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Dream Master Chapter 139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炮筒……”

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startled ,心里蓦然泛起不妙的预感,立刻抬手召回ancient mirror ,张口喷出一股赤红火柱打向Shen Luo 。

这道火柱的火焰纯粹无比,却没有散发出多少炙热气息,极度接近控火Peak 的至纯之焰。

然而半空的Shen Luo 根本没有躲闪,催动了神匠火炮。

炮口处刺目rays of light 闪过,“轰隆”一声巨响,引得附近虚空都为之一颤。

一道粗大白色光柱从炮筒内电射而出,和赤红火柱对撞在一起。

密集的闷响之声响起,赤红火柱被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般击溃。

那golden 炮筒正是神匠火炮,修成魂丝之后,Shen Luo 已经能彻底发挥出神匠火炮的formidable power 。

白色光柱缩小了不少,速度却没有任何减缓的向前射去,瞬息便追上了深红ancient mirror ,猛地爆裂开,化为一团不断闪动的耀眼white light ,散发出让人心惊肉跳的spiritual pressure 。

深红ancient mirror 被white light 吞没,镜身的灵光瞬间崩溃,紧接着啪嗒的碎裂声从里面传出。

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勃然变色,身体立刻冲天而起,化为一片涌动的火云冲进white light 中。

火云内无数火雷闪动,猛然爆发开来,顿时汹涌的white light 生生被击溃,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在云中显现出silhouette ,手中拿着那面深红ancient mirror ,镜面上已经浮现出几道裂痕。

“竟敢坏我法宝,纵然死十次也不足以偿还!”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豁然转头looked towards 半空的Shen Luo 。

可对方却disappeared ,让此兽不禁slightly startled 。

就在此刻,一股焚山煮海般的炙热气息从下方爆发,却是纯阳剑上Vermilion Bird True Fire 大放,将周围红丝彻底焚毁,彻底脱困而出。

旁边的Nine Nether Demon Flame 也将红丝焚毁,斩魔残剑同样脱困出来。

而封闭的通道口前,Shen Luo 静静站在那里,身上golden light 已经消退。

他旁边赫然还站着另一个Shen Luo ,手持着神匠火炮。

这个Shen Luo 并非本体,而是他之前用golden light 遮掩身体后,趁机凝聚出的水魂术Avatar ,凭借隐身符隐形stealth 到半空,击退了那深红ancient mirror ,救出了二剑。

“好奸贼,竟用此等Avatar 小术骗我!”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念头一转便明白事情始末,怒吼着扑下。

他身旁火云都涨了倍许,密集如雨的火雷蜂拥而出,整个great hall 顿时都是风雷之声,嗡嗡颤抖。

Shen Luo 对这个情况却不理会,both hands formed hand-seals ,纯阳剑上Vermilion Bird 真焰大放,滚滚一凝之下化为一只十几丈长的Blazing Vermilion Bird ,振翅向前射出,比先前sword light 快了数倍不止,一个闪动便到了福公所在的巨大蚕茧旁。

纯阳sword light 芒大放,发出巨大剑啸,fiercely 斩下。

“嗤啦”一声裂帛之音,巨大蚕茧被斩出一Daoist Priest 长的缺口。

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一步失算,步步失利,神色再度一变,身躯red light 闪过后也divided into two ,幻化成两具一模一样的身躯。

一个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驱动半数火云继续扑向Shen Luo ,另一个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却扑向福公蚕茧。

禁锢福公的蚕茧内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呼啸之声,耀眼无比的silver light 从里面透射出来,将整个great hall 照射得犹如白昼一般。

一道银白rays of light 从蚕茧内射出,化为一面银白大幡,正是福公的八卦幡,幡上燃烧着熊熊silver 烈焰,一轮浩大silver 光环从中爆发而出,轻易便将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和火云挡在外面,无法靠近一步。

另一边Shen Luo 也已经取出玄黄一气棍,层层棍影弥漫all around ,和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硬碰一击。

“轰隆隆”的巨响爆发,Shen Luo deng deng deng 连退三步,但是那边的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也被向后逼退。

Shen Luo 暗道Supreme Unity 存在果然厉害,虽然divided into two ,仍然能轻易震开泼天乱棒。

不过他的天Fiend Corpse 王还未出手,还有Mountains and Rivers State Chart 等一系列底牌,因而没有任何畏惧。

他运起Yellow Court Scripture ,golden light 闪动间,手脚都变成纯金之色,赫然化为了龙臂,象腿,无数棍影再次出现,劈头盖脸的打向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

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眸中凶光闪过,身躯red light 闪过后化为兽型,和外面那些Scarlet Flame Beast 差不多,不过个头大了一倍多,且身上多出了一套fiery-red 的骨排甲,上面灵光狂闪,看起来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

一化成兽型,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气息大涨,无限逼近Supreme Unity 层次,张口一吐。

一方暗红小印从中射出,正是其先前坐在上面时,手里把玩的那个。

暗红小印迎风涨大百倍,化为一块山峰般的巨印,四面铭刻着山河花鸟图案,底部却是无数古朴花纹和formation diagram ,看起来极具古意,moved towards 无数棍影当头砸下。

“铛”的一声巨响,漫天棍影应声而碎,正大展divine might 的玄黄一气棍也被震飞出去,pu’ sound 近半刺进旁边的墙壁内,尾端狂颤不已。

Shen Luo 握着玄黄一气棍的fingers split open ,整个人更向后震飞,砸在通道stone wall 上。

“peng” 的一声大响,他将stone wall 砸出一个深坑,mouth spurt blood 了出来。

他虽然已经运起Yellow Court Scripture 变化了身体,可那暗红巨印formidable power 实在太大,他的双臂仍旧剧痛难当,internal organs 也好像翻转过来。

“这暗红大印是什么法宝?竟有此等可怖威能!”Shen Luo 心下不禁骇然。

若非他cultivation 的是Yellow Court Scripture ,fleshy body tenacious 胜过寻常cultivator 不知多少,这一下已经骨肉成泥。

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看到Shen Luo 受大印一击竟然没死,甚至那根金黑长棍都没有毁损,眼中透出surprised look 。

这件暗红大印法宝的formidable power ,他最是清楚,那可是inheritance 自上古封神大战的重宝,虽然损毁了一角,内部禁制崩毁许多,formidable power 不及全盛时的一半,可也不是真immortal cultivator 士能够抵挡的。

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虽然惊讶,却没有迟疑,正要再次催动暗红大印给Shen Luo 致命一击,面上突然现出痛苦之色,身体上浮现出一块块紫黑毒斑,却是发瘟匣的瘟毒终于起效。

“毒?什么时候出现的?”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eyes shrank ,却也没有惊慌。

他的本体乃是Supreme Unity 存在,又是Fire Spirit Physique ,本就颇为克制剧毒类的divine ability ,立刻loudly shouted ,全身浮现出一团团纯粹无比的scarlet red flame ,熊熊燃烧,身上的毒斑开始快速消退。

超级Scarlet Flame Beast 紧绷的心弦一松,目中灵光闪动间,暗红大印再次隆隆落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