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1017

  还未靠近此地,便有血腥味冲入鼻中。

  血池

  也是血河在blood refinement 界的一种外显方式。

  血河是地下河,隐藏在地下深处,并非流淌在地表的,这散布在blood refinement 界各处的血池,便是Blood Race 深入血河的途径和入口。

  Lu Ye 站在血池旁,凝神打量,brows tightly knit 。

  虽说他从那死去的Blood Race 记忆中得到过一些血池的情报,但情报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这血池中的血水,乍一眼看上去,无论形态,色泽又或者是气味,都跟真的鲜血一样,着实古怪的很。血池表面continuously 有large and small 的气泡从下方升腾起来,继而炸裂,血水四溅。

  到了此地,张巨来的表情愈发凝重,往前一步,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但眼下他身为Lu Ye 的魂奴,想要长久跟随在Lu Ye 身边,非得迈出this step 不可。

  took a deep breath ,转过身,行了一个Blood Race 的礼节“大人,我去了。”Lu Ye slightly nodded 。

  张巨来便不再犹豫,一个跃身,便跳进了血河之中,连个血花都没有溅起来。

  Lu Ye 催动Divine Sense ,想要查探张巨来的情况,但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自己的Divine Sense 竟无法探入血水一丈之内的地方。这血池中的血水赫然有阻隔Divine Sense 的作用。

  不过Lu Ye 对此也不怎么在意,虽说张巨来是他的魂奴,但身为Blood Race ,他手下岂能没有人命,在遇到Lu Ye 之前,必然是有一些Human Race 遭遇过他的毒手的。

  所以哪怕张巨来死在这里,Lu Ye 也不会心疼,魂奴this thing ,随随便便就可以再收一个,他如今cultivation base 已经恢复了,Divine Sea Realm 之下的Blood Race ,根本impossible 是他的对手。

  他弯下腰,催动spiritual power 裹住一只手,探入血池之中,感受着那血水的profound mystery 。

  很快露出意外神色,这血水无疑有很强的侵蚀性,因为他护持在手上的spiritual power 正在迅速消耗,更传出刺啦啦的声响。他在龙腾界接触过Blood Race ,对此事自然不意外。他意外的是这血水之中,似乎蕴藏了极为澎湃的能量,这让他不由想起了Nine Provinces 的地脉。

  在无名Secret Realm 中,他吞噬汲取Secret Realm 地脉的时候,便感受过这种澎湃,但血河这边的能量,比起无名Secret Realm 的地脉无疑要更丰沛一些。

  两者唯一的不同是,无名Secret Realm 地脉中的能量更适合cultivation 吸收cultivation ,这血水中的能量不行。

  Human Race cultivator 若是贸然吸收,必然有极大的凶险,单是那侵蚀之力,就不是Human Race cultivator 能够抵挡的。

  真若强行吸收入体,对Spirit Aperture 和经络都有极大的损伤。这血河.

  莫不是blood refinement 界的地脉Lu Ye 心中忽然蹦出一

  假想法。

  越想越觉得可能,一界的地脉,必然遍布整个界域,所以blood refinement 界各处,才会有血池这样奇特的地方,而每一口血池,都连通着地下的血河。

  果然是大干world ,there is no lack of strange things 。

  “你在这里待着,我下去看看。”Lu Ye 转头对蓝齐月吩附道。

  这血池的血水既然蕴有澎湃的能量,那对他的cultivation 无疑是有极大帮助的。

  身在这blood refinement 界,他没办法勾连Heavenly Mystery ,兑换golden 灵签cultivation ,虽说他手上还有不少cultivation 资源,吞服血晶也是一种cultivation 的方式,但哪里比得上借助灵签来的方便快捷

  可如果能借助这blood refinement 界的地脉来cultivation 的话,速度上固然依旧快不过借助灵签,也比寻常方式快很多了。来到this world 一个多月了,而且cultivation base 从被压制到完全恢复,也是一个沉淀的过程,True Lake 7th Layer 境的realm 算是勉强稳定了下来,继续increasing cultivation base 自然没有太大隐患。

  身处这异界之中,他得尽可能地获得更强的力量,总不能什么事都指望道十三那个憨憨。

  “Senior Brother 小心。”蓝齐月不免有些担忧却也没有阻止。Lu Ye 微微额首,催动spiritual power 裹住己身,一跃而下。血花溅起,Lu Ye 不见了踪影。

  立刻便有刺啦啦的声响从all directions 传来,一身spiritual power 在迅速消耗,Lu Ye 尝试散去护持的spiritual power ,当all around 血水与自身肌肤接触的瞬间,便有针刺的感觉传来。

  而且是无数根针,刺在身体的各处。

  好在还在忍受的范围之内。

  血水中的澎湃能量根本不用Lu Ye 去催动力量吸收,便如有spirituality 一般顺着他周身毛孔往他体内钻入。

  疼痛感更加强烈了。

  Innate Talent Tree 上忽有异动传来,Lu Ye 沉浸心神观瞧,只见Innate Talent Tree 上燃起了大片浓郁灰雾。

  这无疑说明血水之中蕴藏了大量对他有害的东西,所以在进入他体内之后便被Innate Talent Tree 给燃烧了。

  Lu Ye 静静地感受了片刻,确定没有太大的危险,只是那种被针刺的感觉需要忍受而已。

  这就是Innate Talent Tree 的mysterious 了。

  要知道血河对成年的Blood Race 来说都是极为危险的地方,进入者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就是因为血河之水中蕴藏的恐怖,更枉论Lu Ye 一个Human Race 。

