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22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Jade Blood Sect 驻地往北约五十里的位置,有一处山谷,山谷中一个巨大坑洞,赫然是一个虫洞。

  与Jade Blood Sect 那边的情况一样,这山谷已经barren ,就连地皮都被刮了好几层,山谷之中处处可见虫血干涸后的dark green 彩,还有一些没收拾的断肢碎肉。

  附近的一座山峰上,Jade Blood Sect 数百cultivator 在此地悄悄埋伏着,一个个心情忐忑又紧张。

  半日前,大家明明在insect nest 里愉快轻松地刷着功勋,结果忽然被花慈带到了这个地方,紧接着Lu Ye 也赶了过来,这显然是要搞什么事。

  numerous cultivators 隐隐察觉到了自家镇守使和副使的意图,说不紧张哪是假的,因为在此之前,他们唯一参与的大规模行动就是刚处理掉的虫潮。

  好在有了之前的经验,各squad 之间多少有了一些配合的经验,虫潮他们都处理过来了,还怕了眼下的阵仗吗?

  山风拂来,众修静谧。

  Lu Ye 悄悄朝那山谷中打量片刻,皱眉不已:“怎么还没出来?”

  他走之前,天煞殿那边明显有不支的迹象,按道理来说应该早就出来了才对,除非他们又稳住了阵势。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只能主动出击了,趁着天煞殿cultivator 与insect race 激战的时候,给他们来一个热情的背刺,将地下那些天煞殿的cultivator 杀干净,顺便把人家的虫潮也处理了,one move, two gains 。

  不过这么搞有不小的风险,在那种不算宽敞的地下通道中激战,己方很容易会出现大量伤亡。

  所以Lu Ye 更想等天煞殿的人退出来,杀他们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只要堵住那个坑洞口,Jade Blood Sect 这边就能跟虫潮形成配合,两面夹击,把天煞殿的cultivator 痛宰在坑洞之中。

  “花慈,下次咱们得小心点,不能只顾头不顾腚。”Lu Ye 又有些感慨,因为他发现天煞殿这边是留了几个cultivator 在洞口处的,如此一来,这边有任何异常,他们都能及时查探,传讯其他人。

  反观Jade Blood Sect 这边,虫潮来了,全宗cultivator 倾巢而出,整个驻地一下子变得空荡荡,之前入虫洞的时候也是如此,根本没有人留守在外面。

  花慈在他旁边幽怨地瞪了一眼:“我有种蘑菇。”

  “那就好。”Lu Ye 心头大定。

  Battlefield Mark 忽有动静,Lu Ye 连忙查探,眉头一扬:“来了!”

  信息是依依传来的,自从head teacher 将依依也收录为Jade Blood Sect dísciple 之后,依依便有了属于自己的Battlefield Mark 。

  她是Spirit Physique ,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由实化虚,come and go without a shadow or trace ,最适合在这种局势下去刺探情报。

  之前Lu Ye 带她过来的时候,便让她深入地下去查探情况了,苦等良久,终于等到了依依的讯息。

  他猛地起身,翻身上了White Tiger ,一把将花慈也拉了上来,低shouted :“走!”

  Amber 迈足飞奔,直朝山下冲去,狂风扑面而至,吹动花慈的秀发。

  两人身后,Jade Blood Sect 数百cultivator 乌拉拉地跟随而来,没有高呼呐喊,可几百cultivator 一起行动,声势还是极为惊人的。

  这些cultivator 很多人都曾受到过附近两个Myriad Demons Ridge 势力的欺压,不少人的朋友甚至因此而死亡,对附近的天煞殿和冯氏,他们自然痛恨入骨,哪怕没受到过欺压,天生阵营的对立也不会让他们生出什么同情之心。

  奔至半山腰,Lu Ye 忽然蹲在了虎背上,在花慈耳边喊了一声:“我先行一步!”

  这边阵势太大,很容易会被那几个徘徊在虫洞口的天煞殿cultivator 发现,

以防他们传递什么讯息出来,所以得在那之前杀了他们才行。

  spiritual power 催动,背后一双fiery-red 的翅膀张开,Lu Ye 化作一道red 流光朝那边飞去。

  守在洞口处的天煞殿cultivator 只有五人,此刻都有些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倒不是发现了Jade Blood Sect 来袭,而是他们在与虫洞中的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联系,得知那里面的情况很不妙,如今本宗cultivator 正在且战且退,大概快要退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一个面色白净的男子嘀咕着:“不应该啊!”

  天煞殿处理这样的虫潮已经很多次了,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哪怕每次都会出现伤亡,可基本上都能处理妥当,但被虫潮打退,这还是头一次。

  “据Senior Brother Liu 说,虫潮不知怎地忽然变得猛烈了许多,这才出现了变数。”

  ”pu 通……”

  一人跪倒在地上,泪流满面,轻轻呢喃了一句:“Junior Sister Sun 死了……”紧接着他以头戗地:“Junior Sister Sun 死了!”

  “振作啊Junior Brother Guo ,死的不止Junior Sister Sun 一个!”

