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1022

  蓝齐月怎么变成Blood Race 了?她体内原本有Blood Race 的bloodline ?

  不应该是这样的,Blood Race 的bloodline 极为强大,Blood Race 与Human Race 的结合,诞下的永远

  只可能是Blood Race ,所以在这blood refinement 界,没有哪个Human Race 体内会有Blood Race 的bloodline 。

  i上击口十的,失短2—T-时间,蓝齐月的cultivation base 竟从Spirit Creek 蜕普升到了Cloud River Realm 的程度,而且杀那些True Lake Realm 血

  族,犹如屠鸡宰狗。

  几个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被她长如利剑的指甲贯穿,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和胆量。

  莫名的威势自蓝齐月体内弥漫而出,虽不算强大,可比起一般的Blood Race 更加纯粹。

  感受着这纯粹的威势,电纳日B的所见种种,一个称谓忽然自Lu Ye 脑海中

  蹦出。

  圣种!

  blood refinement 界中,Human Race 称Blood Race 为Saint Race ,Blood Race 也是这么称呼自己的。

  但在Blood Race 这涸族群之中,还有一种极为奇特的存在,那就是圣种!

  圣种是更纯粹的Blood Race ,圣种在Blood Race 之中享有无尽崇高的地位,圣种天生便对普通的Blood Race 有bloodline 上的压制。

  如果说在Human Race 眼中,普通的Blood Race Supreme ,那么在Blood Race 眼中,圣种同样是Supreme 的。口

  而且对比普通Blood Race ,圣种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mysterious ,就如此刻,蓝齐月长如利剑的指甲贯穿了那几个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短短时间内便将他们体内的鲜血汲取的thoroughly ,让那几个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变成了千尸。

  蓝齐月随手一甩,那些干尸便摔落地上,长长的指甲如有生命缩回了回去,指尖一片血红,几欲滴出鲜血。

  Blood Race 喜好吸食Human Race 的鲜血,但他们从来不会吸食同族的鲜血,这既是一种传统,也是一种本能地自保,因为吸食同族的鲜血会让他们体内的力量变得驳杂不纯,反倒是吞食血晶不会有这方面的后患,所以Blood Race 之间只会吞食血晶。

  可圣种却是百无禁忌,Human Race 的鲜血对圣种有用,Blood Race 的鲜血对圣种同样有用,在圣种眼中,blood refinement 界的一切生灵都可化作自身成长的养分,换句话说,在blood refinement 界aloof and remote 的Blood Race ,也是圣种的血食。

  他们甚至可以随时随地地进入血池之中cultivation 。不必担心会有性命之忧。

  所以圣种的cultivation progress 是很快很快的、因为他们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cultivation 资源不够蓝齐月本身Innate Dao 体,之前在Lu Ye 的教导下cultivation ,短短一个月便从Spirit Creek Third Layer Realm 晋升到了7th Layer 境,进展可谓神速,可与她此刻的成就比较起来又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了。

  因为她是圣种,这一月时间在血池中的cultivation ,让她的实力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蓝齐月怎么会成为圣种的?Lu Ye 想不明白,但他道,必然跟地深人70有关。

  在血冻界,于中的1十品二相关,有些m族卵学1的 1E天E身,有些血方族则是仕深人7Pu的过程中波车专化为圣种,是牛全民1么mysterious ,Lu Ye 并不清楚。

  甚至就连Blood Race 本身,也not quite clear 。因为圣种的数量太少了,即使是在…

  这龙大的血桥界中,大多数0族也只听说过圣种之名,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真正的圣种。

  所以当这片战场中忽然闯进来一个圣种的时候,无论是千流福地的Blood Race ,还是那三家联军,皆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在圣种独有的bloodline 压制之下,每个Blood Race 都心生惶恐,blood within the body 发烫,冥冥之中更生见证神明的错觉,让他们不禁想要顶礼膜拜。

  ”hmph !”轻轻的声音从蓝齐月鼻腔中传出。

  这一下诸多Blood Race 再也承受不住,不管是在地上还是空中,纷纷one-knee kneels 地,行Blood Race 大礼,每个Blood Race 都低下了曾经高傲的头颅,甚至连目光都低垂。

  这就是圣种的bloodline 压制,蓝齐月眼下的实力或许不算什么,随便一个True Lake Realm Blood Race 都要比她更强,但在那天然的bloodline 压制之下,没有Blood Race 敢在她面前impudent 。

  她body flashed ,落到了Lu Ye 身前,一身威严尽数敛去,正要张口说话,Lu Ye 却竖起一指,在嘴边示意了一下。

  蓝齐月心领神会,当即额首。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因为蓝齐月的到来结束了,诸多Blood Race 惶恐不安,在蓝齐月发话之前,他们没一个人敢随意起身,都半跪在那里,低垂着脑袋。

  Lu Ye 收了剑葫,朝福地深处行去,蓝齐月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道十三左右观瞧了一阵,见没了对手,儿自气恼,鼻孔中喷着热流。

  方才他被困在血河之中,如今脱困,本想杀点Blood Race 来发泄发泄,结果就成这样子了,顿有一种一身怒气无处宣泄的憋闷感。

  福地后庭,Lu Ye 所居之处,他站定身形,转身看着跟过来的蓝齐月。

  许多事想要弄明白,但最紧要的一件事却是要确定蓝齐月的立场。

  她如今变成圣种了,还能记得自己曾经是个Human Race 吗?

