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of Fishing Chapter 2878

    “韩非小儿,尔敢在我永恒族肆意屠戮,今日even if it is void 亲至,也救不了你。”

    开口的,是那与韩非有过一面之缘的天魂Sovereign ,也是永恒族的代表人物,此人两滴血就想窥视Samsara Road 。在Dragon Clan 战场

    ,也是此人差点坏事。

    “韩非小儿,交出无魂之体和你所盗bloodline ,留下Monster Refining Pot ,吾或可留你一命。”

    “白痴!”

    却听韩非嗤笑一声:“有些话你自己都不信,还非要说出来,我怀疑你在侮辱我的智商。要东西肯定是没有的,而

    且我明确地告诉你,这只是我的一道Avatar 而已。”

    “impudent 。”

    这位Sovereign ,几欲出手,不过被天魂Sovereign 挡住。

    只听天魂Sovereign 道:“既是一道Avatar ,怎么,你是来炫耀你的战绩的不成?”

    “吸溜!啊~”

    韩非喝了一口果汁,drowsily 说道:“炫耀?不过是斩了两个镇海Spiritual God ,20个弑Divine Level ,23个Spiritual God ,这有什么好值得

    炫耀的?真要炫耀,我也得斩一个Sovereign 才行啊!你说是不是?”

    天魂Sovereign coldly snorted :“如果你没什么想说的,那我便灭了你这具Avatar 。你既肆无忌惮杀入永恒族,本座屠你Human Race ,

    不过分吧?”

    韩非said with a smile :“当然,一点都不过分,前提你屠得掉。”

    天魂Sovereign 冷笑:“就凭一个Death God ,你觉得他护得住吗?”

    韩非嗤笑:“你这话有ability 到他面前去说……好了,我也懒得跟你们废话了,近日来,一是对上次神裔之战的告诫,

    另一件事,自然是跟你们要Monster Refining Pot 小藤。你若还了,我立马就走。”

    “hahaha ~”

    天魂Sovereign 仿佛听到了甚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大笑了几声,随即眼神冰冷地looked towards 韩非:“我看你是见海界蒙难,失了

    心智。你要神藤?你拿什么要,而今的海界,要powerhouse 没有powerhouse ,你有什么资格来要?”

    韩非环视了一圈,

    扫了眼那一圈目欲喷火,恨不得撕碎了他的镇海Spiritual God ,slightly smiled :“拿你永恒族千亿人的性命来

    换,你看够不够?”

    天魂Sovereign 已经没了耐心,声音ice-cold saying :“如果你下一句,还跟我扯东扯西,就别怪我现在就宰了你。”

    只见,韩非的钓竿,此刻剧烈地抖动了起来。只见他咧嘴一笑:“你看,鱼儿上钩了。”

    韩非开始拉起钓竿,似乎颇为费力,但天魂Sovereign 他们并未阻拦。永恒族也有永恒族的自信,他们知道韩非能垂钓出

    一些不凡的东西来。但是,他们也自信,今日韩非钓出来什么,他们都压得下。

    甚至,他们都有些期待,韩非钓出来的底牌。

    只见一片森森的black 迷雾,自时光长河中被垂钓而来。天魂Sovereign 他们即便可以看穿时间长河,但也只能看见那一片

    黑雾,却看不清黑雾里到底是什么。

    “死气?”

    他们的第一反应,韩非是钓了一片死气过来,而死气之中有什么,顶了天了,就是Death God 。

    可若是Death God 今天真的出现在这儿,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在Soul Sea 之中,自己的主场,他们拥有无穷尽的力量,别说死

    神,even if it is void 来了,他们也自信能压下。

    然而,当那片黑雾破开时间长河的那一刻,天魂Sovereign 和另一位Sovereign ,脸色同时一变。

    “不祥?”

    不详迷雾和死气,只通过看,根本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们只会联想到不Death God 殿,却absolutely didn’t expect ,韩非竟然会垂钓不

    祥。

    永恒族和不祥素无接触,如果真的有不祥进入Soul Sea ,天知Dao Soul 海会不会遭变。

    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韩非这已经疯了,丧心病狂,竟试图借不祥来毁灭永恒族。

    永恒族中,甚至有两处奇异Celestial Grotto ,in this brief moment 豁然打开,其中藏匿的也不知是怎样的powerhouse 。

    那一瞬间,此间充满了不祥之气,只听天魂Sovereign coldly snorted ,当即有魂潮翻涌,无尽的Divine Soul Power ,同时迸发light of purification

    ,刹那间将那片不祥迷雾给驱散。

    然而,出乎天魂Sovereign 预料的是,这特么竟然只是一片不祥迷雾。

    “你玩我?”

