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1023

  一场大战,敌我双方的Blood Race 死伤不少,但活下来的俱都是精锐。

  蓝齐月出面,将他们整编,没有哪个Blood Race 敢有异议,纷纷遵令行事,甚至对Blood Race 来说,能入圣种麾下效力,是他们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事情。

  千流福地的地盘再度扩增,能庇护到的范围自然也更大了。

  蓝齐月上位之后,宣布的第一件事便是从今日起,她统率之地的Blood Race ,不得以任何方式残害Human Race 性命。

  虽说这个事之前余凌峰宣布过一次,但效果是completely different 的。

  余凌峰宣布此事的时候,Blood Race 们虽然嘴上应承着,可心里却都有些不以为然,并没有真的当回事。

  这世上哪有Blood Race 不吸食血食的。

  甚至有Blood Race 打定主意,偷偷摸摸去吸食,反正只要不被当场抓住就无事。

  但这个命令从一位圣种口中发出,便再没有哪个Blood Race 敢有异心。

  不新地有怀有身孕的Human Race 女子被送至千流福地安置,蓝齐月之前就负责这些事,如

  今cultivation base 大增,处理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她还从中选了几固Human Race 女子,稍加训练作为帮手,如此一来,Human Race 的那些孕母们就能得到很好的照料,只待她们诞下血胎之后,便送至附近村落安置。

  Lu Ye 再不用为这些琐事操心,他只需cultivation 即可。

  时间一晃,又是一月之后。

  千流福地后庭,Lu Ye 寝宫之中,周身气浪席卷,体内涌动的spiritual power 明显更精纯一分。

  True Lake 8-Layer 境!

  想当初他在无名Secret Realm 中借助Secret Realm 的地脉cultivation ,两月时间,从True Lake fifth layer 境晋升到7th Layer 境。

  但来到blood refinement 界至今已有三个多月时间,cultivation base 才只精进了一层。

  当然,这三月时间,真正用来cultivation 的,也只有两个月而已,头一个月他一直都在恢复自身原本的cultivation base ,can’t be considered 数。

  cultivation base 精进的不算快,最起码对比他之前算是慢的。

  但如果对比其他的Human Race cultivator ,这样的cultivation 效率依然堪称恐怖。

  主要是Innate Talent Tree 的功劳,借助Innate Talent Tree 的威能,Lu Ye 能迅速汲取灵石和spirit pill 的能量,归为己用,这是其他任何Human Race cultivator 都比不了的。

  随身携带的灵石和spirit pill 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如今他剩下的可以用来cultivation 的资源,就只有一些血晶,数量不少,但也不算太多。

  血晶的来源是蓝齐月对外的扩张。

  这一月时间,她领着千流福地的Blood Race 不断攻伐附近的Blood Race 领地,现如今千流福地辖治的地盘,比起一月之前又大了一倍之多,辖治范围内,所有Human Race 都得到了庇护。

  蓝齐月cultivation base 进展的极快,几乎每次征战回来,Lu Ye 都能感觉她的cultivation base 有所提升。

  cultivation base 同样有所提升的还有道十三。

  当然,他只是在慢慢恢复自身原本的cultivation base ,如今的道十三,已有True Lake Ninth Layer Realm 的实

  力,只差一步就可以恢复Divine Sea Realm 。

  道十三恢复的比较慢,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他不能如Lu Ye 一样肆无忌惮地汲取血晶中的力量。

  …

  他most recently 做的最多的,就是continuously 吃,吃this world 的monster beast 走兽的血肉,身有Divine Sea Realm 体魄的底蕴,他的胃口自然是极大的,几乎每日都要吃掉三五头monster beast 。

  好在有专门的Blood Race 负责给他捕获monster beast ,所以不需要Lu Ye 操心什么。

  还需要一段时间….

  眨眼间,又是两月。

  距离Lu Ye 来到这blood refinement 界,已有五个多月。

  道十三的cultivation base 终于全部恢复过来,Lu Ye 知道,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五个月来,他一直在思考Nine Provinces Heavenly Mystery 将他送到this world 的目的,却一直不得要领。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与this world Human Race 有关。

  纵观Lu Ye 所经历了种种Secret Realm ,所做的一切无不与那些Secret Realm 的Human Race 的命运和未来息息相关,万兽域Secret Realm 如此,龙腾界Secret Realm 如此,无双continent 还是如此

  他曾猜测,Nine Provinces 是不是要自己来拯救blood refinement 界的Human Race ?

  但真如此的话,那可就太高看他了。

  说到底他也只是个True Lake Realm ,哪怕有道十三作为帮手,于blood refinement 界这样一方Great World 中也难有什么大作为。

  再加上一个蓝齐月也不行。

  拯救blood refinement 界Human Race 这样的重任,他承担不起,除非他拥有覆灭this realm 所有Blood Race 的ability 。

  既然不是要自己来拯救blood refinement 界的Human Race ,那Heavenly Mystery 将自己送到这里来做什么?

