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1014

  如果一个阵盘催动之下,威能只能覆盖这么点大范围,那作用可就有些鸡肋了。

  当然,这可能跟他如今的cultivation base 被限制,再加上炼制阵盘的手法不够娴熟有关。

  或许等他日后cultivation base 渐涨,手法娴熟了,此类阵盘能够覆盖的范围会更大。

  正这么想着,忽有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传来。Lu Ye frowned ,朝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

  那惨叫声又一次传来,Lu Ye 初始还以为有人遭了什么毒手,但很快反应过来,事情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他站起身,从洞窟中走出,循着声音的来源走去。声音是来自洞口方向的,也是那些怀有身孕的Human Race 女子所居之地。

  Lu Ye 走过来的时候,一个个窑洞中,居住在其中的孕母们都在探头张望,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担忧。察觉到Lu Ye 的脚步声,这些女子又赶紧缩回了脑袋,躲在墙角处。

  Lu Ye 径直走到左手边一个窑洞口处,把眼一扫,发现里面一个女子looked pale 地坐在地上,脸上,额头上全都是汗水,秀发凌乱她一手扣在一旁的stone wall 上,扣的手上fresh blood dripping ,一手抚着自己的肚子。

  双腿间满是鲜血在流淌。

  这女子…赫然要分娩了。

  尽管已经猜到了这事,可Lu Ye 活这么大还是头一次遇到,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处理。

  好在他很快反应过来,扭头喝了一声“你们谁会接生”Human Race 的孕母在这里分娩胎儿肯定不是第一次,以前必然有人生育过,肯定有人有经验的。

  没人敢出声。

  对这些被掳来此地的Human Race 女子来说,自来了这里之后她们就没离开过自己的洞窟,更没有与谁说过什么话,对Lu Ye 的问题,自然不敢应答。

  Lu Ye 皱眉,只能再次开口“谁有经验,出来帮忙”依然没人回应。

  Lu Ye 没奈何,总不能随意抓一个过来帮忙,说不定when the time comes 帮不上忙反而添了乱,clenched the teeth ,自己踏进了窑洞之中。见他走进,那正在用力的女子抬头,凄婉地望着他,眸光痛楚中夹杂着一丝哀求。

  Lu Ye 走上前,想了想,抬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我不知道怎么做这事恐怕还要你自己努力,我尽量护持你。”这般说着,稍稍催动spiritual power 灌入女子体内。

  女子并非凡人,而是有cultivation base 在身的,只不过cultivation base 不高,Spirit Creek fourth layer 境的程度。

  可即便如此,分娩的痛楚也不是她能承受的,在这样的环境下,没人相帮,很可能有生命的危险。

  spiritual power 催动之下,女子一直紧皱的眉头稍稍纾解了一些勐然吸气,用力,口中发出压抑的惨叫声

  Lu Ye 此刻却是一脸unimaginable 的神色,因为他发现一件让他很难理解的事情,正催动spiritual power 默默感知着女子体内的情况。

  时间流逝,女子的分娩情况不太好,虽爆发了几次力量,却依然没能将肚中的胎儿产下,反倒让她变得虚弱起来,gradually 就连生机都变得微弱,哪还有力气再生产Human Race 孕育Blood Race 的婴儿,本就要消耗大量母体的底蕴,generally speaking ,但凡生育过Blood Race 婴儿的女子will not 太长寿。很多时候Human Race 女子在生育的过程中就会气绝身亡。每当此时,Blood Race 都会刨腹取胎。…

  就拿此刻来说,Lu Ye 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女子腹中之胎正在疯狂地吞噬着母体的一切,这也是她虽有Spirit Creek fourth layer 境的cultivation base ,却依然没办法顺利产胎的缘故。

  换做一个正常的胎儿,早已生育下来了。

  感受着女子体内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的生机,Lu Ye 心知若是放任不管,这女子必然要死在这里。

  当下不再犹豫,对着女子催动彩凤双飞spiritual mark 。刹那间spiritual mark 构建,本已陷入绝望眼角流出泪水的女子忽然睁开了眼睛,她感受到了澎湃而惊人的生机通过不知名的方式注入自己体内,就如即将干涸的大地得了雨水的浇灌,不但让她凭空生出了许多力量,甚至就连怀胎期间被胎儿吞噬的身子底蕴都迅速得到了补充。

  她自然知道这一切的源头在哪里,转头看了看旁边抓着她胳膊的Lu Ye ,投以一个感激的眼神,再次发力。少倾,随着女子最后一声惨叫传出,腹中胎儿顺利产下。Lu Ye 抬眼朝前望去,眼帘微微低垂着。

  并没有婴儿的哭泣声传来因为Blood Race 的胎儿,并非是以婴儿的模样诞生的。

  女子此刻生下来的,只是一枚椭圆形,表面殷红,还有naked eye 可见脉络的卵。

  乍一眼看上去,像是一个肉卵,表面的脉络还在微微鼓动着,好似正在呼吸。

  在Blood Race 的叫法中,这是血胎

  需要Blood Race 将血胎送至一些特殊的地方孕育,血胎才会破卵而出,化作真正的Blood Race 。而孕育血胎的地方,叫做血河整个blood refinement 界,血河贯穿East, West, North, and South ,在各个不同的位置都有分支,可以说血河便是blood refinement 界Blood Race 的根基所在。没有血河的话,就不会有Blood Race 。

