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22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enior Brother He ,怎么办?”一位浑身虫血的sixth layer 境cultivator 问道。

  “要不要传讯Senior Brother Cheng ,让他领人前来接应?”有人提议。

  与Jade Blood Sect 这边应对虫潮倾巢而出不同,其他sect 在应对虫潮的时候,基本都会有dísciple 留守驻地,驻地是sect 的根本所在,所以无论何时都不能大意。

  就拿天煞殿来说,这次出动的cultivator 有五百左右,还有一百多人留在驻地那边,其中便包括了驻地的镇守副使程博,这也是个7th Layer 境cultivator ,不过才晋升没多久。

  眼下天煞殿cultivator 处境不妙,虫潮汹涌而来,虫洞出口还有Grand Heaven Alliance cultivator 伏击,进退两难,想要escape alive ,让程博领人前来接应是最好的选择。

  “来不及了。”何猛摇头,尽管驻地距离这边只有trifling 十里,可程博聚集人手总是要花点时间的,等他们前来接应,黄花菜都凉了。

  “随我杀出去!”何猛眸中闪过angry look ,他不知那是哪家势力的人,行事竟如此肆无忌惮,可他好歹是个7th Layer 境,也经历过几次生死,并没有被眼前的困境吓到,他知道想要有活路,那就只有杀出去,继续留在这里就是等死,这次虫潮的情况出乎意料,不知为什么忽然变得猛烈那么多,导致天煞殿溃败至此。

  时间紧迫,何猛一声令下,让左右挡住虫潮,自己抽身退去,点了几个sixth layer 境cultivator 跟随。

  十几息后,虫洞下方,几位5-Layer 境cultivator 身子半蹲,双手叠在膝盖来,其中一人低喝:“来!”

  十几丈外,何猛与那几个sixth layer 境cultivator 奔跑起来,瞬间就冲到那几个5-Layer 境cultivator 面前,一脚踏在same sect Junior Brother 叠起的双手上。

  “走!”那几个5-Layer 境齐齐怒吼之时,浑身spiritual power 涌动,双手猛地往上一送,何猛and the others 借助这股力道,冲天而起,瞬间就扑至洞口上方。

  周身spiritual power 涌动,满面murderous intention 的何猛心中一凉,只因他看到虫洞口处,all directions 挤满了人头,数量不下六七百的样子。

  怎么这么多?他之前听说有Grand Heaven Alliance cultivator 在洞口处埋伏,还以为人数不是很多,因为这个时间点,每个sect 都在处理自家驻地上的虫潮,哪怕有多余的人手可以派出去骚扰敌对的势力,人数必然也不会太多。

  可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大错特错,六七百人,这几乎是一整个sect 驻地中的cultivator 数量了。

  这家sect 真的不去处理自家驻地上的虫潮了?

  种种念头还没转完,两stream of light 已先后袭来,紧接着打来的是one after another 术法和spirit talisman 之威。

  身旁响起惨叫声,跟着他一起冲出来的几个sixth layer 境还没看清眼前局势,便下饺子一样朝下方跌落。

  唯独何猛,凭着一身7th Layer 境的cultivation base 和手中long spear ,挡下了几道攻击,然而紧接着,一道fiery-red 流光便贯穿他的身躯,带出一蓬热血。

  他身形急骤朝下方坠落,然而一条Fire Dragon 紧追而至。

  虫洞旁,Lu Ye 有些意外:“这些家伙,挺会玩儿。”

  他隐约明白这些人是怎么冲上来的,也清楚他们原本打的是什么主意,只可惜,敌人显然是低估了己方的人数和实力,这就导致敌人才冲上来露个面就没有然后了。

  虫洞下方,那几个将何猛and the others 送上去的5-Layer 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Senior Brother 们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一起回来的还有一条燃烧的Fire Dragon ,pa ta pa ta 的声音响起,一个个尸体摔落在地上,火焰席卷,传出焦糊味。

  那些正在借助绳索不断往上攀爬的天煞殿cultivator 也被烧的晕头转向,

惨叫着跌落下去。

  “Senior Brother He !”有人大呼,冲到何猛旁边,扑灭他身上的火焰。

  何猛此刻已经气喘游丝,他被Lu Ye 御器打伤,又吃了一道Fire Dragon Technique ,没死已是命大。

  他忽然抬手,抓住了那个5-Layer 境cultivator 的衣领,咬牙道:“是Jade Blood Sect !”

  方才落下的来的一瞬间,他见到了一头雪白big tiger ,看到了那雪白big tiger 身边的少年,哪里还不明白来袭的是who ?

  说完这句话,何猛脑袋一歪,没了气息。

  他旁边的5-Layer 境cultivator 双目含泪,然而此刻没有悲伤的时间了,虫潮已经涌出,虫洞口又被Jade Blood Sect cultivator 堵住,何猛身死,几个sixth layer 境的Senior Brother 也死了,他们这些天煞殿的人再无生路。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响起,没有六7th Layer 境的cultivator 坐镇,剩下的人根本抵挡不住虫潮,有些人不甘就这么死去,奋力朝虫洞上面攀爬,但一样会死在Jade Blood Sect cultivator 手上。

  那5-Layer 境站起身来,抬手点在自己的Battlefield Mark 上,一道讯息传出,随即他提着自己的Spiritual Artifact ,转身朝虫潮杀去。

  既必死无疑,那就死在这些insect 们手上,绝不能便宜了Jade Blood Sect 的人!

