一声,留给自己的时间,当真是,短的有些离谱了啊!

    韩非只觉得压力巨大,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压力了。

    next moment ,韩非只感觉,一张清凉的手掌握住自己的手,韩非不禁侧头看去,却见西门凌兰正笑看着自己:“这终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这是整个星海万族的事。尽力而为便可,纵然事不可为,不管前路如何,我都会陪着你,不离不弃。”

    韩非自然知道西门凌兰是在安慰自己,却见他也一扫眉间烦恼:“你的确要陪我,你要陪我……Monarch Overlooking The Whole World 。”

    韩非looked towards 帝雀:“和Divine Beast 与凶兽打个招呼,走了。”

    ……

    混沌Divine Race 旧址。

    韩非来到神藤所在之地。

    这神藤距上一次,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只见,韩非thoughts move ,眉心第三只眼睁开,整个人身上golden light 灿灿:“凌兰,你让开。”

    虽说,裘万仞他们都有过警告,不能强行撼动神藤,但都到这个时候了,韩非哪里还顾忌那么多。

    万族都特么要没了,这货吞噬了无数气运不说,一点反应都没有,那要你有何用?

    只见,韩非手起刀落,镇海Spiritual God 级的力量,斩向这神藤,结果这恐怖的力量,在三丈之外,便被一层无形Formation 给挡住。

    

    霎时间,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反涌,立时moved towards 韩非倾轧而来,似乎对韩非擅动Heaven and Earth rare treasure 而感到愤怒。

    可韩非并未罢手,开口断喝:“Behead Immortal 刀。”

    Behead Immortal 刀的特性就是抽离一片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所以,韩非斩出此刀,便是struggle against the Heavens 力,誓要斩一斩那神藤。

    然而,next moment ,自神藤之后,韩非仿佛看见了无垠星空的illusory shadow 。

    “彭~”

    in a flash ,恐怖的能量瞬间碾压而至,直接碾碎了混沌Divine Race 的半座Heavenly Palace ,眨眼间将韩非轰飞出去亿万里远。

    “puff puff puff ~”

    韩非被轰飞到一半的时候,那种无敌状态,就完全被打破了。

    早在昔日无敌状态被镇海Spiritual God 打破的时候,韩非就知道无敌状态也并非真的无敌,他是有一个承受上限的。

    而今,自己以镇海Spiritual God 级的力量,施展无敌身,竟还是瞬间被碾压,那顷刻之间的爆发力,韩非严重怀疑有可能达到了Sovereign 级。而这,仅仅是反震之力而已。

    此刻,韩非浑身龟裂,drenched with blood 。生命divine splendor 环绕,迅速修补自身伤势。

    “shua 刷~”

    西门凌兰和裘万仞相继赶到。

    西门凌兰一脸紧张:“你没事吧?此法显然不行,不要再尝试了。”

    裘万仞刚一到来,看了看先Ancient God 藤,又看了看韩非,不禁无语:“你疯了,此物连接Heaven and Earth 虚无,受Heavenly Dao Law 庇护,你什么条件啊?还想给他斩掉不成?没给你当场震死就不错了。”

    “啐~”

    韩非吐了口唾沫:“试试而已。”

    裘万仞无语:“虽然现在形势严峻,但是你也不能trying to find anyone or anything in a crisis ,这种蠢事就不要再做了。”

    韩非悻悻然,只见他转眼间又来到那神藤前。this time ,自其眉心,直接伸出八根小藤来,只听韩非道:“给我吸……这6 meridians 气运给你,不如给我。”

    “休休休~”

    只见,八根小藤,齐齐扣在那神藤之上,当即,那神藤竟开始微微颤动,竟试图阻止Monster Refining Pot 。

    在两种藤蔓之间,有诡异的力量Heaven and Earth 能量在相互争锋,一下子便将那Immortal Palace 给彻底地碾碎了。

    还好,此间下界还有200亿Human Race ,是被单独封印起来的,否则,在这种能量冲击下,这些人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韩非,则是eyes shined :“有戏。”

    韩非能够感受到,有某种力量,在缓缓被引入自己体内。但这应该不是这气运,毕竟气运this thing 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但他猜测,被牵引而来的力量,或许有改造他的可能,就好像,当初的苍天,被鸿蒙紫门unnoticeable influence 地改造一样。

    只听韩非道:“凌兰,此间时光加速。”

    “好!”

