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Dream Master Chapter 165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作者: 忘语

  第1652章 斗智斗勇   幽泉和红窟眼眶内rays of light flashed ,召回了各自法宝,对于巫罗似乎有些畏惧。

  Shen Luo 却没有停手,再度催动无数sword qi 朝巫罗攻了上去。

  “hehe ,我就知道Shen Luo 你不会轻易死心,不过这样的攻击对我无用,何不让你的帮手催动那Immemorial Limitless Array 试试,看看此阵能否克制我的幻灵之体?”巫罗冷笑出声,并未躲闪,任凭sword qi 斩在身上。

  所有sword qi 再度从其身上飞穿而过,同样没有一点效果。

  巫罗face revealed a look of ridicule ,正要说什么,一golden sword light 从漫heavenly sword qi 内射出,表面隐现golden 雷电,快似惊雷地斩向巫罗脖颈。

  巫罗感应到golden sword light 的气息,神色陡变,身形一晃,朝旁边横移开去。

  “嗤啦”一声裂帛之音响起,blood light 乍现!   巫罗胸口被斩出一个about one chi 长的伤口,鲜血蜂拥而出,却是她在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躲闪开来,避免了一剑断首的下场。

  只是她的虚化变身也被破解,身体快速恢复了原状。。。

  “刚刚那sword light 是什么?竟然能伤害我的不死幻Spirit Physique !”巫罗面露惊色,手按伤口向后飞退。

  Shen Luo 没有答话,掐诀冲纯阳剑一点,十柄飞sword suddenly 分散开来,落在了巫罗身周,迅疾结成了纯阳golden light sword array 。

  “杀!”

  随着Shen Luo coldly shouted ,无数附带着Heavenly Fire 的光剑从天而降,如暴雨般densely packed 罩向巫罗。

  至于那道带着金雷的sword light 再度融入了漫天光剑内,消失不见,显然随时可能发动致命一击。

  巫罗ugly complexion ,戴在right hand 上的爪刺blood light 大放,在胸前伤口上一抹而过,那道巨大伤口顿时浮现出无数细小血丝,快速交织蠕动。

  原本巨大的伤口,眨眼间便恢复如初。

  与此同时,巫罗身体立刻再次变得透明,Overflowing Heaven Sword Peak 从其身上穿透而过,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Shen Luo frowned ,巫罗这么快便治好了伤,且又施展出不死幻灵变身,整个过程比之前快了很多,且虚实变化之间不再有时间限制,比以前难缠了数倍。

  思量间,他身形一晃飞入golden light sword array 内,整个人也消失不见。

  “藏头露尾,break for me !”巫罗angrily snorted ,朝半空一个燃烧着Southern Bright Trigram Fire 的golden 剑轮扑去。

  她right hand 爪刺blood light 大放,一只房屋大小的血色giant claw 凭空凝聚而出,根本无视落下的无数光剑,一把将golden 剑轮抓住,便要fiercely 捏碎。

  Shen Luo silhouette 一闪出现在血色giant claw 旁边,手捧Heaven Turning Seal ,对准血色giant claw fiercely 砸下。

  “轰隆”Heaven-shaking, Earth-shattering cry 的巨响,血色giant claw 直接炸裂开来,化为无数blood light 飘散。

  Shen Luo 刚要松一口气,突然发现Heaven Turning Seal 上和剑轮内的纯阳剑上都沾染了许多blood light ,而且快速朝二宝内侵袭而去。

  他面色一沉,急忙催动纯阳剑和Heaven Turning Seal ,试图驱除这些blood light 。

  然而那些blood light 仿佛附骨之蛆般牢牢吸附在二宝内,无论是纯阳剑的Southern Bright Trigram Fire ,还是Heaven Turning Seal 庞大威能都无法驱除分毫。

