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1012

  “大人”张巨来转头looked towards Lu Ye ,面露征询之意。Lu Ye 略一沉吟,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以后这明月洞,由你来当家做主”

  按他原本的想法,是要将这里的Blood Race 屠戮一空的。但他didn’t expect 这里还有一些被掳来的Human Race 女子,而且那些Human Race 女子都怀了身孕

  杀光这里的Blood Race 不是难事,可杀完了之后呢要如何安置那些女子

  留在这里总是不妥的,若将她们送去附近村落安置,短时间或许无虑,可一旦她们产下Blood Race 婴儿,情况只会更加不妙。

  得有一个能让她们安稳生存的空间,明月洞是唯一的选择,所以只能暂时保持明月洞的现状。

  待到她们产下Blood Race 婴儿之后,方可另行安置。张巨来hearing this 大喜,转身弯腰,切下孙妙珠的头颅,用手提着,大步走到门外。

  一众Blood Race 从各处赶赴过来,看到他手中怒目瞪圆,死不瞑目的头颅,皆都大惊。

  有Blood Race 喝问“张巨来,你杀了洞主你怎么敢”张巨来coldly snorted ,将孙妙珠的头颅丢出去“以后我便是明月洞的洞主,谁赞成谁反对“

  染血的头颅在地上滚了几下,滚到那个喊话的Blood Race 面前,他往前踏出一步,面色cold and severe “就凭你也想当洞主怕是没那个资格。“

  明月洞中孙妙珠的实力无疑是最强的,其次便是这个喊话的Blood Race 了,再之后才轮到张巨来和另外一个固与他cultivation base 相当的Blood Race 。

  孙妙珠死了,不管张巨来是怎么杀的她,按Blood Race 的规矩,实力最powerhouse 才有资格继洞主位,这个实力最强的Blood Race 自是不服气。

  “那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资格。”换做以前,张巨来自然不会争抢洞主之位,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但如今Lu Ye 已经发话他又岂敢不尊。

  even more how ,有Lu Ye 和道十三站在他身后,这明月洞中,他又怕了谁

  “道十三!”张巨来厉喝一声。

  Lu Ye 立刻给道十三打了个眼色。

  道十三便大步从张巨来身后走出,直朝那说话的Blood Race 迎去,周身spiritual power 涌动。

  那Blood Race 忍不住大笑“trifling Spirit Creek Realm 血奴,也敢造次”这般说着,欺身而上,一抓朝道十三的脑袋抓了过来,sharpness 的指甲扣在道十三的脑门上,blood energy spiritual power 涌动时,Blood Race 脸色倏变,预料中捏爆这个血奴脑袋的一幕没有出现,他感觉自己捏住的不是脑袋,而是一块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金石。

  怎么回事

  他面上才露出疑惑的神色,便有一只拳头在他的视野中急速放大。

  轰地一声naked eye 可见的气浪冲击而出,血色飞溅。道十三一拳之下,这个足有Cloud River 8-Layer 境cultivation base 的Blood Race 的脑袋便被轰爆了。

  断颈处,鲜血狂喷。

  这耸人听闻的一幕让所有在场的Blood Race 都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纷纷惊恐地朝道十三望去,总算明白张巨来哪来的ability 杀了洞主,又哪来的底气要继任洞主之位了。本以为他只是收了一个体型壮硕点的血奴,谁知这血奴竟有这般恐怖的蛮力。

  无头尸身晃了晃,噗通一声倒地。

  这一声响如大锤一样砸在所有Blood Race 的心头,他们勐然回神,望着张巨来的expressions all 变了。

  有些畏惧,更多的是羡慕。

  “还有谁觉得我没资格继洞主位的。”张巨来冷眼扫过。

  一众Blood Race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one-knee kneels 了下来,伸手抚胸,齐齐高呼“pay respects to 洞主”

  张巨来的腰杆子都不由挺直了许多,一股自得之意油然而生。

  他可从未想过,自己居然有继任洞主的一天,当然,他也没忘记,这一切都是Lu Ye 带来的。

  出手的虽然是道十三,但道十三也是听从Lu Ye 的命令。

  Blood Race 的内部征伐很频繁也很严重,当然,如这样同聚一处Cave Mansion 内的Blood Race ,一般是不会发生什么争斗的,他们也知道报团取暖的道理。

  但总有一些例外发生,同一个Cave Mansion 之中,谋权篡位的事也是偶尔能见到的。

  这也是诸多Blood Race 能够迅速接受张巨来的原因,他如今有一个这么强大的血奴,自然有资格做洞主。换了他,其他任何Blood Race 坐上那个位置都难以服众。“都退下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有事我再叫你们。”张巨来挥了挥手。

  诸Blood Race 不敢有什么异议,便从哪里来的,回了哪里去。

  待Blood Race 们退去之后,张巨来才走上前,将那被道十三捶死的Blood Race 血晶取出,双手捧着,恭恭敬敬地交给Lu Ye 。

  Lu Ye slightly nodded ”找一个干净点的地方给我。”张巨来立刻前头引路。

  少倾,来到一处还算宽敞的窑洞中,Lu Ye 随意布置了一些简单的禁制,盘坐下来。

  取出清水,将两枚血晶清洗干净,选了孙妙珠的那一枚,丢入口中咬碎。

  他的cultivation base 如今已经恢复到天7th Layer 次了,吃血晶所带来的好处,比他进山捕猎,吃那些走兽monster beast 血肉要大的多,能清楚地感受到自身禁锢之力的消散。

  这一枚血晶下去,恢复Cloud River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应该nothing difficult 。

  ka beng ka beng

  Lu Ye 一边咀嚼着,一边对站在一旁的道十三招了招手。

  道十三便坐在他旁边。

  Lu Ye 将另一枚血晶递给他∶“试试!”

