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22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片刻后,Lu Ye 冲丁jade tree nodded ,忽然驻足。

    无极轩数百cultivator 在丁jade tree 的带领下轰隆隆远去,Jade Blood Sect 七百cultivator 却是留了下来。

    虎背上,冯h连忙中断与冯连矩的传讯,愕然打量all around ,一只大手探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颈脖,将她从虎背上拽了下来,丢在地上。

    冯h满身尘土,惊恐地望着对她俯瞰的Lu Ye 。

    “many thanks !”

    “en? ”冯h愣住:“谢我做什么?”

    Lu Ye 往口中丢了一粒Spirit Pill ,慢慢咀嚼。

    “跟你们Feng Family 的人通风报信了?”

    “我没有!”冯h自然不会承认这种事,但在对上Lu Ye 那戏虐的目光时,终于反应过来:“你利用我?”

    自己刚才通风报信的动作虽然隐蔽,但若是有心人一直在观察的话,肯定会有所察觉,她这才明白,刚才Lu Ye 将她丢到虎背上不是善心发作,而是给她制造通风报信的机会,可笑她还以为自己的屈从麻痹了对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刚才给冯连矩传递的信息绝对是个灾难。

    而方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戏,一场引蛇出洞的戏码……

    “无极轩驻地没被攻打?”冯h脑袋晕乎乎的,回想方才丁jade tree 和曹华宏的神色,似不是作伪。

    “无极轩驻地确实被攻打了,不过相对于十相山,我对冯氏更感兴趣。”

    丁jade tree 已经带人回援了,一家sect 驻地不是那么容易打下来的,十相山那边只要不是失了理智,在见到丁jade tree 之后肯定会选择撤退。

    所以Jade Blood Sect 去不去帮忙都一样,哪怕有Jade Blood Sect 帮忙,顶多也就是多杀一些十相山的人,只要攻不破人家的驻地,就没办法让别人伤筋动骨。

    冯氏就不一样了,驻地已被攻破,留在虫洞中的cultivator 若是死伤惨重的话,那必定strength great injury 。

    最初听到丁jade tree 说无极轩驻地被攻打的时候,Lu Ye 确实是想带Jade Blood Sect 前去帮忙的,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这或许是个机会,所以才会当机立断把冯h丢到Amber 背上。

    如果这女人足够老实,

不给冯氏通风报信,那Jade Blood Sect 就只能选择跟丁jade tree 去驰援无极轩驻地。

    可如果这女人不够老实,那冯氏的weak spot 就来了。

    反正无论怎么样,Jade Blood Sect will not 亏。

    冯h果然给Feng Family 的cultivator 们传递信息了,Lu Ye 已经从被他留在那边的依依处得到了证实,此刻冯氏那边正有几个cultivator 往外攀爬,准备查探all around 情况,却不想暗处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们,将他们的动向随时告知Lu Ye 这边。

    铮……

    磐山刀出鞘,直接刺下,将冯h的手钉在地面上,惨呼传出,鲜血直流。

    冯h泪眼朦胧地望着Lu Ye ,她方才又想传讯……

    “只有this time 机会,再有下一次,你死!”

    Lu Ye 拔刀,又让冯hlowly cried 。

    “陈昱,看好她,敢有任何轻举妄动,直接斩了。”

    “是!”

    “都跟我走!”

    Lu Ye 调转方向,领着七百cultivator 浩荡返回。

    虫洞出口处,几个Feng Family cultivator trembling in fear 地爬了上来,all around 查探一番,确定之前汇聚在这里的Grand Heaven Alliance cultivator 已经撤走,这才relaxed ,其中一人来到虫洞口,对着下方高呼:“没人,都快上来吧!”

    被堵了小半天的Feng Family cultivator 急忙往上攀爬,一个个爬出虫洞,不片刻功夫,虫洞外便汇聚了上百人。

    冯连矩也爬了上来,正在尝试联系冯h,可one after another 讯息传递出去却是throw a stone and see it sink without trace in the sea ,没有任何回应。

    这让他心头有些不安,不知冯h到底遭遇了什么。

    不过眼下脱困是最紧要的,而且还要赶回去将驻地收复回来,没有驻地,他们这群人就是无根之木,无水之源。

    忽有强烈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传来,冯连矩抬头一看,只见一道fiery-red 的流光从不远处迅速掠来。

    他只来得及看清那流光是one silhouette ,来人就已经杀到近前。

    御器的rays of light 亮起,直朝他胸口处袭来,冯连矩手中long spear 一挑,将那流光挑飞出去,强大的力量让他fingers numb ,身形也往后退了两步。

    方才站稳,Lu Ye 的silhouette 就已经从上而下扑至,磐山刀出鞘,一刀朝冯连矩斩去。

    冯连矩架枪身前,挡下这sharpness 一刀,近在咫尺的两人Spiritual Artifact 僵持,四目相对,冯连矩感觉到巨大的力量oppression 从前方袭来。

    “who you are ?”他咬牙低喝,同为7th Layer 境cultivation base ,自己的力量与对方竟有这么大的差距,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回应他的是磐山刀上闪过的一抹光华。

