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1025

  然而只是片刻之后,great hall 内便一片残尸横呈,鲜血流淌。

  Lu Ye 坐在属于此福地福主的宝座上,手中把玩着临行前蓝齐月交给他的圣血玉,余凌峰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shiver coldly 。

  凭Lu Ye 和道十三的ability ,杀光这里的blood light 倒也不算难事,但绝没有这么轻松,毕竟都是True Lake Realm 的Blood Race ,真遇到生

  命危险少不得会抵抗一。有了圣血玉的压制就不一样了,当Lu Ye 将这枚圣血玉took out 来的时候,在场的Blood Race 有each one ,全都如遭雷噬,身形僵硬,Lu Ye 和道十三暴起发难,顷刻间便将这里的Blood Race 屠了个七零八落。

  口剩下此地的福主还苟活着,此刻也被道十三所擒,跪倒在Lu Ye 面前。

  Lu Ye 抬手,点在那福主的额头上,Divine Sense 催动。

  少倾,道十三放开了对方,Lu Ye 收了圣血玉,被种下驭魂Divine Soul 的Blood Race 福主神色恭敬地站了起来。

  Lu Ye 简单吩咐几句,这才带着道十三和余凌峰离去。

  没杀那福主,自然不是慈悲心作祟,而是需要他活下来继续统治这个福地,给福地中的Human Race 尽可能地提供一些庇护。

  如此一路南下,每路过一处福地,Lu Ye 都会如法炮制,杀上一批Blood Race 取血晶,留下当地福主的性命,种下驭魂divine rune 。

  其实若是有可能的话,Lu Ye 更想在那些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脑海中种下驭魂divine rune 。

  blood refinement 界中,Blood Race 聚集之地分为三个档次,最差的便是Cave Mansion ,由Cloud River Realm Blood Race 镇,往上便是Celestial Grotto ,有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

  Cave Mansion 之主被称为洞主,福地之主是福主,Celestial Grotto 之主则是Heavenly Venerable 。

  若是能驭使一个Heavenly Venerable ,那效果自然

  不是驭使trifling 福主能比的。

  可哪怕有圣血玉在手,Lu Ye 也不敢随意去闯有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坐镇的Celestial Grotto ,变数太大,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不是那么容易被驭使的,当初他能成功在道十三的Divine Soul 中种下驭魂,是运气使然。

  所以尽管知道驭使Heavenly Venerable 级Blood Race 的好处,Lu Ye 也没有贸然动手。

  继续南下,沿途所过,基本上每个福地之主都被Lu Ye 种下了驭魂divine rune ,得了他的吩咐。

  行晋上了一座万仞高峰。

  寒风凌冽,彻人心骨。

  举目望去,云雾蒸腾,烟波缥缈,好似已不在人间。

  擎天峰,blood refinement 界最高的两座山峰之一,在蓝齐月交给Lu Ye 的舆图上便有此峰的标注。

  另一座山峰则是jade pillar 锋。

  据说这两座山峰一般高,而且如果从高空中俯瞰的话,便可见得它们皆都是半圆形的形状,左右对称在blood refinement 界的版图上,属实奇特。

  是不是一般高,左右对称,Lu Ye 不知道,也没心思去探究,毕竟他impossible 再跑到jade pillar 锋那边做个比较。

  他只是途径此地。

  距离从干流福地出发至今,已有近两月时间了,从舆图上来看,才走了三成的路程。 …

  换句话说,接下来还要走最起码四个月才能抵达divine tower 海。

  当真是前路漫漫。

  没在此地多做停留,一行很快再次启程,越过擎天峰,进入浩瀚的云萝平原。

  从舆图上来看,整个云萝平原的地界极大,几乎占据了blood refinement 界一半的版图,而divine tower 海,就在云萝平原的中下方位置。

  那是一片内陆海。

  又数日后,一处Blood Race 聚集的福地中,议事great hall 内,诸多Blood Race 的尸体横呈,余凌峰默默地采集死去Blood Race 的血晶,Lu Ye 端坐在福主宝座上,把玩着手中的圣血玉,此地福主跪在他的面前,听着Lu Ye 面授机宜,不住地额首称是。

  这事做的多了,一行三人都驾轻就熟,几乎每到-处福地都会出现类似的一幕。

  吩咐完,Lu Ye 起身,便要离开。

  却不想那已被种下驭魂divine rune 的福主忽然开口:“圣使留步。”

  他也没搞清楚Lu Ye 是什么来头,只见Lu Ye 手中持有圣种圣血的圆玉,便以为他是某个圣种的麾下,所以便subconsciously 地喊一声圣使,至于圣尊为何要选one after another 个Human Race 当圣使,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了。

  “什么事? “Lu Ye 偏头看他。

  那Blood Race 开口:“敢问圣使,圣尊是否愿降服更多的福主?”

  Lu Ye 微微眯眼:“何意?