  可是在被Innate Talent Tree 焚烧之后,那种种恐怖便化作灰雾消散,给Lu Ye 带来的感受只是浑身刺疼。

  放开Divine Sense 感知四方,依然被阻隔在身侧一丈之内。all around 不见张巨来的踪影,也不知他跑到什么地方去了。Lu Ye 身形往下沉入,几十丈后,忽有暗流在all around 涌动。静静地待了片刻,却是不敢再继续深入了,这地方Divine Sense 无用,若是被暗流卷入,极有可能找不到回来的路

  而且他发现,借助血河来cultivation 的法子虽然能行得通,但难以持久。

  因为这样做对Innate Talent Tree 的燃料消耗太大了。

  Innate Talent Tree 的燃料他存储了很多的,别的不说,在剑Refiner Sect Secret Realm 中,他可是催动Innate Talent Tree 汲取了足足两月时间的地肺之火,那些能量全都存储在Innate Talent Tree 中充当焚烧杂质的燃料。可这血河中血水中,对他有害的杂质太多了,Lu Ye 从未见过Innate Talent Tree 上燃起那么浓郁的灰雾。

  按照这样的局势进展,Lu Ye 觉得自己在这里cultivation 一两个月,Innate Talent Tree 的燃料就要告罄。

  这无疑是很不划算的买卖,Innate Talent Tree 是他最大的助力,Lu Ye 绝不能让Innate Talent Tree 失去焚烧杂质的能力,尤其是在这blood refinement 界,他暂时还没有补充Innate Talent Tree 燃料的途径。

  所以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也只能无奈放弃。

  spiritual power 催动,朝上掠去。

  不片刻便冲出了血池,有spiritual power 护持周身,倒是没有沾染血水。

  落身而下,Lu Ye 立刻转头looked towards 一旁,眼帘低垂了下来。蓝齐月不见了踪影,血池边反而站着一个陌生的Blood Race 。那Blood Race 手上提着一个血胎,看样子是送血胎来此孵化的,Lu Ye 上来的时候,他正stick one’s head around to look for 地往血池内望去。Lu Ye 的现身,把他吓了一跳。

  待看清Lu Ye 的容貌之后,这Blood Race 大为惊奇,紧接着furiously shouted “大胆血食,竟敢擅闯我Blood Race 禁地”

  血河是Blood Race 的根本,是孵化血胎的温床,Blood Race 自然极为看重。

  在blood refinement 界中,Human Race 是没资格踏足血池的。

  所以见得Lu Ye 居然从血池中冲出来,这Blood Race 大为恼火。“她人呢”Lu Ye 声音低沉。

  all around 不见打斗的痕迹,也没有鲜血,蓝齐月却不见了踪影,对于她的去向,Lu Ye 已有猜测。

  只是他也didn’t expect ,自己只深入血河这片刻功夫,竟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一时不免自责。

  早知如此,在蓝齐月安置了那两个Human Race 孕母之后,折道将她送回去好了。

  只是当时想着反正顺路,便带上蓝齐月一起,等查探完血河的情况再一起返回,也省的浪费时间。

  可现在看来,必然是蓝齐月发现这Blood Race 到来,一时无处可躲,便直接跳下血池去找Lu Ye 了。

  血河这种地方,便是纯正的Blood Race 深入其中也是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even more how 蓝齐月一个Human Race

  而且她的cultivation base 还只有Spirit Creek Realm 。

  “你先管好自己吧。”那Blood Race 怒喝着,抬手就朝Lu Ye 抓了过来,五指指甲sharpness 森寒。

  铮鸣声响起blade light 闪过,Blood Race 保持着出爪的姿势怔在原地,然而手臂却已齐肘而断。

  blade light 太快,他一时竟感觉不到疼痛,甚至鲜血都没来得及流出。

  但他显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错愕地望着Lu Ye ,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血食哪来的胆量对他出手。又是一记blade light 闪过,Blood Race 的身形彻底僵在原地。他一个Cloud River Realm 的Blood Race ,哪里能挡的住Lu Ye 的斩击Lu Ye 转身又跃下了血河,Divine Sense 最大程度地放开,搜寻蓝齐月的踪影。

  直到Lu Ye 走后,那Blood Race 才摇晃了一下身子,头颅忽然从身躯上滚落下来,颈脖处的鲜血冲天而起,噗通倒在地上。小one hour 后,Lu Ye 再次冲出血池,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没找到蓝齐月。

  血池下的环境太过恶劣,暗流丛生不说,Divine Sense 也被极大的压制,在那样的环境下,想要找一个人何等艰难。蓝齐月跳下去的时候,他应该就在血池里面,那个时候他都没有察觉到蓝齐月的踪影,更不要说事后再去寻找了。一个Spirit Creek Realm cultivator 落入血河中,基本上是ten deaths without life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