  这些情报,都是Lu Ye 从那个死去的Blood Race 的记忆中窥探到的。

  Lu Ye 望着那血胎,回想着自己得到的情报,却不self-protection 边的女子忽然起身,一把抽出了他腰间的磐山刀,fiercely 朝两腿间的血胎剁去。

  只一刀,血胎便被噼开一个豁口。

  不过因为磐山刀本身并不锋利,所以没能将之切开。

  女子动手拔刀的举动无疑让Lu Ye 感到诧异,因为在this world Human Race 的观念中,Blood Race 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管Blood Race 对他们做了什么,他们都只有默默承受的份,哪怕Blood Race 要他们的性命,他们也不会有所反抗。

  这并非儒弱,也非胆怯,而是for a long time 根深蒂固的理念作祟。

  不单单是Blood Race 将this world 的Human Race 当成牲口,就连Human Race 本身,也只把自己做了牲口的定位。

  在这样的大势之下,一个Human Race 女子居然有胆子拔刀挥砍血胎,这无疑是极为不可思议的。

  所以他虽然能够阻止,却没有动手。

  只眼睁地看着女子大哭大叫着,挥动着磐山刀,将好不容易生育下的血胎噼的稀碎。

  满地鲜血在流淌。

  直到血胎已经完全看不出形状,女子才嚎陶大哭起来撕心裂肺。…

  Lu Ye 默默地将磐山刀收了回来,归入刀鞘之中,起身走出这个窑洞。

  虽说从未有过接生的经验但最他是知道的,这个时候需要很多热水。

  他决定去烧点热水来。

  也不需要他自己动手,叫来那两个曾经服侍过孙妙珠的Human Race 青年,吩咐他们一声很快便有烧好的热水端来。Lu Ye 亲自送进那女子的窑洞中,让她自行清理,这才离开。

  女子怀胎生育虽然耗损了大量底蕴,但经由彩凤双飞spiritual mark 的滋补,已经将自身的损耗补充了回来,只稍稍休息了一下,便完全恢复了过来。

  一番忙碌。

  one hour 后,正在研究如何更好地炼制蕴有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spiritual mark 阵盘的Lu Ye 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很快走到他的洞口前,站定。

  Lu Ye 放下手中阵盘,抬眼看去,正见到那女子cheerful 地站在那,她应该是洗过身子的,原本的污秽早已洗去只不过衣服没得换,还是脏兮兮的。

  头发简单地梳理了一下,却依旧有些凌乱。

  她忐忑地站在洞口处,对上Lu Ye 的目光,只躲闪了一下,便抬头直视Lu Ye ,抿嘴走了进来,一言不发地跪在Lu Ye 面前,peng~ peng~ peng~ 磕了几个头。

  大概是想表达谢意。

  毕竟方才若是没有Lu Ye ,她大概率已经死了。Lu Ye spiritual power 催动,伸手一抬。

  女子的上半身便involuntarily 地直了起来。

  “你叫什么”Lu Ye 问道

  女子回到“蓝齐月。

  声音透着一丝丝沙哑,虽说因为Lu Ye 的原因,她身子的亏空补了回来,但方才毕竟一直叫的那么大声。“为什么杀了血胎”Lu Ye 又问道“那毕竟是你生下来的。

  情绪已经平复下来的蓝齐月忽然又激动起来“Blood Race 都不是好东西他若长大,又不知要害了多少人,所以我杀了他”Lu Ye 注意到一件事,她称呼Blood Race 并非Saint Race ,而是直接以Blood Race 称呼的,并且她没有半点对Blood Race 的敬畏,有的只是无尽的仇视和痛恨。

  这在苍南村的村民们身上是完全看不到的。

  看样子,即便是blood refinement 界这样的大势之下,还依然有人天生就有反抗之心。

  “你觉得我不应该杀”蓝齐月looked towards Lu Ye 。

  “不。”Lu Ye shook the head ,“便是你不杀,我也不会让他活的。”虽说稚子何辜,但Blood Race 终究是Blood Race ,正如蓝齐月所说,他若长大,又不知要害了多少Human Race ,Lu Ye 本就没打算让那血胎存活。

  得了这样一个答桉,蓝齐月显然也有些意外,怔怔地看着Lu Ye ,她并不知Lu Ye 是who ,只是昨日见Lu Ye 跟着张巨来归来,便以为Lu Ye 是对方的血奴。

  但今日她的性命毕竟是Lu Ye 救下来的,所以她并不想欺瞒Lu Ye ,便有什么就答什么。

  如今来看,面前的男子好像不是血奴,因为若是血奴impossible 会对Blood Race 生出找害之心。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