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1030

  碧血Holy Land ,中心岛的Spirit Peak 之上,剑孤鸿and the others 归来复命,将此行所为,所见,娓娓道来。

  待剑孤鸿说完之后,ghost cultivator 老者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这次没能杀了那星月圣尊着实可惜,原本old man 是有机会得手的,只是那家伙太警觉了一些,在old man 出手的刹那反应了过来,最终只是伤了他,哎。”

  Holy Lord 摇头道“this world 圣种,每一个都得Heaven and Earth 垂青,可以说是this world 的Child of Destiny ,又岂是那么好杀的,无常前辈能伤到他,已是极了不起了。”

  在场众人都知道圣种的了得,那绝不是一般的Blood Race 能mention on equal terms 的,就拿无常来说,他嘴上说着有机会得手,但实际上没得手就是没得手,哪怕再给他那样的机会,也impossible 得手。

  剑孤鸿也曾与圣种正面交锋过,凭他sword cultivator 的强大底蕴,也只能与那圣种打个平手。

  由此可见圣种的强大,可以说,Blood Race 圣种,就没有一个实力弱于他们这些人的。

  可就是这样强大的圣种,却有被人活生生打死的先例。

  而做到这件事的,正是他们面前的Holy Lord !

  也正是那一战,让得剑孤鸿,无常等这样的Peak powerhouse ,心服口服地承认了中年的rank and status 。

  要知道,无论是剑孤鸿,又或者是无常,乃至那法修女子and the others ,都曾是威震八方,名传一界之辈,都算得上是Human Race 的cream of the crop battle strength ,他们每一个都桀骜不驯,每一个都一怒而天倾的角色,都曾镇压过一个时代,想让他们这样的人acknowledge allegiance ,可不是随便who 都能做到的。

  在middle-aged man 横空出世之前,剑孤鸿and the others 就是一盘散沙,分散在blood refinement 界各处,与Blood Race 作对,因为他们自己足够强大,因为他们谁也不服谁。

  是middle-aged man 的出现,将他们这些散沙糅合到了一起,在这divine tower 海中创建了碧血Holy Land ,为Human Race 打下了一片净土。

  屹立至今!

  但眼下碧血Holy Land 也到了最危急的时候。

  ”Blood Race 这次的兵力比以往又多了,看样子是要毕其功于一役。”Holy Lord 徐徐开口“东南西三个方向的消息也传回来了,每条战线上都有数位圣种坐镇,陈兵数十万,四个方向,Blood Race 的兵力加起来,最少有一百三十万,甚至更多。”

  bidige.

  剑孤鸿and the others 皆都凝起了眉头。

  这个数字可比以前多多了,以前Blood Race 虽也有屡次举兵来犯,但从没有破过百万之数,所以碧血Holy Land 挡了下来。

  但碧血Holy Land 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Lu Ye 这次过来,看到的碧血Holy Land 是外围有椭圆形的群岛散落,中心一座大岛,但实际上最初这边的地形可不是这样的。

  最初的divine tower 海中央,散落的群岛数量极多,最少也是眼下的四倍有余。

  是一次次大战,那些更外围的岛屿都彼打碎,打沉了,只有靠内一层的群岛保留了下来。

  …

  this time 若是连这最内一层的群岛都保不住的话,那碧血Holy Land 就只剩下中央一座大岛,when the time comes 根本无险可守。

  所以this time ,Holy Land 想要保全的重点,就在于能不能保的住外围的群岛,重点在于能不能挡得住Blood Race 的强攻,能挡住一切都好说,挡不住,一旦让Blood Race 登岛,那Blood Race 必然会immediately 摧毁岛屿,将Holy Land 的防线打出缺口。

  只从Blood Race 这次出动的兵力来看,Holy Land 想要挡下Blood Race ,拒敌于外,无疑是很难的。

  “at worst 咱们这些人杀出去,血烁界这么大,去了哪里都能杀Blood Race 。”无常开口,

  剑孤鸿摇头“咱们这些人杀出去容易,可岛上的其他人呢他们必然要被Blood Race 迁怒,when the time comes 只怕没人能活的下来。”

  岛上的Human Race 数量是很庞大的,都是Holy Land 在早些年从divine tower 海周边hundred thousand li 迁徙过来的Human Race ,数十年的积累,Human Race 安居乐业,基数更加庞大了,也正是有这基数庞大的Human Race ,才能给Holy Land continuously 地供应cultivator ,化作Holy Land 抵挡Blood Race 的力量。

  cultivator 与普通的凡人,从来都是唇亡齿寒,荣辱一体的,这一点无论在Nine Provinces 还是blood refinement 界,都是一样。

  无常道“总不能让咱们跟他们共存亡吧,没这个道理。”

  话虽这么说,但事情真的到那一步的话,Human Race 的Peak powerhouses 还真未必有几个愿意独自逃亡的。

  一直未曾说话的法修女子开口“故土那边,能提供甚么”

  他们这些人,并非无根之木,无源之水,都是有些来历的。

  Blood Race 一直搞不明白,在blood refinement 界这样的大势之下,怎么会unfathomable mystery 冒出来这么多Human Race powerhouse ,如果是一个两个也就罢了,Human Race 数量庞大,总有一两个运气比较好的,得了某些机缘,但这样的Human Race powerhouse 可不是一个两个那么简单,而是有几十个,上百个

