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Dream Master Chapter 129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hen Luo 观察了一下,自己刚刚来到那片区域边缘,眼下也只有一条腿探入其中,受到的拉扯力还不算太强。

他当即运转Yellow Court Scripture cultivation technique ,浑身金光涌起,很快将腿抽了回来。

Shen Luo 靠近一些后,再去看那缝隙中的red light ,才发现赫然是一面颜色暗红的古镜。。。

虽然缝隙空间有限,他也能看清that ancient mirror 上的花纹十分繁复古拙,绝非俗物。

“Fellow Daoist Shen ,妾身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熟悉气息,你可是有什么发现?”这时,紫竹的声音再次在他的Sea of Consciousness 响起。

“是一面暗红古镜。”Shen Luo 答道。

紫竹那边沉默了片刻,suddenly asked :“古镜边缘是否有水浪状和云纹状的纹路?”

“有。”Shen Luo 确认了一下,replied 。

“就不会错了,一定是那面逍遥镜。”紫竹立即说道,语气里has several points of 激动。

“逍遥镜?”Shen Luo surprisedly said 。

“那是多年前闯入灵窟的一个Human Race cultivator 的贴movement method 宝,他以True Immortal 后期cultivation base 打得我们灵窟众妖毫无还手之力。后来进入了这处spiritual eyes 中后,便销声匿迹了。我们当时都猜测,他一定是误在此处cultivation ,疯狂吸收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最终搅动spiritual eyes ,被吸入了Space Crack 中。原以为他的法宝也会随之消失,didn’t expect 竟然遗落在了这里。”紫竹连忙解释道。

“True Immortal 后期cultivator ,竟然也殒命在了这里?”闻听此言,Shen Luo 有些意外。

“只要敢在spiritual eyes 深处肆意吸收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别说True Immortal 后期,就是Supreme Unity 境cultivator 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紫竹却不以为然道。

“可惜了,这逍遥镜在那片虚空扭曲之处,无法取出了。”Shen Luo 叹道。

“Fellow Daoist Shen ,若是别的什么东西,妾身定然不会劝你冒险,可这逍遥镜实在非同寻常,若是没有深入那片危险区域,还是值得冒险将之取回的。”紫竹迟疑片刻,开口劝道。

“这逍遥镜有何非常之处?”Shen Luo 皱眉问道。

“此物乃是寻常难见的空间法宝,不同于储物Magical Artifact 只能存放死物,这逍遥镜内的空间,可是能够容纳活物生息的。”紫竹说道。

“putting it that way ,岂不是等同于一处小Celestial Grotto ,Small Secret Realm 了?”Shen Luo 意外道。

“寻常Celestial Grotto Secret Realm 出入口都是固定的,很难移动。这逍遥镜可不同,带往何处,入口便在何处,更为难得。只是比不上真正福地Celestial Grotto 的地方,因其内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有限,故而能容纳的活物数量也有限。”紫竹解释道。

Shen Luo hearing this ,心中一动,自然也是很想将此物收入囊中了。

“紫竹Fellow Daoist ,其实我有一事不解,你为何会如此乐于相助我?”Shen Luo 问道。

“Fellow Daoist Shen ,不必多虑。妾身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有求于Fellow Daoist Shen ,只是觉得目前还没能帮到Fellow Daoist 太多,才一直没敢开口。”紫竹说道。

“你且说来听听。”Shen Luo 说道。

“妾身所求之事有二,其一是希望Fellow Daoist Shen 能帮助我,从鬼偃手中夺回本体,其二,则是希望Fellow Daoist Shen 能带我离开这灵窟。”紫竹语气微颤,说道。

“帮你夺回本体一事,先前我也曾提起过,不过鬼偃实力强大,我也只能保证尽力而为。”Shen Luo 说道。

“这是自然,Fellow Daoist Shen 能如此,妾身就已经感激涕零了。”紫竹连忙说道。

“等夺回本体之后,你便自由了,自可任意去留,沈某不会阻拦。”Shen Luo 继续道。

“Fellow Daoist Shen 可能误会了,妾身不是要您承诺放我自由,而是希望您能带我离开灵窟,离开这dark abyss 谜窟。”紫竹说道。

“莫非凭你自己,无法离开这里?”Shen Luo 听出其本意,问道。

“不错。我等灵窟生灵,虽然能够尽情享受灵窟内的精纯无比的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可也同样被这Spiritual Qi 与这方灵窟死死捆绑,不借助外力,而只靠自己的力量,是绝无可能逃离此处的。这么多年以来,也只有那株花妖,依靠强行融合了阴窟内的一股诡异demonic energy ,才成功脱身的。”紫竹开口解释道。

Shen Luo hearing this ,脑海中立马浮现出那个mysterious 黑影的silhouette ,心中暗暗nodded ,replied :

“此事我会尽力而为,成与不成……就看运气了。”

“many thanks 。”紫竹连忙道谢。

Shen Luo hearing this ,没有再说什么,注意力再次放在了那面逍遥镜上。

逍遥镜所在的缝隙和Shen Luo 距离也不过three to four steps 远,看起来难度并不算大,不过in order to guard against the unexpected ,Shen Luo 还是暗自运起Yellow Court Scripture cultivation technique ,周身金光覆映,这才迈步走入那片区域。

1st Step 迈入时,那股牵引拉扯之力当即袭来,令他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过去。

不过Shen Luo 只是一跺脚,就重新稳住了身形。

稍微稳了稳心神后,Shen Luo 才再度尝试迈出了Second Step 。

this step 跨出时,那股拉扯之力骤然增强一倍,令他身形再度一晃。

Shen Luo 抬起的腿悬在半空,奋力一收,没有匆忙踩踏而下,而是小心地缓慢放下。

可饶是如此,那增强的拉扯之力,还是令他身形一个不稳,迈出了一大步。

Shen Luo 见状,心中稍安。

按照这种增幅,两步之内,他还是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安然取回逍遥镜的。

谁料当他迈出Third Step 时,一股强大无比的拉扯之力陡然袭来,令他整个人直接横飞出去,竟是越过了逍遥镜所在的裂隙,moved towards 那片distorted space 深处漂去。

Shen Luo 顿时一惊,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抬起一拳轰响身前。

伴随着一阵dragon roar 象鸣之声响起,数条金dragon phantom 迸射而出,打向前方虚空,继而轰然爆裂。

一股强大的反推之力从前方倒卷而来,这才止住了Shen Luo 前冲之势。

他的双腿上旋即浮现金鳞,双脚如dragon claw 一般抓入地面,开始翻身朝回跋涉。

Shen Luo 凭借着尚未散尽的余波和强大无比的strength of dragons and elephants ,forcibly step by step ,爬了回来。

等他冲出那片distorted space ,坐在地上调息时,掌心中已经多了那面暗red 的逍遥古镜。

稍作调息后,他立马迫不及待地将法力注入逍遥镜内,可那宝镜却是completely motionless ,如同一件死物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Shen Luo 略一迟疑,当即运转起Innate 炼Treasure Art ,开始refining 起那面逍遥镜来。

而随着他的法力覆盖住那面古镜,镜身上的水纹和云纹纷纷亮了起来,一层云水雾气从镜面蒸腾而起,紧接着一层接一层的禁制接连浮现而出,如花瓣一般将古镜裹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