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of Fishing Chapter 2879

    虚空垂钓术的作用下,Death God 存在的时间很有限,这韩非岂会不知道?他哪里真的会在那儿和姜布衣扯澹?

    所以,从造化星盘发动的那一刻开始,韩非的本体就没有现身过。

    此刻,那十一位镇海Spiritual God ,完全失去了目标,因为韩非他们this time 出手,一共就来了这么多人。

    Death God 那边他们去了就是courting death 。

    韩观书和姜临仙这边的战斗,已经升级到了Sovereign 级,他们也掺和不上。

    时光殿首和西门凌兰那边直接就消失了。

    此刻,他们能够对出手的,一个是Ten Temples Yama 那边的战斗,一个就是以青Senior Brother Long 为首的几人。

    两相选择之下,他们还是不打算参合Ten Temples Yama 那边的战斗。

    因为,此刻Ten Temples Yama 所在的那片战场,有一杆black 大旗,出现在十方炼狱之中。他们永恒族虽然一般情况下不掺和海界的争斗,但是历史上出现的一些有名的造化Supreme Treasure ,他们还是知道的。

    那杆black 大旗,乃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Myriad Souls Banner ,据说this banner 可吞噬Divine Soul ,夺人killing intent ,seal men 伟力。海界自古战事频繁,历来陨落的powerhouse 数不胜数。不Death God 殿又是专门收割死气的,天知道收了多少powerhouse 残魂异术在这Myriad Souls Banner 中,那玩意已经不能当做一件寻常的造化Supreme Treasure 去看待了。

    相比较而言,他们觉得还是青Senior Brother Long 那边好打一些。毕竟那边只有六个人,这六人再厉害也没有提升到Sovereign 层次的力量,既不到Sovereign ,那么想击杀同为镇海Spiritual God 级别的他们,难度还是不少。

    而且,若他们全面围攻,几乎可形成四打一的格局,如此一看,胜算极大。

    当即,这11位镇海Spiritual God ,便moved towards 青Senior Brother Long and the others 杀去。

    只是,韩非方才杀至,便看见,那三个时光神殿的镇海Spiritual God ,身边浮现二十余根神骨、树枝、甲壳、花瓣等物。

    “嗡~”

    在时光交织之中,只看见一尊又一尊远古生灵踏破时光。

    有通天古树,激射亿万藤条,封锁当空。树体上,有densely packed 的银针迸发,宛若一柄柄盖世sword qi ,如潮水般倾泻而来。

    有桃red 的花瓣,漫天飘零,席卷无边界域,这些花瓣,被交战之力触碰之后,当即化作一片红雾,一时间此间Heaven and Earth ,幻象丛生。

    有身体由space crack 和阴影构成的人形insect race ,可唤动Power of Space ,一出手,亿万长空无尽space crack 形成撕扯风暴。

    还有white 神猿,凶狂无比,拳若星辰连珠,吼声震若thunder ,出手时可掀起能量狂潮,关键是体魄还惊人的强大。

    这一幕,其实早在韩非动手的时候,已经料算到了。

    人少有人少的打法,人多有人多的打法,永恒族的镇海Spiritual God 虽多,但是他从靑茗那边要来了无数Era of Primordial Chaos 的大骨,其中镇海Spiritual God 级的大骨,比永恒族只多不少。

    毕竟,这个时代,哪能和Era of Primordial Chaos mention on equal terms ?

    或许论Spiritual God ,永恒族的确是不虚,但是轮镇海Spiritual God ,Era of Primordial Chaos 可是有一大把Heaven and Earth Nurtured 的powerhouse 。

    xiaoshuting.org

    这些powerhouse ,虽为Heaven and Earth Nurtured ,but also not 人人都能成就Sovereign 。可纵然不成就Sovereign ,他们的根本innate talent 生来就是highest ,所以成长上限,也是极高。

    这一下,直接给永恒族这些镇海Spiritual God 给整懵了。他们当然知道时光神殿的时光复活术,可他们也得有复活的资本啊?

