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 of Fishing Chapter 2880

    Sovereign 陨落,非同小可,正在征战的姜布衣和被Ten Temples Yama 困住的两大Sovereign ,俱是心惊。他们的第一猜测,自然是Death God 爆发了某种超凡手段,强行抹杀掉了一位Sovereign 级powerhouse 。

    可是,这未免也太惊世骇俗了,他们承认Death God 很强大,但也不至于强大到这个地步,短短数ten breaths 的时间,就能击杀了一位Sovereign ?就算是Sovereign 级不祥,都不应该击杀得这么快吧?

    “砰~peng peng ~”

    也几乎就是在Celestial Phenomenon 变换之时,Death God 笼罩的那一片区域,死气迅速地澹化。

    众人只见,一座孤坟矗立在星海之中,自那孤坟之中,接连有轰鸣炸响,似乎有人被困在其中。

    “Death God 果然消失了。”

    死气的消散,以及被不断敲响的孤坟,便是很好的证明。如果Death God 还在,被困在里面的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impossible 撬动这座孤坟的。

    “shua ~”

    只见一片时光交织,韩非的silhouette 在坟前出现。

    “hmph! ”

    韩非并没有去管这孤坟,而是反手将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丢在了这里。

    只听他道:“前辈,Sovereign 我斩了,打不打就是你的事了。”

    韩非敢打赌,里面那人一定会出手。他不相信有人愿意一辈子待在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之中,这毕竟是一座牢笼,待在里面等死吗?等死还不如送死来的强。

    他自然也想过,能被关在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里的人,并不一定是什么好人,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甭管是不是好人,星海都快覆灭了,里面那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并不重要。只要他不想死,只要他还有欲望,还有追求,还有念想,他就应该会出手。

    至于他会不会成为永恒族那边的帮手,这是绝对impossible 的,Great Desolate Era 的永恒族,还是个废材种族,那个时代能吊打他们的八只手都数不过来,impossible 有这么powerful existence ,还被关在了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之中。

    “Great Desolate 八凶剑留下。”

    就在韩非已经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中有声音传入韩非脑海。

    韩非当即嘴角微微勾起,没有丝毫犹豫,执法Divine Chain ,卷着Great Desolate 八凶剑,就这么静静地漂浮在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的旁边。

    将Great Desolate 八凶剑丢下,韩非数步之间,跨越而出。

    此刻,Sovereign 都被牵制,镇海Spiritual God 也陷入困局之中,就算能breakthrough ,最最最快可能也需要数hundred breaths 的时间。

    而这段时间,没人能制衡韩非。

    只听,正在和姜临仙大战的姜布衣断喝一声:“永恒族弑Divine Level 和Spiritual God 两境powerhouse 听令,韩非亦不过是Great Emperor Peak 而已,纵然勉强可以达到镇海Spiritual God ,实力也有限,给我拦下他。守住韩非one hour ,永恒族必胜。”

    一时间,永恒族那边,无数弑Divine Level 和Spiritual God 级powerhouse ,全都腾空而起。

    他们必须出手,这是永恒族的大难,Sovereign 许诺one hour ,让他们顿时放下心来。镇海Spiritual God 是厉害,可三百弑Divine Level ,若是连one hour 都守不住,那简直就是笑话了。

    可是,还没等他们高兴起来,却见,一根根道骨,一块块上古遗蜕,出现在韩非身后。

    next moment ,时光交织,一只又一只上古生灵,从时光中脱离。其中凶兽成群,怒吼争鸣。妖植遍地,草木疯长。巨妖横空,比肩星辰。先古Human Race ,重现人间……

    不过转眼间,韩非身后,就出现了三百余尊,Era of Primordial Chaos 的弑Divine Level powerhouse 。

    是的,不是韩非没有足够用的Spiritual God 之骨了,毕竟他不是真的镇海Spiritual God ,他不能将所有的力量都来复活这些神骨。三百已是极限,以他镇海Spiritual God 级的力量,大概能唤出三hundred breaths 。

    若是summon 镇海Spiritual God 级的Spiritual God ,可能韩非的极限,就只能复活三十余人,而且时间限制恐怕不过超hundred breaths 。

    毕竟,弑Divine Level 和镇海Spiritual God 的差距,其实还是挺大的。

    不过,这三百尊弑Divine Level 的远古powerhouse ,已经够那些人喝一壶的了,这可是Era of Primordial Chaos 的弑Divine Level ,只有等他们打过,才知道自己遇到的到底是一群怎样的变态。