  那Blood Race 道:“是这样的,不久前黄穹福地的福主晋升了Divine Sea ,所以广邀四方福主相聚,准备办一场血食大典,届时会有不少福主前去捧场。”

  Lu Ye 听的眉头一扬。

  这两月下来,他借助驭魂divine rune 奴役了不少Blood Race ,但终究效率低下。

  不过这只是他赶路顺带做的事,所以倒也不去强求什么。

  可现在有这样一个诸 多福主汇聚的机会,倒是可以去凑凑热闹。

  这段时间他之所以没去贸然寻Heavenly Venerable 级Blood Race 的麻烦,就是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在他的cultivation base 真正跻身Divine Sea 之前,贸然对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下手,有很大的风险。

  可如果只是一个刚刚晋升的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那是完全可以拿下的。

  更不要说,还有许多福主都会去捧场。

  可以说,参加这一场血食大典, 所得收获可能比他前两个月的努力还要多,花费几天时间,让更多的Human Race 得到庇护,这事完全划得来。

  “邀请你了?”Lu Ye 问道。

  那Blood Race 道:残穹福地那位,与我素有些交情。”

  “很好!”Lu Ye 满意颔首,“ 你叫什么?”

  那Blood Race 连忙replied :“ 金德。

  因为与黄琼福地的那位素有交情,

  所以金德原本就打算今日启程赶过去的,结果didn’t expect Lu Ye 找上门来,结果现在麾下True Lake Realm 几乎死绝,就只剩下他孤家寡人一个。

  也没什么需要准备的东西,片刻之后,金德领着Lu Ye and the others 离去。

  黄穹福地距离此地不算太远,但也不近,前后一日的路程。

  待到第二日,一行抵达黄穹福地。 …

  远远望去,只见黄穹福地那边-片喜气洋洋,诸多Blood Race 在福地之中穿梭,摆设大典所需的种种。

  因为还没到大典召开的日子,所以宾客们都还没有来。

  金德领着Lu Ye and the others 飞落下来的时候,立刻便有认识他的Blood Race 迎了上来,笑容满面地招呼:“金德兄, 怎么来的这么早?距离大典还有两日呢。

  金德便道:“温兄晋升Divine Sea ,天大的喜事,我岂能来的晚了,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

  黄琼福地的主人叫做温宇风,年岁上比起金德还要小一些。

  那Blood Race said with a smile :“ 金德兄有心了。”又点醒一声:“不过金德兄该称呼Heavenly Venerable 。”

  金德startled ,旋即大笑:“是是,温Heavenly Venerable 。

  虽说彼此间有交情,可Divine Sea 与True Lake 终究地位不同,此时再称温兄,未免有些不合适。

  两个Blood Race 说话的时候,Lu Ye 的目光却looked towards 一旁那边关押着许 多神色仓惶的Human Race ,无一例外,全规是有cultivation base 在身,而且基本全都是年岁在十六七左右的Human Race 少女。

  数量不少,足有three-four hundred 的样子。

  想要收集这么多有cultivation base 在身,年纪稚嫩的少女,黄穹福地这边显然也是下了功夫的,而这些少女,应当就是为这次血食大典准备的血食了,届时大典一开,便供来此道贺的Blood Race 们尽情享用。

  Lu Ye 暗暗庆幸,幸亏金德之前提了-句,否则他还真要错过这次大典,那这些少女必然要迎接极为悲惨的命运。

  同时又有些悲哀,眼下是他能看到的,能插手管的,这广袤blood refinement 界,他看不到,他管不到的又有多少?

  “这两个Human Race 是.那Blood Race 有些好奇地望着Lu Ye 和道十三,尤其是道十三,敦实的身形,充沛的气血,最能吸引Blood Race 的,想当初在明月Cave Mansion 中,

  孙妙珠眼便相中他了 。

  带来的礼物,这两个血奴,cultivation base 可都不低。

  那Blood Race 心领神会,立刻said with a smile :“还是金德兄有心,Heavenly Venerable 若是知道,必然欢喜。”

  “Heavenly Venerable 何在? “金德问道,“我这便将他们送给Heavenly Venerable 。

  “在寝殿静坐,准备两日后的大典呢。”那Blood Race 伸手示意:“ 金德兄随我来。”

  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是不好去打扰Heavenly Venerable 的,但金德要送礼,自然不能阻拦。

  行便紧跟在那Blood Race 身后,朝福地后庭所在行去。

  很快到了一处寝殿前,那Blood Race 进去通报,得了温宇风的允许,这才走出来邀请:“Heavenly Venerable 有请!

  “有劳。”金德slightly nodded ,领着Lu Ye 和道十三往寝殿内行去。

  走讲其中。一眼便看到一个Blood Race 盘坐在原地,正是黄穹福地之主,温宇风。

  此番他晋升Divine Sea ,黄琼福地也必然会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晋升成黄穹Celestial Grotto 的,至于能不能稳住脚跟,那就要看温宇风自己的ability 了。

  这也是他召开血食大典的原因,借助此大典来收拢附近福地之主的人心罢了,否则他怎会费尽心思准备那么多优质的血食。

  “见过Heavenly Venerable 。” 金德上前行礼。

  温宇风睁开眼睛,笑着道:“金德兄不必客气,你我相交多年,我虽早一步晋升Divine Sea ,但你也终有那一日的,你我之间,还是往昔称呼。”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