  蓝齐月忽然伸手,在Lu Ye 头顶上比画了一下,平移至自己的胸口位置,有些俏皮地laughed :“Senior Brother ,你变矮了。”

  Lu Ye 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一声Senior Brother ,蓝齐月还是蓝齐月。不过变成圣种,对蓝齐月的temperament 无疑有不小的影响,以前的蓝齐月在他面前可做不出这样的举动。

  如今的蓝齐月,无疑比之前更加自信。

  “是你变高了。”Lu Ye 有些无语地望着她。

  Blood Race 就这点不好,身形普遍要比Human Race 高大一些,这也是Lu Ye 从未想过催动千面伪装成Blood Race 的原因,Blood Race 的种种外在特征,不是干面能够伪装出来的。

  “嘻。”蓝齐月笑的很开心,以前都是她仰视Lu Ye 的,如今情况却是反了过来,不免让她有些小得意。

  “我下去找过你,没找到,我以为你肯定已经死了。”

  “我被血池下面的暗流卷着,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Senior Brother 当然找不到我。Senior Brother 不必自责,我现在比以前好多了。”

  “发生什么事了?”Lu Ye 问道。蓝齐月陷入回忆,好片刻才shook the head :“其实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当时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但不知怎地就抓到了一团golden light ,之后整个人都muddleheaded 的,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变成这样子了。”…

  “golden light ?”

  “应该是血河里面的东西,但我之前苏醒的时候特意找了一下,并没有再找到什么golden light 。”

  这倒是奇事,这么看来,圣种的诞生,与血河内的奇妙golden light 有直接的关联,只是不知道那golden light 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我是前两日才苏醒的,出了血河之后便去了明月Cave Mansion ,但那边已经没人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你,就四处游荡,然后就来到了这附近。”

  接下来的事情就明了了,这边大战激烈,蓝齐月有所察觉,便来看看情况,结果阴差阳错地发现了Lu Ye 的踪影,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你没事就好。”

  这一个多月的自责终于in this brief moment 烟消云散。

  “只是你现在圣种的身份,怕是没办法恢复Human Race 之身了。”

  “这样挺好的,不用每日再提心吊胆。”蓝齐月倒是想的开,虽说模样大变,不符合Human Race 原本的审美,但身为Human Race 的时候经历了太多苦难,她并不介意换一种活法,轻轻哼了哼:“现在该提心吊胆的是他们了!Senior Brother ,你打算怎么处置外面那些家伙?”

  问这句话的时候,蓝齐月murderous-looking 。

  “徐想怎么处置?”Lu Ye 反问道。

  蓝齐月道:我—了!”

  杀Blood Race ,她是没有半点迟疑的,那些Blood Race ,哪一个手下没有人命?他们将Human Race 视作圈养的牲口,予取予夺,自然die without regret 。

  even more how ,她当初连自己诞下的血胎也能immediately 处理掉,跟随在Lu Ye 身边的时候,处理过好几个血胎,in the bones 就有一份狠决。

  只要Lu Ye 口中翻出一个好字,她此刻必然能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将外面那些Blood Race 屠个thoroughly 。

  甚至她都不需要亲自动手,只需催动自身的圣种之力,那些Blood Race 在她面前就休想翻出什么浪花。

  或许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能抵挡她bloodline 上的压制,但True Lake Realm 的Blood Race 绝没这个ability 。

  面上的angry look 一收,又笑逐颜开起来:“不过我知道Senior Brother 想要做什么,所以杀了他们也不行,便留他们一条命好了。”一瞬间的态度转变,外面的诸多Blood Race 便捡回了一条性命。

  她认真地看着Lu Ye ,神色诚挚:“Senior Brother ,以后我帮你!”

  “好。”Lu Ye 正色额首。

  “那Senior Brother 暂且歇息,我去处理外面的首尾。”蓝齐月这般说着,便闪身而去。

  直到她归来,外面那些Blood Race 也依然半跪在原地,根本没有哪个Blood Race 敢有所妄动,一个个皆都额头冒汗,神色惶恐,谁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蓝齐月修长的silhouette 立于半空,俯瞰下方种种,森冷的声音响起:“以后这里由我来当家做主!”

  直到这句话响起,诸多Blood Race 才如蒙大赦,纷纷高呼:“愿为圣尊效力!”

  圣种者,无论cultivation base 高低,在blood refinement 界中,皆为圣尊,这是一种殊荣,也是Blood Race 对圣种最崇高的敬意。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