    一时间,大术漫天飞舞,双方见面即打,一点废话都没有。有永恒族powerhouse ,blade glow 扫在一个远古弑Divine Level 的powerhouse 脖颈。

    然而,那位被斩的先古Human Race ,竟然双手挡在脖颈前,并直接捏碎了那blade glow ,反手便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地冲入神裔大军之中。

    复活者是没有武器的,甚至是没有意识的,只能凭借本能去战斗。而他们的本能,其实很疯狂。

    韩非给的命令是,击杀对面这群弑Divine Level powerhouse ,所以他们根本不顾及自身情况,上去就爆发自己的最强杀术。

    有人被洞穿,但却根本不顾自身伤势,一拳将伤他之人轰穿。

    有奇兽被球笼捆住,疯狂伏击无效,直接选择self-destruct 。

    怎么打,并不重要。什么伤亡,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群弑Divine Level 被拦住就行。

    否则,和这么多弑Divine Level 打,别说one hour ,可能一直打到自己实力跌落Great Emperor Peak 都斩不掉。

    没有了弑Divine Level 的阻拦,那五万永恒族Spiritual God ,纵然有心想拦截韩非,可他们根本拦不住啊!

    “轰隆~”

    数万雷痕,自这些Spiritual God 中间,穿行而过,但却并未对他们出手。

    韩非的目标,是整个永恒族,收集的,是整个永恒族的气运。

    “轰隆~”

    伴随着韩非出手,镇海Spiritual God 一Prestige of Strike ,千万里能量涟漪冲击而过,数十亿永恒族的Spiritual God 之下的ordinary person ,在这能量涟漪中,被碾碎。

    “韩非~”

    “混蛋,住手。”

    “凶徒,堂堂Human Sovereign ,对ordinary person 出手算什么ability ?”

    一时间,那些Spiritual God 怒了。他们本以为韩非的目标是他们,可absolutely didn’t expect ,韩非的目标竟然是那些ordinary person 。

    甚至,就连姜布衣都没能明白,韩非此时应该是时间紧迫,要迅速削弱永恒族的根本battle strength 才对,他对ordinary person 出手的意义是什么?

    只听韩非放声大笑:“永恒族,人人为贼,靠窃取万族果实而成长,这样的种族,纵是ordinary person ,也没资格survived in the world 。”

    “轰轰轰~”

    韩非接连出手,范围能笼罩之处,以Spiritual God 以下的速度,是逃不掉的。在那五万Spiritual God 都反应不及的情况下,永恒族大后方,已经百亿人在韩非的疯狂之中陨落。

    而此时,有些永恒族的Spiritual God 才后知后觉,试图冲上去挡住韩非。

    但是,韩非一道Behead Immortal 刀,连斩三十余位Spiritual God 的时候,一息间灭了一百三十余位的时候,就再也没有Spiritual God 敢出手了。开什么玩笑,那可是Spiritual God 级powerhouse ,一刀被斩没了三十余位,哪怕他们数量的确很多,可哪里架得住这种恐怖的力量?

    关键是,如果是其他镇海Spiritual God 出手,他们或许还有复活重生的机会,可韩非出手,直接截断生命长河,他们连复活的机会都没有,死了就是死了。

    那一刻,被Ten Temples Yama 困守的那位Sovereign ,甚至就连姜布衣,都不惜倾力而战。

    可这终究是一场早有预谋的战争,恐怕这世上没有人会想到,韩非会at this time ,在Sovereign 全都都陷入战局的情况下,对永恒族发动灭族之战。

    此刻开战都还没超过50 breaths ,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算姜布衣和那位Sovereign 有心,也难以冲出Ten Temples Yama 和姜临仙他们的围攻。

    至此此刻,一位镇海Spiritual God 的强大,也就完全凸显了出来。

    韩非大肆地杀戮,不顾一切地杀戮,这将是他有生以来,斩杀得最多生灵的一次,可能以后will not 再有。

    Spiritual God 之下的永恒族,几乎除了距离比较远的Great Emperor Realm ,能在韩非爆发的恐怖能量狂潮下勉强生还,余者根本没有半点机会。

