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1018

  不该闲麻烦没将蓝齐月及时送回去,反而将她带在自己身边,更不该将她单独留在这里。

  主要是Lu Ye 真didn’t expect ,那短短时间内,恰好就有Blood Race 到来。

  蓝齐月深受Blood Race 毒害,那种情况下,她无路可逃,只能投入血河之中寻找Lu Ye 的踪影。

  她大概不知道血河的厉害,毕竟见识不多,见Lu Ye 跳进了血河,她便也跟着跳了进去。

  若是她知道血河的厉害,应该会等Lu Ye 上来救她,那样一来,不管怎么样,保全性命总是无碍。

  蓝齐月没了,Lu Ye 自责,还有一件事让他感到心情郁结。张巨来也无了

  因为在张巨来脑海中留下了驭魂divine rune 的原因,Lu Ye 是能感知到张巨来的存在的,但就在方才他深入血河寻找蓝齐月踪影的时候,自身与驭魂divine rune 之间的感应忽然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这无疑说明一件事,张巨来没能挺过血河对自身bloodline 的baptism tempering ,已经陨落在血河某处了。

  这本在Lu Ye 的意料之中,Blood Race 深入血河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张巨来比起其他Blood Race 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大概率是活不下来的。

  但因为蓝齐月的意外,这件本在意料之中的事让Lu Ye 不免有些添堵。

  这下好了,来的时候一行三人,走的时候形只影单。方才被他斩杀的Blood Race 尸体横呈在旁,尸首分离,鲜血已经流干了。

  Lu Ye 上前,取出他的血晶,又挥刀将滚落在一旁的血胎斩的粉碎,这才冲天而起,直朝一个方向掠去。

  血河深处,暗流激涌,蓝齐月随波逐流,只觉自身生机在迅速流逝。

  那是血河之水对她的侵蚀带来的。

  Lu Ye 催动spiritual power 还能隔绝血河之水的侵蚀,可蓝齐月如何能够做到血水侵蚀之下,一身肌肤都变得溃烂。她没有找到Lu Ye 的踪影,而凭她眼下trifling Spirit Creek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根本impossible 冲出

  血河,被那暗流卷动着,她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生命即将走向终点,她反倒没有太多的惧怕。她本是普通的Human Race 女子,Blood Race 眼中的血食和玩物,诞下血胎那一日,她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得Lu Ye 相助,捡回一条性命。

  她这段时间还杀了好几个血胎。

  已经足够就这样死去,似乎也没什么可惜的。意识在不断沉沦。

  忽有一点golden light 在视野中绽放,在这血河深处,满是殷红血水之地,这一点golden light 是如此的dazzling 。

  蓝齐月不知这golden light 到底是什么,此刻她连思维都快要沉寂。

  但还是本能地伸手,将那一点golden light 握在手心处,如被烙铁烫了一下,蓝齐月很快松手,但手心处的golden light 却已印入体内,顺着手臂一路往上,落进她的胸口处。

  下一瞬,蓝齐月张口,似在惨叫,但口中被灌满血水,没有一点声音传出。

  胸口处的golden light 骤然大放光明,印照的蓝齐月整个人都golden light 夺目。…

  blood refinement 界中,Blood Race large and small 的聚集地无数,规模最小的无疑就是Cave Mansion 了,明月Cave Mansion ,百跃Cave Mansion 都在此列。这样的聚集地中,一般都是Cloud River Realm 的Blood Race 当家做主,只辖治方圆百里范围。

  但在Cave Mansion 之上,还有更high level 的存在,便是福地,对比而言,福地辖治的范围要大的多,最少也是方圆干里,规模大一些的福地,辖治三五千里都是有的。

  在辖地之内,所有Human Race 都是福地Blood Race 的财产,任他们取夺。

  Cave Mansion 与福地的差距并不单单只是规模,Blood Race 的数量,还有Blood Race cultivation base 的高低。

  明月Cave Mansion 之所以只能被称为Cave Mansion ,那是因为实力最强的也只是Cloud River Realm 。

  若当初孙妙珠有True Lake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那就是明月福地了。

  所以每一个Blood Race 聚集的福地内,都是有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坐镇

  再往上便是Celestial Grotto 级别的聚集地,有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坐镇,最少也是辖治方圆万里地界。

  对比而言,无论是Cave Mansion ,福地,Celestial Grotto ,都equivalent to Nine Provinces 的sect ,只不过Blood Race 这边不需要传道受业,自然也没有什么same sect 之谊。

  对Blood Race 来说,同族体内的血晶是他们最渴望的cultivation 资源,这也造就了blood refinement 界独有的混乱秩序。

  干流福地,坐落在干流山中,距离明月Cave Mansion 千里,名义上来说,明月Cave Mansion 是归属千流福地统辖的。

  包括明月Cave Mansion 这一月时间攻克的许多small cave mansion ,都算得上是干流福地的治下。

  放眼整个点炼界,干流福地辖治的规模不算太大,因为福地之主余凌峰cultivation base 不算太高,只有True Lake 7th Layer 境的程度,麾下虽说也有一些True Lake Realm ,cultivation base 都比他要弱。