  与他有同样觉悟的大有人在,一时间大战惨烈无比,continuously 有cultivator 惨叫着倒下。

  十里之外,天煞殿驻地,接到消息的程博face suddenly became pale 。

  镇守使何猛身亡,虫潮难以遏制,虫洞口又被Jade Blood Sect 封堵,天煞殿进退两难,幸存者欲与insect race 决一死战!

  他连忙查探自身的Battlefield Mark ,感受到印记中one after another 熟悉的烙印在接连消失,程博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留守dísciple 得到了虫洞那边的消息,都急忙赶来询问,见程博这个样子,哪还不知情况比想象的更糟糕。

  “Jade Blood Sect !”程博gnashing teeth ,双目充满了血丝。

  对自己这个renowned 的邻居,程博自然是多有了解的,尤其是之前golden light 顶大战之后,Lu Ye 一战成名,程博和何猛私下里聊天的时候,也曾表露对Jade Blood Sect 的担忧和防范。

  这是个很邪门的sect ,several decades 没有收录dísciple ,忽然收了一个,就干出那等惊天major event 。那Lu Liye 5-Layer 境cultivation base 在golden light 顶连战四十三场,无一败绩,若是叫他晋升7th Layer 境,他们两个恐怕都不是对手。

  好在Lu Ye 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安稳,Spirit Creek 镇守战之前,Jade Blood Sect 那边甚至都没有收录dísciple 的消息。

  这让天煞殿的两位镇守使稍稍安心不少,那Lu Liye 就算再了得,孤身一人也难以成事。

  可Spirit Creek 镇守战之后,一个消息传来,顿时让两人都感觉不好了。

  Jade Blood Sect 大开山门,广纳disciple ,一下收了一百个honorary disciple ,依附过去的loose cultivator 足有five-six hundred 。

  这已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了,这些日子天煞殿其实对Jade Blood Sect 那边多有防范,就怕那Lu Liye 不够安分守己,好在他们的担忧有些多余,Jade Blood Sect 那边一直表现的与世无争。

  谁曾想,这只是个假象!

  表面上与世无争,暗地里重拳出击,一下子把天煞殿给打蒙了。

  足足四百九十三位cultivator ,短短两个时辰不到,竟落得一个全军覆没的下场,甚至连镇守使何猛都死了!天煞殿自立宗以来,就没有出现过这么巨大的损失。

  “Lu Liye ,我与你势不两立!”程博的怒吼,响彻天煞殿驻地,仅存的百多位dísciple 无不神色悲戚。

  值此之时,虫洞口处,Jade Blood Sect 数百cultivator 百无聊奈地等待着,自方才开始,便再没有天煞殿cultivator 往上爬了,洞口下的惨叫声也稀疏了不少。

  这导致大家想赚点功勋都做不到。

  又过片刻,再没有任何惨叫声传出,的动静从下方传出,是insect race 爬上来了。

  几百cultivator 顿时振奋起来,之前大家在insect nest 中愉快地刷着功勋,结果依依过来把生机核取走了,导致那边的insect nest 枯萎,许多人都没尽兴。

  现在机会又来了,而且还是抢来的,家花不如野花香的道理,放在哪里都行得通。

  陈昱兴奋道:“Fifth Senior Brother ,杀下去吗?”有过一次应对虫潮的经验,只要再如之前那般施为,Jade Blood Sect 这边就可以再一次杀进insect nest 中。

  Lu Ye shook the head ,一挥手:“撤!”

  陈昱愕然:“撤?”

  “撤!”

  随着Lu Ye 一声令下,几百cultivator 轰隆隆离去,尽管众人不知Lu Ye 到底想要干什么,可这是镇守使的命令,无论是那些honorary disciple 还是loose cultivator ,都需得遵从。

  还是之前埋伏的山峰上,几百人在这里修整等待,Lu Ye 站在峰顶眺望下方山谷。

  说是撤,可也就撤到了这里。

  花慈站在Lu Ye 身边,不解道:“你要做什么?”

  Lu Ye 望着下方山谷中慢慢聚集的insect race ,隐约有些担忧:“咱们可能养了一批怪物出来。”

  “什么意思?”花慈皱眉。

  “你没发现这些insect race 的实力,普遍比咱们那边的要强吗?当然,实力弱的被天煞殿的给杀了是一部分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

  “那是什么?”

  “Fourth Senior Brother 之前跟我传讯提起过,与insect race 作战,绝不要让insect race 轻易得到cultivator 的尸体,不单单因为cultivator 体内蕴藏的能量很庞大,还有别的原因,insect race 若是得到的话,会有很显著的增强。”他轻轻吁了口气:“天煞殿死在虫洞中的人大概有多少?”

  花慈眼角跳了跳:“three-four hundred 总是有的吧?”

  “那完了,这边的虫潮不是外圈sect 能应对的了。”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