    短短十余息,近两百亿永恒族彻底陨落在这造化星盘之中。

    在普通眼里,在俗世之中,杀one person is 罪,杀万人为雄,屠百万者为雄中凶。但这个数字,上升到以亿为计量单位的时候,任何人的心境都会发生变化的。

    in this brief moment ,韩非忽然有些明白了那些aloof and remote 的powerhouse ,那些视凡人如蝼蚁的powerhouse 。他甚至看不到那些永恒clansman 的死亡状态,因为在能量狂潮之下,他们直接就湮灭了,连留下死亡姿态的资格都没有。

    那一刻,韩非也有点儿理解苍天了。

    苍天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Only I Am Supreme ,那是一种觉悟,而不是一句口号。在那一刻,苍天真的就是这种感觉,是他最真实的感受。

    但是,韩非没有苍天的那个条件,苍天从出世,到统一6 meridians ,征War Star 海,有太多的条件,支撑着他完成Only I Am Supreme 的这种心念,并以此达Supreme 之心。

    韩非,偌大星海,认他韩非者,终究还是少数。好不容易打穿了中海Divine Province ,但此刻他并不能借到海界万族的势。

    所以,韩非此刻一直在赌,他赌自己能吞纳永恒族的气运,赌自己能在与神乐Senior Sister 约定的八百年之期,找到破局之法。

    终究因为韩非击杀的永恒族实在太多,那五万Spiritual God 中,终于有人忍受不了这种灭族之痛。

    有人高呼:“杀韩非,他若不死,永恒族灭,吾等也不过晚点陨落而已,杀啊!”

    “杀啊~”

    “但求一死,at worst 入Samsara Road ,他日或还有转生希望。”

    这些人,并不知道Samsara Road 在韩非身上,否则自是喊不出这种口号。

    但是,即便有人愤怒,不再等待,企图以自己性命阻挡韩非。但是,他们能号召的人还是太少了,五万Spiritual God ,应此呼声者,不过三千。

    是的,人都是自私的,其他Spiritual God 都觉得,至少韩非现在没对他们出手。而Sovereign 级powerhouse ,只是暂时被困住了而已,还是被镇海Spiritual God 困住的,只要等到随便哪一位Sovereign 脱身,便可改写战局。

    这个时候,等待比冲上去送命来的有意义。

    那三千Spiritual God ,有少部分是冲向了韩非,这些人是比较精明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根本追不上韩非。虽然他们很痛恨韩非,希望能阻止韩非。另一方面,他们又怕死,还想做个样子给旁人乃至Sovereign 级powerhouse 去看。

    而大多数,则是分散出去,主动去守护永恒clansman 。

    可是,面对韩非而言,三千人太少了,如果是弑Divine Level ,想要拦下韩非one hour ,三百就够了,甚至两百也有可能。

    《仙木奇缘》

    但是Spiritual God ,没能breakthrough 枷锁之前,battle strength 和韩非差距太大。特别是永恒族这些靠着窃取神劫果实而成就的Spiritual God ,和韩非之间的差距,近乎十倍。

    但这并不能单纯以battle strength 强弱去计算,那是source power 级别之间的差距。当初,韩非和裘万仞出手拦截击杀一位中海Divine Province 的弑Divine Level powerhouse ,都用了一百多道Spiritual God 残魂,而且那还是因为裘万仞比对方强的缘故。

    残魂虽然不能持续作战,因为他们每一个只能爆发一次强力攻击,或是最多能展现片刻Spiritual God 的力量。但是永恒族的这些Spiritual God ,在镇海Spiritual God 的攻击下,比残魂好到哪里去?

    他们不少人,也只能爆发一次力量而已。

    不过有Spiritual God 出手,总比没有来得好。

    韩非一路杀过去,遇到了Spiritual God 的抵挡,多少也算是遇到了一些阻力,想要大范围的一下子震死多少人,得先斩了那Spiritual God 才行。

    而斩Spiritual God ,至少也要耽误他一击之力。

    而且,为了护佑clansman ,这些Spiritual God 相对分散,就更加耽误时间。

    hundred breaths 后。

    韩非斩杀Spiritual God 已然过千,但因为有Spiritual God 的抵抗,韩非也仅能再灭两百亿人。

    见到这一幕,其实剩下的Spiritual God 之中,有不少已经意动了。就算韩非能一直维持如此高效的战斗状态,one hour ,他最多能击杀五千Spiritual God ,已是极限。

    其实,剩下的那600亿永恒族,他们是护得住的。

    “轰隆~”

