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22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Feng Family 驻地中此刻已经乱成一团,防护大阵的威能催到极限。

  越多越多的insect race 赶赴而来,爬在光幕之上,啃噬着光幕中流淌的spiritual power 。

  站在驻地之中望去,那些insect race 几乎贴着光幕占据了所有视野,还有许多都爬到了in midair ,冯氏这边投入大量Spirit Stone ,释放了所有积存的spiritual power ,也只能勉强维持大阵的formidable power 不减。

  可虫潮的规模越来越庞大,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了几个时辰,大阵必然要被破。

  冯h脸色苍白,直到这时她才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无极轩那边刚把自家的虫洞口堵住,驻地这边就被虫潮攻击,导致数百cultivator 滞留在外无法回援,这是巧合吗?还是有人谋划了这一切。

  若是巧合就罢了,可若是有人暗中谋划了这一切,那未免too terrifying 了。

  另一边,冯氏insect nest 中,得到传讯的冯连矩也慌了,如果没有无极轩的人,他们眼下还可以回援驻地,可有无极轩的人堵着洞口,他们哪敢冒头?

  even more how ,他们这边的虫潮还没解决完,一时间心急如焚,却又无计可施。

  时间一点点流逝。

  三个时辰后,冯氏驻地的防护大阵光幕已经暗淡至极,随时可能破灭,一旦大阵被破,那么虫潮就可以长驱直入,以眼下这虫潮的规模,单凭冯氏一百多留守cultivator 根本抵挡不住。

  冯h浑身冰凉,从未想过自家驻地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被攻破,好在只是被虫潮席卷,不是被cultivator 攻破,如果是被cultivator 攻破的话,那这次冯氏的损失就大了。

  正这么想着,驻地后方忽然传来轰隆隆的声响,紧接着紊乱至极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从那边传来。

  冯氏众多cultivator 本就惶恐不安,只等冯h下达撤回Nine Provinces 的命令,忽然生出这样的变故,都被吓了一跳。

  谁也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很快,便有Feng Family 的cultivator 从那边奔赴而来,高呼道:“有数百cultivator 正在攻击大阵!”

  冯h只觉眼前一黑,差点软倒在地上。

  这种关头竟有数百cultivator 来攻打驻地?是哪家势力?

  完了,全完了!她方才还庆幸驻地只是被虫潮攻破,可现在看来,事情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轰地一声巨响,大阵破碎开来,驻地前方压迫在防护大阵光幕上的insect race crash-bang 掉落一地,更多的insect race 涌入驻地之中,[email protected]@爬行的动静传入耳中。

  “快回Nine Provinces !”冯h几乎是咬着牙发出这样的命令,说完之后便急忙朝Heavenly Mystery 殿那边跑去。

  此时已经有不少saw that the situation was far from good 的Feng Family cultivator 朝Heavenly Mystery 殿冲去了,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冲进Heavenly Mystery 殿,借助Heavenly Mystery Pillar 撤回Nine Provinces ,然而见机快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cultivator 还没来得及反应。

  等他们跑到Heavenly Mystery 殿前广场的时候,前方乌拉拉冲过来数百cultivator ,个个murderous aura rushing to the sky ,为首的一个更是骑着一头雪白big tiger ,手中长刀挥动,一个Feng Family cultivator 的头颅高高飞起。

  还有一道fiery-red 的流光飞舞在这人身旁,一看便是御器的流光。

  那是个冯h从未见过的少年,少年身上的灵光彰显了他7th Layer 境的cultivation base ,可那灵光之精纯,实乃冯h平生仅见,哪怕是within the sect 那些Cloud River Realm cultivator 身上,她也没见过这么纯净的灵光。

  她亲眼看着这个少年slaughter all sides ,冯氏一位sixth layer 境的cultivator 连他一刀都没有挡下。

  少年也发现了她,四目对视,少年眼前一亮,像是看到了什么惊喜,直接从虎背上飞扑而来,雪亮blade light 在冯h面前闪过。

  this blade 没有杀掉冯h,倒不是冯h有ability 挡下this blade ,只因在Lu Ye 朝她扑杀过去的时候,这女人竟是身子一矮,双腿弯曲,干脆利索地往地上一跪,同时还跟乌龟一样缩了下脖子。

  Lu Ye 千算万算,didn’t expect 对方会是这样的应对。

  磐山刀从对方的头顶斩过,斩断几缕发丝。

  自进入Spirit Creek Battlefield 至极,死在Lu Ye 刀下的cultivator 数量很多,有还没反应过来就丢了性命的,有死战不退的,也有一些在死前求饶的,不过数量不多,generally speaking ,敌对阵营的双方交手,若是一方不是对手,基本没有活路,因为求饶无用。

  可如这女子这般干脆,直接跪倒的,还是头一个!

  这女人还是个7th Layer 境cultivator ,这也是Lu Ye 见到对方眼睛发亮的原因,7th Layer 境,这女人不是冯氏的镇守使就是副使,既然留守驻地,那么好东西肯定都在她身上,只要杀了她,那就都是我的了!