  这才是碧血Holy Land 能够在一次次Blood Race 大军强攻之下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因为碧血Holy Land 这边Peak powerhouse 的数量足够多,能够一次次杀退Blood Race 大军的进攻,让他们损失惨重。

  Holy Lord shook the head “这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前日我想办法联系了一下故土,所得到的反馈是故土那边已经给我们提供了援助。”

  可他并没有看到什么援助。

  “已经提供了”法修女子皱眉,蓦然间looked thoughtful “该不会是……”

  剑孤鸿无疑也意识到了什么,正要开口说话,Holy Lord 却忽然低头朝山下望去,面露疑感神色,紧接着他body flashed ,瞬间消失在原地。

  再现身的时候,人已在山脚下,一块stone tablet 前。

  Lu Ye 便站在这stone tablet 前, 望着stone tablet 上的一行字, 轻轻念道“碧血流千Gu…… ”

  这可让他惊诧至极,因为Jade Blood Sect 山门下,也有一块这样的stone tablet ,刻着这样的一行字。

  不过Jade Blood Sect 的那块stone tablet 只能算做半块,还有半块在Pill Heart Sect 那边,两块stone tablet 合二为一,才是完整的stone tablet 。

  …

  据说是several decades 前,Pill Heart Sect 的sect master 亲手刻下的,然而将之divided into two ,一块送给了Jade Blood Sect ,一块留在了Pill Heart Sect ,以此象征two sects 的情谊。

  只merely a trifling several decades 下来,two sects 的情谊就如原先完整的stone tablet 一样,divided into two 了,令人不胜唏嘘。

  Lu Ye didn’t expect 在这里居然能看到与sect 那边类似的东西。

  念完一句之后,又involuntarily 地念起了下一句。

  “丹心照万年。”

  不免皱眉,sect 是Jade Blood Sect ,这里有个碧血Holy Land ,还有跟sect 山门下类似的stone tablet ,这事巧的有些厉害了。

  道十三忽然气息跌宕,Divine Sea Realm 的威压弥漫开来。

  Lu Ye 悚然一惊, 念头被打断, 抬手就按住了腰间的磐山刀, 扭头望去时, 只见一个middle-aged man hands behind back 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

  他完全没察觉到对方是什么时候来的, 若不是道十三有了反应, 他只怕还无法察觉。

  shua~ shua~ shua~ ,几道silhouette 掠来,站在middle-aged man 身前,正是剑孤鸿and the others 。

  与此同时,Lu Ye 清楚地察觉到,中心岛各处,one after another 强大的Divine Sense 弥漫而出,朝这边过来,显然是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

  不过很快,这些Divine Sense 就收了回去。

  Lu Ye 惊出一身冷汗,这才知道,自己until now 都小觑了碧血Holy Land 的底蕴,只从方才那一瞬间Divine Sense 涌动的痕迹来看,此刻岛中汇聚的Divine Sea Realm ,只怕有几十人之多。

  这还只是显露痕迹的,没显露痕迹的呢?

  他定了定心神,朝middle-aged man 打量过去,一眼之下,竟莫名地感觉此人有些面善,隐约在哪里见过似的。

  可Lu Ye 却知,自己从未见过这个人。

  至于来人的身份……只见剑孤鸿and the others 的站位就可猜到,这应该就是碧血Holy Land 的Holy Lord J

  ”道兵”middle-aged man 没有immediately 观察Lu Ye ,而是looked towards 道十三,强大的Divine Sense 涌动,上下审视道十三的底细。

  spiritual wisdom 懵懂的道十三无疑被他的肆无忌惮激怒了,怒吼一声,冲上前去,一拳朝middle-aged man 砸下。

  Lu Ye complexion changed ,连忙低喝”住手”

  却终究喊的迟了一些。

  轰地一声, middle-aged man 身形completely motionless , 只拾起一手, 便轻描澹写地挡住了道十三的full strength attack ,naked eye 可见的气浪冲击而出,吹的他头发和衣衫猎猎作响。

  他忽然又抬起一手,一指点在道十三的胸口某处。

  他的动作说不上快,便是Lu Ye 也看的清清楚楚,只是有一股说不出的韵味。

  让Lu Ye 感到惊诧的是,道十三竟没有避开他这一击。

  一指点下,道十三如遭雷噬,浑身僵硬,紧接着脑袋一垂,跌坐在地上。

  Lu Ye 童孔缩成了针尖大小,无边寒意涌上全身,手搭在磬山刀上,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

  道十三的实力他是知道的,在Divine Sea Realm 中不算Peak ,但也绝对不弱,居然被眼前之人如此轻描澹写地降服了

  Lu Ye 甚至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这家伙……何等terrifying 的cultivation base 。

  ”放心,他只是睡着了。”middle-aged man 似是察觉到了Lu Ye 的担忧,主动开口说了一句。

  Lu Ye 连忙朝道十三看去,发现他好像确实只是睡着了,就连呼噜声都打了起来,一时无言。

  ”这种道兵的炼制手法是有缺陷的,所以道兵的spiritual wisdom 不高。”middle-aged man 抬头looked towards Lu Ye ,”太山可好”

  人道Great Sain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