    天魂Sovereign 再也没有耐心陪韩非玩下去了,一巴掌摁下,直接将韩非碾碎。

    也就在天魂Sovereign 出手的同时,在永恒族的其他地方,那些ordinary person 所在的区域内,突然爆发恐怖威能,那是镇海Spiritual God

    的全力出手,一念间,千万里Soul Sea 崩塌,并极速蔓延出去。

    在从牧木的cultivation Celestial Grotto 出来后,韩非就只留下了一道白雾之身。当白雾之身的隐Divine Seal 效果消散的那一刻,韩非就已经

    转移了。

    此番,韩非的目的,是覆灭永恒

    族。既然是覆灭,就意味着整个永恒族,他一个will not 放过。

    而且,他也不想放过。他需要气运,永恒族这些年发展下来,其实俨然已经成为了星海第一强族。而且他们一直在

    收割别人的气运,此番乃是气运鼎盛之际。

    韩非收不到6 meridians 的气运加持,但别忘了,6 meridians 是可以吞噬他族气运的。而且,面对万族的叛徒,这些人,不论强弱

    ,韩非杀起来没有一丝的愧疚。

    甚至,他觉得,凡是永恒族诞生的下一代,可能打小就灌输了窃取万族果实的这种畸形观念。

    总之,他杀的问心无愧。

    此刻,除天魂Sovereign 之外,另一位Sovereign ,以及某处Celestial Grotto 中出现的两位powerhouse ,立刻出现在那片区域,试图阻挡这种力量

    的蔓延。

    然而,三大Sovereign 刚欲出手,便听有森然阴冷的声音传出:“死光。”

    “嗡~”

    “Death God ?”

    “你真敢来?”

    “courting death 。”

    三位Sovereign ,加上稍微慢了一丢丢的天魂Sovereign ,四大Sovereign 同时出手,四人同时封锁死光笼罩。

    他们可不敢真的让这死光迸发出来,这是Ray of Death ,凡笼罩于此光者,直接就会被剥夺了生机,或者说斩去了生机

    。纵使Spiritual God ,可能也只能抵挡数息而已。

    如果Death God 是正面和他们交锋,他们还不担心。但Death God 这分明就是要对普通的永恒族出手,这就很棘手,他们来不及

    对Death God 出手,只能封印这死光笼罩。

    可是,死光的确被他们挡住了,但韩非镇海Spiritual God 级的力量,已经爆发出来。虽然永恒族也有23位镇海Spiritual God ,但韩非

    毕竟占了先手,当他们出手截断韩非的力量时,已有数十亿永恒族,彻底的湮灭了。

    如果换个人来,或许还不至于如此。可韩非掌握Life Law ,那一瞬间,截断此间生命长河,迸发最强的力量,只要

    死一次,就再也没有重来的机会。

    见此一幕,无论是天魂Sovereign and the others ,还是那23位镇海Spiritual God ,纷纷eye socket cracked 。

    “韩非小儿,you are courting death 。”

    “所有人,给我斩了他。”

    这一刻,永恒族的Sovereign ,知道对方的来意了。

    韩非这家伙,竟然真的就是来攻打永恒族的,而且来得如此直接,来得如此干脆。

    暴怒之下,他们的第一想法是干掉韩非,留下Death God 。

    Death God 的现身,其实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他们didn’t expect Death God 真的敢进入他们的地盘。他们甚至不理解,Death God 为什么

    敢?

    且不说打过打不过,他竟敢真的抛下海界,对永恒族出手?

    这些个Sovereign ,本能地觉得好像有点儿不太对劲。

    当即,天魂Sovereign 暴喝一声:“是假的。这个Death God 是韩非钓出来的,存在不了多长时间。诸位联手,先灭了他。”

    “en? ”

    韩非pupil suddenly shrink ,天魂Sovereign 不对劲。虚空垂钓术,虽然在奇迹森林用过,但当时自己只用它钓了弑divine arrow 而已。此

    后,就只是在神裔之战的时候爆发过。而且,当时的所有的敌人,都被歼灭于造化星盘。

    所以,天魂Sovereign 不应该知晓时光垂钓术可以垂钓生灵才对,更遑论是垂钓Death God 这and the others 物?

    总不能说因为自己在奇迹森林施展过一次,他就觉得自己能垂钓活体生灵吧?

    那一次垂钓弑divine arrow ,其实更像是一种battle skill 的运用,根本不会彰显虚空垂钓术真正的威能才是。

    “姜布衣?”