    这么多镇海Spiritual God 的遗骸,is it possible that 时光神殿把自家的family property 都给赌上了不成?

    星海之大,遥遥无尽,一个镇海Spiritual God 死在这茫茫星海,天知道去哪里找。

    就算在历史中一些大战之中,有镇海Spiritual God 陨落,但时光神殿也这么多年下来,自然也有消耗,此番一下子掏出这么多镇海Spiritual God 级别的物件,这是铁了心的要灭他们永恒族了。

    其实,不仅仅是永恒族这些人震惊,时光神殿这三位镇海Spiritual God 自己也被震撼到了。他们本以为韩非给过来的,最多也就是普通的镇海Spiritual God 遗蜕。可结果跟他们想得完全不同,韩非给过来的,竟然有一大半,是那种自Primal Chaos Heaven 地中孕育的始祖类镇海Spiritual God 。

    其battle strength ,要远远超过普通的镇海Spiritual God 。

    这一点,韩非其实并不意外,在Era of Primordial Chaos 的时候,他就有过感慨。因为根本innate talent 的不同,Era of Primordial Chaos 的弑Divine Level 都勐的一批,镇海Spiritual God 自然也是如此。

    所以,当青Senior Brother Long 他们见这些Divine Sea Spiritual God 最后选择了加入他们这边的混战的时候,嘴角也不禁微微勾起,现在,可就有的打了。

    只见青Senior Brother Long 反手took out 二十四诸天,同时手持一枚古老的龙鳞,直接遮蔽天穹,封锁这一方界域。

    这些人全杀了是impossible 的,但是在那些复活的远古镇海Spiritual God 消失之前,斩个六七个应该nothing difficult 。

    倒不是青Senior Brother Long 他们不想斩杀更多,只是因为同为镇海Spiritual God ,他们并不像韩非那样,可以截断生命长河。如果只强行磨灭的话,斩六七个已经是一个很terrifying 的数字了。毕竟,海界多少万年,才能出一个镇海Spiritual God ?若在正面战场上,还能随随便便就被他们斩尽杀绝,那还叫什么镇海Spiritual God ?

    此际,各方打得不可开交,而弑Divine Level 和Spiritual God 级的powerhouse ,根本插不上手。

    在永恒族陷落造化星盘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场战斗的级别,只能是镇海Spiritual God 级。

    而决定胜负的关键,自然也只能是Sovereign 级的交锋。

    此刻,Death God 一人独战两大Sovereign ,使得偌大一片疆域都被死气所笼罩。

    永恒族那两大Sovereign ,一个身边环绕着八柄long sword ,另一个身后有golden Thirteenth Layer Little Pagoda 相随。

    两人此刻都是苦苦支撑,两great good fortune Supreme Treasure 上具是光泽暗澹,纵是如此,两人身体也依旧被某种不可形容的力量腐蚀,他们身上的battle clothes 已经换了两套了。而他们的fleshy body 上则已经遍布了不同程度的尸斑。

    Death God 身前横着一页长册,自那册中,死光喷涌不断。

    而Death God 本人,则唤动无边死气,化作亿万道spear glow ,接连strikes 。

    那golden Little Pagoda ,迸发的rays of light ,勉强的抗衡接连不断的死光。

    只听,对面一位Sovereign 暴喝:“Death God ,Life and Death Book 终究也只是造化Supreme Treasure 。如此短的时间内,纵你再强,也休想破开造化Profound Yellow Pagoda 。”

    “休休休~”

    同时间,天魂Sovereign 身前,八柄血色凶剑,一字排开,虚空中仿佛弥散着Great Desolate Era 的远古气息,宛若一片大世,斩向Death God 。

    而Death God 探爪,无边死气,化作一只sharp claw ,宛若星海中的一只Demon God 之手。

    “clang clang clang ~”

    能量肆虐之中,天魂Sovereign 连人带剑被轰飞,其身上的血肉在顷刻间化作齑粉,只剩下Supreme Bone ,闪烁着耀世之光。

    同时,有black 的流水,攀附着这Supreme Bone ,试图缠绕侵蚀,使得天魂Sovereign 不得不先磨灭这Death Water ,再恢复fleshy body 。

