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1028

  “碧血Human Race !”有Blood Race 的惊喝声传出,紧接着one after another 属于Divine Sea Realm 的气息升腾而起,夜色下,诸多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迅速反应过来,化作blood light 朝女子所在的方向扑杀过去。

  一时间场面恢弘,气息杂乱。

  忽有清越的sword cry 声响起,紧接着一点cold light 在in midair 绽放,化分千万道,当空斩下。

  密集的Blood Race 营地中,瞬息间死伤惨重,大量Blood Race 根本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便被那凌厉sword qi 斩成碎尸,更有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惨叫着从空中跌落。

  诸多sword light 在Blood Race 营地之中肆虐,裹挟无边杀戮。

  夜色下,一道silhouette 立于半空之中,周身sword qi 萦绕,威风凛然如Deity 天降。

  Lu Ye 狼狈起身晃了晃脑袋,转头望去,只见自身所处之地,方圆thousand zhang 之内再无一个活口,这thousand zhang 范围内的Blood Race ,皆都被那mysterious woman 的一道术法灭杀殆尽。

  就连道十三的后背,也是一片血肉模湖。

  要知道道十三可是Divine Sea Realm body cultivator ,体魄强大至极,而那女子施展的术法并非针对道十三,他只是被波及了就受如此伤势,可见那术法威能恐怖。

  真若正面对上,道十三绝不是这女子对手。再抬头看,又见得in midair 一个hair and beard all white 的老者

  正在御剑杀敌,这赫然是个sword cultivator ,一身凌冽sword intent ,便是naked eye 看去,都感觉眼球酸胀,Divine Soul 刺疼,好似随时会有一柄利剑,当头朝自己斩下。

  女子和老者显然是一伙的,在女子动手之后,老者也跳了出来。

  不止他们两个。

  那诸多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虽被老者御剑杀了一些,但数量实在太多,此刻已有不少Blood Race 扑杀到了女子身旁。

  女子虽然实力强大,可终究只是固法修,如此局势下,必然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然后就在这时,又有一道silhouette 如陨石一般从天而降,直直地坠在女子身前,直接将女子面前的大地砸的开裂。

  巨大的冲击卷起all around 尘土,轰然扩散,Lu Ye 不由眯起了眼,洞察spiritual mark 加持双眸之中,童孔不由一缩。

  那忽然出现的third silhouette ,体型并不算太魁梧高大但一身气血充盈澎湃,便是连道十三都要甘拜下风。

  他一抬手就抓住了一个扑到近前的Blood Race ,任凭那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如何挣扎,竟也摆脱不得,大手一用力,直接将那Blood Race 的头颅捏爆开来。

  紧接着,他身形晃动,看似笨拙地施展拳脚,可那一拳一脚莫不蕴藏极为恐怖的威势,但凡靠近

  他和女子身侧三十丈内的Blood Race ,无有例外,全部爆成一团blood mist 。

  又有in midair 的sword cultivator 老者催动Flying Sword 精准点杀,一时间,朝那mysterious woman 扑杀过去的诸多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

  竟无有建功者。

  得这body cultivator 和sword cultivator 的护持,女子更能放开手脚,one after another 威能巨大的术法施展开来,所过之处,诸多Blood Race 成片成片地倒下,杀的Blood Race 营地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尸

  横遍野。

  更多更加恢弘的气息,自峰顶处升腾而起。这边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那些汇聚在峰顶上的Blood Race cream of the crop 的powerhouses ,这些升腾而起的气息,比起山脚和半山腰处的Divine Sea Realm Blood Race 们要雄浑多了。o …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surprised and angry 喝声从山顶处传来:“大胆!”

  话音落下的同时,一stream of light 忽然自山顶方向掠出,迅如thunder ,那流光之中传来一人的呼声:“没得手,快走!”

  “废物!”sword cultivator 老者瞥了一眼山顶的方向,不客气地呵斥一声,又转头对那女子和体魄喊道:“走了!”

  女子抿嘴一笑,双手合十,轻轻往前一推,又是大片starlight 飘飞而出,瞬息间笼罩方圆thousand zhang 。

  轰鸣爆裂声响起,rays of light 耀眼,女子与body cultivator 的silhouette 冲天而起。

  in midair ,sword cultivator 老者一收Flying Sword ,便要遁走。这电光火石间,Lu Ye 冲天而起,朝老者那方向

  掠去,道十三见状,急忙跟上。

  Lu Ye 这番异常动作,自然没有瞒过sword cultivator 老者的感知,事实上,sword cultivator 老者自现身之后便注意到了

  他。

  毕竟在mysterious woman 的术法之下,所有Blood Race 都死了个干净,就Lu Ye 和道十三还安然无恙,自然惹人瞩

  目。

  老者略一迟疑,一催sword light ,将飞掠而至的Lu Ye 和道十三裹住,追着女子和body cultivator 离去的方向而去。

  Lu Ye 长呼一口气。

  虽得老者sword light 裹挟,一同飞遁,但Lu Ye 能清楚地感知到,一缕精纯sword intent 笼罩己身,只怕自己但有

  什么不妥举动,顷刻间就要迎来老者的袭杀。

  他自然不敢有什么不妥的举动,甚至还吩咐了道十三一声:“莫要乱动。”

