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23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片刻后,Lu Ye 收好Heavenly Mystery 契,冥冥之中有无形伟力落下,融入冯h体内。

“抹除你自己的Battlefield Mark 。”

Lu Ye 吩咐一声。

失落的冯h听到这句话,欣然应道:“是!”

片刻后,冯h手背上有一片red light 崩溃,化作点点荧光消散,这是Battlefield Mark 被抹除的征兆。

Lu Ye 已取出自己的镇守使大印,往那大印上哈了一口气,对冯h招了招手,口中念道:“今收loose cultivator 冯h为Jade Blood Sect honorary disciple ,恭请Heavenly Mystery 见证!”

大印往她手背上一盖。

蓝光涌动,冯h望着Lu Ye 的眸中一片感激,虽说她丢了镇守使的身份,但保住性命总是好的。

“去捐四千功勋。”

“啊?哦。”冯h连忙小跑步走到Heavenly Mystery Pillar 前,一番施为,心疼的要命,以她的7th Layer 境的cultivator ,等闲情况下是impossible 积攒到这么多功勋的,可别忘了,她是冯氏的镇守使,自然可以搞一些中饱私囊的操作,就跟Lu Ye 之前可以给自己发月俸一样,不过Lu Ye 发的月俸都是他跟花慈在棋海中赚来的,所以发的心安理得,可冯氏那边不一样。

Lu Ye 也是听说她有四千多功勋,这才决定收她为Jade Blood Sect 的honorary disciple ,简单来说,这是冯h的买命钱。

既然没办法从冯氏那里得到让人满意的赎金,从冯h这边搞点功勋也是不错的,要不然他把人掳来做什么?当花瓶养着吗?

想养眼的话,多看看花慈就行了。

“Fifth Senior Brother ,捐好了。”冯h返回,学着别人喊了Lu Ye 一声Fifth Senior Brother ,娇滴滴的。

Lu Ye 瞥她一眼,loudly said :“Jade Blood Sect honorary disciple 冯h,对sect 不敬,本人Lu Ye ,行镇守使之责,剥夺冯hhonorary disciple 的身份,恭请Heavenly Mystery 见证!”

“?”冯h一脸呆滞地望着Lu Ye ,感受到自己手背上才出现没片刻的印记又一次崩溃,化作荧光消散。

她属实是didn’t expect Lu Ye 就这样当着她的面abandon one’s benefactor after achieving one’s goal 了,而且……她就喊了一声Fifth Senior Brother ,怎么就对sect 不敬了?

她喊的不够亲热吗?

直到此刻,她才反应过来,她对Lu Ye 的价值,就是那四千功勋而已,之前收录她为honorary disciple ,只是方便她捐献功勋。

如今的她,已经被榨干,没有任何价值了……

身子有些发软,她踉跄后退,声音带上了哭腔:“还是要杀我吗?”

“怎么会!不管怎样你也给本宗贡献了四千功勋,而且我一般不杀女人,之前都是吓唬你的。想留下来的话随你,想走的话也随你,就这样!”

Lu Ye 说完,走到Heavenly Mystery Pillar 前,返回本宗,留下冯h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片刻瘪嘴哭了起来。

她什么都没了……

Lu Ye 是impossible 真把冯h收录进sect 的,哪怕作为loose cultivator 依附都不行,不管怎么说,冯h也是Feng Family 原来的镇守使,可以掳她,可以杀她,唯独不可以收她,这关乎到Two Great Factions until now 维持的默契。

否则以后大家都这么干,那被俘的medical cultivator 固然不会死,也只有投效敌人一条路可以走了。

有Heavenly Mystery 契在,Lu Ye 不担心冯h对会Jade Blood Sect 这边有任何不利的想法,所以她想走便走。

若她不想走,选择留下来,哪怕Myriad Demons Ridge 那边发现了她的踪迹,也可以解释为Jade Blood Sect 跟冯氏没谈好赎金,不是Jade Blood Sect 不放人,是冯氏出的价钱不够,没诚意。

Lu Ye 估计这女人大概率不会走,冯氏眼下正愁抓不到她,她敢离开Jade Blood Sect 驻地,那就是walking right into a trap 。

所以她应该会留下来的。

等于是Jade Blood Sect 这边白捡了一个没名没份的medical cultivator ……这就很妙。

眼下虫潮刚过,

Spirit Creek Battlefield 内估计会安宁一段时日,Jade Blood Sect 旁边的两个邻居都被打残了,无论天煞殿还是冯氏,都已没了与Jade Blood Sect 对抗的资本,正是Jade Blood Sect 这边接手附近矿脉的好时机。

这事有花慈安排,倒不用Lu Ye 操什么心。

他决定趁这个机会去明心峰那边跟云夫人好好学习spiritual mark 之道,若是能学会如何breaking the formation ,那就最好不过了。

尝过攻占别人家驻地的甜头,Lu Ye 眼下是食髓知味,杀Myriad Demons Ridge cultivator 固然也可以得功勋,可哪有攻占驻地来的快。

所以breaking the formation 是关键,只要能破开别人家的防护大阵,那他就可以act wilfully !