    这时,Death God 才缓缓开口:“造化Profound Yellow Pagoda ,Great Desolate 八凶剑,此二物都是昔年Li Daoyi 赠予Divine Domain 镇守使荆光明的造化Supreme Treasure 。Li Daoyi ,杀穿Great Desolate Era 。荆光明,罚恶万族,都是一等一的凶人。他们所用之物,都是杀出来的Supreme Treasure ,而你二人的killing intent 和凶相,连此二物五成威能都激发不出来,也敢与我的Life and Death Book 比?”

    “生之彼岸,亡者归乡,混沌神墓,诸天无挡,敕……”

    天魂Sovereign ,连忙与另一名Sovereign 汇合,造化Profound Yellow Pagoda 顿时迸发奇光,connecting to heaven penetrating the earth 。

    然而,这奇光仅仅绽放一息不到,此间虚空,竟化作一座孤坟,将两人一起葬入坟中。

    而此刻,孤坟尚未闭合,Death God 手中,Life and Death Book 化作黑绫卷轴,直接锁死了那造化Profound Yellow Pagoda 的divine light 。

    “彭~”

    至此,Death God 赫然出现在两人面前,双掌横推,两人皆感受到无边伟力,拍得他们魂体震荡,Supreme Bone 上竟都出现裂纹。

    “差不多了。”

    忽然,Death God 开口。

    只见一片时光长河,突然涌现,一下子将天魂Sovereign 笼罩其中。

    此刻,时光殿首,西门凌兰,还有时光神殿的三大镇海Spiritual God ,都在战局之中,自然impossible 掺和到Death God 的战局中来,他们也没那个资本参与进来。

    所以,此刻出现了的时间长河,只能来自于韩非。

    顷刻之间,此间时间线发生多重变换,万重时间幻境,将天魂Sovereign 给卷入其中。

    还是时光困境,韩非布局百年,最重要的一环,便是此局。

    天魂Sovereign 因为刚才没有了造化Profound Yellow Pagoda 的庇护,所以被Death God 一巴掌拍中。他不是没感受到时间长河,他只是,没感受到时间长河中有人。

    仿佛,这一片时间长河,就是appear out of thin air 的一般。

    然而,等他从这片时空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此间空空荡荡,竟然只剩下自己一人。

    “dressed up as God, playing the Devil ,纵然没有造化Profound Yellow Pagoda 的庇护,你又凭什么斩我?”

    “嗡~”

    那一刻,无尽的能量,自天魂Sovereign 体内爆发,他要毁掉Death God 在他的Supreme Bone 上留下的black 液体。

    此物阻挡了自己凝聚fleshy body ,而没有fleshy body 气血,他的力量凭空便跌去三成。与Death God 对弈,少了三成battle strength ,绝对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终究是Sovereign 级powerhouse ,虽然打不过Death God ,但不代表他不能磨灭掉Death God 的力量。仅仅两息时间,天魂Sovereign 便磨灭了那些跗骨的black 液体。

    然后,仅半息不到,他的fleshy body 已然恢复。

    然而,就在他的力量恢复的那一刻,他便看见一只死亡神爪,朝自己抓来。这是Death God 力量,刚刚天魂Sovereign 便是被这一抓拍飞,在身上留下了那black 液体的。

    此刻,这力量再现,同样的结果,再度发生了一次。

    天魂Sovereign 被轰飞,fleshy body 再度溃散,只剩下Supreme Bone 来,而且,Supreme Bone 上又多了那black 液体,企图腐蚀和渗透他的Supreme Bone 。

    “时光困境,循环之术?错位的时间线?”

    天魂Sovereign coldly snorted :“韩非小儿,是你吧?这时光困境的威能,比之时光殿首都不如,也敢阻拦本座?”