    冯连矩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只觉身躯变得无比沉重,肩膀上仿佛压住了一座大山,本就在力量上有所差距,这一下竟是被直接压跪在地上。

    重压spiritual mark ,这spiritual mark 能产生一种奇特的力场,让力场内的一切都变得沉重。

    御器的流光自冯连矩脑后飞来,冯连矩此刻正被压制,哪怕察觉到危机也无力应对,流光破开他的护体spiritual power ,洞穿后脑勺,自口中飞出。

    Lu Ye 纵身飞起的同时,几道术法打在他原本所在的位置上,还有几柄Spiritual Artifact 也砍了下来。

    只一个照面,同为7th Layer 境的冯连矩便惨死当场,这一幕让Feng Family 众多cultivator 都震惊的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高悬于天,Lu Ye 望着下方,微微抬手,御器的流光穿梭,Fire Dragon Technique 施展。

    与此同时,从他过来的方向处,Jade Blood Sect 七百cultivator 也杀了出来。

    才刚爬出来的Feng Family cultivator 惊恐之下,纷纷往虫洞中跳去,然而Fire Dragon 正在洞内咆哮燃烧,跳下去也bode ill rather than well 。

    下方那些还没爬出来的Feng Family cultivator 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刻正聚集一起准备离开此地,有人后退,有人前行,场面顿时乱成一团。

    忽有术法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从后方涌来,惨叫声传出,当场便死了几个Feng Family cultivator ,是潜入这里的依依在杀敌。

    这地下四通八达的通道环境对她实在太有利了,杀几个人,往洞壁中一钻,敌人想找她都找不到,而且依依现在的实力也不低,等闲cultivator 根本吃不住她一道术法。

    这般制造骚乱之下,虫洞口附近的局势更乱了。

    等Jade Blood Sect 七百cultivator 赶赴此地的时候,洞口附近多了三十多具尸体,洞口下死去的更多,因为Lu Ye 方才往洞内丢了好几道Fire Dragon Technique 。

    冯连矩已死,冯h被擒,Feng Family 这边如今连主持大局的人都没有,仅有的sixth layer 境也死的没剩下几个了,正顺着虫道往深处逃窜。

    待门下cultivator 赶至,Lu Ye 率先跳进了虫洞中,领着人随便选了一条通道,衔尾追杀。

    七百cultivator 入虫洞,分头追击而去。

    虫洞口处,只剩下两人,是花慈和冯h。

    冯h呆呆地望着all around 的尸体,Both eyes are spiritless ,心死如灰,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只是传了一道讯息出去,竟演变成了这样的结果。

    花慈就站在她身边不远处,温润如玉。

    虽然cultivation base 差距一层,但花慈并不怕冯h会对她做什么,medical cultivator 何苦为难medical cultivator 呢,而且就算冯h真要动手,她也能让对方见识一下,什么叫种蘑菇。

    这也是Lu Ye 放心让花慈看着冯h的原因。

    不过让花慈didn’t expect 的是,冯h不知是不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从始至终都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要逃跑,没有要对她出手。

    直到第一批追杀下去的Jade Blood Sect cultivator 返回,陆陆续续所有人都回来了。

    有人受伤,还死了一些人,在那种环境下与人交手,死伤是在所难免的,但相对敌人的损失,这些死伤又不算什么了。

    逃进虫洞中的Feng Family cultivator 有each one ,全部被赶尽杀绝。

    Lu Ye 传讯丁jade tree 那边,询问要不要帮忙,很快得到回讯,十相山已经撤走了。

    这也是必然的结果,除非十相山真的想跟无极轩决一死战,否则在丁jade tree 带人回援之后,肯定会退去。

    真那样打起来,谁也讨不了好,既是一宗驻地的镇守使,这点决断力还是有的。

    “Fifth Senior Brother ,下一家打谁?”顾阳兴奋问道,他是宗内仅有的几个sixth layer 境之一。

    一群人都满怀期待地望来,这接连奔波大战虽然疲惫,甚至伴随着许多凶险,但取得的战果也是极为辉煌的,Spirit Creek Battlefield since ancient times , 还没有哪个势力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连破两家敌对sect 的驻地,尤其这种事还发生在外圈,相比较内圈,难度更高。

    Jade Blood Sect 还活着的cultivator ,有each one ,都赚的盆满钵满,每个人都多了许多功勋和spoils of war 。

    “回宗!”

    还打个屁。

    能把天煞殿打下来,是借助虫潮覆灭了他们几百人,能把冯氏打下来,是借助了无极轩的力量。

    眼下various sects 的虫潮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再impossible 将某个sect 很多cultivator 堵在虫洞中了,堵不住别人的cultivator ,强行去攻击别人驻地,哪怕可以再借助虫潮,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even more how ,天煞殿和冯氏的那些powerhouse ,肯定都已经在往回赶了!这个时候不回宗,万一被那些八Ninth Layer Realm 甚至cultivation 了Heaven Grade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powerhouse 逮到,Jade Blood Sect 这边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所以,赶紧回宗要紧,只有回了驻地才算安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