  道十三立刻安稳下来。

  老者看了他一眼,眸中闪过looked thoughtful 的神色。一路疾驰。

  初始身后还有大量Blood Race powerhouse 追杀而出,但sword cultivator 的遁速何等之快,便是Blood Race 的血遁术都难以企及,

  再者说面对老者这样的sword cultivator powerhouse ,追上来的Blood Race 数量少了未必济事,所以片刻之后,那些追杀出去的

  Blood Race 便纷纷驻足,无奈地望着老者sword light 消失在视野之中。

  one hour 后,老者按落sword light ,落在一处高峰之上,静静等待。

  他没去管Lu Ye 和道十三两人,自顾盘坐在旁,凝神调息。

  Lu Ye 有很多话想问,但见他这幅模样,又不好开口打扰,只能既来且安。

  方才最后关头他之所以朝老者冲去,就是想跟这sword cultivator 老者一同离开,若是所料不错,今夜出现在

  Blood Race 大营的这几个Human Race powerhouse ,都是来自碧血Holy Land 的。

  而Blood Race 之前的一声怒喝,无疑也证实了Lu Ye 的猜测。

  他这一趟本就是要去碧血Holy Land 的,只不过因为Blood Race 在召集兵马,前路险阻他只能带着道十三假借血奴的身份融入其中。

  如今有脱身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否则等Blood Race 真的开始攻打碧血Holy Land 的时候,想脱身就没那么容易了。

  道十三在旁扭动着身子,应该是后背的伤势让他感觉有些不太舒服,Lu Ye 给他检查了一下,发现只是一些皮肉伤,并不碍事,便没管他了。

  凭道十三的体魄,这样的伤势用不了几日便可恢复。

  寂静夜色之中,一旁的空间微微扭曲了一下,紧接着一道silhouette 显露出来,赫然也是个hair and beard all white 的老者,身形矮小精瘦,一双眼睛却是极其有神。 …

  Lu Ye 心头一凛,心知此人是个ghost cultivator ,而且绝对是他迄今为止所遇到的最强ghost cultivator 。

  因为在对方主动现身之前,他根本没有半点察觉,甚至就连道十三也没有发现端倪。

  回想方才经历种种,Lu Ye 猜想,这个ghost cultivator 应该就是在山顶上喊话的那个。

  他一个Human Race ghost cultivator ,跑到山顶那种Blood Race powerhouse 云集的地方去,所为何事显而易见,明显是想去袭杀那星月圣尊。

  历年来,Blood Race 大举围攻碧血Holy Land ,北方战线从

  来都是星月Holy Land 负责的,若是能在大战之前杀了那星月圣尊,必能给Blood Race 几十万大军造成极大威慑,

  说不定能让Blood Race 大军军心涣散。

  这就能让碧血Holy Land 在接下来的大战中减轻不少压力。

  但他显然是失败了,所以才会喊一声“没得手”。

  圣种的实力比起普通的Blood Race 要强的多,那星月圣尊可不是蓝齐月这样的新生圣种,他早已cultivation 至this world Peak ,哪里是那么好杀的。

  虽有法修女子,sword cultivator 老者,还有那body cultivator 搅乱Blood Race 大营,分散Blood Race powerhouse 的注意力,可ghost cultivator 依然没能得手。

  这里应该是几个Human Race powerhouse 约定好的聚集点。sword cultivator 老者速度最快,哪怕带着Lu Ye 和道十三也是第一个赶了过来,其次便是这ghost cultivator 老者。

  不过他这边才现身,不远处便有两stream of light 急速掠来,很快落到身前,显露出女子和那body cultivator 的silhouette 。

  几双目光都looked towards Lu Ye 和道十三。

  ghost cultivator 便道:“剑孤鸿,你把这两个血奴抓过来做什么?”

  女子抿嘴轻笑:“这两个可不是普通的血奴,那个实力强的,有Divine Sea Realm cultivation base 呢,另外一个虽然差了点,可也有True Lake Realm 了。”

  道十三催动spiritual power 的时候,她感知的清清楚楚,只是当时忙着杀Blood Race ,而且道十三当时只是护持Lu Ye ,没有要对她出手,所以她便也没理会道十三。

  ghost cultivator 老者astonished :“Divine Sea Realm 的血奴?这可不常见。”话锋一转,“可是血奴就是血奴,除非有圣种解除他们体内的blood imprint ,否则便是previous owner 死了,他们血奴的身份也改变不了,一辈子只会对Blood Race 卑躬屈膝,抓过来又有什么用。”

  那body cultivator 倒是没说话,只是站在一旁冷眼旁观。Lu Ye 连忙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行了一个罗圈揖:“见过诸位前也从未

  辈,好叫诸位前辈知晓,我二人并非血奴,

  被Blood Race 种下blood imprint 。”

  这事得解释清楚,要不然被这几个实力强的不可思议的Divine Sea Realm 顺手宰了,那可就冤枉了。

  ghost cultivator 咧嘴一笑:“你当然不会承认自己血奴的身份。”这般说着,手中忽然多出一把匕首

  “来,我送你一程保证不会让你感觉痛苦。”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