    说完,天魂Sovereign 童孔变作璀璨的虚白之色,仿佛能一眼看穿韩非布下的这时光困境似的。只见,其身后八剑合一,一剑通玄,连破千重时间线。

    天魂Sovereign ,浑不在意,就算身处不同的时间线,依旧强势。Sovereign 级的力量,配合Great Desolate 八凶剑这样的宝贝,根本不是韩非布下的时间线可以抵挡的。

    只是,在天魂Sovereign 斩开这些时间线的同时,又一只Death God 之爪杀了过来,再次将他的fleshy body 给腐蚀。

    “en? ”

    天魂Sovereign 也是露出了错愕之情,这千重时间线竟然被一层时光幻象所包裹,他本以为一剑能展开这困境,谁知只是斩破了一重幻象。

    而this time ,他不仅被Death God 之爪腐蚀了血肉,他还感觉到有人在试图撼动自己的生机。

    是的,时光困境想要困杀天魂Sovereign ,其实难度太大。Death God 最多也就还有十余息就消失了,一旦Death God 消失,外面的战局会因为多出两位Sovereign 来,瞬间扭转。

    所以,他必须在这ten breaths 时间内,击杀天魂Sovereign ,否则这百年谋划,便算是败了。

    所以韩非impossible 干等着时光困境慢慢去磨灭天魂Sovereign ,所以,他选择主动去截断天魂Sovereign 的生命之河。

    只是,此法才刚用出来,天魂Sovereign 的生命长河截断不超过一半,后者便发现了。随着天魂Sovereign 的强大力量震荡此间,一切法则,尽数错乱,连同Life Law ,也一并崩碎。

    Sovereign 的强大在于,有些时候,根本不讲道理。其强大的perception 和对法则运转的敏锐程度,实在是太强了。

    “嗡~”

    时间长河之中,时间vortex 震荡。

    这不,韩非不仅没能截断天魂Sovereign 的生命长河,反而自己被震伤了。

    只剩下一身Supreme Bone 的天魂Sovereign ,忽然looked towards 时间长河,发出了“jié jié ”冷笑:“找到你了。韩非小儿,trifling 镇海Spiritual God ,是谁给你的勇气来plot against Sovereign ?”

    “shua ~”

    Great Desolate 八凶剑撕开时间长河,天魂Sovereign 直接来到了那时间vortex 的面前,他虽然看不见韩非在哪儿,但是他知道韩非在这vortex 之中,或者就是这vortex 本身。

    天魂Sovereign coldly snorted ,抬手间便试图以Great Desolate 八凶剑搅碎这时间vortex 。不过,比Great Desolate 八凶剑更快的是,自这vortex 之中,突然间迸发出一blade glow ,这blade glow 威能,竟然达到了Sovereign 威能,而且this blade 中killing intent 冲天,狂勐非常。

    “叮~”

    这恐怖的一刀,被Great Desolate 八凶剑给瞬间挡住。天魂Sovereign 这才看见,那竟然一道又无数粒刀体碎片构成的blade glow 。

    是的,这是血天刃的再一次刀陨威能。

    天魂Sovereign 澹漠地看着似乎随时要被breakthrough 的Great Desolate 八凶剑,coldly snorted :“韩非,你甚至都不是镇海Spiritual God ,你对Sovereign 的力量了解得太少了。你this blade ,虽然的确斩出了Sovereign 威能,的确也非常强大。可力量层次,够不上。”

    “砰~”

    只过了一息,Great Desolate 八凶剑便被韩非的一刀给破开。

    而天魂Sovereign ,则只是以Supreme Bone ,一把握住了血天刃的最强一击。

    终究,那疯狂倾泻的力量,竟然从天魂Sovereign 周围流淌了过去。

    也就in this brief moment ,一道根本看不见的,轻微的波动,似乎想要从这时间vortex 中离开。

    “嗡~”

    可惜,天魂Sovereign 一手抓起一道无形的力量,一边放声大笑:“hahaha !韩非小儿,你是不是忘了,你这阴阳双生吞灵鱼,还只是Great Emperor Peak Level 别?就这,也试图在本座面前离开?”