    忽然间,被Ten Temples Yama 围困的那位Sovereign ,似乎爆发秘术,强行轰破开了十方炼狱一角,一位阎罗遭受重创。

    便听那Sovereign 喝令:“所有Spiritual God ,都给出手。若现在不出手,待事后,本座亲手斩万神,以祭永恒族百亿英灵。”

    这一呼声,让那无数Spiritual God 纷纷色变。

    一时间,有人咬牙shouted :“出手,集合我众Power of God ,全力抵挡,只要挡住了韩非,便是永恒族的胜利。”

    一听Sovereign 要亲手斩人,这些人不得不动了,出手拦截韩非,最多也就陨落五千Spiritual God 。若是Sovereign 出手,得陨落万数,孰轻孰重,高下立判。

    “轰隆~”

    偏偏这时,Death God 布下的孤坟,被Sovereign 之力撕开。韩非也不由得分心旁顾,只见,one silhouette 自孤坟中冲出,自其身后,一座golden Little Pagoda ,divine light 璀璨。

    终究是没有了Death God 压制,仅仅hundred breaths ,这孤坟便被击穿。

    便在韩非心头微沉之际,只听”Pa” 的一声,执法Divine Chain ,宛若神鞭,勐地抽爆那一域之地。那永恒族Sovereign 刚冲出来,便被一鞭子抽飞了出去。

    同时间,Great Desolate 八凶剑瞬间交织出一片gigantic sword net ,随即定格八方,形成八条sword qi 锁链,封锁了那一片疆域。

    不过,那人不知为何,却依旧没有现世。

    “hu~ ”

    虽然那人没现世,但韩非、老韩、Ten Temples Yama 那边见状,却也纷纷relaxed 。

    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里那位,终究还是出手了,这也就让他们放心了。

    此际,便听Ten Temples Yama 那边,有阎罗shouted :“Human Sovereign ,我们这边,最多再坚持one hour 。”

    韩非looked towards 老韩那边,只听老韩shouted :“儿子,你做你的,我们这边,不需要你来操心。”

    青Senior Brother Long 也shouted :“Little Junior Brother ,我们这边,镇海Spiritual God 一个都走不脱。”

    韩非知道,所有人都在拼尽全力。但是,纵然他们再拼,可镇海Spiritual God 终究只是镇海Spiritual God ,包括时光殿首和西门凌兰也是,他们虽然能够困住Sovereign 一时,但这绝非长久之计。

    一旦他们失去battle strength ,恐怕包括老韩他们在内,短时间内恐怕都无力再阻截Sovereign 。when the time comes ,总不至于让造Divine Transformation 狱里面那位以一敌四。

    终于,韩非罢手了,傲立虚空,抬头仰望,似乎在舒展身体。看得永恒族的那群Spiritual God ,心中restless ,他们恨不得韩非一直这么休息下去才好。

    此刻,血雨如瀑,浇洒在韩非的身上。天穹之上,丧钟悲鸣,那是镇海Spiritual God 陨落的悲钟。钟声煌煌,震动星海。

    却听,韩非忽然断喝一声:“劫……来!”

    是的,这便是韩非的最后一赌,此行,他不仅仅是为了Monster Refining Pot 小藤而来,他还要赌,赌自己踏破Supreme 术。

    那一刻,那漫天血雨,突然停滞了,竟然纷纷悬停虚空,然后破碎成鸟鸟red 烟云,并迅速地汇聚,化作无边结云。

    “轰隆隆~”

    那一刻,凡血雨降临之地,都有劫云汇聚。一时间,红云蔽日遮天,甚至遮掩了这无尽的星海。

    韩非张开双手,一身battle clothes ,尽数卸下。

    随着他缓缓睁开双眼,周身all directions ,无穷尽的能量狂潮,法则威能,汇聚而来。

    苍天一统万族,修Supreme 之心,以心念先达Supreme ,而后破体,融source power 于骨,吸愿力加身,修Supreme Bone ,入Sovereign 境。

    韩非静立虚空,何为Supreme 之心?他不懂,难道非一统万族?他就算能做到,也没时间去做了。

    只听韩非低声呢喃,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澹澹道:“我也有我自己的守护,没有Supreme 之心,但我有Supreme 之命。我,是不死的。”

    Supreme 术,不是不能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而是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成功不了。而成功不了,自然就只能陨落。

    所以,韩非选择赌上这最后一战。

    无数人只看见,韩非的身后,生命之轮开始转动,一条极为隐晦的,却充斥着无穷生机的河流,自其身后流淌过来。

    “那是,生命长河?”

