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1027

  Blood Race 的动作还是很快的,接了上令,不过两日时间,福地辖治下,各Cave Mansion 的Blood Race 便纷纷汇聚而来。

  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每个Cave Mansion 出多少兵力,都有先例可循。

  generally speaking ,各Cave Mansion 都会派出一半的人手,剩下一半留守。

  更上一层的福地也是如此。

  这么弄主要是能保证自家地盘有Blood Race 留守坐镇,大战中不管遇到什么危险,不至于被一网打尽。

  之后汇聚而来的Blood Race 们将会以福地为单位,朝星月Holy Land 聚集,待兵力集结的差不多之后,由星月Holy Land 那边统一调度指挥,发兵divine tower 海,攻打Human Race 的碧血Holy Land 。

  两日后,Lu Ye 带着道十三和余凌峰,混杂在一群Blood Race 之中,朝星月Holy Land 的方向进发。

  一行两百多Blood Race 除了那福地之主是True Lake Realm 之外,剩下的全都是Cloud River Realm 。

  主要是Lu Ye 之前在福地中杀了一通,True Lake Realm 的Blood Race 都被杀光了,眼下这边的Blood Race ,只有那被Lu Ye 种下驭魂divine rune 的是True Lake Realm 。

  对于队伍之中混杂了两个Human Race ,许多Blood Race 还是感到很好奇的,但略一打听,得知这是自家福主的

  血奴之后,便没了心思。

  途中又遇到其他福地集结赶往星月Holy Land 的Blood Race 队伍,两方福主一碰面,各自队伍便很融洽地融合到了一处。

  队伍日渐壮大,待到星月Holy Land 的时候,已汇聚了差不多千数。

  星月Holy Land 坐落在一座Spirit Peak 之上,占地范围极大,也是方圆几hundred thousand li 内,only one 处有圣种坐镇的Holy Land 。

  各方福地之主接令而至,如今大量Blood Race 被安置在这里。

  Lu Ye 抬眼望去,只见视野之中densely packed 全是Blood Race 的silhouette ,从半山腰到山脚处,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那数量少说也有几十万之多。

  己方队伍来的无疑算是比较晚的,只能在山脚下寻了一个地方暂时安置。

  没有Blood Race 来接待,更没有谁来告诉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左右就是等待。

  continuously 有Blood Race 队伍汇聚而至,大军的力量持续壮大。

  Lu Ye 暗暗观察着,属实有些不解,那碧血Holy Land 到底有多强的底蕴,竟能在blood refinement 界这样的大势之下,屹立不倒。

  才只一个星月Holy Land ,便汇聚了几十万Blood Race ,而他从那Blood Race 福主处得到的消息是,这样规模的大军,Blood Race 共有四处,分别被四家Blood Race Holy Land 掌控,when the time comes 会从四倜方向一起发兵,对divine tower 海的碧血Holy Land 施压,星月Holy Land 主要负责的阵线是北方,东南西三个方向还有差不多实力的Blood Race 大军。

  换句话,这样的战事Blood Race 出动的人手少说也是百万级的,其中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必然层出不穷,this world 唯一的Human Race 势力,当真能挡得住?

  那碧血Holy Land ,到底有什么通天之能,竟屡次让Blood Race 大军returned in low spirits after failing 。

  营帐中,Lu Ye 唤来那个被他种下驭魂divine rune 的福主,开口询问。

  “大人有所不知,那divine tower 海其实是一口incomparable gigantic 的血池,也可以称为血海,那碧血Holy Land 就坐落在divine tower 海中心的群岛之上,属实是易守难攻,而且他们还有诸多防御工事,往往我Blood Race 大军还未靠近,便有诸多战损,哪怕好不容易冲了上去,那边Human Race 的powerhouse 也数量不少,听说便是圣种,也有折损在那边的。”

  Lu Ye 听的云里雾里。

  碧血Holy Land 易守难攻他自然看的出来,作为blood refinement 界唯一的一处Human Race 势力,坐落在divine tower 海中,显然是看中了这里的地形地势。

  divine tower 海是巨大的血池,也可以称为血海,Blood Race 若是不小心落入其中,不死也得脱层皮,所以在防守方面,Human Race 那边往往能起到twice the results for half the effort 之效。

  可这显然不是碧血Holy Land 能够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

  Lu Ye 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

  这Blood Race 福主对碧血Holy Land 那边的情况知道的也不多,毕竟他也没经历过这些,这算是他头一次参与

  Blood Race 对碧血Holy Land 的围剿。

  打探不出更多的消息,便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夜色渐深,Lu Ye 走出营帐,举目观瞧,只见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火光点点,火光印照之下,难以plot against 的Blood Race

  silhouette 扭曲,犹如群魔乱舞。

  忽有清脆的铃铛声传来,Lu Ye 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扭头望去,入目所见,让他frowned 。

  只见那个方向上,一个身穿薄纱的Human Race 女子漫步行来,薄纱之下,lithe and graceful 身躯faintly discernible ,她的手腕和脚踝上各有两串小小的铃铛,那清脆的铃铛声,便是她走动时发出的声音。