  被Nine Provinces Heavenly Mystery 送至this world ,他最大也是唯一的帮手无疑就是道十三,他自己需要尽快恢复实力,道十三同样也需要。

  但Lu Ye 不确定道十三能不能吸收血晶中的能量。这玩意虽能迅速消融禁锢之力,但内里是有很多杂质的,此时此刻,Innate Talent Tree 上便有大量灰雾升腾,显然是Innate Talent Tree 在焚烧那些杂质。

  道十三没有Innate Talent Tree ,也不知吃下血晶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但他好歹是Divine Sea Realm 的体魄,就算有什么不妥,应该也不会有大碍,最起码不会死人,所以Lu Ye 打算让他试一试。

  道十三接过那血晶,眉头皱成了一团,看的出来,他心里是很排斥吃这东西

  IF

  但既是Lu Ye 的命令,他也不会反抗,便将血晶丢进口中,咀嚼起来。

  ka beng ka beng

  一主一仆,腮帮子都鼓鼓的,咀嚼声此起彼伏。很快,道十三就有了一些异常的反应,体表处浮现出一层blood light ,忽明忽暗的,就连他的眸子,都充满了血丝,整个人显得异常暴躁,却又无处发泄,只从鼻孔中喷出naked eye 可见的气浪,彷佛愤怒的wild beast 。

  Lu Ye 明显感觉到,道十三体表的灵光变色晦涩了不少。

  但道十三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却明显有所提升。

  Lu Ye 心头明了,吞服血晶对道十三是有用的,只不过用处没自己那么大,因为他没有Innate Talent Tree ,所以没办法如自己一样,将吞服下去的血晶全部refining 。

  他凭借Divine Sea Realm 的强大体魄,只能refining 其中的一小部分力量。

  而且因为血晶中是属于Blood Race 的力量,对道十三的spiritual power 也有一定程度的影响,这跟cultivator 短时间内吞服过多spirit pill 会导致pill poison 淤积是一个道理。

  他体表灵光的晦涩便是最好的明证。

  最终Lu Ye 得出结论,道十三可以服用血晶来恢复cultivation base ,但频率要控制住,否则对他没什么好处。Lu Ye 这边已经将血晶的能量全部refining 了,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cultivation base 恢复到了Cloud River Realm 的层次。

  不过就外在展现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来看,只有Cloud River First Layer Realm 的程度。

  还是需要更多的血晶啊!

  整理了一下脑海中关于Blood Race 的诸多信息,Lu Ye 有了计较。

  少倾,他唤来张巨来,对他一阵叮嘱,张巨来自是不断nodded 。

  又片刻后,明月洞的一处窑洞中,张巨来端坐在一张石椅上,身边站着Lu Ye 和道十三左Right Protector ,下方则是明月洞的十来个Blood Race 。

  这是张巨来成为洞主之后第一次聚众议事,Blood Race 们自然是闻风而至,来的很齐,除了值守在明月洞口的那个Blood Race ,剩下的全来了。

  这也多亏了道十三之前当众立的威,单纯的张巨来,Blood Race 们还不至于如此惧怕,可道十三的凶威他们之前可是亲眼见过的,没有哪个Blood Race 觉得自己能挡下道十三的一拳。

  “叫大家来,是宣布两个事。”张巨来按照Lu Ye 之前的叮嘱开口。

  一众Blood Race 都安静聆听。

  “第一件事,从今日起,我明月洞下Saint Race 不得随意猎杀或者欺凌血食,若有违背者,别怪我下手无情”一言出,全场哗然。

  张巨来做洞主,大家没什么意见,谁让人家good luck ,收了一个那么强大的血奴呢,在blood refinement 界,本就是实力为王。

  但张巨来让他们不要猎杀或者欺凌血食,就着实让Blood Race 难以接受了。

  在Blood Race 的固有观念中,血食就是一群圈养的牲口,任他们取夺,这么多年来,blood refinement 界的Blood Race 也是这么过来的,张巨来这个命令明显与他们心中根深蒂固的理念有冲突,也确实难以推行,毕竟他们需要cultivation 真要执行这个命令,以后他们的cultivation progress 起来可就难了。虽说Blood Race 也可以通过吞吐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或者汲取灵石中的力量提升,但这种cultivation way 哪有吸食血食的鲜血来的快。

  “第二件事,所有人选择性吃点排泄物,你们每次吞吃血食都会造成大量营养浪费,而排泄物里就蕴含了所浪费的物质,循环利用才能twice the results for half the effort ”张巨来一番言论引得一阵哗然。

  “大人,小的们没干过这种事,能否赐教”站在最前面的一位Blood Race 一脸渴望的望着张巨来。

  “好我就教教你们,首先加臭豆腐,腐乳加柠檬和排泄物,上下用人类面包夹住,堆成一个新食物,你们这东西做的行不行”张巨来问道

  “彳于”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