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23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转念一想,自己跟Amber 好像也差不多,反正都是吃吃吃……

    内圈的Spiritual Qi 确实浓郁,这一路行来Lu Ye 感受的很明显,越是往内,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越浓郁。

    这里还只是刚入内圈,比起Jade Blood Sect 那边的野外,浓郁了差不多两倍的样子。

    怪不得各Great Sect 都卯足了力气提升sect 品级,higher the grade ,在Spirit Creek Battlefield 中的位置就越好,Direct Disciple cultivation 起来效率也高。

    不单单只是如此,Spirit Creek Battlefield 中还有很多物资的产出,越是往内,产出就越丰富。

    Lu Ye 如今所处的位置算是在擎天宗的驻地范围内。

    比较外圈的情况,内圈sect 驻地的辐射范围无疑要大上好多倍,就拿这个擎天宗来说,其驻地辐射的范围足有方圆three-four hundred 里的样子,换言之,以其驻地为中心画一个直径three-four hundred 里的圆圈,都可以看成是驻地辐射的范围,这个范围内都是擎天宗的地盘。

    反观Jade Blood Sect ,能辐射的范围不过百里地,哪怕Lu Ye 走之前把天煞殿和冯氏打残了,Jade Blood Sect 也只能在百里范围内称王称霸。

    之所以会这样,主要跟sect 数量和cultivator 的实力有关。

    外圈的sect 品级最低,数量也最多,所以哪怕外圈范围更大,相对来说,各Great Sect 驻地的排列会显得很密集,而且cultivator 的cultivation base 不高,这样一个范围足够7th Layer 境之下的cultivator 活动了。

    到了内圈就不一样了,这里很多八Ninth Layer Realm 的cultivator ,有了control artifact for flight 之能,活动范围太小施展不开,而且内圈sect 的数量比起外圈要少很多,驻地排列就显得稀疏一些。

    但不管是密集还是稀疏,只要有两个不同阵营的势力驻地接壤,那必然会有摩擦。

    稍稍辨认了下方向,Lu Ye 伸手抓起趴在自己肩膀上的Amber ,将它往地上一丢。

    Amber 轻盈落地,然后转身望着Lu Ye ,四目相对,两眼懵。

    好片刻,Amber 才反应过来,周身golden light 大放,妖元滚滚,体型迅速膨胀,眨眼间便从一只尺长的小兽化作威风凛凛的猛妖。

    Lu Ye 翻身上了虎背,朝那擎天宗驻地的方位行去,

既然是来报仇的,那自然不用跟别人客气什么。

    他没想去人家驻地搞事,驻地中的cultivator 永远是最多的,singlehanded 跑过去,肯定讨不了好。

    但这里既然是擎天宗驻地辐射的范围,定然会有擎天宗的cultivator 在外活动,以他眼下的实力,只要不是碰到那种转修了Heaven Grade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cultivator ,基本都能杀得,哪怕碰到了那种转修Heaven Grade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有飞翼刺纹在,他也有逃跑的资本。

    不过飞翼spiritual mark 能不能就不用,这并非那种永久性的刺纹,每一次催动,那刺纹的光泽都会暗淡一些,用的多了,刺纹就会消失。

    他的想法很简单,四处走走看看,碰到擎天宗的cultivator 就宰了,反正他来内圈是磨砺自身的,时间多的是,一次宰个一两个,只要他宰的够多,就能让擎天宗伤筋动骨。

    既在golden light 顶上对他出手,那就不要怪他跑来报复。

    依依还是那么appear and disappear unpredictably ,不时地消失不见,又忽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

    虽然成为medical cultivator 的梦想破灭,逼不得已变成了一个magic cultivator ,但对于采集medicine ingredient 这种事,她还是很喜欢的。

    腰间挂个storage bag ,看到疑似medicine ingredient 的东西便悉心采集下来,然后装进storage bag 中,至于价值多少,就不好说了。

    以前她还没办法带着什么东西穿行障碍物,她本身是Spirit Physique ,身躯非虚非实,不受这方面限制,但她带着的东西可没办法穿行。

    不过在得head teacher 指点之后,如今的她只需催动力量将随身携带的东西包裹住之后,竟也可以自由穿行,据说这是一种遁法,唯有一点,她无法带着活物穿行,饶是如此,也极为了不起了。

    Lu Ye 本觉得这里既是人家的驻地范围,想找几个人砍砍是很简单的事,谁知骑着Amber 走了半天,竟是连个silhouette 都没看到,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方向了,取出十分图对比一下,确定方向没错。

    仔细一想,觉得自己可能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内圈sect 驻地的辐射范围不小,不像外圈那边,出去走走可能就碰到敌人了。

    而且,若是无事的话,cultivator 们也不会随便乱跑,有那个时间,还不如打坐cultivation ,increasing cultivation base 。

    除非与邻居们发生什么冲突,那必然是成群结队出动。

    光这样随缘乱走不太行,看样子还是要找一找擎天宗这边的物资产出地,比如矿脉或者spirit vein 什么的地方,那种地方肯定有擎天宗的cultivator 出没,因为要开采物资,若是能找到那种地方,不但可以杀人,还可以劫财,one move, two gains ,elated 。

