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Dream Master Chapter 149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4 作者: 忘语

  第1496章 古怪的锦帕   “该死,刚刚那道蓝光是什么禁制?从哪冒出来的?”炎烈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朝此前蓝光冒出之处望去。

  那里空空如也,只残留了些许Monster Qi 。

  “如果我没看错,那似乎是镜妖的镜面传送divine ability ,看来是万水daoist 预留的手段,只是没听说过那万水daoist 拥有一头镜demon spirit 宠,莫非是万水daoist 那个帮手的?”田三七挥手抓过残留的Monster Qi ,略一沉吟,开口说道。。

  “镜妖!Fellow Daoist Tian 可能看出其cultivation realm ?”炎烈surprised and angry 过后很快平息下来,问道。

  田三七hearing this 一拍腰间,一枚light purple 圆珠飞射而出,珠内射出一股略带梦幻气息的light purple rays of light ,笼罩住手中的Monster Qi 。

  “这Monster Qi 主人cultivation base 不弱,已然达到了True Immortal Stage ,而且其手中似乎有件formidable power 强大的法宝,难怪刚刚能将我们三人强行送走!”田三七很快说道。

  “True Immortal Stage 的镜妖!万水daoist 那厮我很了解,绝没有ability 收服一个True Immortal Stage Spirit Pet ,定然是那mysterious 帮手的。”炎烈皱眉说道。

  “Fellow Daoist Tian 这枚Spirit Bead 莫非是苍魂珠?西牛贺洲黑麟山苍魂Old Ancestor 的看家重宝,据说this treasure 极善于探查解析,能通过a thread of aura ,分析出cultivator 的realm ,cultivation technique ,甚至是弱点等等,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一旁的鬼藤上人开口说道。

  “鬼藤Fellow Daoist 好眼力,没错,这正是苍魂珠。”田三七收起苍魂珠,深深凝视了鬼藤上人一眼后说道。

  鬼藤上人hearing this 心下一惊,那苍魂Old Ancestor 乃是Supreme Unity 期的expert ,竟然肯将看家法宝借给田三七,莫非二者之间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就在此刻,一团蓝white light 团从远处射来,很快便到了近处。

  光团徐徐散开,显露出方金阁三人的silhouette 。

  “看三位Fellow Daoist 面色,已经找到万水daoist 了,又被其逃掉了吗?”那黑脸老者faintly smiled and said ,大有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之色。

  “没错,那万水daoist 已然进入了暗府内,如今应该差不多把里面treasure 收罗干净,三位也不必忙活,打道回府吧。”鬼藤上人冷笑说道。

  黑脸老者面色一沉,正要反唇相讥。

  “好了,无意义的斗嘴到此为止,炎Fellow Daoist Lie ,此处当真是那暗府所在?万水daoist 已经进入其中?”桃香looked towards 炎烈。

  “没错,此事是我亲眼所见,想不到此人竟然能找到这暗府所在,是我有些小看他了。”炎烈面色有些难看。

  桃香看上前方山壁,掐诀一催身周的万里卷云,带子一头飞射而出,如同一条blue 巨鞭抽打山壁上。

  “轰隆”一响巨响,山壁凭空冒出一层white light ,轻易抵挡住万里卷云的一击。

  “果然是入口所在,这禁制看起来颇为不凡,不过炎Fellow Daoist 先前说自己乃是东华Loose Immortal 一名dísciple 的后人,想必对这禁制也不是全无头绪吧。”桃香对炎烈说道。

  “这里的禁制应该是东华Loose Immortal 秘传的玉虚pill cauldron 大阵,想要破开并不容易,好在先祖留下一份pill cauldron 大阵的formation diagram ,以我们六人一起出手,很快应该可以破开。”炎烈沉吟了一下后说道。

  “好,那我们马上动手。”桃香面上喜色一闪。

  炎烈hearing this ,面露look of hesitation 。

  “炎Fellow Daoist Lie ,如今那万水daoist 已经进入了暗府,Fellow Daoist 再迟疑下去,里面的所有treasure 很快就要被万水daoist 全部拿走了。”桃香说道。

  炎烈听了这话,身体一震,和田三七,鬼藤上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翻手取出一份formation diagram 。

  ……

  Shen Luo 眼前被无尽white light 淹没,好一会才恢复平静,发现自己出现在一间宽阔great hall 内,万水daoist 也在旁边。

  great hall 高seven-eight zhang ,全部都由一种晶莹白玉铸造,到处雕刻了精美的花纹和浮雕,看着颇为不凡。

  “这些白玉Spiritual Qi 内敛,色泽温润,莫非是暖阳白玉?”万水daoist 四下张望两眼,说道。

  Shen Luo 看了周围great hall 一眼便收回了视线,望向great hall 深处,那里摆放着一张宽大jade table ,上面盖着一副长约数尺大小的方形锦帕,下面微微鼓起,似乎盖着什么东西。

  万水daoist 也注意到了great hall 深处的jade table ,eyes immediately 一亮,身形一晃飞掠到桌前。

  Shen Luo 见此欲言又止,先展开Divine Consciousness 探查殿内情况,没有发现意外后才来到jade table 前。

  万水daoist 此刻已然发出一股蓝光将方形锦帕扔到一旁,显露出下方的东西。

  一股隐晦法力波动散发开来,下面却是两个about one chi 大的jade box ,内部隐有宝光透出,看着便觉得不凡。

  “果然有treasure !”万水daoist 面上一喜,手掌一翻。

  那股蓝光罩向两个jade box ,两个jade box 上立刻豁然腾起两股white light ,抵挡住了万水daoist 的抓摄。

  “禁制!”

  万水daoist lightly snorted ,手中射出的蓝光顿时大盛,化为一道兰blue giant palm fiercely 抓住两个jade box 上的white light 。

  无数水雷从giant palm 内透出,包裹住jade box 周围的white light fiercely 碾磨起来,发出密集的雷电rumbling sound ,看来是想用蛮力破开禁制。

  Shen Luo 静静站在旁边观看,没有急于出手。

  jade box 周围的white light 只是普通禁制,凭万水daoist 之力破开并无问题。

  他朝great hall 其他地方走去,探查殿内各处情况。

  他先前进来的时候放出镜妖,在外面暗算了炎烈and the others 一下,如今方金阁那三人恐怕也已经到了外面,需得快速将这里寻找一遍。

  走到great hall 某处时,Shen Luo eyebrow raised ,从地上捡起一物,却是万水daoist 先前扔掉的方形锦帕。

  此物呈现灰白颜色,看质地颇为粗糙,如同寻常农家织出的粗糙老布一般,上面随意点缀着几道粗糙的花纹,一点美感也没有。

  这幅锦帕上面几乎感应不到法力痕迹,却能将那两个jade box 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彻底掩盖住,绝不是寻常Magical Artifact 。

  可是当他运起Divine Consciousness 没入其中,除了Divine Consciousness 在里面运转有些晦涩难行外,并未发现其他古怪之处。

  “咦,这块锦帕倒是has several points of 古怪啊,快让我瞧瞧。”Fire Spirit 子的声音突然想起。

  “你也觉得这东西有些不凡?那就麻烦你探查一下了。”Shen Luo 正无暇细查此物,翻手将锦帕收入冥火炼炉内。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