    韩非一时间也有点不太敢确定。那一战,所有人都陨落了,就连姜布衣的Avatar 也都陨落了。

    所以,姜布衣的本体应该也不该知晓虚空垂钓术的秘密。

    但是,天魂Sovereign 说得非常明确,他甚至知道Death God 存在不了多长时间。

    除非,神裔一战的时候,天魂Sovereign 就在现场。因其Sovereign 级的实力,所以,在场没人能发现。而后,在亡Senior Brother Ling 他们

    来之前,天魂Sovereign 就离开了,这样倒是能解释,为什么天魂Sovereign 知道虚空垂钓术的秘密。

    是的,韩非确定,这种probability 极高。因为Great Desolate 塔很自信,在Western Wilderness 地界上,没人能打破他的防御,Sovereign 或许可以,但

    Sovereign 可能也需要时间。

    而一旦Sovereign 动手,Void Temple 的底牌可能就会提前发动,甚至将他永远留下,所以即便当时天魂Sovereign 在场,他也有不

    出手的理由。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不管虚空垂钓术会不会被识破,在Death God 现身的这一刻,韩非的布局,便真正开始发动了。

    却道是,忽然之间,此间的Soul Power 海洋,突然就消失了。众人的头顶,取而代之的是漫漫星

    河。

    “Not good !中计了。这是造化星盘,韩非小儿以用造化星盘,将永恒族给吞了。”

    造化星盘,自成一片星海,Soul Sea 或许mysterious ,Soul Sea 的特殊性具有不可转移的特性,所以造化星盘无法吞没。但不代表

    Soul Sea 里的种族,他吞不了。

    实际上,造化星盘是连带着Soul Sea 中永恒族的那一片将给吞了。除了Soul Power 海洋,其他倒是都带来了。

    这一计,便是韩非百年布局的开端而已。无论是他,还是Death God ,都是诱饵。他同时间让那些弑Divine Level 和Spiritual God 陨落,就

    是为了造成永恒族的轰动,吸引永恒族的powerhouse 。

    Death God 的现身,一个是为了护持韩非本体,另一个同样是吸引永恒族隐藏的Sovereign 。

    其实,在完成this step 之后,韩非就已经可以灭掉永恒族了。此刻只需要带着造化星盘去到无归之路,丢进无归之路

    就行了。

    但是韩非不能这么做,因为Monster Refining Pot 小藤并没有找到。既然不在bloodline 神树上,那就只能在a certain Sovereign 手中。

    真丢进无归之路,Monster Refining Pot 可能永远无法修补了,第十枚果实的使用,也极可能就此落空。

    而若只是将造化星盘带到无归之路,一旦释放永恒族,必然会引起最坏的结果,那就是永恒族携手不祥,对Eldest Senior Brother

    和亡Senior Brother Ling 出手。

    本来,Eldest Senior Brother 和亡Senior Brother Ling 就已经够头疼了,再丢过去五个Sovereign ,那一旦Eldest Senior Brother 和亡Senior Brother Ling 落败,他韩非可就真成了

    万族的罪人。

    而且,到那种环境下,就算永恒族的人全死光了,那也不是他杀的,韩非得不到永恒族的半点气运,这完全背离了

    他谋夺永恒族气运的目的。

    所以,虽然将永恒族都给搬到了造化星盘里,但这场战斗,终究只能自己打。

    此时,整个永恒族都慌了。

    千亿永恒clansman ,从始至终都生活在Soul Sea 之中。可现在Soul Sea 没了,只剩下陆地了,他们从未体验过这样的环境。再加

    上那接连不断的Heavenly Dao 丧钟和Heavenly Dao 裂痕,说不怕是假的。

    那一刻,23位镇海Spiritual God ,齐齐对韩非出手。

    然而,此间骤然浮现出一片死气。只见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从死气中出现。

    next moment ,Ten Temples Yama ,西门凌兰、Demon God 、青Senior Brother Long 、当代龙神、时光殿首,以及三位时光神殿的镇海Spiritual God ,one after another 现身

    。

    其中,Ten Temples Yama 刚一现身,立刻就拦截下了一位永恒族Sovereign ,给Death God 分担了压力。

    而时光殿首和青Senior Brother Long ,还有西门凌兰则护在韩非身边,挡下了一轮攻击,然后反推了出去。

    their three people ,乃是当下除了Sovereign ,最强的存在了。时光殿首本就是时光之主麾下的最强三人之一,实力自然不凡。根

    本不是永恒族这些靠seize every opportunity 成就的镇海Spiritual God 可以比拟的。

    而青Senior Brother Long ,在他breakthrough 镇海Spiritual God 的时候,还能顺手冲击一下Sovereign 境的壁垒,可见他的实力,已经是到了镇海Spiritual God 中

