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Dream Master Chapter 130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hen Luo 方一进入玩偶之城内,没有丝毫迟疑,立即在城内飞遁而行,寻找府东来的踪迹。

城中街道分布极其规整,criss-crossed 的巷道就仿佛one after another 精密的符纹,而当中一座座建筑则像是符纹交错的节点。

Shen Luo 穿行其间,便好似行走在迷宫内一般,来回打着转。。。

他找了许久,也没能发现府东来的踪迹。

就在他飞越过一片低矮的房屋上空时,放开的Divine Consciousness 里,突然传来了法力印记的感应。

“那个法力印记果然在玩偶之城内……”Shen Luo eyebrow raised ,沉吟一下后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他当初在玩偶之城内留下五个法力印记,有四个分离了出去,现在看来是鬼偃发现了那印记的存在,为了误导他们,这才将其分离出去。不过留存下来的这个让他一直大惑不解,若无这个印记,他们也找不到这dark abyss 谜窟。

为了节省时间,他甚至没有继续飞遁,而是直接施展Second Wood Immmortal Escape ,周身azure light 一卷就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瞬,他的身形就出现在了一座vermilion 的雄伟great hall 外。

“没错,就在里面了。”Shen Luo 推开大门,进入了殿内。

可等他进入之后,抬眼一扫,却面露困惑之色。

宽敞无比的great hall 里面,空荡荡的,没有半点陈设,只有两排支撑栋梁的红漆柱子伫立其中,青石铺就的地板上,积着厚厚的灰尘,上面残留着杂乱的印痕。

那法力印记明明就在此地,可他却看不到。

Shen Luo 在殿内找了几圈,仍然一无所获。

“没错啊,印记明明还在这里,莫非……”Shen Luo 沉吟间,目光落在了地面的石板上。

他运起Yellow Court Scripture cultivation technique ,抬起一掌,整条手臂瞬间被dragon scales 覆盖,作势就要插入地面,将这great hall 地面给掀翻开来。

“沈兄……”

这时,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从他身后响了起来。

Shen Luo 手上动作一僵,连忙扭头看去,就见府东来正倚着一根房柱,有气无力地朝他挥舞着打招呼。

“府兄,可算找到你了,你怎会在此?”Shen Luo 大喜,连忙迎了上去。

府东来的状况很不好,全身上下riddled with scars ,有些一看就是陈旧伤势,有的则应该是新晋才受的。

他的脸色煞白无比,嘴唇上都没有半点血色,结了一层white 干痂,整个人全无Essence, Qi, and Spirit ,will know when you see it 是元气消耗过剧,甚至连Primordial Spirit 都有所损伤。

Shen Luo 快步赶上前去,一把扶住了府东来。

府东来在被Shen Luo 搀扶住的一瞬间,身上仅剩的那点气力也消耗光了,身子缓缓下滑,靠着房柱无力地坐了下来。

“沈兄……”

“先别说话。”府东来刚要开口,就被Shen Luo 阻止了。

只见Shen Luo 翻手取出一只white jade 瓷瓶,倒出一滴万年玉髓给府东来服下,而后又一手扶住他的后背,将法力缓缓渡入他体内,帮助他运化玉髓精华。

过了许久,玉髓的力量渐渐融入府东来体内,他苍白的脸色才逐渐恢复了些许血色。

待他长长spits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双手抱元,能够自行调息以后,Shen Luo 才收回了手掌,撤走了自己的法力。

Shen Luo 眼见府东来已经能够自行运功,知道他定会调息许久,便也sit cross-legged 下,取出逍遥镜继续refining 起来。

过了许久,逍遥镜上红light flashed ,又有8-Layer 禁制破解开来。

Shen Luo divine sense 探入其中,顿时被里面的景象惊住了。

只见原本只是一片黑暗的空间,此刻竟然扩张了一倍多,里面不仅有亮光,还有阵阵微风吹拂。

Shen Luo 循着亮光望去,就见那片区域竟然出现了一片面积不小的purple 竹林,林中有溪流蜿蜒穿过,源头埋于黑暗中,尽头也同样流入黑暗中。

Purple Bamboo Forest 内犹能感受到浓郁的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氤氲,生成了弥漫林间的灵雾,正是先前从spiritual eyes 中吸取的精纯元气。

其中大部分已经散入all around 黑暗中,蕴结于此处的也只不过是其中一小部分。

不待Shen Luo 仔细探查,他忽然感知到,盘膝调息的府东来已经转醒,便也退出了逍遥镜中。

等他睁开眼时,就看到府东来正倚着房柱,脸上挂着avoided a catastrophe 的笑意看着他。

“府兄,害你吃苦了。”Shen Luo 心怀歉意,连忙说道。

“差点以为没法等到你了,总算我命不该绝。”府东来shook the head ,不胜唏嘘道。

“你是怎么到了这里的?”Shen Luo 问道。

“当日跟你匆忙间分别之后,就一直被那厮追杀,中间被追上了几次,受了点伤。每次都是不得已催动Asura Invisibility Technique ,才能逃出。”府东来说道。

“Asura Invisibility Technique ?就是方才连我也瞒过去的术法?”Shen Luo 问道。

“不错。”府东来nodded 。

“这Invisibility Technique 倒是十分厉害,你若不主动现身,我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Shen Luo 说道。

“此术虽然隐匿效果极强,但却极其损耗法力,根本用不了太久。到后面法力消耗干净,就只能消耗Life Source 元气来维持此术了,否则根本瞒不过那家伙的感知。不过你若是再晚一些的话,我恐怕也一样要支撑不住了。”府东来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我进入dark abyss 谜窟中有些时日了,一直在循着当日留下的法力印记寻找,可惜路上状况不断,才耽搁到了现在。对了,我看我留下的法力印记似乎在你身上,这是怎么回事?”Shen Luo 说着,有些surprisedly said 。

“你说的是这个?”

府东来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团绿光,里面悬浮着一团复杂灵纹,正是Shen Luo 留下的法力印记。

“当日应是你第一次被困在玩偶之城,与那厮交战时发出的强力波动,被我感知到了,可惜那时候根本来不及赶过来与你汇合,自然也没办法跟你一起逃走。我便只好偷偷藏起了你留下的一个法力印记,后来辗转逃跑,藏匿在了这里。”府东来继续说道。

Shen Luo hearing this ,先是一愣,微微有些出神地思索了一阵,旋即恍然大悟道:

“so that’s how it is 。我就说留下的五个法力印记为何会分开,原来是你带走了一个。鬼偃那厮还想误导我,将其余四枚印记放在偃甲体内,带往了别处,也幸亏是你还留下了一个,否则我还真有可能没法找到玩偶之城,也就找不到你了。”

“我当初发现你留下的印记时,就知道你是为了再找回来才留下的,为了不被毁坏,才留下了一个。”府东来said with a smile 。

两人聊了两句,才都放松了些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