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age of Humanity Chapter 898

  第898章 甲三squad

  战功不战功的,Lu Ye 倒是无所谓,他手上还有一大把战功没用完,暂时不缺。

  相对于战功,他更对这个Law Enforcement Hall 的行事方式感兴趣。

  入Bing Province 卫时间不长,对Bing Province 卫的种种了解不多,让他好奇的是,这样临时拉壮丁是Bing Province 卫允许的吗?而且还不容自己拒绝。

  the thoughts got to this point ,他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这位Senior Brother 稍等,我入Bing Province 卫才一个多月,此次来浩天城也只告了一日的假,此事我还需请示上峰。”

  自称庚Martial King 的大汉便皱frowned :“你上峰何人?”

  “大月关苍炎山隘隘主,念月仙。”

  庚Martial King 极为愕然:“竟然是她!不对,据说她那边一人镇一隘,是没有其他州卫的,你怎么……”

  “一个多月前确实没有。”

  庚Martial King slightly nodded :“若是她的话,你大可请示一番。”

  换句话说,对念月仙他是极为信任的,若是别的人,就未必有这样的待遇了。

  Lu Ye 便通过卫令联系念月仙,将自己这边遇到的事讲了一下。

  很快得到回复,简单一个字:“允!”

  这算是同意了。

  顶头上司都同意了,Lu Ye 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便跟着庚Martial King 一并离去。

  另一边,苍炎山隘中,念月仙抬手点在自己的Battlefield Mark 上,传了道讯息出去:“伱要做什么?”

  很快得到对方回复:“念Senior Sister 你终于愿意联系我了?我还以为……”

  “少废话,不给我个解释,我现在就去浩天城把你的头盖骨掀起来!”

  “别啊,好歹我现在也是律法司司主,你真这么搞,我多没面子?”对方哀求一声,紧接着便解释道:“你手下这小子自Cultivation 之初便混迹在Spirit Creek Battlefield 和Cloud River 战场,对Nine Provinces 局势基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入了州卫偏偏还去了你那里,你那边什么情况你自己心里情况,他若是长久地待在那边,可没有多少获取战功,擢升兵衔的机会,我这不是想办法磨砺他一下,也顺便让他多了解Nine Provinces 本土的局势,都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他好歹也算个人才,你也不想他在你那边待成一个废人吧?当然,Senior Sister 你若是执意要把他养成一朵温室里的鲜花,我现在就可以下令放他走。”

  温室里的鲜花?

  念月仙心中冷笑,你怕是不知道他之前到底干了什么,来这里短短一个月时间,就阴差阳错地把孤山城隘搅的鸡飞狗跳,更在数位敌对Divine Sea Realm 的眼皮子底下救了自己一命,哪怕他真是温室里的鲜花,那也是浑身长着荆棘的。

  当然,这种事倒是没必要详说。

  “他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把你头拧下来。”

  浩天城,律法司great hall ,乾无当看着念月仙传来的讯息,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这位Senior Sister 啊,最近这些年as cold as ice and frost ,可实际上火爆的性子却从未收敛过,这动不动就掀人头盖骨,拧人脑袋的,听的都吓人。

  “还有,不要以为我看不出你在打什么sly plan !”又一道讯息传来。

  我能有什么sly plan ?乾无当心中苦笑,知道自己的念头被人家看穿了,也不谈这个,岔开话题道:“这小子这一趟回浩天城做什么?”

  “自己去问!”念月仙结束了传讯,便再也联系不上了。

  乾无当原本只是随口一问,可念月仙这般态度,倒让他有些奇怪了,是啊,这小子才去前线一个多月,又跑回浩天城做什么?

  之前没细想,毕竟浩天城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的,也没人限制Lu Ye 不允许进出。

  现在想想,还真有些不对劲。

  当即叫了人去查探。

  很快得到反馈,看着面前摆着的情报,乾无当怔在当场。

  True Lake First Layer Realm 的都尉?

  是吏正司那边搞错了,还是自己眼花了?

  没记错的话,那小子之前是个尉卫来者,Cloud River Ninth Layer Realm 的尉卫已经足够震撼人心,这才一个月,怎么就变成都尉了?

  乾无当第a single thought 就是念月仙动用自己隘主的权限给Lu Ye 大开了方便之门,让他在短时间内积攒了大量战功。

  但很快否定了这个念头,不是说念月仙做不到,而是念月仙impossible 做这种事。

  她不会不清楚这样做会引发什么后果,那是要被Heavenly Mystery 清算的,一旦出现这情况,哪怕她是个Divine Sea Realm 也扛不住。

  换句话说,这小子是凭自己的真ability ,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大量战功,由此从尉卫晋升了都尉!

  他莫不是杀了ten thousand zhang 刚,又或者捣毁了孤山城?

