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Dream Master Chapter 130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想不到这里竟然也有一座魔阵,而且规模如此巨大,里面莫非也封印了什么Demonic Artifact ?”Shen Luo 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Divine Consciousness 朝那里探查过去。

可刚靠近魔阵,立刻便被一股tenacious 无比的力量挡住,无法越thunder pool 分毫。

虽然Divine Consciousness 无法渗透进去,他还是感应到了眼前这座魔阵的一些情况,此处魔阵完好无损,而且formidable power 惊人,将阵内空间尽数封锁,比起玩偶之城边缘的禁制也毫不逊色,想要进去取宝恐怕不易。。。

不过Shen Luo 对于stone pillar 内的东西本就无意染指,很快收回了视线,向小夫子提议脱离此地。

此行收获已经很多,这里危机重重,再耽搁下去,一旦鬼偃那边彻底掌握了玩偶之城,所有人都将dead end ,赶紧走人才是正理。

小夫子也注意到了洞窟深处的魔阵和stone pillar ,目光一凝后却也没有说什么,毫不迟疑的同意了Shen Luo 的提议。

二人各施divine ability 隐匿行迹,朝外面遁去。

“对了,刚刚除了噬元魔棒,还有一物对这魔阵产生感应,是什么东西?”Shen Luo 突然回想起刚刚的情况,Divine Consciousness 往琳琅环内一探,神色startled 。

他本以为是幽Spirit Bead 那件Demonic Artifact ,却并非此物,被魔阵引动的却是从百哭兽那里得来的那颗black 圆球。

black 圆珠此刻绽放出阵阵black 霞光,表面的黑壳飞快剥落,几个呼吸间便外形大变,化为一枚black 铜环。

“那black 圆球原来是一枚black 魔环。”Shen Luo 眼睛微微睁大。

这black 铜环表面隐现丝丝black flame ,正是魔焰,不断冲击着琳琅环,似乎想要飞射而出,噬元魔棒也是如此。

“black 魔环倒也罢了,噬元魔棒是从那座stone tablet 里得来的,stone tablet 周围的魔阵和前面那座魔阵颇为相似,莫非二者之间有什么关联?”他心下猜测。

可就在此刻,一片巨大黑影突然迎面飞来,Mount Tai 压顶般砸向Shen Luo 和小夫子,赫然正是血骷Old Ancestor 身下的那个巨象阴兽。

Shen Luo 和小夫子见此一惊,急忙闪身躲开。

“hong” 的一声大响,巨象阴兽重重砸在地上,地面一阵晃动,几头周围阴兽不幸被压得粉身碎骨,死不瞑目。

而那巨象阴兽也气息微弱,身上浮现出一块块about one chi 大的purple black 斑点,看起来像是中了某种剧毒,巨响挣扎几下,硬是没有站起来。

Shen Luo 暗惊,这巨象乃是阴兽之体,天生便无惧overwhelming majority 的剧毒,而且其体型庞大,cultivation base 也达到了True Immortal Stage ,这些紫黑斑点是什么剧毒,竟然能将其一下毒倒。

一声愤怒的巨吼也从前方传来,一道血色silhouette 也从天而降,fiercely 砸在巨象阴兽附近,赫然却是血骷Old Ancestor 。

“血骷Old Ancestor !”Shen Luo 抬头朝前方望去。

血骷Old Ancestor 实力强绝,是何人竟能将其击飞?

半空之中,魔心,Yellow Sand Sect 袁明,Profound Earth Sect 肥胖大汉,御兽宗green clothes 少妇等四人并肩而立。

那袁明手捧一个black 匣子,box lid 半开,闪动着幽幽black light ,不知是何treasure 。

旁边的魔心手持那柄Blood Demon Blade ,魔刀此刻涨大到了several feet 之巨,猩红似血,邪气冲天,一股浓郁无比的blood-reeking qi 弥漫周围several ten zhang 范围。

“Blood Demon Blade !是你!”血骷Old Ancestor 从地面一跃而起,怒吼出声,似乎认得魔心。

血骷Old Ancestor 身上也浮现出一些purple black 斑点,跗骨之蛆般吸附在其血色骸骨上,竟然也中了剧毒,庞大的气息变得异常混乱,而且减弱了很多。

Shen Luo 眉尖上扬,这血骷Old Ancestor 看起来乃是骷髅化形,无血无肉,比起寻常阴兽更能抵御剧毒,竟然也中了毒。

不过血骷Old Ancestor 中毒,对他来说却是好事,离开此地就更加容易了。

他身形一转,便要绕过几人继续向外stealth ,却被旁边的小夫子抬手拦住。

“Fellow Daoist Shen 还请稍等片刻,魔心和这血骷Old Ancestor 似乎有些牵扯,此人将无垠沙海搅风搅雨,明里暗里都在针对我Heavenly Secret City ,不将其来dark abyss 谜窟的目的查清,我心中难安。”小夫子传音说道。

“我们留下倒没有什么,鬼偃那边若彻底掌握玩偶之城……”Shen Luo hesitantly said 。

“Fellow Daoist 不用担心,刚刚我在玩偶之城祭炼那玩偶stone tablet 时,在里面动了一个小手脚,虽然无法阻止鬼偃refining 玩偶stone tablet ,却也能让他祭炼时间增加不少。”小夫子说道。

Shen Luo hearing this relaxed ,对魔心and the others 来此的目的也颇为好奇,nodded 答应下来。

“血骷,你常年占据此地,凭借那宝贝精进cultivation base ,这么多年也够了吧,乖乖将此地交出来,否则don’t blame me 刀下无情!”魔心冷笑出声。

“我早该想到,这么多人为何突然一下子涌进dark abyss 谜窟,原来一切都是你在捣鬼。”血骷Old Ancestor 寒声说道。

Shen Luo 听闻此话,神色微变。

他早就觉得Heavenly Secret City 众人,还有Yellow Sand Sect ,Profound Earth Sect cultivator 齐聚dark abyss 谜窟颇为蹊跷,似乎有人在暗中操控这一切,血骷Old Ancestor 这般说,莫非一切都是魔心所为?

魔心冷笑不语,掐诀一点手中Blood Demon Blade ,整个人连同Blood Demon Blade 一闪消失,next moment 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血骷Old Ancestor 头顶,凌空斩下。

Blood Demon Blade 上的blood light 瞬间凝聚,化为一道several ten zhang 长的可怖巨大刀影,当头劈下,看这势头要将血骷Old Ancestor 劈成两半。

袁明,肥胖大汉,green clothes 少妇三人见此,也尽数扑上,两只yellow 短戈,一面yellow 大盾,一片五色poison mist 同时电射而至,击向血骷Old Ancestor 。

血骷Old Ancestor 怒吼一声,right hand 五指紧握成拳,化为一股粗大blood light 向上一捣而出,和bloodfiend 巨刀碰撞在一起。

同时他身上blood light 大放,瞬间压下身上的紫黑毒斑,one after another 血红骷髅illusory shadow 从blood light 内射出,扑向魔心,袁明and the others 。

魔心and the others 早已领教过血色骷髅illusory shadow 的厉害,见此如避蛇蝎般躲闪开来。

血骷Old Ancestor 背后骨翼blood light 一盛,巨大身躯化为一道血影,”sou” 的一声飞出几人包围圈,朝阴窟深处迅疾无比的射去。

“快追,别让他催动那件treasure !”魔心神色陡变,厉声shouted 。

话音未落,他当先追了过去,袁明and the others 急忙跟上。

“我们也去?”Shen Luo 见此,传音询问小夫子的意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