  干流山中,福地坐落之处,一片连绵的建筑群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浓郁优渥,比起明月Cave Mansion 那样的洞窟环境,无疑要好的多。这样的地方,住上几百人是不成问题的,若是稍稍扩建一下,上干人也能住得。

  此时此刻,干流福地议事great hall 中,十多个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分坐两旁,余凌峰端坐great hall 正上方的首位上,正与麾下的其他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商讨事宜。

  所谈之事,赫然与明月Cave Mansion 最近的所为有关。“福主,明月Cave Mansion 那边最近闹的有些过分了,据消息传,他们一月时间将附近的其他Cave Mansion 全都征伐了一遍,大多数clansman 都被当场斩杀,只有少部分活了下来,如今明月Cave Mansion 那边汇聚了差不多有五十多clansman 的样子,而且个个都是Cloud River 7th Layer 境之上。”

  Blood Race 内部虽然互相攻伐频繁,但还真没有出过明月Cave Mansion 这样的事,毕竟一个个Cave Mansion 之间实力都相差不大,真启战端,谁打赢谁还真不好说。

  或许能赢下一两场,可绝impossible 一直这么赢下去。但这边接到的消息却是明月Cave Mansion 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将附近好几个Cave Mansion 一扫而空,不但将那几个Cave Mansion 给灭了,还在continuously 壮大整合自己的力量。…

  正常情况下,Blood Race 上位者是不会干涉下位者的征战的,只要有血河在,Blood Race clansman 就延绵不息,死点人又算得了什么而且死去的Blood Race 的血晶,也会化作活下来的Blood Race 成长的养分。

  但明月Cave Mansion 在continuously 整合壮大自己的力量,就由不得干流福地这边不上心。

  眼下明月Cave Mansion 还没有威胁到干流福地的实力,可继续这么搞下去,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谋逆上位这种事在blood refinement 界不是没发生过,而是会时常出现。

  再者说那么多家Cave Mansion 被灭了,也影响下面的

  上贡。blood refinement 界这边,每隔三个月,各Cave Mansion 都是需要在辖地中俘获一些血食,上贡给上头的福地,供福地内的Blood Race 们享用。手下的Cave Mansion 少了,那上贡的血食自然也就少了,这无疑触动了福地的利益。

  “小小一个明月Cave Mansion ,哪来那么大的能耐我记得明月Cave Mansion 的洞主孙妙珠只是个Cloud River Realm ,莫不是她晋升True Lake 了”余凌峰面露不悦。

  “福主,那孙妙珠已经死了,如今明月Cave Mansion 是一个叫张巨来的在当家做主,明月Cave Mansion 最近的异常,也是在他上位之后才发生的。”

  “张巨来”余凌峰对此没有什么印象,他魔下Cave Mansion 不少,只有那些洞主他才能记得一二,哪里记得什么张巨来“此人也不是True Lake Realm ,只是据说收了两个实力很强的血奴,所以才能如此行事。”

  blood refinement 界这边的传讯虽然没有Nine Provinces 方便快捷,但也有类似sound transmission 石一样的东西,所以情报的传递并不是太困难,一月时间不长,但也不短,明月Cave Mansion one after another 对外征伐,动静不小,怎会不被Blood Race 察觉。

  “什么血奴能如此厉害”余凌峰有些不解。“福主,眼下不是关心血奴的时候,该如何处理明月Cave Mansion ,还请福主拿个决策出来。”

  余凌峰略一沉吟,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万方。”

  下方一个True Lake Realm 走了出来,伸手抚胸“在。”“你辛苦一趟,去一趟明月洞那边,命张巨来立刻停止眼下的行为,另外让他将最近一批血食赶紧上贡,连带着被他灭掉的那几家Cave Mansion 的份一起”

  “他若不听呢”万方问道。

  那就杀了他, 换一个听话的洞主”余凌峰眸中闪过cold light 。

  “是!”万方转身便走,很快出了great hall 。

  此事议毕,一群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又商议了一阵其他的事,这才各自散去。

  余凌峰hands behind back 朝自己的寝殿行去,暗暗思忖,若有机会倒是可以见见张巨来的那两个血奴,将之收为己用。他虽是干流福地的福主,可最近日子也不太好过。Blood Race 这边没有太浓的上下尊卑之念,基本都是实力为王,他True Lake 7th Layer 境cultivation base 暂时还能坐稳福主的位置,可麾下的其他True Lake Realm ,已经有一个cultivation base 快要跟他持平了。真到那时候,他要么把那True Lake Realm 赶出去让他自立门户要么就得分澜手中大权。

  无论哪一种都是他不愿的,至于杀了那Blood Race ,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也是不妥,杀了他固然可以得一块上好的血晶,可也会削弱千流福地的底蕴,真要遇到其他福地前来攻打,手下就少一个可用之才。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