    可人家的物资产出地在哪里他也不知道,这么想着,依依忽然从附近冒了出来:“Lu Ye Lu Ye ,那边有几个cultivator 。”

    身边有个appear and disappear unpredictably 四处乱跑的斥候就这点好,往往能在不经意间给人带来惊喜。

    “带我去。”

    依依便跃上虎背,给Amber 指引方向。

    那边的cultivator 数量不多,只有四个,其中一个8-Layer 境,两个7th Layer ,一个sixth layer 。

    内圈也是有sixth layer 的,数量不算多,至于5-Layer ,可能也有,但绝不敢离开驻地,因为这种cultivation base 在内圈太低了,一旦在野外碰到敌人,必死无疑。

    内圈的cultivator ,主要以7th Layer 到ninth layer 为主,或许还有少许转修了Heaven Grade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

    这里既然是擎天宗驻地的范围,那几个cultivator 八九成就是擎天宗的dísciple 。

    据依依所说,他们似乎在守着一朵灵花,那灵花的花蕾将开未开的样子。

    依依成为medical cultivator 失败,可毕竟跟着花慈和Second Senior Sister 学了点东西,根据她的推测,那灵花应该价值不低,而且需要在特定的时间将之采下,比如灵花完全绽放之后,否则medicine efficacy 便会大打折扣。

    这也是那四个cultivation base 为什么会守在那边的原因,他们或许早就知道了那朵灵花的存在,又或者是偶遇,反正现在在那边蹲守着。

    待到差不多了,Lu Ye 让Amber 重新化作猫儿大小,趴在自己的肩膀上,至于依依,则遁地而行,伺机而动。

    不多时,一股淡淡的香气萦绕鼻尖,Lu Ye 顺着香气的来源继续走了上hundred zhang 的样子,立刻看到了三个cultivator 站在不远出,警惕地望着他。

    他们身后,便是那香味的来源,一朵还没有完全绽开的灵花,fist sized 的花苞呈现出purple ,笼罩朦胧灵韵。

    观这三人灵光,一个sixth layer ,两个7th Layer ,与依依所说一样,但那个8-Layer 境的却是不见了。

    Lu Ye 扫了一圈,竟没发现他的踪影,也不知道这家伙躲在什么地方。

    三人皆是男修,其中一个气血旺盛疑似body cultivator 的站出来,solemnly asked :“Fellow Daoist 从哪里来?”

    这话问的很隐晦,真正目的无非是想知道Lu Ye 的阵营所属。

    Lu Ye 抬手,手背上light blue 的rays of light 绽放。

    那body cultivator slightly startled ,他身后两人也是frowned ,这一言不合就亮阵营的事他们还真没遇到过,尤其对方还是孤身一人……

    在Spirit Creek Battlefield 中行走,陌生的人碰了面,是绝impossible 随便表露阵营所属的,因为一旦阵营不同,势必会有一场厮杀。

    敢对陌生人展露印记的,要么自大的脑残,要么自信的有恃无恐。

    Lu Ye 一个7th Layer 境,看起来也不像是有恃无恐的样子。

    说话的body cultivator said with a smile :“原来是Grand Heaven Alliance 的Fellow Daoist 。”这般说着,他抬起自己的手,似要展露自己的阵营所属。

    铿……

    长刀出鞘时,Lu Ye 转身就是一刀斩出。

    sparks flying in all directions ,Spiritual Artifact 交鸣,一道不知何时来到Lu Ye 身后的silhouette 手持一柄short blade ,踉跄后退,面色惊疑。

    是那个躲起来的8-Layer 境cultivator ,对方是个ghost cultivator !

    ghost cultivator 这个派系,一旦到了七8-Layer 境的程度,就可以通灵幽冥,借Power of Netherworld ,cultivation 一些隐匿刺杀之道,Lu Ye 曾在棋海中见识过一些ghost cultivator 的手段,对此印象深刻。

    他来到这里没看到那个8-Layer 境的时候,就猜测对方可能是ghost cultivator ,否则没道理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恐怕是他在来的路上这几人有所察觉,所以ghost cultivator 提前埋伏了起来。

    方才那7th Layer body cultivator 抬起手,口上说着什么Grand Heaven Alliance 的Fellow Daoist ,还要展露自身阵营的架势,无非是在吸引Lu Ye 的注意力。

    换做毫无准备的人,此刻大部分心神肯定集中在那7th Layer body cultivator 的手背上,必然忽略来自身后的murderous intention 。

    但Lu Ye 既猜出了对方是ghost cultivator , 又怎么可能不做防备?

    this blade 逼退了8-Layer ghost cultivator ,着实让他感到意外,更让他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7th Layer 境提着刀对着自己劈头盖脸罩下。

    那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般的攻击竟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一刀刀momentum is big, power is deep ,他只顶了三刀,虎口便一片发麻。

    这什么鬼力气?

    ghost cultivator 心头震撼,却是丝毫不慌,因为他眼角的余光看到自己的两个7th Layer 境同伴都催动了Spiritual Artifact 。

    轰……

    狂暴的spiritual power 波动传出,术法的威能绽放,猝不及防的攻击自背后袭来,一声惨叫传出,却是其中一个7th Layer 境被一道术法轰中,扑倒在地,后背上一片焦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