    韩非想了一下,突然掏出一枚black 的珠子,随即捏碎,这是他和Demon God 之间的约定。若自己走通了神魔之体,会告诉Demon God 具体的走法。

    以Demon God 的comprehension ,应该不难。难的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形成双脉交错的黑洞。

    不过,不过怎么样,先把Demon God 叫回来再说,如果他没有去第一战场的话。

    虽然就算Demon God breakthrough 镇海Spiritual God ,也改变不了什么,但多一位镇海Spiritual God ,终究比没有的好。

    完了,只听韩非道:“裘老,您老继续镇守海界,该出关时我自会出关。”

    裘万仞:“好!反正拯救星海多半还是靠你,你自己斟酌便可。”

    韩非决定试试,如果此法可行,可以支撑他breakthrough Supreme 路,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至于Monster Refining Pot 的第十根小藤,韩非倒是不急。因为要就是全套的,如果自己必须要去拿那第十根小藤的时候,那自己必然也要去拿第九根小藤。而去拿第九跟小藤,开战是必然的。

    时间悠悠,转眼间三百年过去。在韩非闭关大概50年左右的时候,Demon God 归来了,他的确没有去第一战场,而是一直在混沌海徘回。

    作为堪比弑Divine Level 的powerhouse ,他当然知道混沌海出事了,所以这些年除了cultivation ,也在寻找一些能让自己breakthrough 的机缘。直到韩非summon 了他,他才匆匆赶回。

    不过韩非可没工夫陪他研究Divine Physique 合一之法,而是直接将方法告诉了他,让他自己想办法去了。

    这三百年,韩非能够感受到,有某种特别的力量,在渗透入自己的血肉,spirit vein ,skeleton ,Divine Soul ……虽然这种力量不能提升他的实力,但是却隐隐在提升什么。他知道,如果一直以Monster Refining Pot 这么吸下去,应该终有一天,是可以breakthrough Supreme 术的。

    但是,太慢了,这种隐晦的提升,实在太慢了。三百年时间,经过Time Acceleration 后多达15万年。可即便这么长时间,也并不能让他感受到那种将欲breakthrough 的感觉,反而是让他感觉到有种要沉淀自己的感觉。

    “嗡~”

    韩非当即选择收回了Monster Refining Pot 。

    西门凌兰一直陪同韩非在cultivation ,由裘万仞的神裔宝藏提供资源。毕竟,星海都快玩完了,那些资源,裘万仞也不再value one’s own old broom 。所以,相比于韩非,西门凌兰,倒是提升了不少。

    此刻,见韩非住手,西门凌兰也同时停下了cultivation ,连忙问道:“怎么样?可以breakthrough 了?”

    韩非脸色微沉:“不行!这种方法可以,但是太慢,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这三百年,耽误了。”

    “那怎么办?”

    韩非:“凌兰,我要进Samsara Road ,拿回Monster Refining Pot 第十根小藤。”

    西门凌兰有些意外:“Monster Refining Pot 有十根藤?”

    韩非:“此乃隐秘,鲜有人知。我也不知道拿回这第十根小藤有没有用,但事到如今,只能试试。”

    西门凌兰语气坚定:“我陪你一起去。”

    韩非:“不用,这条路我肯定能回得来,你依旧在此cultivation ,这个时候,每变强一份,便多一份力量。而且拿回小藤,只是赌一波运气。如果此法不行,我还有最后一赌,所以this time ,你且在此cultivation 。”

    然而,西门凌兰却摇头道:“星海诸强,不缺我这一点battle strength 。就算继续修满五百年又如何?我impossible 凭此五百年提升到Sovereign 境,于大势无补。如果星海万族只剩下这么点时间的话,我更不想离开你。”

    韩非见西门凌兰神色坚定,也知道她的执拗,心中不禁一暖:“好,那就一起去。”

    “嗡~”

    碧jade stone 桥浮现,韩非牵起西门凌兰的手道:“走!”

    待两人来到桥上,西门凌兰只觉眼前画面一变,十万长队,亿万生灵,无数种族,正在过桥。在桥下,道路两边,业火焚烧,无数的惨叫声传来,那是正在被业火净化的残魂。

    “这,便是Samsara Road ?”