  “Junior Sister Sun 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那Junior Brother Guo 猛地起身,便要朝虫洞跳去,双目血红:“我去杀了那些Stinking Insect !”

  旁边一人赶紧拦腰抱住他:“不要乱来,何猛Senior Brother 已经带人在返回的路上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接应他们!”

  “那是什么?”有人忽然惊呼。

  其他人顺着他的望去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边一道fiery-red rays of light 正迅速飞掠而来,眨眼就到近前。

  rays of light 一敛,露出一人silhouette ,几人一时怔住,因为那fiery-red 流光,赫然是来人背后的一双spiritual power 翅膀。

  紧接着让他们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的一幕出现了,来人手上捏住一stream of light ,流光掠起,穿花蝴蝶一般穿过他们的身躯,鲜血飚飞,几个天煞殿cultivator 有each one ,齐齐扑倒。

  Lu Ye 背后的翅膀散去,轰然落地,无柄short blade 飞回,被他收起。

  还好,没有任何消息被传出去。

  他来到虫洞口一瞧,下方黑黢黢的,看不真切,他俯下身子,将耳朵贴在地面上,隐约听到轰隆隆的声响从远及近而来,眉头皱了下,回头去看,发现来的是自家的cultivator 。

  骑着Amber 的花慈第一个到来,迅速in the vicinity 种起蘑菇,虽说这些蘑菇可能不会起什么作用,但有备无患。

  又片刻后,Jade Blood Sect 众修抵达,a pair of vision 朝Lu Ye 望来,有激动,有紧张,还有一丝丝彷徨,怎么也想不通,局势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

  “都围起来!等会谁上来就搞死谁!”

  随着Lu Ye 一声令下,众人分散开来,将巨大的虫洞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body cultivator weapon cultivator 往前站,保护好身边的magic cultivator ,不要急着出手,listen to my orders 再出手,还有,千万不要掉下去了,掉下去必死!”

  这边才刚安排好,依依便从附近的地面上钻了出来,好多人头一次见到依依这等ability ,都惊奇不已。

  “来了!”依依站到Lu Ye 身边,轻喊一声。

  虫洞下方传来轰隆隆的声响,伴随着一阵阵交锋的动静,是天煞殿的cultivator 顺着那一条条通道逃出来了。

  “快上去!”有人在下方怒吼,“动作都快点!”

  虫洞all around 垂落下去的绳索忽然绷直了,随着绳索的抖动,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迅速从下方攀登上来。

  十几丈的高度,cultivator 们爬的还是很快的。

  第一个cultivator 爬到了洞口处,焦急喊道:“快拉我一把。”

  这般说着,把手伸了出来。

  没人拉他,那cultivator 抬头一看,只见面前站满了人,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

  咱们有这么多人留在上面?这cultivator 脑海中不免生出疑问,还有,这些人怎么都没见过,他们为什么都举起了Spiritual Artifact ?

  spiritual power 涌动,dragon scales 都隐约可见的Fire Dragon 咆哮飞舞,伴随着一声“杀”字的落下,all around one after another 术法和spirit talisman 之威开始绽放,不会术法,没有spirit talisman 的,便举起Spiritual Artifact 朝攀上洞口的敌人斩去。

  惨叫声瞬间响起,一个又一个cultivator 的尸体朝下方跌落,就连那些正在往上攀爬的cultivator 们也没能幸免。

  仓促而起的变故让天煞殿cultivator 们惊恐不安,谁也不知道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很快,便有人高呼道:“是Grand Heaven Alliance 的人。”

  会在这里埋伏他们的,也只有Grand Heaven Alliance 的人,至于是哪一家sect ,不清楚。

  因为这个时间点,几乎所有的sect 都在处理虫潮,谁还有空去埋伏别人?

  这个消息很快传开,侥幸存活的天煞殿cultivator 绝望了。

  Grand Heaven Alliance 的人在上面埋伏,他们身后还有大量insect race 追击,如此两面夹击,哪还有什么活路?

  临近洞口的一个通道中,一个手持long spear 的weapon cultivator 正在浴血奋战,此人乃是天煞殿驻地镇守使,何猛,7th Layer 境cultivator ,开窍一百三十多。

  此前虫潮忽然变得猛烈,将天煞殿原本的部署打乱,逼不得已他只能下令让自家cultivator 且战且退,虽付出了一些代价,可总算安全撤回洞口处了,只要退出去守住虫洞口,再修整一番,天煞殿还可以再战,trifling 虫潮而已,天煞殿不知道应付过多少次了。

  但背后传来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和一声声惊恐惨叫却让他察觉到不对,连忙高声询问,很快得到回复。

  竟有Grand Heaven Alliance 的人在洞口上面伏击?

  这是哪家势力,何等丧心病狂!他们驻地上的虫潮难道不需要理会吗?

  尽管觉得此事不可思议,但何猛很快意识到,这次的处境简直糟糕透顶。

  前狼后虎,天煞殿被夹在中间,哪能有什么好下场?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