  Lu Ye 得去寻找答桉,所以就得离开千流福地,一直留在这里,是没有什么头绪的。

  之所以等到今日,就是在等道十三恢复cultivation base ,道十三是Nine Provinces 赐予他来到这里最大的帮手,只有道十三恢复了全部cultivation base ,他才能进行下一步计划。

  至于蓝齐月.….留她在这里不断征战扩张,也能庇护更多的Human Race ,所以蓝齐月是带不走的,否则带着一个Blood Race 圣种行走blood refinement 界,处境无疑要安全的多。

  心中有了计较,Lu Ye 默默等待着。既然要走,自然要跟蓝齐月辞行。

  一日后,征战在外的蓝齐月归来,immediately 便来到Lu Ye 的寝宫跟他回报此行战况,告知Lu Ye 这一趟死了多少多少Blood Race ,兴奋之情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

  死去的Blood Race 自然也包括她的手下,但她跟Lu Ye 是一样的,根本不心疼麾下人手的死亡,对她来说,死一个Blood Race 就多一块血晶的收入。

  当然,为了保存麾下的力量,死的Blood Race 也不能太多。

  所以每次在外征战,她都会控制好Blood Race 的伤亡数量,待到时机差不多了,再催动圣种bloodline ,一力定乾坤。

  “Senior Brother ,这是此行收获的血晶,有好几百块。”蓝齐月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storage bag 递给Lu Ye 。

  她自然知道Lu Ye 能借助血晶cultivation ,但她不清楚Lu Ye 为什么会有这样古怪的ability ,也从来没问过。

  “你自己留下就行,何必给我。”Lu Ye 推辞道。

  “我要cultivation 的话太简单了,并不是非要借助血晶,所以这些东西还是Senior Brother 用着更妥当。”

  她要cultivation 确实简单,征战中被她斩杀的Blood Race ,统统都化作她成长的养分,而且她随时随地可以进入血河之中精进自身。

  …

  “那我就收下了。”Lu Ye 拿起storage bag ,手中cultivation 资源已经没有多少了,几百块血晶虽然不多,却也能补充一二。

  《青葫Sword Immortal 》

  顿了一下,他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Junior Sister ,我有事要跟你说。”

  蓝齐月怔了一下,紧接着complexion changed ,迅速起身:“我不听我不听,Senior Brother 不要说!”

  “我还没说是什么事呢。”Lu Ye 就有些无语。

  “反正我不听!”蓝齐月有些气恼,一跺脚,化作一道blood light 冲天而起,转瞬不见了踪影。

  她exceptionally intelligent ,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望着她离去的方向,Lu Ye 一时无言。

  一旁道十三抓着一大块兽肉吃的满嘴流油,肚子都高高鼓起,无忧无虑。

  前庭忽然传来惨叫声,也不知是哪个Blood Race 倒霉,碰上心情不佳的蓝齐月,被她随手给灭了。

  翌日,Lu Ye 正在打坐cultivation ,有脚步声传来。

  睁眼看去,正是蓝齐月。

  Lu Ye 冲她laughed ,示意她坐下。蓝齐月别过头,站在那里一声不吭。好半晌,她才开口:“Senior Brother 是不是要走?”

  Lu Ye 微微额首:“对。”

  蓝齐月转头看着他,眸中隐隐有些哀求:“能不能不走?Senior Brother 若是走了,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了。”

  “有些事,我得走出去看看。”

  “那你走吧!”蓝齐月气恼,“Senior Brother 今日走,我明日就把辖地里的Human Race 全杀光!我现在就去杀了那些孕母们。”

  Lu Ye 失笑:“莫说气话。”

  蓝齐月瞪着他:“我做的出来!”

  “你或许做的出来,但你终究是Human Race ,也曾是那些孕母的一员,真做下此事,日后必然要备受煎熬。”

  “那又如何?”蓝齐月倔强地望着他。不过只与Lu Ye 对视了三息,目光就躲闪起来。

  “过来坐下说。”Lu Ye 招了招手。

  蓝齐月挪动步伐,在他面前坐好,憋了—会儿,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那Senior Brother 带我一起走,我是圣种,跟在Senior Brother 身边也能保护你的安全。”

  Lu Ye sighed :“你若走,千流福地就乱了,那些Human Race ”

  “他们的死活关我什么事?”蓝齐月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我本是必死的人,是Senior Brother 救了我,教我cultivation ,带我去了血池边,若没有Senior Brother ,这世上早没有蓝齐月了。Senior Brother 莫忘了,我原本也只是个ordinary person 族,我不想当什么圣种,也不想当什么福主,我不求其他,只愿跟在Senior Brother 身边,你把我当一个粗使丫头就行。”

  Lu Ye 默然。

  忽然发现自己确实有些想当然了,在成为圣种之前,蓝齐月只是一个被Blood Race 欺压的Human Race 少女而已。

  只是她如今圣种的身份,让Lu Ye 忘记了曾经的那个蓝齐月。

  “让圣种给我当粗买丫头,我创e指大起。”Lu Ye 徐徐开,N之1小5话,那就跟我一起走吧。”

  蓝齐月惊讶地望着Lu Ye :“真的?”Lu Ye nodded :“自然。”

  “可是我们若都走了,福地中的Human Race 忘么办?”

  “我尽量做安排。”

  或许没办法将福地眼下的局面维持太久,但也只能尽尽人事了。

  人道Great Sain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