    这一刻,只见韩非终于化作了本体,正被天魂Sovereign 以无形之手,掐着脖子,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而韩非反应也是极快,眉心睁开第三只眼,通体golden light 璀璨,那无形之手,再也无法控住自己。

    “Second Layer 无敌路?”

    天魂Sovereign 也算是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了,一眼便判断出了韩非的无敌身。

    说时迟,那时快,一旦给韩非逃离的机会,天魂Sovereign 也不知道能不能抓住韩非。

    所以,天魂Sovereign 也不怠慢,只见他也一步来到韩非面前。一掌按在了韩非的胸口,sneered :“无敌身,终究是有承载上限的。”

    然而,当天魂Sovereign 出现在韩非身前的那一刻,忽然之间,便看见周围的景象莫名变换,他突然出现在一座碧jade stone 桥之上。

    此刻,他的手掌正按在韩非心口之上,但却并未能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Samsara Road ?”

    天魂Sovereign 豁然间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他的一身实力,竟尽数被镇压。原本就因为Death God 的力量,实力被削弱了三成。

    现在,又陷入Samsara Road ,纵然他身为Sovereign ,可也没能抵挡住Samsara Road 的压制之力。此刻,他一movement method 则在疯狂消散。

    韩非的嘴角,微微勾起,至此刻才缓缓开口:“你真以为,我真的毫无凭借,就敢对你出手?你们永恒族不是一直都在找Samsara Road 吗?现在Samsara Road 自己送上门来了,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呢?”

    天魂Sovereign 终于色变,不是因为Death God ,更不是因为韩非,而是因为Samsara Road 。如果Samsara Road 真这么好解决,他也不至于频繁用人去试探。

    “weng! ”

    天魂Sovereign 还试图催动自身全部的力量,抵抗Samsara Road 的规则。然而,他越是想要爆发,来自Samsara Road 的压制之力也就越强,法则消散得也就越快。

    韩非咧嘴一笑:“在Samsara Road 上,我才是真正Sovereign 。”

    说完,韩非双手扣住天魂Sovereign ,拉着他一起跳进了法则之河。

    Spiritual God 凭借Sovereign 之血,敢走Samsara Road ,那是走在Samsara Road 的桥面之上。但是,法则之河对法则的消散作用,要比桥面上的吸扯之力,强上十倍。

    当初,韩非带洛小白他们在河中叠法时,都是需要靠着韩非护持的。带着西门凌兰逆流而上,足足180年,韩非也没敢松过手。

    现在,天魂Sovereign 的Supreme Bone ,仿佛遇到了强酸一般,疯狂的冒泡。

    韩非见状,也不由得心头一惊,果然不愧是Sovereign ,按照这种速度,纵然是这法则之河,想要完全灭杀天魂Sovereign ,恐怕也需要数日时光。

    “吼~”

    “韩非小儿,纵你能杀我一人又如何?一旦Death God 消失,就凭时光殿首和韩观书他们几个,是斩杀不了Sovereign 的。我永恒族还有四大Sovereign ,impossible 都上你的当。不如,大家各退一步,我将Monster Refining Pot 小藤给你,另外,帮你解救第一战场的危局如何?”

    韩非嗤笑一声:“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也从不和敌人谈条件。成为我的敌人,结果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死。至于另外四大Sovereign 怎么办,那是我的事,能杀你,就能杀他们。”

    “韩非,我永恒族无数powerhouse ,五万Spiritual God ,你知道若是参与不祥之战,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吗?”

    天魂Sovereign 怒喝,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妥协了,在Samsara Road 上,实力无法发挥,他就只能等死。他堂堂永恒族的controller ,Sovereign 大能,怎能陨落于这个地方?