  可如果真是这样,那应该是有捷报从前线传回的,most recently 浩天城这边可没收到什么捷报。

  想不明白Lu Ye 到底做了什么,心痒难耐,又厚颜给念月仙传了讯息,想要问清楚。

  可哪里还有什么回应,无论他如何询问,那边都没有回复一个字。

  值此之时,Lu Ye 已在庚Martial King 的带领下,与他的甲三squad 汇合了。

  squad 算上庚Martial King 这个Captain ,总共也只有五人。

  一个面容温和,面上挂着和煦笑容的sword cultivator ,康远桥。

  沉默寡言,神色冰冷的法修上官秋。

  眸中不时绽放狡黠rays of light ,不断往一个女同伴身上瞄来瞄去的ghost cultivator 萧入云。

  身形娇小玲珑,身材却curvaceous 的female cultivator ,沐筝。

  算上临时入伙的Lu Ye ,六人squad 齐聚。

  这也是Law Enforcement Hall Law Enforcement Team 的标准人数。

  六人中,无疑是Captain 庚Martial King 实力最强,足有True Lake Ninth Layer Realm 的程度,放眼整个Nine Provinces 也不算弱者了。

  其他人cultivation base 各异,不过都在True Lake Third Layer Realm 之上。

  各人自报姓名cultivation base ,然后一起looked towards Lu Ye 。

  Lu Ye 只能道:“Jade Blood Sect Lu Ye ,True Lake First Layer Realm 。”

  若是在Cloud River 战场,乃至在如今的Spirit Creek Battlefield 报出Jade Blood Sect Lu Ye 的名号,必然要引起关注。

  但眼前这些人,早就脱离了两大战场,在前线摸爬滚打,自然从来没听说过Lu Ye 的名号。

  倒是Jade Blood Sect 三个字,让他们神色正了一下。

  康远桥astonished :“Junior Brother 是Jade Blood Sect 的?”

  “正是。”Lu Ye looked towards 他,“Senior Brother Kang 是Northern Profound Sword Sect 的?”

  康远桥摇头道:“Northern Profound Sword Sect 收录Disciple 要求极为严苛,我未能有幸拜入门下,我出身一家Rank Four Sect 。”

  “Northern Profound Sword Sect 的sword cultivator 虽然了得,可Senior Brother Kang 的手段也未必就逊色他们。”叫萧入云的ghost cultivator 开口,“小子,莫要看到个sword cultivator 便觉得是Northern Profound Sword Sect 的,Bing Province 各Great Sect 皆有sword cultivator 。”

  他转头就looked towards 庚Martial King :“Captain ,什么情况,你就算拉壮丁也该拉个cultivation base 高点的,这little fellow 一看就是那种才晋升True Lake 没多久的人,能起多大作用?”

  他倒是个心直口快的,看不上Lu Ye 的cultivation base 便直接说了出来,也不藏着掖着。

  “就你话多,True Lake First Layer Realm 怎么了?你不是True Lake First Layer Realm 走过来的?”庚Martial King 瞪他一眼。

  老实说,若是有可能的话,他也不想选Lu Ye ,但这命令是从司主那直接下达过来的,他抗拒不得。

  心里不免狐疑,没听说司主跟Jade Blood Sect 有什么密切的关系,怎会对这小子如此照拂?

  在他看来,这一趟跟着他们一起执行任务就是照拂,因为不费多大力气就能获得不菲的战功,在功劳簿上添上一笔。

  要不然浩天城如今虽然cultivator 不多,可他也不至于正好就找上Lu Ye 。

  “我就随便说说。”萧入云缩了缩脖子,转头就对旁边的female cultivator 献殷勤:“沐Junior Sister ,这趟任务完了,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沐筝浅笑嫣然:“我不去!”

  萧入云立刻一副伤心的模样,胡搅蛮缠起来。

  Lu Ye 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True Lake ,不免皱了下眉头。

  康远桥会意,slightly smiled :“brothers 相处久了,随意惯了,Junior Brother Lu 不必在意。”

  “好了,人齐了,咱们这就出发。”庚Martial King 说着,便took out 了一艘spirit boat 。

  那spirit boat 一看便是为squad 准备的,比Lu Ye 的spirit boat 宽敞许多,足够容纳七八个人不嫌拥挤。

  众人登船,沉默寡言的上官秋上前驾驭spirit boat ,冲天而起。

  其他人各自寻觅位置休憩。

  “老康,跟新来的Little Brother 说说规矩。”庚Martial King ordered 。

  “是!”康远桥应着,looked towards 一旁的Lu Ye 道:“Junior Brother 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我。”

  Lu Ye 便将自己的疑问道出:“你们执法squad 执行任务,都可以随意在城中拉人吗?”

  康远桥slightly smiled :“Junior Brother 有所不知,相对于整个州卫来说,律法司这边的人手是最为不足的,因为律法司收人,最起码也是True Lake Realm 起步,cultivation base 低了,做不了执法之事。”

  这点倒是可以理解。

  敢作奸犯科的cultivator ,cultivation base 必然不会太低,这就需要Law Enforcement Team 以更强的手段来镇压,Cloud River Realm cultivator 显然不适合。

  “律法司所执行的任务,对内惩处犯下卫律之辈,对外绞杀背主来犯之敌,而且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会有诸多阻扰,相对来说比较危险,伤亡率也大。如此一来,律法司这边就常年人手不足,我们squad 也是如此,原本是六人的,不过之前任务的时候,有一个brother 战死了,便空了一个名额,今次又有任务下达,那就只能拉壮丁了,这也是被允许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