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1021

  Blood Race 是能征善战的种族,这一点早已铭刻在他们的bloodline 深处,他们天生便懂得比Human Race 更多的东西。

  所以在得到三家福地联手来攻的消息之后,千流福地这边迅速有所应对。

  continuously 有Blood Race 被余凌峰派遣出去,打探敌人的动向,one after another 消息从外面传回。

  至天明时分,三家福地的联军距离千流福地只有百里之地。

  余凌峰这边也在调兵遣将,他cultivation base 虽然不是很高,但颇有一些General 风采,在他的调度下,千流福地这边也安排的井井有条。

  多亏了前几日他借道十三的力量杀鸡做猴了一番,如今也算在麾下Blood Race 面前有些威望。

  又过one hour ,三家福地的联军终于兵临城下。

  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交流,三家福地联军直接发起了攻击。

  对Blood Race 来说,互相之间征战攻伐乃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哪里需要费什么口舌,打就是了。

  三家福地联军单从兵力上就比千流福地多出一倍,三位福主亲临,士气轰隆。

  联军呈半围之势朝千流福地逼近而来,很快两方兵马便血术对轰,one after another 绽放blood light 的mysterious 术法穿梭纵横,场面壮观。

  Blood Race 这边很少会动用防护Formation ,主要是因为Blood Race 的血术对防护一类的Formation 有极强的侵蚀性,在这样的战事中,防护array 能起到的作用不大,很容易会被血术侵蚀破除。

  Blood Race 血术的侵蚀性不单单针对Formation ,对Spirit Item 同样如此,这一点,Lu Ye 早在龙腾界的时候就得到过验证。

  所以Blood Race 这边基本没有Spirit Item ,Blood Race 之间的争斗,主要是凭借Myriad Transformations 的血术,又或者贴身搏杀。

  Blood Race sharpness 的指甲,便是他们的thousand hammers, hundred refinements 的Spirit Item 。

  兵力上的优势很容易让三家福地联军占据上风,千流福地这边很快死伤不少,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从空中跌落下来,生机消散。

  道十三已经singlehanded 杀进了敌群之中,初始还没有太多Blood Race 在意他,只是一个血奴而已,自然入不得Blood Race 们的法眼。

  哪怕如今道十三已经恢复了True Lake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也不值得他们高看。

  但很快道十三就引起了诸多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的,无他,道十三所展现出来的实力too terrifying 了,便是同为True Lake Realm 的Blood Race ,一旦被他欺近身旁,基本活不过三息。

  只片刻功夫,道十三身边就围聚了十多个True Lake Realm 的Blood Race 。

  正常情况下,这些Blood Race 即便联手也impossible 是道十三的对手,他毕竟有Divine Sea Realm 的底蕴。

  但Blood Race 的血术终究是极为mysterious 的。那些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也不知催动了什么妙法,眨眼之间就弄出一条血河来,横亘半空之中,道十三落入血河之中,很快不见了踪景,就连催动这条血河的Blood Race 们,也齐齐落入其中,与道十三争斗不休。

  Lu Ye 有些诧异地望着这一幕,不过并没有前去相救,感知之中,道十三的气息还是很平稳的。…

  他本指望道十三出力来平衡一下敌我双方的兵力,但如今这情况,道十三是指望不上了。

  而没了道十三掣肘,三家福地的联

  军愈发imposing manner 如虫,干流福地的Blood Race 损失不断扩大。

  Lu Ye sighed ,只能从自己的storage space 中取出剑葫,催动spiritual power 灌入其中,霎时间,one after another unrolled bolt of white silk 般的sword qi 从剑葫之中掠出,收割着来犯之敌的性命。

  有Blood Race 见到了这一幕,知道他的厉害,便想着来阻扰他。

  然而那些Blood Race 即便躲过了sword qi 的袭杀,冲到Lu Ye 身前,blade light 闪过时,也化作尸体躺了下来。

  酣战不休。

  千流福地渐显颓势,兵力上相差一倍,尤其是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的数量差距巨大,正常情况下,千流福地是根本守不住的。

  大战one hour 之后,千流福地这边的Blood Race 只剩下一半不到。

  Lu Ye 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这才从怀里取出一块玉珏,催动spiritual power 灌入其中,激发之前布置的大formation’s prestige 。

  嗡鸣声响起时,一块块被他提前埋下的阵盘共鸣不休,无形的力量笼罩着整固千流福地。

  霎时间,被逼的落在地面上的千流福地的Blood Race 生出一种极为奇妙的感受。

  在那无形的力量笼罩之下,他们发现自己能很轻松地与身边的同伴气机勾连,在这种气机勾连之下,他们甚至能借用身边同伴体内的力量。

  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大阵!