    西门凌兰心中震撼,实在是,没有见过如此多的亡者。行进的队伍中,尽是失了神智的残魂,麻木的前行,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西门凌兰:“原来,人死后,会是这样的场景。”

    韩非slightly smiled :“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这是teacher 不知以何等手段,为万族创造的火种延续之法。走吧,自现在开始,不要松开的我的手。来,跟我跳下河来。”

    “pu 通~”

    两人落在那法则汇聚的河流之中,西门凌兰明显感受到自己的生命长河动荡,不过韩非一直护持自己的生命长河,她不禁嘴角微微勾起,这种被保护的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了。

    韩非牵着西门凌兰,逆行而上。

    以前,韩非没试过,也没空去试。此刻真的来试了,才发现这条法则之河一行,竟然也是十分困难,让韩非有一种身处永暗之河的感觉,甚至比永暗之河行进得更加缓慢。

    如果不运转本我大道,韩非行进速度,一息间大概能行百里。若运转本我达到后,一息间,能行万里。

    因为,他不只是逆行这么简单,他是要与诸天法则相抗衡。虽然这种法则不会伤害他,但法则冲刷之力很强,在无时无刻地打磨他。

    韩非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因为他发现,这种法则的打磨,可以加深和强化他对法则的掌握。

    只是,这个时候让他发现这个惊喜,着实有点儿太晚了。

    韩非也不禁感叹,自己打小守着这宝山,竟不自知,要不然自己的成长速度,倒是可以更快一些。

    西门凌兰再次被震撼:“如此澎湃的Law Power ,叠法岂不就是数年时间而已?”

    韩非said with a smile :“可不是嘛!我叠法十万,耗时三年。”

    西门凌兰不禁有些幽怨地looked towards 韩非:“我用了七万余年。”

    “hahaha !没事没事,时间在我们面前,早已经不值钱了。打赢了不祥,想有多少时间,就有多少时间。”

    两人牵手而行,偶尔还能谈及趣事,说说情话,但从未停止过前行。

    这一走,便是180余年。

    有数次,韩非都想放弃了,因为他终究不是镇海Spiritual God ,所以不能时时刻刻都以镇海Spiritual God 的力量去走这条路。

    西门凌兰虽然是镇海Spiritual God ,但是这条河对她有所限制,她一旦动用强大的力量,便会出现法则流失的情况。

    所以,只能韩非带着她走,而她不能带着韩非走。

    不是韩非现在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上,而是真的到了他们this realm ,所追求的东西,太过mysterious ,太过强大,乃是这世间最大的一些隐秘。所以在接触这些事物的时候,根本快不起来。

    就好像,长生境若没有特殊的办法,按部就班地叠法的话,谁不需要数十万年才能完成叠法?除了韩非有Samsara Road ,可以用三年走完别人数十万年的路,其他人都是那么过来的。

    所以,韩非给自己定下的时间极限,是200年。若是200年还找不到第十根神藤,就只能放弃了。他没办法在这里浪费掉所有时间。

    幸好,在180年后,韩非和西门凌兰,终于看见了这法则之河的尽头。

    他们看见那根在清泉中飘荡的小藤,除了小藤外,他们还看见了一片弥漫着灰black 迷雾的虚无。那一片虚无,似乎没有尽头。而这法则之河,便是从那片虚无中流淌出来。

    “这便是,混沌之源?是法则诞生之地?”

    在先知的书卷记载中,有过极为简短的关于混沌之源的描述。上面说,混沌之源,乃是最为primordial 的混沌,是星海诞生的源头,是星海万族的力量之源,是这片星海长存的根本。apart from this ,一概没说。

    不过,韩非现在倒也没工夫关注这混沌之源,他在意的是第十根小藤。

    显然,自Era of Primordial Chaos 到现在,都没人能带走这根小藤。

    姜太初知道它的存在吗?应该是知道的,毕竟昔日熔岩Giant Race 的那位先古Human Race 都知道,姜太初没理由不知道。

    但是,姜太初并不一定知道这根小藤被藏在了这里。而自姜太初之后,Samsara Road 就消失了,所以就更没人知道它在这儿了。

    韩非见到这小藤,当即大喜,甚至心生感激,可算是找到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