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22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花慈与曹华宏将冯氏Heavenly Mystery Pillar 上的加持瓜分了之后,数百cultivator 便开始有条不紊地撤离,照旧是Lu Ye 独自断后,one after another Fire Dragon Technique 施展出来,借助spiritual power 的狂暴吸引insect race 的注意。

    很快,他所在之地便被包围的水泄不通。

    若没有飞翼刺纹,他是决不敢这么做的,cultivator 在不能spatial flight 之前被这种数量的虫潮包围,实力再强也难有发挥,早晚是个死。

    但有飞翼就不一样了,打不过可以飞,感谢云夫人,感谢head teacher ,这一道刺纹给他带来的帮助太大。

    直到Jade Blood Sect 数百cultivator 撤离至安全距离,Lu Ye 才冲天而起,化作一道red light 迅速消失不见。

    insect race 追击了一阵,失去了目标,徐徐停下,开始按本能行事。

    北面天煞殿驻地被破,cultivator 死伤无数,算是被打残了。

    东面冯氏驻地再被破,虽说死的人不多,可损失也不小。

    Jade Blood Sect 这两个邻居可以说是被祸害惨了。

    Lu Ye 暂时不准备将虫潮再引到什么地方去,Jade Blood Sect 这边接连奔波大战,cultivator 们都很疲惫,先缓一缓。

    而且算算时间,各Great Sect 虫潮处理的都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哪怕把虫潮再引到哪家Myriad Demons Ridge 的地盘上,也很难再起到如之前一样的作用。

    眼下需要处理的是冯氏!

    冯氏的驻地虽被攻占,可死的人不多,这怎么成?都是Jade Blood Sect 的邻居,天煞殿已经那样了,Jade Blood Sect 总不好厚此薄彼,总要雨露均沾的,否则便是对天煞殿的不公平!

    丁jade tree 还带着自家cultivator 堵着人家的洞口呢,现在Jade Blood Sect 要做的就是前去与无极轩的人汇合,然后关门打狗,争取一步到位,将冯氏也解决掉。

    如此一来,以后在这方圆百里范围内,Jade Blood Sect 便可一家独大。

    循着众人撤离的方向一路飞去,很快与队伍汇合。

    “Fellow Daoist Lu !”曹华宏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脸上一片笑容,他眼下心情美妙,只觉all around 的空气都是甜的。

    “那边情况怎么样?”

    曹华宏将那边虫洞的情况告知,

冯氏那些人眼下是很绝望的,驻地被破的消息他们已经听说了,但是被哪家势力攻占了驻地,到现在他们还一头雾水。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冯氏留守的cultivator 在防护大阵被破了之后要么迅速被杀,要么借助Heavenly Mystery Pillar 返回了Nine Provinces ,根本来不及辨别来敌的身份。

    only one 个被俘的冯h倒是spirit slowly recovers ,通过那雪白big tiger 推断出了Lu Ye 的身份,可眼下她哪里敢对外传讯?

    陈昱和孔牛一左一右盯着她,但凡她有什么轻举妄动,一剑一刀就砍下来了。

    混杂在Jade Blood Sect 数百人的队伍中,哪怕冯h已是7th Layer 境,也感觉自己羊入狼群,无助又弱小……

    被困在虫洞中的数百cultivator 之前在冯连矩的率领下尝试冲击了几次,结果都被无极轩的人打了回去,死伤了不少人。

    眼下那边的情况是双方对峙中,一方冲不出去,一方也不敢贸然下去,局面僵持着。

    听到这里,Lu Ye 不禁皱frowned ,这种情况着实不好破局,看样子还得想个办法才行。

    一缕独特的香气飘入鼻孔,Lu Ye 不用扭头就知道是花慈骑着她的机关狼靠了过来。

    “收获怎么样?”

    “不错!”花慈nodded ,又道:“你的收获也不小啊。”

    “en? ”

    “这不是抢了个压寨夫人吗?听人说,她是冯氏的镇守使。”花慈朝前努努嘴。

    怎么就压寨夫人了?Lu Ye 正要反驳,忽然眼前一亮,快速走出几步,来到冯h身边,低声跟她说了几句什么。

    冯h先是nodded ,紧跟着摇头,神色惶恐。

    Lu Ye 拔刀,murderous-looking ,冯h使劲摇头,眸中含泪,楚楚可怜。

    磐山刀拔出,fiery-red spiritual power 攀附,冯h站定身子,闭上眼睛。

    等了片刻,没有被斩的感觉,再睁眼,身边已没了Lu Ye silhouette ,长呼一口气,死里逃生,腿又软了。

    她身后不远处,Lu Ye 皱眉。

    他原本是想利用这冯h,她既是冯氏的镇守使,那么在Feng Family cultivator 的心中肯定是有一定威望的,若是叫她给虫洞里的Feng Family cultivator 们传递一些假情报,说不定能把Feng Family 的人给诓骗上来,when the time comes Jade Blood Sect 只需与无极轩联手,就能把Feng Family 的cultivator 杀个干净。

    Lu Ye 本以为这事大概率没什么问题,因为从冯h之前的表现来看,这女人是个贪生怕死之辈。

    谁曾想,Lu Ye 竟看错了她。她虽在见到Lu Ye 的immediately 就跪下求饶,但真叫她去诓骗自家的族human cultivator ,她却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一副死也不会配合的架势。

    事关自身安危,她可以凭借medical cultivator 的身份下跪求饶,保全性命,可关系到冯氏,她却有一份自己的原则和坚持。

    Lu Ye 总不能真的把她砍了……

    一路前行,很快抵达冯氏的虫洞,两家cultivator 汇合一处,人数breakthrough 千人之多。

    Lu Ye 与丁jade tree 一起站在虫洞口朝下张望,丁jade tree 跟他讲着眼下的局势,基本上跟曹华宏说的差不多。

    “现在情况就是这样,一brother Ye 可有什么好办法?”