    的最顶峰,距离Sovereign 可能也只差了一步之遥。

    此二人,就已经不能完全当作普通镇海Spiritual God 去看了。还有,西门凌兰这些年,借助着神裔的宝藏资源,一直在closed-door cultivation

    ,实力也是成长迅猛。

    毕竟,西门凌兰的根本innate talent 已经被补全,就她现在的innate talent 而言,可以比拟Era of Primordial Chaos ,Heaven and Earth 孕生的那些生灵。再加上

    时光加速,也不是寻常镇海Spiritual God 可以比拟。

    此三人一出手,围杀Death God 的三大Sovereign 中,立刻就分出了一位。

    只听那人低喝:“我去斩了那条龙和那女人,等我片刻。”

    这Sovereign 知道青Senior Brother Long 三人的厉害,也知道永恒族的这些镇海Spiritual God ,多半不是their three people 的对手。但他自信,再厉害的

    镇海Spiritual God ,终究只是镇海Spiritual God ,impossible 是他的对手。时光殿首或许不太好杀,但另外两人,应该不难。

    然而,就在那Sovereign 瞬息一指几乎点到青Senior Brother Long 的时候,此间时光变幻,他连人带着那一指威能,直接消失在当前的

    时间线中。

    而这,便是百年布局的重点之一,时光困境。

    当初,时光神殿的那个元空,教授韩非时光六divine technique 的时候。演示时光分割术时,出现了一千尊实力一模一样的Great Emperor

    本体。

    他说,那需要布局,非一日之功。

    而时光困境中,混合了时光分割术、时光不灭术,时光循环,时光操控等诸多时光大术。

    当初,元空不过Great Emperor Peak ,就逼得自己不得不动用镇海Spiritual God 的力量,才能打破。

    现在,时光殿首和西门凌兰两人,筹备了百年的时光困境,如果连困住一个Sovereign 一段时间都做不到,那时光神殿还

    配成为三神殿之一

    ?

    青Senior Brother Long coldly snorted ,完全没有在意那消失的Sovereign 。

    只是,青Senior Brother Long 再厉害,但终究不是Sovereign 。他纵然可以力压永恒族的这些镇海Spiritual God ,但想要瞬间斩杀几个,那就不

    太现实了。

    青Senior Brother Long ,一人牵制住了五位镇海Spiritual God ,这已经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当代龙神,化身dragon body ,也只是拦下了两人。

    而时光神殿的三位镇海Spiritual God ,也拦下了三人。不是他们不想拦下更多,而是那些永恒族的镇海神spirit root 本不和他们打

    。他们的目标,是韩非。击杀韩非,是第一要务。而本就不擅长打架的时光神殿powerhouse ,自然没能如其他人一样,一人拦

    下几个,即便他们有这个实力。

    至于Demon God ,虽然只是刚刚breakthrough 镇海很灵,但是Demon God 的底子太强了。神魔之体,神魔二相,所以拦下了两人。

    仅仅6个人,却拦下对方永恒族12位镇海Spiritual God ,这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

    其他11位镇海Spiritual God ,正欲冲杀向韩非。

    但是,有一道azure light ,比他们更快。

    “嗡~”

    突然之间,一道azure light 扫来,Sovereign 级的威能,直接将韩非扫灭。

    然而,那轰然炸开的韩非,化作一片时光法则,消散当场。

    而此刻,永恒族最后的那位Sovereign ,终于现身。只可惜,this time sneak attack ,显然并未成功。

    next moment ,便听见韩非声音悠悠:“姜布衣,跟你学的,凡事总得留一手。Death God 被牵制,正是击杀我的大好时机。只

    是,永恒族Sovereign 没有全部出来之前,你猜我会不会用真身出现?”

    却见,那位Sovereign ,挡在了那些准备冲击而上的镇海Spiritual God 面前。

    “不想死,就别去。”

    韩非身后的死气并未消散,那些镇海Spiritual God 或许并没有觉得韩非还能有什么底牌。但是,这个Sovereign 却是知晓。

    此番战事,还有极为重要的两个人,并未现身,那便是韩观书和姜临仙。

    只见,这Sovereign 面容变换,竟然化作了姜布衣的模样,静静地looked towards 韩非:“你竟然猜到是我?”