  她赤着双足,裙摆飘忽时,白皙精致的足指让惹人垂涎,她看似是走在地面上但实际上却离地三寸。

  女子的装扮有些不堪入眼,按道理来说,这样的装备极容易引动旁人欲念,但诡异的是,Lu Ye 在见到她的时候心中却没有半点涟漪,反而不由生出一种惊悚之感。

  脑海深处,忽有dragon roar 炸响,紧接着面前silhouette 一花,道十三挡在身前,遮掩住了他的视线。

  此时此刻,道十三就如一只炸毛的猫一样,微微句偻着身子,Divine Sea Realm 的气息不受控制地跌宕而出,鼻孔中喷着热气,就连目光都变得凌厉。

  Lu Ye 一直都让道十三收敛自身的气息,免得他暴露了Divine Sea Realm 的底细,when the time comes 不好跟其他不知情的Blood Race 解释。

  但这女子的出现,显然让他感受到了危机,所以才会有如此应对。

  “嗯?”女子的鼻腔中发出轻轻的声音,诧异地看了一眼道十三,似didn’t expect 在这Blood Race 大军Converging Ground ,居然有个Divine Sea Realm 的Human Race 。

  “可惜了。”她又lightly 念了一句,挪开了视线,也不知道在可惜什么。

  与此同时,被道十三护在身后的Lu Ye 却是神色惊疑。

  乍一看到那女子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是哪个Blood Race 带来的血奴。

  这边几十万Blood Race 大军汇聚,但也并非全部都是Blood Race ,还是有一些有cultivation base 在身的血奴的。

  Human Race 在blood refinement 界的地位极其低下,但因为有blood imprint 这样的手段,所以有些Blood Race 还是很乐意收服一些血奴为己用,毕竟相对于其他Blood Race ,血奴是值得信任,也是可以随意指挥的。

  他之前来到这里的时候,就见到了一些Human Race 血奴,所以虽然惊诧那女子的打扮,却也没多想。

  直到脑海中有dragon roar 传出。

  Dragon’s roar ,赫然是双龙护海的手段被激发的缘故,换句话说,在无声无息之间,那女子对他的Divine Soul 动了一些不可察觉的手段,这才激发了双龙护海的防护。

  之后道十三的本能反应更让Lu Ye 意识到不对,这女子,赫然是想对他不利。

  为什么?

  更诡异的是,女子居然就这样走了,没再继续对他动手。

  将道十三拨到一旁,Lu Ye 抬眼望去,只见那女子继续朝前行去,所过之处,所有Blood Race 竟都起身,痴迷地望着那女子,眸中满是贪婪和觊觎的神色。

  女子丝毫不以为意,只是嘴角噙着澹澹的笑容。

  Lu Ye 恍然大悟,这女子不是要对他动手,或者说,并非针对他,这女子的神妙手段是在针对这里的所有Blood Race ,他只是被波及了。

  她是谁?

  她在做什么?

  电光火石间,Lu Ye 隐隐想到了一个可能。念头刚转过来,就见那女子站定了身形,然后徐徐升空,直至十丈高度才停了下来,她手腕和脚踝处的铃铛无风自动,dīng líng líng 的声响跌宕开来。

  声音虽轻,却极具穿透力。

  Lu Ye 脑海之中,Dragon’s roar 再响,道十三也低伏了身子,喉咙里发出wild beast 们的低吼,一般时候,只有他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咯咯的轻笑声传出,犹如那铃铛声一样清脆悦耳,但带来的却是send cold shivers down one’s spine 的感觉。

  女子both hands forming seals ,竖于胸前,轻轻开口:“千树万树梨花开!”

  点点starlight ,忽然自她体表处飘飞而出,如群星—般璀璨,那诸多starlight 瞬间铺散开来,笼罩方圆干丈之地。

  这瞬瞬间,Lu Ye 肌肤骤然刺疼,心头更是警兆大生。

  “道十三!”他连忙厉喝。

  道十三立刻转身朝他扑来,直接将他扑倒在地,用自己敦实的身形将他遮掩。

  几乎就在道十三护持住Lu Ye 的同时,那点点毫unremarkable 的starlight 便忽然绽放开来,犹如一朵朵洁白的梨花。

  紧随而至的,是剧烈的轰鸣和爆裂声。

  女子身旁thousand zhang 内,听得那铃铛声响的Blood Race ,有each one ,全都在表情痴呆中殒命。

  rays of light 笼罩之下,这片范围亮如白昼,但所有Blood Race 都在化作飞灰disappeared 。

  Lu Ye 的感知中,他种下驭魂divine rune 的余凌峰和那True Lake Realm 福主的气息,也一并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剧烈的声响震的Lu Ye 耳膜发疼,感受着这一道莫名术法之威,他心中inwardly shocked 。

  这样的手段,已不是寻常的Divine Sea Realm 能施展出来的,最起码Lu Ye 没见过这样的手段,而mysterious woman 在那一瞬间所绽放的气息,更是强大到Lu Ye 难以置信的程度。

  便是head teacher ,似乎都无法与这女子mention on equal terms !持续continuously 爆裂声从不远处传出,伴随着铃铛的清脆响声,显然是那女子在大开杀戒。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