    “我下去看看。”

    这般说着,纵身朝下方落去。

    丁jade tree 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这是何等的胆大妄为……

    探头张望,只见下方闪烁起spiritual power 的rays of light ,剧烈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传出,紧接着Lu Ye 的silhouette 冲天而起,轻飘飘落地,倒是没受什么伤,只是有些狼狈。

    虽只惊鸿一瞥,可Lu Ye 还是看到不少Feng Family cultivator 蹲守在入口附近,谁下去谁死,他若不是有御守spiritual mark ,也不敢这么贸然行事。

    “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地下的通道塌陷?”

    如果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Feng Family 有多少人都得活埋在里面。

    丁jade tree 摇头道:“我想过了,但凭我们的实力做不到这一点,地下的通道位置太深。”

    他sighed ,道:“实在不行就只能放弃了,我们不能一直耗在此地,Feng Family 那边肯定会有powerhouse 从内圈或者核心圈赶过来,若是他们有足够多的功勋,说不定已经借助Heavenly Mystery Pillar 的传送返回自家驻地了,当然,这种事发生的概率不大。”

    功勋来之不易,cultivator 们要花费功勋的地方很多,一般人都积攒不到太多的功勋。

    这一点Lu Ye 何尝不知,Heavenly Mystery Pillar 本身有传送之能,cultivator 们可以借助盟宗的Heavenly Mystery Pillar 传送回本宗,视距离长短,cultivation base 高低,传送花费的功勋不一样。

    他没亲自尝试过,只知道那需要花费一笔不菲的功勋。

    被Jade Blood Sect 攻占的天煞殿和冯氏,Spirit Creek Realm 层次的cultivator impossible 只有那么点人,他们两家的powerhouse 都在内圈或者核心圈中历练。

    听闻自家驻地被攻占,肯定是要返回的,此刻很可能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Jade Blood Sect 和无极轩继续堵在这里,最大的可能是等来一批从内圈或者核心圈赶回来的powerhouse ,when the time comes 局势对己方不利。

    不远处,冯h侧耳倾听着,心中暗喜,这么想就对了,赶紧走吧,只要Jade Blood Sect 和无极轩的人撤走,那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

    冯氏的驻地虽然被攻占,可clansman 死伤不算太大,只要有人,总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有点不甘。”Lu Ye 摇头。

    丁jade tree 失笑:“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再想想。”

    好不容易将冯氏的人堵在这里,就这么放过了着实可惜,这么说着,他扭头朝冯h那边望去,冯h连忙低头,docile ,宛若受气的小媳妇。

    这女人……骨头怎么那么硬呢?

    便在这时,丁jade tree 和曹华宏忽然都低头looked towards 自己的Battlefield Mark ,两人脸色齐齐凝重。

    曹华宏低shouted :“Senior Brother 。”

    “知道了。”丁jade tree complied ,然后望着Lu Ye 道:“一brother Ye ,无极轩驻地被攻打,我们要走了!”

    Lu Ye astonished :“谁打你们?”

    “十相山!”

    对附近势力的驻地,Lu Ye 自然是有些研究的,只略一回想,便知十相山是与无极轩接壤的Myriad Demons Ridge 势力,位于无极轩的北面。

    “十相山怎么会at this time 攻打……”Lu Ye 话没说完,便忽然反应过来,朝冯h那边看了一眼。

    丁jade tree 也冷冷地朝冯h望去:“自然是有人透露了我们的动向!”

    他连忙召集门下cultivator 们, 对Lu Ye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下次有机会的话,再与一brother Ye 合作。”

    “不忙,我们一起去,冯氏的人杀不掉,去杀十相山的人也是一样!”

    丁jade tree 大喜:“如此甚好!”

    Lu Ye 冲到人群中,一把抓住冯h的衣领,在她的惊恐大叫中,将她丢到Amber 背上。

    十几息后,两方上千cultivator 急速朝无极轩驻地的方向奔赴,原本热闹的虫洞口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骑乘在Amber 背上,冯h一直紧绷的心情放松下来,她也didn’t expect ,自己之前走的一步闲棋会在这种紧要关头发挥作用,眼下无极轩与Jade Blood Sect 的人都走了,冯氏被堵在虫洞中的clansman 们就安全了。

    借助Amber 的颠簸,冯h左右瞧了瞧,发现没人关注自己,悄悄地传讯一道出去:“无极轩驻地被十相山攻打,two sects cultivator 奔赴无极轩,你们快跑!”

    她没注意到,Lu Ye 也在与丁jade tree 悄悄传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