    “果然。”

    韩非见到Sovereign 级的姜布衣,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只听他道:“我at first 以为是天魂Sovereign ,在神裔一战的时候,暗中参与,然后悄然退走。可就算如此,天魂Sovereign 为

    什么会知道造化星盘?”

    韩非sneered ,继续说道:“如果真是天魂Sovereign ,造化星盘现世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跑不掉了。除非,有人提前告

    诉了他,或是当时在场的Sovereign ,根本不是他。不论是哪一种,都代表有一个人,早已plot against 好了造化星盘。你混沌Divine Race 还

    真的是出人才啊!一个姜太初叛族还不够,还出了你姜布衣这么个大孝子。”

    “hahaha ~”

    只听姜布衣不禁大笑起来:“看来以前倒是小看你了,你倒也是个聪明人。只是,若非有人的目光一直落在你的身

    上,我早已将你击杀。另外,姜布衣的身份,只是我在混沌Divine Race 埋下的一道Avatar 而已。从始至终,姜布衣就只是一个分

    身,混沌Divine Race ,亦不过棋子尔。”

    韩非冷笑:“是嘛?原来,一直都是你永恒族在作祟。你聪明一世,怎么没猜到今日之果?”

    “今日有什么果?”

    姜布衣笑了起来:“Death God 能存在多久?没了Death God ,凭Ten Temples Yama ,时光殿首,也想斩Sovereign ?还是凭韩观书和姜临仙这

    两个defeated ?”

    说着,姜布衣忽然不笑了,而是诡异地looked towards 韩非:“你真以为,我为什么让姜布衣带着隐Divine Seal 去找你?”

    韩非微微眯起了眼睛。只听姜布衣继续道:“你怎知,隐Divine Seal 不是我送给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能潜入永恒族

    。hahaha ……我知道你一定回来,唯一didn’t expect 的,是造化星盘而已。不过不重要了,this time ,你,韩观书,姜临仙,以

    及今日尔等所在的这些人,最终都要fallen here 。”

    “是吗?”

    while speaking ,天穹有Divine Seal 突然倾轧而且,一印镇万古。但姜布衣似乎早有预料,不仅immediately 退出了万古Great Desolate 印的笼罩

    范围,甚至将那11位Divine Sea Spiritual God 给带走了出去。

    不过,在姜布衣退出去那瞬间,一道white 拳印横击虚空,那拳芒之中,似乎Star River 倾泻,空无无边。

    “铛~”

    那一拳并未能将姜布衣击穿,在其身上,不知何时竟出现one after another 件满是羽毛的大衣,竟在其身前形成壁障,挡住了似

    是Sovereign 级的一拳。

    “造化遮天羽?计衡,你该死。”

    是的,姜临仙现身了,通体如白玉,身上white light 显化,照耀当空,连眼睛

    都成玉色。

    韩非这才知道,原来姜布衣的真名叫计衡。不过,不管叫什么,自己只当他是姜布衣就行。

    只听姜布衣轻笑一声:“吾,这是你第一个儿子韩凌的造化Supreme Treasure ,说实话,这造化遮天羽,的确不凡。可惜你家那

    小子,太狂,所以早夭倒也怪不得旁人。”

    完了,姜布衣还轻蔑地一笑:“姜临仙,也真难为你,竟寻到了上古造化Supreme Treasure 混元白玉镯,这才能施展白玉混元体

    ,勉强位列Sovereign 。但是,你终究不是Sovereign ,凭此是撼动不了我永恒族的。”

    “能不能撼动,你试试便知。”

    忽然间,此间星海有divine light 如霞。姜布衣见状,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一把横推,将那11个镇海Spiritual God 送走,并低shouted :“去,斩

    了韩非。”

    他的tone barely fell ,一幅神图便将他笼罩其中。

    姜布衣coldly snorted :“上古三大Killing Formation 之一,无极星辰大阵?韩观书,这造化太清divine talisman ,你应该画了不少年吧?”

    却听韩观书的声音悠悠响起:“你别不信,就这divine talisman ,我多的是。”

    “切~”

    韩观书现身的这一刻,韩非这边,是真的没人了。姜布衣disdainful smile :“困住我又如何?等姜临仙你的白玉混元体失

    效,等你的无极星辰大阵消散,我为尔等送葬。”

    说完,姜布衣侧目looked towards 韩非,嘴角微微勾起:“已经过去18息了,Death God 能存在多久?”

    只是,姜布衣tone barely fell ,便微微眯起了眼睛。

    因为,一直站在那跟他说话的韩非,消散了,这……依旧是一个Avatar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