返回本宗,唤来Amber ,Lu Ye 直奔明心峰而去。

这些日子他已将云夫人之前交代的两道spiritual mark 构建完毕,那两道spiritual mark 都是无用的数字spiritual mark ,熟悉了之后,虽然在构建过程中也有失败的时候,可也勉强算得上娴熟,剩下就只需要时间的沉淀和经验上的积累了。

道明来意,云夫人失笑:“你想破解别人的Sect Protection Great Array ?”

“是。”

云夫人摇头道:“那对你来说太远了,想破解大阵,得先会布阵才行,你会布阵吗?”

“不会,dísciple 可以学。”

云夫人略一沉吟,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原本按你在spiritual mark 之道上的造诣,不应该这么早接触这些东西,但你天资不俗,而且又得了Spiritual Mark Master 的inheritance ,倒是不可以常理来看,可以加快一下cultivation 的进度,在此之前,先考验你一下吧。”

她raised hand and beckoned ,all around 飞来几本书典,摆在Lu Ye 面前。

“给你半日时间,把这几本书看完。”

云夫人离去,Lu Ye 拿起其中一本仔细研读起来。

他之前从云夫人这里带回去不少书典,那些书典中记载的都是spiritual mark 方面的基础,眼下这几本书典中记载的内容显然已经超过了基础的范畴,已经达到了实用的阶段。

而且讲解的都是如何破解spiritual mark 。

spiritual mark 能构建,自然也能破解,破解spiritual mark 便是破解Formation 的一种手法,因为不管哪一种Formation 都有spiritual mark 在其中发挥作用,如果将Formation 中的spiritual mark 破解了,那Formation 自然就无法维持。

之前打下的基础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否则Lu Ye 哪怕拿着这几本书,也看不懂上面在说什么。

全心神地研读着,偶尔看到妙处,Lu Ye 都会生出so that’s how it is 的心情,许多他以前感到疑惑的东西in this brief moment 都得到的解答。

收获巨大!

半日时间,刚好勉强够Lu Ye 将这几本书研读一遍。

云夫人返回,取出一块十寸见方的晶石板,晶石板all around 还有Spirit Stone 镶嵌。

随着她spiritual power 的涌动,那晶石板上立刻出现一道spiritual mark 。

这样的spiritual mark 构建出来,若是没有spiritual power 不断补充,很快就会消失,晶石板上镶嵌的Spirit Stone 就是补充spiritual power 的作用,所以构建出来之后便能一直维持着。

“破解它!”云夫人将晶石板递给Lu Ye 。

Lu Ye 郑重接过,催动spiritual power 涌入那spiritual mark 之中,感知着这spiritual mark 的构造,想要破解一道spiritual mark ,首先要搞明白这道spiritual mark 的构造,也就是最基础的解析,最起码,这spiritual mark 是由多少阴元,多少阳元组成的,得心中有谱,如此才有机会破解。

若是搞不明白这个,那根本impossible 破解。

破解spiritual mark 的方式为构建相反的基元,让spiritual mark 逐渐消融。

换句话说,想要破解一道spiritual mark ,就得构建出一Dao Foundation 元完全相反的东西……

解析spiritual mark Lu Ye 之前做过,自然是有经验的,所以只观察了片刻,便心中有数了。

紧接着他催动spiritual power ,尝试破解spiritual mark 。

不过很快,那spiritual mark 便忽然紊乱,spiritual power 爆开。

第一次尝试失败。

云夫人将那晶石板接过去,又构建出一Dao Idol 同的spiritual mark 出来,再交给Lu Ye 。

Lu Ye 继续尝试破解。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每次失败之后,云夫人都会重新构建spiritual mark ,然后再交给Lu Ye ,不厌其烦。

时间缓缓流逝,进展不算快,ark 之道上天资不俗,其实这并非他本身的天资,而是得益于Innate Talent Tree 。

从Innate Talent Tree 中每得到一道spiritual mark ,他就能同时得到关于这spiritual mark 的一切知识,根深蒂固,如同自己cultivation 出来的一样。

那些spiritual mark 中附带的知识,很多时候与别的spiritual mark 都是通用的,不过能将这些通用的东西活用出来,倒是Lu Ye 自己的ability 。

足足三个时辰,Lu Ye 才破解不到两成,照这个速度看,想要完全将这spiritual mark 破解,最起码需要好几天cultivation technique ,还需要一些运气。

然而事实上并非如此,又two hours 后,Lu Ye 的进展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直接破解到了八成!

因为他在那一次次失败中找到了一些实用的诀窍。

再two hours ,spiritual mark 终于完全破解!

云夫人颔首:“不错,书没白读,夜深了,明日再来继续吧。”

“是!”

Lu Ye 起身,又从云夫人这边带走几本没看过的书典,这才骑着Amber 返回守正峰。

片刻后,他抱着一个大碗蹲在厨房门口,stuffing oneself with food ,满脑子都是spiritual mark 的事,水鸳便不断给他的碗中添着吃食。

one hour 后,Lu Ye 摸着滚圆的肚子返回驻地,今日不知怎地,吃的有些多……

日子一天天过去,Lu Ye 白天便去明心峰那边跟随云夫人学习spiritual mark 之道,晚上便回驻地cultivation 看书,每天过的充实无比。

蜃境倒是没再去,在没把握一次性闯过九关之前,Lu Ye 不打算进去,虽说他眼下有足足五千功勋,可也不能随意浪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