  这便是Lu Ye 之前的准备。

  他most recently 除了cultivation ,便一直在研究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也炼制出不少蕴有此spiritual mark 的阵盘。

  以那一个个阵盘为节点,散布在福地各处,布置出了一座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大阵。

  正好借此次大战,验证一下这Formation 能发挥多大威能。

  此阵本身是没有任何杀伤的,它只能让身处大阵之中的Blood Race 气机勾连,互相借力,所以只要配合的足够好,千流福地这边的Blood Race 就能发挥出超越己方人数的实力。

  抵挡三家福地联军的进攻自然不成问题。

  关键就在一个配合上。

  千流福地的Blood Race 头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一时间自然没有太好的配合。

  但很快他们就弄明白了这大阵的mysterious ,当即in groups of three or four 汇聚,由实力最强的Blood Race 主导,其他Blood Race 紧随。

  一时间倒也勉强稳住了局势。但想要获胜可就不那么容易了。而且Lu Ye 也察觉到自己布置的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大阵有一个巨大弊端,那就是不分敌我。

  大阵是死的,自然分辨不了敌我,哪怕有Lu Ye 主持也不行。

  所以有敌方Blood Race 落入大阵的笼罩范围之后,也很快洞察了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的mysterious ,四方招呼之下,更多的敌方Blood Race 落入阵势之中。

  Lu Ye brows tightly knit ,扭头朝横亘在in midair 的血河望去。

  道十三被困在里面,千流福地这边就少了一个cream of the crop 的battle strength ,此战想要获胜,非得把道十三弄出来才行。

  或者Lu Ye 亲自下场。…

  但他没办法离开太久,他要护持着福地中的Human Race 女子,虽说他已催动之前布置的防护array 守护,可一旦他离开太久,防护array 很容易会被血术侵蚀。

  when the time comes 那些女子命运堪忧。

  就在Lu Ye 决定出手助道十三脱困时,感知之中,忽有一丝异常。

  转头朝一个方向望去,只见那边一道scarlet 的rays of light 如rainbow piercing the sun ,急速掠来。

  rays of light 璀璨,彰显着Cloud River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波动。

  那blood light 肆无忌惮地掠进混乱战场之中,一头就扎进了横亘在天空的血河之中。

  Lu Ye 的表情不由变得古怪。

  因为他在那道blood light 之中,感受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气息。

  这让他想起一个人。

  可此事太过离奇,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血河之中忽然传来几声惨叫,那惨叫声不但凄厉,更多的是惶恐,仿佛遭遇了极为恐惧的事。

  紧接着血河崩散,道十三愤怒的silhouette 从中杀出。

  还有一道纤细修长的silhouette ,一头scarlet 的长发随风飘舞,此时此刻,她伸出一手,五指之上探伸出长达一two zhang 的sharpness 指甲,指甲如利剑,贯穿了几个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的胸膛,将他们挑在in midair 。

  naked eye 可见地,那几个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的气息在变得衰弱,炯炯鲜血顺着伤口流出,却没有滴落下来,而是被不知名的力量吞噬殆尽。

  刺穿他们胸檬,如long sword 一般的指甲,血一样殷红,女子的眸子也如红宝石一般明亮,但如果细看,那红宝石一般的眸子中,却有golden 的瞳仁。

  其中一个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面上一片惊惧惶恐,哪怕他cultivation base 比面前的女子要高,此刻竟也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只是口中哀求着:“饶命!”

  女子置若罔闻。

  naked eye 可见地,被她指甲刺穿的几个

  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身躯开始变得干癌,好似一身鲜血都被抽去。

  突发的变故让交战的双方都involuntarily 地停下了手中动作,惊讶又愕然地望着忽然杀进战场的女子。

  待看清女子眸中的golden light 之后,俱都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惶恐不安,仿佛见到了什么让他们极为惊惧的事情。

  寂静的战场中,只有道十三泄愤似的地杀了几个Blood Race ,而那几个Blood Race 竟也没有丝毫还手的迹象。

  in midair ,女子目光扫过全场,待看到站在战场边缘的Lu Ye 之后,这才停下目光,露出一抹微笑。

  Lu Ye 被惊到了。

  方才这女子从远处杀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对方的气息有那么一点点熟悉,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应该已经死去的人。

  但他didn’t expect ,竟真的是这个人。虽说体型有了极大的改变,此刻的她完全就是Blood Race 的模样,拥有Blood Race 的种

  种特征,但那—张拉,王变化。

  蓝齐月!

  一个多月前,蓝齐月在血池旁失踪,Lu Ye 也下去寻找了一番,却是一无所获。

  一个Human Race 女子,而且只有Spirit Creek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落入血池之中能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Lu Ye 几乎可以断定蓝齐月已经遭遇了不幸,这段时间也时常惋惜自责。

  谁又能想到,短短一个多月之后,蓝齐月会有这样的方式归来,更是以这样的形象。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