  纯阳剑和Heaven Turning Seal 发出阵阵哀鸣,上面的灵光也随之快速黯淡下去。

  Heaven Turning Seal 倒还罢了,纯阳剑被侵蚀,golden light sword array 顿时出现了一处漏洞。

  此刻全靠golden light sword array 困住巫罗,若sword array 被破,想要再抓住此魔便难了。

  Shen Luo 急忙祭起另一柄纯阳剑替代,堵住了sword array 的漏洞,这才堪堪稳住sword array ,同时他将被blood light 侵蚀的纯阳剑和Heaven Turning Seal 收入袖中,运起了Pure Yang Sword Art 。

  一股火焰般red light 注入二宝内,纯阳剑和Heaven Turning Seal 上浮现出一层跳动不已的red 火焰。

  这是Pure Yang Sword Art 的一门divine ability 纯Yang True Fire ,最善于refining 法宝内的异物,而且只要法力足够,纯Yang True Fire 能长时间运转,不像纯阳剑内的Heavenly Fire ,有其限制。

  巫罗coldly smiled ,那些blood light 是最为纯正的蚩尤demonic energy ,血色爪刺内还有污秽禁制,岂是能随意驱除的。

  她转身朝另一个golden 剑轮飞去,right hand 血色爪刺上rays of light 涌动,虚空一探。

  一只血色giant claw 再次出现,抓向了in midair 的剑轮。

  Shen Luo 面色一沉,顾不得驱除纯阳剑和Heaven Turning Seal 内的blood light ,将它们收入体内,双脚lightning 闪过,人凭空出现在巫罗前方。

  黑红rays of light 闪过,一尊巨大偃甲一冒而出,正是that 毁灭明王,胸口的操控室大门洞开。

  Shen Luo 化为一道电光遁入其中,毁灭明王烈日战斧绽放出烈日般的rays of light ,周围虚空被照映的一片通红,仿佛将整个空间都要点燃了一般。

  庞大的烈日战斧化为一道幻影,速度快得难以置信,一闪斩在血色giant claw 上。

  “轰隆”一声巨响!   血色giant claw 再度被击碎,但烈日战斧上已被blood light 侵染,烈日般的red light 快速黯淡下去。

  Shen Luo 心下一沉,这blood light 竟然连偃甲也能侵蚀。

  “Shen Luo ,我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法宝!”巫罗sneered ,立刻便第三个剑轮扑去,血色爪刺上rays of light 再盛,凝成一只血色giant claw 抓向剑轮。

  Shen Luo 心中一紧,可他现在带着毁灭明王,无法施展Thunder-Escaping Technique ,急忙催动毁灭明王追赶过去,同时急召斩Demon God 剑,利用轩辕Divine Lightning 驱除法宝内blood light 。

  但就在此刻,他right hand 法脉内的black 种子突然一动,两根black 根须split open space ,刺进纯阳剑和Heaven Turning Seal 内,一下将二宝内的blood light 吸纳殆尽。

  Shen Luo startled ,随即又惊又喜,didn’t expect 这black 种子竟然能吸纳污秽法宝的blood light 。

  不过之前East Sea Dragon Palace 大战之时,black 种子便曾吸纳过血色bone flute 内的蚩尤demonic energy ,眼前这血色爪刺和当初的bone flute 气息相仿,black 种子吸纳爪刺blood light 并不奇怪。

  想到这里,他立刻将Heaven Turning Seal 取出,抬头扔了出去。

  天Fiend Corpse 王一闪出现,将此印抓在手中,朝巫罗扑去。

  而Shen Luo 则掐诀对着烈日战斧一点,战斧一闪从毁灭明王手中消失,next moment 出现在Shen Luo 身前,缩小了很多倍。

  他翻手握住战斧,催动black 种子之力。

  烈日战斧的blood light 也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黯淡,几个呼吸便彻底消失。

  这些事情说来复杂,其实发生在in a flash 。

  天Fiend Corpse 王此刻也追上了巫罗,Heaven Turning Seal 化为一团暗红rays of light 射出,流星般打向血色giant claw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