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896

  第896章 你先活下来再说

  对这样鬼鬼祟祟的行径,Lu Ye 自无好感。

  本能告诉他,不要跟这个组织的人沾上什么关系,否则会很麻烦,至于说那mysterious woman 的life-saving grace ,更是无从谈起,那一次即便没有对方出手相助,Lu Ye 也有把握逃脱,甚至说,对方的出现还把事情变复杂了。

  心中诸多念头转过,Lu Ye 立刻收回目光,暗暗戒备的同时,准备从上空掠过。

  对方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这里,大概率是Vast Heaven Alliance 的人,不必担心被人盘查。

  “来的可是Jade Blood Sect Lu Liye ,Fellow Daoist Lu ?”下方那人高呼一声。

  “不是!”Lu Ye 果断回应。

  然后在对方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迅速远去。

  对方并没有追击的迹象,只是目送他这么离开。

  Lu Ye 皱眉,情况跟自己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不过管它呢,对方不追过来,自己也省了一些麻烦,赶紧去浩天城擢升兵衔要紧。

  又飞了片刻,Lu Ye 忽然察觉有些不太对劲,因为all around 的景色太眼熟了,好似自己刚才看到过一样。

  再抬头看去,只见前方一座更加眼熟的Spirit Peak 印入视野中,那Spirit Peak 之上,一道silhouette 矗立,佩戴着white 的脸谱。

  Lu Ye 的表情不由凝重起来。

  事情果然不对劲。

  人未靠近,远方那人便高呼一声:“来的可是Jade Blood Sect Lu Liye ,Fellow Daoist Lu ?”

  仿若时间回溯,再一次经历了方才经历的事。

  这次Lu Ye 连回应都懒得回应,直接调转方向,朝另一边飞去。

  又片刻后,再次遇到那Spirit Peak ,再次看到那Spirit Peak 上的cultivator ,对方不厌其烦地问道:“来的可是Jade Blood Sect Lu Liye ,Fellow Daoist Lu ?”

  Lu Ye 深深地看他一眼,对上此人脸谱下促狭的目光,哪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人家的囚笼中了。

  他没去理会那人,又转向另外一个方向,催动洞察spiritual mark 加持双眸,一路飞掠,一路观瞧。

  continuously 经历着同一个场景,continuously 遇到同一座Spirit Peak ,同一个人,听到同一句话。

  Lu Ye 本以为自己落入什么大阵之中,但仔细观瞧了许久方才确定,这不是大阵,因为哪怕再brilliant 的大阵,凭他如今的阵道造诣外加洞察spiritual mark ,也能瞧出一点端倪。

  可实际上他直到此刻也没有发现Formation 的痕迹。

  既然不是大阵,那就是treasure !

  如九formation diagram 那样,能自成一处空间的treasure !

  Lu Ye 暗暗警觉起来。

  他如今虽只有True Lake First Layer Realm ,可已经诞生了Divine Sense ,感知敏锐至极,能top secret 地将他困于此地,出手之人必然是个Divine Sea Realm great cultivator 无疑!

  之前碰到的那个对自己喊话的人,可不是什么Divine Sea Realm ,对方只是个True Lake 而已。

  换言之,此人背后,还有expert !

  “来的可是Jade Blood Sect Lu Liye ,Fellow Daoist Lu ?”又一次呼喊。

  Lu Ye 落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他一眼,slightly nodded :“不错,是我!”

  人家已经出手了,而且已经认定了他,否认已经没有意义了。

  “久仰大名了。”那人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致意。

  “有事?”

  “my lord ,想见见Fellow Daoist 。”

  “你家大人?”Lu Ye 微微眯眼,“既要见我,又何必藏头露尾?just and honorable 的来便是。”

  “有一些不好说明的原因,还请Fellow Daoist 见谅。”脸谱cultivator 微微低头,似在致歉。

  “带路吧。”

  脸谱cultivator 道:“不过在那之前,我还得试试Fellow Daoist 的手段,看看Fellow Daoist 有没有面见大人的资格。”

  他说的客气,可Lu Ye 却是被逗笑了。

  “你家大人要见我,但是在见我之前还得看看我的ability ?”

  “Fellow Daoist 见谅!”

  “见谅不见谅的……你先活下来再说!”

  真当我是泥巴捏的,可以任人摆布?

  话落时,惊鸿般的blade glow 已经斩落。

  脸谱cultivator 显然didn’t expect Lu Ye 会忽然出手,仓促之下took out 自己的Spirit Item 横在身前。

  下一瞬便脸色陡变,原本他见Lu Ye 只是个True Lake First Layer Realm ,并没有太taking seriously ,哪怕此前就打探过关于Lu Ye 的种种情报,知道他擅长越阶杀敌,心中已经尽量给他很高的评估,可真的交手之后才发现,Lu Ye 的底蕴比他预估的要深邃的多。

  沛然莫御的力量裹挟狂暴无比的spiritual power ,长刀在手的Lu Ye 秉承了霸Blade Technique 的Blade Intent ,强大的oppression 和侵略感席卷,脸谱cultivator 一时竟胸口发闷。