    可惜,韩非已经remain unmoved ,反而disdainful smile :“五万Spiritual God 是不少,但你也是经历过Great Desolate Era 的人,那个时代出过多少Spiritual God 难道不知道吗?那时Spiritual God 何止十万?你说百万我都信,但他们打赢不祥了吗?所以,你就安心等死吧!永恒族的那些依靠窃夺神劫果实而来的Spiritual God ,我会让他们知晓,什么叫做as if dreams and visions in a bubble 。”

    “嗡~”

    天魂Sovereign 只觉生命长河一阵颤动,显然是韩非在断他的生命之河。

    在Samsara Road 外,韩非的确撼动不了一位Sovereign 的生命之河,但在Samsara Road 中,天魂Sovereign 根本无法发动Sovereign 威能,更无法震碎韩非的生命之河,只能任由韩非施为。

    而天魂Sovereign 更是知晓,一旦生命之河被韩非切断的,Supreme Bone 内蕴藏的生机,终究抵挡不住这法则之河以及韩非的强行剥离。

    “Great Blood Soul Technique ~”

    只见,天魂Sovereign 的Supreme Bone 变成了血红之色,似乎是堵上了一身全部的力量,想要撼动Samsara Road 。

    一时间,Samsara Road 都开始震动起来,碧jade stone 桥开始晃动,那十万长队,一时间被震得东倒西歪。

    韩非coldly snorted :“执法。”

    “休休休~”

    执法Divine Chain 当即攀附上天魂Sovereign 的身体,只听后者shouted :“hahaha ,韩非小儿,你终究是斩不了我。一旦进入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凭他的力量,是磨灭不了我的。不管你有什么计划,但伏杀我这一环,终究死落空了。”

    “是吗?Young Master 我布局百年,你真以为你逃得掉?”

    韩非嗤笑一声,当执法Divine Chain 扣上天魂Sovereign 的那一刻,韩非终于截断了天魂Sovereign 的生命之河。

    但韩非impossible 让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封了天魂Sovereign 。当即,韩非没等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给天魂Sovereign 定罪呢,thoughts move ,直接离开了Samsara Road ,重新回到了这时光困境之中。

    而此刻,被执法Divine Chain 扣住的天魂Sovereign ,虽然不知道韩非搞什么,但是离开了Samsara Road ,自己便要试试,执法Divine Chain 是不是真的无法挣脱。

    一时间,天魂Sovereign 爆发全力,试图挣开执法Divine Chain 。

    而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刚刚出现,正在对天魂Sovereign 定罪。

    另一方面,突然之间,此间出现了三千个韩非,全都是本体。

    “Buzz! Buzz! Buzz! ~”

    三千个韩非,同时运转Life Law ,抽离天魂Sovereign 的生机。如此盛况,天魂Sovereign 自己也都懵了。生命之河被截断,自己的力量先被Samsara Road 镇压,又被执法Divine Chain 镇压,这时候根本避不开韩非的Life Law 。

    几乎就是瞬间,天魂Sovereign 那灿灿Supreme Bone ,顿时间生机全无。

    是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Death God 创造机会,将天魂Sovereign 打入韩非的时间困境。韩非故意以自身为饵,让天魂Sovereign 发现端倪。韩非再倾尽一切的最强一击,打出Sovereign battle strength ,羊装exhausted one’s limited abilities ,再以无敌身逃走,引得天魂Sovereign 踏上Samsara Road ,在Samsara Road 中断其生命之河,执法Divine Chain 封其力量,以布局百年的时光分割术,抽其生机……

    此番计划,任何一环出现差错,都极可能导致计划的失败。

    但是,韩非做到了。

    “轰隆隆~”

    “冬~冬冬~”

    那一刻,造化星盘之中,茫茫星海之上,大道轰鸣,诸天都燃起了红晕,整片星海都弥漫着血色光华。

    Heavenly Dao 丧钟,接连不断,震动人心。

    只听Old Dragon God shouted :“Heavenly Dao 啼血,诸天送葬,这是……有Sovereign 陨落了。”

    一时间,青Senior Brother Long and the others 都是slightly relaxed ,同时脸色浮现出一抹笑意。

    而永恒族无数人,根本没见过这等场面,此刻只是心惊肉跳,骇然不已。只觉得此等Celestial Phenomenon ,未免too terrifying 了些。

    Death God 见状,black robe 之下,阴影之中的脸庞,微微勾起一抹澹澹的笑容,next moment ,便消散于此间。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