    “生命长河是可以具现的吗?”

    对常人来说,他们知道自己的生命之河,也知道他们的生机,实则来自于生命长河。但是,这种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的东西,却从未在世间展现过。

    可今日,他们看到了,那条河,流淌着的澹绿色的河水,表面似乎还蒙了一层divine splendor 。

    这,便是韩非的凭仗,生命长河在,他便不死。纵然Supreme 术渡不过又如何?他只要生机不灭,生命不死。Supreme 术这条路,破也得破,不破也得破。

    当然了,这种破法,对韩非来说,终究是下策。

    但韩非也别无它法,若自己不能breakthrough Supreme 路,别说永恒族拿不下,Monster Refining Pot 小藤拿不回来,第一战场的格局他也改变不了。

    虽然他是自私的,也曾想过at worst 将夏小蝉、韩蝉衣还是洛小白他们救回来,能救一个是一个。

    可是,然后呢?然后第一战场告破,不祥breakthrough 防线,彻底杀入星海,when the time comes 大片星海沦陷,不祥的next moment 目标便是海界。

    到那时候,他还能往哪儿躲?他还怎么守护自己所在乎的人?

    现在,距离神乐Senior Sister 跟自己的约定,只剩下百年了。

    所以,他没得选。

    不过,赌也得有个赌法,韩非impossible 傻乎乎地去赌,有苍天的经验在,韩非其实有一定的想法。只是,想法终究是想法,没有经过实践,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此刻,那数万Spiritual God ,见韩非此刻竟然住手,选择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初时有些高兴,还随即就满脸忐忑。

    他们知道韩非的true strength ,不过Great Emperor Peak 而已。

    Great Emperor peak realm ,他便可用出镇海Spiritual God 级的battle strength ,能视Spiritual God 如蝼蚁,若是让他真的渡过神劫,那还了得?

    而征战中的姜布衣,眼中精light flashed ,他意外,也不意外。他只是不明白,此刻breakthrough ,他哪来的信心?韩非既然敢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is it possible that 他已经寻到了破解Supreme 术的办法?

    “怎么可能,自Great Desolate 至今,没人能走通Supreme 术,他韩非have what skills and abilities ?”

    甚至,就连韩观书和姜临仙,也是满心担忧。在神裔之战后,他们说得其实没错。他们已经没办法再干涉韩非的路了。因为韩非的路,已经超出了他们规划界线。

    甚至,就是他们俩,也只是听闻过Human Race 有breakthrough Supreme 术的先例。可现实是,自Great Desolate 至今,的确没人breakthrough 过Supreme 术。

    就连曾经一度被寄予厚望的War God ,也终究止步,为了breakthrough 此路,不得不走上了一条异常艰难的道路。

    此刻,有Spiritual God 开口:“诸位,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若我等侵入他的神劫,必会影响他的神劫,甚至极大地提升他的神劫强度。我等虽不是他的对手,难道不能借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去suppress and kill 他?”

    此人开口的那一刻,出乎预料的,许多Spiritual God ,甚至暗中退远了一些。

    开玩笑,一旦陷入这家伙的神劫,谁特么能保证自己不死?神劫界域之内,若不及时离开,一切生灵都得遭殃。他们可没那么疯。

    有人则道:“他愿意渡就让他渡呗!就算他成功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能一步登临镇海Spiritual God 又如何?渡完之后,Sovereign 大人那边恐怕也已经打完了。”

    “是啊!现在陷入这神劫,那不跟courting death 无异?”

    有人提议:“韩非终究只是Great Emperor Peak ,要不让族中Great Emperor 去争?”

    此人tone barely fell ,无数Spiritual God 直翻白眼。你特么偷神劫果实的时候脑子被噼坏了吗?Spiritual God 都不敢去,你让Great Emperor 去争?你要争你也得分人啊你。

    忽然,韩非将目光looked towards 永恒族后方的那些Spiritual God ,只见他一抬手,时间长河浮现,漫天时光锁链,从时间长河中延伸出来的,最终,直接封锁了他们所在的界域,形成时光之壁。

    这一幕,直接把这无数Spiritual God 都给看懵了,全都面色惊变。

    只听韩非jié jié 一笑:“不用争了,你们全都进来吧,陪我一起渡。”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