  要知道,他的cultivation base 可是比Lu Ye 高出好几个小层次。

  如此怪力,如此底蕴,简直就是个monster ,心头不免惊骇。

  叮叮当当,连绵一片的Spirit Item 相交声传出,脸谱cultivator 节节后退,一时竟被压制住了。

  直到oh la la 一声响动,Lu Ye 手中长刀破碎开来。

  他的磐山刀还在升品之中,方才took out 的,只是一把与磐山刀款式差不多的长刀,也不知是从哪得来的spoíls of war 。

  品质上只是一件high grade Spirit Item ,如何禁得住Lu Ye 这样的狂猛斩击。

  攻势陡然一缓。

  虽说next moment Lu Ye 便又取出了一柄长刀,可脸谱cultivator 好歹也是True Lake Realm ,自不会错失良机,正欲反扑,身形却是一顿,next moment ,他抽身急退,长声高呼:“Fellow Daoist Lu ,来日方长,就此别过。”

  似是得到了什么指示,已经退去。

  Lu Ye 还要追击,然而一股惊人的力量从前方席卷而来,他连忙顿住身形,那力量strikes 而来,让他身形爆退数十丈才稳住。

  再抬头看去,哪还有脸谱cultivator 的踪影,早就逃之夭夭了。

  all around 景色似乎也有一阵扭曲的变幻,Lu Ye 心知那背后expert 的手段已经失效。

  站在原地,Lu Ye brows tightly knit ,暗骂一声晦气。

  他不知道那背后的Divine Sea Realm 是who ,但方才显然是这人出手阻拦了自己,不过对方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否则肯定直接现身动手了。

  可对方说要见自己,却又匆匆离去,也不知遇到了什么事。

  想不明白,懒得去想,与这个mysterious 组织,日后必定还会再打交道的,早晚有As the water recedes, the rocks appear 的一天。

  辨别方向,再次朝浩天城掠去,this time 倒是顺利至极,没有再出现之前时光回溯般的情况了。

  百里之外,two figures 屹立,一人正是那脸谱cultivator ,还有一人乃是精神矍铄的老者。

  回想方才与Lu Ye 的短暂交手,脸谱cultivator 依然一副震惊的模样,因为cultivation base 上他比Lu Ye 高出好几个小层次,可他竟没能占到半点便宜,这就意味着如果life and death battle ,他还未必是Lu Ye 的对手。

  这也太夸张了。

  一个人的底蕴能强到这种程度?

  要知道他本身也是能越阶杀敌的sect 精锐。

  “大人,是念月仙来了?”他收敛心中的杂念,开口问道。

  “不是。”

  “既不是,那为何匆匆退去?大人不是要见他吗?”

  “已经没有必要了。”老者徐徐摇头。

  之所以要见Lu Ye ,一是考量他的底蕴,这一点方才已经得到了验证,可以说是惊才艳艳,完全符合组织吸纳的要求。

  二是查探Lu Ye 的temperament ,这件事老者心中也有了一些判断。

  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没有再见的必要,真要见了,只会徒增Lu Ye 的厌恶感,反而得不偿失。

  “这次,倒是老夫错了。”老者伸手抚须,虽是Divine Sea Realm great cultivator ,却是丝毫不避讳自己的失误,“本以为他只是个刚晋升True Lake 的little fellow ,稍微施展点手段便能让他高山仰止,却不想弄巧成拙,不见也罢,this child proud and arrogant ,有些桀骜不驯,日后伱若与他接触,切莫动什么小心思,只能以诚相待。”

  “是。”脸谱cultivator 恭敬应道,“那将他收录之事……”

  “时候未到,他这样的人,早晚会自己看出问题所在的,when the time comes 自然会生出与我们一致的理念,真如此,哪怕不收录他,他也是同道中人!”

  脸谱cultivator looked thoughtful 。

  “你去吧。”老者挥挥手。

  脸谱cultivator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礼,恭敬退下。

  老者又抬头looked towards Jade Blood Sect 所在的方向,沉吟了片刻,纵身飞起,直朝Jade Blood Sect 掠去。

  很多年没见过Tang Yifeng 那Old Guy 了,也不知道那Old Guy 活的怎么样。

  ……

  忽然遇到那样的事,多少耽误了一点时间,不过剩下的路再无波折。

  傍晚时分,偌大浩天城已印入眼帘。

  又飞行片刻,终于抵达浩天城,有过上次的经验,Lu Ye 自不会再去寻找city gate ,而是径直入内。

  比较上次过来的时候,浩天城这边无疑要清净的多,来往的cultivator 也不如上次那般频繁密集了。

  上次是情况特殊,多少年难得一遇的界域融合被this generation Cloud River Realm cultivator 碰上,大量Cloud River Realm 无处可去,便都涌入了浩天城,继而被分往各处关隘。

  如果各大关隘内,Cloud River Realm 的数量比以往不知多出多少,也就苍炎山隘特殊,把Amber 都算上,才四个成员而已。

  掠入浩天城中,循着上次过来的记忆,直奔吏正司所在的方向。

  还没到吏正司,前方忽然飞来一个熟悉的silhouette 。

  赫然是律法司司主,乾无当,也是上次把自己丢进刑狱的家伙。

  Lu Ye 远远见了,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便要改变方向,避开此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