  可这女人的反应把Lu Ye 给搞懵了,方才一刀都忘记变招。

  落下身形,Lu Ye 低头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女子,她脸色苍白如纸,以头叩地,双手平伸,因为这个动作让她那贴身的衣裙将妖娆的身段勾勒的摄魂夺魄。

  Lu Ye 抬刀欲斩,刚才虽然懵了一下,但对方既是冯氏的7th Layer 境,他自然不会show mercy ,摆出这么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只会让他更容易斩下对方的头颅。

  “我是medical cultivator ,这位Fellow Daoist 饶命!”

  Lu Ye 抬起的刀顿住了,皱frowned 。

  Spirit Creek Battlefield 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交战双方如果在能不杀的情况下,都会尽量留下对方medical cultivator 的性命。

  以前Lu Ye 不知道这事,不过现在他好歹也是Jade Blood Sect 驻地的镇守使,normally 里与水鸳他们多有接触,也了解了很多战场上的常识,水鸳还曾特意嘱咐过他这一点,恐怕也是看出自己这个Little Junior Brother 杀心有些重。

  之所以会有这个规矩,一是因为medical cultivator 的数量稀少,二是因为大多数medical cultivator 不善伤人之术,哪怕兼修了magic cultivator 或者别的派系,很多都是为了自保,medical cultivator 更多的时候是救人疗伤的,同层次cultivator 的battle strength 对比中,medical cultivator 永远垫底,三来,留下敌对方medical cultivator 的性命,还可以给己方受伤的cultivator 疗伤。

  当初在那Evil Moon Valley 中,Pang Dahai 跟Lu Ye 和Yu Xiaodie 指点派系之分的时候,也曾跟Yu Xiaodie 说过,作为一个medical cultivator ,哪怕被Myriad Demons Ridge 的人给俘虏了,也不用担心会被杀。

  Two Great Factions 交锋这么多年,虽说彼此恨不得都将对方按在地上摩擦,可这个不成为的规矩还是一直都在维持着,这也是在尽量避免双方medical cultivator 数量的减少。

  medical cultivator 难得,死太多的话,以后找人疗伤都麻烦。

  Lu Ye 算是明白这女人为何一言不合就跪倒了,原来是有medical cultivator 这个身份。

  手中长刀斩下,伴随着冯h的惊呼,她的手臂上多出一刀见骨的伤口,鲜血流淌出来,染红她的衣衫。

  “证明给我看!”

  冯h连忙直起上身,强忍着钻心的疼痛,抬起另一手朝自己手臂上的伤口覆盖过去,如水一般柔和的spiritual power 开始涌动。

  Lu Ye 就忍不住啧了一声,这他么还真是个medical cultivator 。

  “陈昱!”

  前方正领着一大群Jade Blood Sect dísciple 抵挡虫潮的陈昱闻声跃回:“在!”

  “看着这女人,有任何异常,宰了她!”

  陈昱低头看了一眼冯h,领命道:“是!”

  Lu Ye 往前冲去,跑出两步又回头道:“对了,把她身上的storage bag 缴下来,还有,问问她这边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知道了。”

  待Lu Ye 离去之后,陈昱看着跪倒在地的冯h,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起来吧,刚才的话你应该听到了,storage bag 给我!”

  冯h认命般地将storage bag 解下,交到陈昱手上,却没爬起来,只是抬着头,楚楚可怜地望着陈昱:“我身子有些软,能不能扶我一下?”这般说着,主动对陈昱伸出一只手。

  死里逃生的感觉实在too terrifying 了,往日里对付男人的有效手段,在那少年面前竟是半点作用都没有,那家伙看自己的眼神,simply 没有看女人该有的神彩。

  望着那supple as if boneless 的白皙小手,陈昱一时心神激荡,不过抬头看了一眼那边正在杀insect race 的Lu Ye 之后,断然摇头:“不行,自己起来。”

  冯h的表情很幽怨,慢慢起身。

  陈昱凝声道:“我警告你别耍什么花招,带我找你们这边值钱的东西,快点!”

  这般说着,推了dilly-dallying 的冯h一把,冯h嘤咛一声,听的陈昱骨头都酥了……

  驻地被攻占了,人被俘虏了,现在还要带人家去找值钱的东西,冯h心里苦,不过总算是保住了性命。

  Heavenly Mystery 殿中,花慈收回手,冲等在一旁的曹华弘道:“Senior Brother Cao 请。”

  曹华宏laughed :“那我就不客气了!”这般说着,把手放在Heavenly Mystery Pillar 上,尽情掠夺剩下的加持,一阵眉飞色舞。

  他是无极轩的镇守副使,之前Lu Ye 让丁jade tree 带人堵着冯氏的虫洞,让冯氏数百人没办法回援驻地,便是与丁jade tree 商量好了,攻下冯氏驻地后,平分Heavenly Mystery Pillar 的加持。

  既是一起出了力的,Jade Blood Sect 自然impossible 吃独食。

  在Jade Blood Sect 众修等待的时候,曹华宏便赶来与Lu Ye and the others 汇合了。

  如今他只是跑了一趟,便得了大把好处,这种事,简直打着灯笼也难找,心想怪不得Senior Brother Ding 对Jade Blood Sect 这两位那般推崇,棋海中发生的事他也听说了,Grand Heaven Alliance 之所以能反败为胜,全赖Jade Blood Sect 两人在前期积累出来的优势,如今又从这边得了这么多好处,看样子以后要跟Jade Blood Sect 多多亲近才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